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七十八章故意找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八章故意找茬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占計是把葉幾同志想作是那啥的陽萎病人了,不討那申啤牲柵飾得極好,葉凡是因為有著敏銳的鷹眼術和相面術才有所感覺,一般人是感覺不到的。9u.net

中年人非常客氣的說道:「我的去問問掌柜的,先生請稍等片玄。」不一會兒從內堂忽忽走出一身著青綢袍子,臉方形,眼神特別有光的中年人來。

那人掃了葉凡一眼說道:「先生。本人胡世庚,添為本葯堂掌柜。寶靈丸本店到是有幾顆,是從燕京特別購來的,這批貨品色特別的好,不過那價錢可是很

「不管多少錢先拿來看看。」葉凡現在口袋卡里還揣著一百多萬。所以說話口氣才那般的大。

其實葉凡也想乘機行究一下那「寶靈丸。

因為葉凡從乾娘葉金蓮那裡拿到了她家祖傳的「春宮丸,秘方,再加上師傅費老頭傳醫術,結合扁鵲手札上記載的古老醫術方了。葉凡想自己搞出一批正宗的「春宮丸。來。也許這還是一條家致富的捷徑。

這濟春堂一切都仿照古代葯堂來搞的,就連裡面的工作人員說話都帶著一股子古味兒。

也別有一番的味道,也許這就是許多喜歡中醫的現代人喜歡到這裡看病的緣故罷。

中醫本身就是緣源流長,也可說是一種文化。胡世林無心插柳倒是柳成蔭,不想賺錢倒是財源滾滾。葉凡很是感慨了一番。

「陳運,你叫二掌柜取來。」胡世庚吩咐道。

一會兒,那叫陳運的店員捧著幾個碧綠古樸的玉石盒子輕輕地放在了櫃檯前。

胡世厭輕輕錄去幾層封臘說道:「此寶靈丸可是本堂花了重金從燕京一落魄道士手中購得。

以前曾經賣出過一顆,聽說效果還不錯。不但能助力精神氣血的潮動,而且有療傷止血的奇特效果。..特別是在培精補元、養氣回神方面的功效奇佳。

當時那道士可是用這幾顆寶靈丸換去了本堂幾年來存下來的一株丑年的長白山產的正宗的老山參王

胡掌柜當然在極力的吹噓著他搞來的「寶靈丸。了,這個都是作生意人的通病罷了,黃婆賣瓜自賣自誇罷了,葉凡也沒在意。

頓時,一股清香味撲鼻而來。裡面躺著一顆龍眼大黃色丹丸。隱隱有絲絲燥動的激素之氣從藥丸上溢出。

葉凡施展鷹眼術感覺了一下。知道胡掌柜所說不虛,應該是屬於刺激性功能方面的藥丸。

不過什麼品級葉凡就不得而知了,感覺跟天水坦子的「艷情草。溢出的燥動刺激氣息相比也不怎麼樣。估計還不如艷情草搞出來的春宮丸。此丸也是吹噓得天花亂墮的。其實際功效也不咋的。當然,一點功效應該還是有的,不然服了后不舉的話人家又不是傻子還來買。

當然,葉凡的主要目地是為了能引出胡世林的孩子來,所以盡量在拖時間。

裝摸作樣的掏著口袋,不過掏出的錢不多,說道:「這一千塊夠賣下你這五顆寶靈丸嗎?」

那胡掌柜掃了一眼有些為難地說道:「先生,你才一千塊錢,我這寶靈丸最低價也要一千塊一顆,的確太少了,買一顆可以的,你看」

那胡掌柜的口氣之中並沒一點輕視之態,因為水州城是省城。經常會冒出一些喜歡玩農民打扮的富家公子來配一些秘密藥材,因為那個個。富家公子都是風流人物,誰知這平凡少年郎是否一省級太子爺裝逼的。

如果真怠慢了他,人家怒了找些人來轟了自已這葯堂,雖說有警察。但如果一些小事人家根本就不鳥自已。

如果是大事人家現其人背後有大靠山的話,公安也會是躲躲閃閃。

一個破案子拖了幾年,拖都能把你給拖死了。而且連半句怨言都不敢吭,所以還是小心為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葉凡一聽裝著很為難的樣子,又擺了捏手中的錢,說道:「胡掌柜。..出門在外,我沒帶那麼多錢。

能否先借用三顆寶靈丸,我這一千塊先定下來。剛才你說這葯止血功能也非常的好。正好了,網好我一個朋友急等著用。欠下的錢本人在三日內定當送來,算些利錢怎麼樣?」

其實葉凡是沒事找事在拉話,想引入到胡世林董事長孩子身上去。

「絕對不行,如果都這樣咱們這藥鋪還能開下去嗎」那叫陳運的店員不滿意了,失聲嚷了起來。態度堅決。

「陳運!別亂說,這樣吧先生。你是否有一些抵押之物或者有信得過的,在水州城中有些名氣的親戚朋友作保也行。」胡世庚畢竟見過大場面,一下子就阻止了陳運後面想說的話。

「名人朋友。」葉凡喃喃著苦笑了笑搖了搖頭,就在這時候,一個頭扎羊角鞭,身著綠綢的七八歲童子,從內堂沖了出來拉著胡世林的衣角喊道:「伯,伯,重之之之」,也要」

那小孩子引…潁午有此不靈米樣子,說了半天也沒整出向宗整的識聯

胡世淡伸手愛憐地摸了摸那男孩子一下。眼中微微透出些傷感之情來

葉凡心有所動,施出鷹眼掃了那童子一眼,現臉蛋長得還是挺清秀的,身體也正常。靈和一動,伸出手裝著很喜歡小孩子似的拿住了那小孩子的手。

嘴裡笑道:小朋友,讀書沒有,真可愛

暗地裡「養生術。高行氣。一絲淡淡的內勁之息從手掌中悄悄的傳入了那小孩子經絡之中遊走。

這小孩子估計就是南宮董事長講的泰興紙業集團的董事長鬍世林的線子胡重之,智力原本正常。去了一趟金光寺就變成這種有些痴獃樣子。

其中肯定有原因,先查查他身體經絡是否有受損或堵塞。

轉念突然想到師傅費老頭說的「開光術」當時費老頭在教導自己中藥醫術時說是自已在偶然間獲得了一張黃殘紙。

上面僅有一個碧色大字「臨」幾十年過去了,費老頭到真從那個,

「臨。字中居然揣摩出了中醫的「開光之術。

說是可以利用那「開光術,開啟一些適合條件的人堵塞了的靈智,其實就是患者大腦經絡受損或者被堵了後來導通罷了。

這所謂的「開光術。其實就是利用內勁之息修復受損的經絡修復方面很難,效果非常的差。

內勁之氣也是一種體氣,有稍微的一點點的治療作用罷了。就像你感冒燒時用涼毛巾覆頭上降溫一般。

內息在你受損的經絡處蘊潤有一點也是僅有一點效果的。

不過武俠中所說的內勁之氣可以治病等等當然是子虛烏有之事。絕不可能的。

不過內勁之氣在導引疏通病人的經絡方面效果還是有一些的,不過不是特別明顯。

如果有配合「醒腦丸。之類中藥效果就好多了。不過現在可以辜切一試開光術,不靈的話最多耗費一些內勁之息罷了。

葉凡在內勁之息慢慢的源著經絡到了那小孩子頭部,終於現隱隱在一個部位的內勁之息不暢的感覺。

只能說是一種感覺,感覺到內息到了腦部的神庭、眉沖和印堂等地方有微微的阻塞現像。

不是特別的明顯,按常理來說內息到了這個地方也應該是不受阻的,受阻的話就說明其中有貓膩,也許這就是造成胡重之神經受迫,經絡不暢使得人顯得痴獃的原因。

如果改用扁鵲手札上記載的金針刺穴之術,把內勁之息通過針管傳導進去疏通了經絡,也許能使胡重之的病情好一些。難道胡重之在金光寺回來的路上摔傷了或者什麼的。

葉凡心思電轉,感覺已經摸到了一點門道。跟以前南宮錦辰所受的傷也有些類似。

決定可以開誠布公的跟胡世林這個紙業大享聊聊了,這個時候有了點底氣。

「胡掌柜,恕我直接,這孩子腦子有些小問題葉凡直白的說了。

「胡說,黃口兒居然敢咒我們少東家」店員陳運出聲叱道。臉色陰沉了下來。

「陳運,給你說過不必如此衝動。」胡掌柜叱了陳運一聲,轉頭拱了拱手道:「先生莫怪,陳運的脾氣就是這麼沖,還請諒解一番。」說完后掃了胡重之一眼,有些哀傷地嘆道:「唉!先生可能也看出來了,我侄兒胡重之腦子有些愚鈍。也不知怎麼造成的,老天待我們胡家是何其薄,重之可是我們胡家唯一的男孩子,唉」

「胡掌柜。本人倒想試試能否給令侄查視一下。不敢說包治,但好一點還是有的,而且也沒什麼損傷。胡掌柜可否同意一試。」

葉凡還故意挺了挺胸脯盡量表現得淡定從容一些。其實他心底里卻在打著鼓,其實沒多少把握的。

為了盤活林泉紙廠也只好舔著老臉來巴結這個紙業界的老大了,治療效果沒有的話最多丟臉就是了。

「你能治病,笑話,請出示能證明你行醫的證明?」那個鄭運在一旁譏諷道。

「沒有1葉凡掃了他一眼就答了兩個字。

「看到沒有胡掌柜的,又一個騙子。滾出去,咱們濟春堂都快變成騙子窩了鄭運估計在這濟春堂也有些地位。居然直接話叱道。而胡世厭掌柜估計也是給騙子弄怕了,所以採取的冷眼觀望,先前的熱情一下子全跑光光了,估計也把移子。

「滾出去,哈哈哈」滾得好。我叫葉凡,給你們的胡董留個口訊。他將為你的這句話付出慘重的代價。

哼!如果想治好你家那小子的病先把你這條狗給老子開除了,沒別的,看你不順眼。走了,胡掌柜的葉凡甩了句狠話狂笑著轉身就要離開。其實他是在演戲,等著的。日o8姍旬書曬譏齊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