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七十九章高人留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九章高人留步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健著!,葉幾網老到斤堂門口後面柱午旁突然傳川男聲。..

轉頭一瞅,一個瘦高個子的中年人,穿的是仿古式現代長袍。很有一種學者的風範。

「此人估計就是正主兒胡世林了,你終於是出來了。」葉凡心裡暗暗得意,剛才那狂妄之態其實是故意表現出來了。

估計只能行這一招險棋了,如果直接吹噓自己不如反其道而行,果然奏效了,引出了正主兒來。

葉凡正暗中得意時胡世林一句話差點把他給氣得掛了。

胡世林哼聲道:「本人胡世林,添為本濟春堂的大東家。你叫葉凡是不是,哼!給我家鄭副掌柜的道個歉。我們濟春堂全是堂堂正正的華夏人,沒有狗,「哼1

「媽的!以為甩一句狠話就能引出正主兒來求我看病,誰知看病的事沒著落好像把這正主兒反倒給得罪了,氣勢洶洶的要老子道歉。這胡董的脾氣還真是怪,難怪南宮董事長沒敢直接幫我引介,有點味道了。

」葉凡心裡直呼晦氣。

「道歉!本人的人生信條里沒這個詞兒。」葉凡決定繼續走強硬的路線,如果此玄示弱估計紙廠的事還真的泡湯了。

要強就要強出隱士高人的風範,胡世林開了這個葯堂不是為了結交隱士高人,真的隱士高人到了倒拚命往外趕,這都什麼事。

「不道歉就甭想出咱的濟春堂,朱強、張虎,給我好好的侍候一下這位葉先生。

我胡世林也要讓水州的某些狂妄自大的傢伙知道一下咱們胡家並不是好糊弄的,是個人都敢來叫板子,把我胡家當什麼地方了?」胡世林今天好像吃了槍子兒似的,口裡盡冒子彈。其實葉凡很冤的,此刻來得還真不是時候。

因為前天胡世林的兒子胡重之一直慘叫著頭疼,說是有蟲子在腦殼中咬,痛得在地下打滾。..

可是醫生也是束手無策,一檢查說是腦部很正常,啥都沒有。胡世林夫婦急得都快成焦碳了。

前天晚上連夜砸下力萬重金請來了茅山的著名的神棍周道林大師作法事,昨天作了整整一天也沒見什麼效果。

心裡正感覺晦氣時葉凡就來觸霉頭了,正好撞在槍眼上,不倒霉才怪。

此剪胡世林只想撒氣,決定把葉凡這隻敢冒犯濟春堂的嫩鳥好好的狂一頓再陪些錢了事。胡世林的脾氣就是這般的怪,葉凡如果知道了不知會不會吐血。

隨著胡世林的冷哼聲應聲而到兩個彪型大漢,一米八多的高度,手臂粗如葉凡大腿,胸前鼓起老高,那肌肉也快頂上女了,臉上肌肉成塊塊狀。

比屠夫還要屠夫,就這身塊頭就能把一些個普通人給嚇軟癱過去。估計也練過幾手,可能是濟春堂請來的保安,最有可能的就是胡世林的貼身保鏢。

葉凡猜得一點都沒錯,還真是胡世林以年薪力萬撥找來的國術好手,有著二段的身手。

當時胡世林親眼見到朱強和張虎一腳踢斷了兩塊青磚,所以立即就砸下重金聘了下來。

一個保護自己,一個保護自己的兒子胡重之。其實胡世林也有些懷疑自己兒子胡重之是不是遭了江湖傳說中的什麼暗算,所以現在對兒子的保護更加嚴密。

小子,道個歉他嗎的趕緊給老子朱爺滾蛋去,別沒事盡在這裡甩一些沒屁用的尿騷子狠話,毛都沒長齊也學電影中的老大耍個球。」

朱強半眯著眼掃了葉凡一下,感覺這小身板的確沒有可打性,要是自己一不小心踢得重了些把這小子直接踢進了地府閻羅處就不值了。..

「唉!道歉走吧,別沒事惹事,年青人。.9u.net」另一個是張虎,態度還是好了許多。

「要是我不道歉呢?」葉凡豁然轉身。身上氣勢大作,嘴角習慣性的翹起,一個美麗的弧度之笑就顯出來了。

這可是葉凡的招牌笑容,齊天最清楚了,只要一見到葉凡這種略帶點邪意的笑容齊天鐵定有多遠滾多遠。他知道大哥生氣了,有人要倒霉了,但願這個人不是自己。

「媽的!給你臉子不要人,真以為朱爺是泥捏的是不是?」朱強生氣了,一個跨步沖將上來一拳直往葉凡胸脯搗了過,拳勢逼人。

「畢1

按朱強的認知這個時候葉凡應該是應聲被自己一拳給擂得一屁股坐下才算正常,然後呲牙咧嘴的呼痛。

不過朱強今天可是大跌眼鏡了。葉凡紋絲不動,他自己倒是應聲被震得退後了一步,感覺拳頭隱隱麻。

「不可有1朱強心裡暗震。覺得太丟臉了,一個螺旋腿轉體…二二狠地踢向了葉幾腰部。這次朱強可是用了五成力度,掣也不敢用上七八成。

要知道七八成力度能把青磚都踢斷了這瘦小子怎麼受得了,要是一腳給踢死了還得坐牢,這個太不划算,所以手下留情僅用了五層力勁。

「哼1

葉凡生氣了,隨腳抬起一腳踹向朱強。

「啪1

一聲沉悶的響聲過後,胡世林張大著嘴巴差點脫了下巴,而一旁的那個鄭運副掌柜更是感覺腿肚子有些抽筋現象,直軟虛麻。

因為平時在他們眼中如天神下凡一般的大力士朱強此刻是連退了七八步,最後還是沒穩住身子,歪歪扭扭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下,好像一耍賴的小孩子要糖豆似的。

「朱哥,沒事吧1張虎也來不及震憾了,趕緊跑過去扶起了朱強。

「小子,有點道道,再吃我最後一腿。踢不到你從此後朱爺喊你師傅。」朱強可也是個國術狂人,練武也有十來年了。

小時候學的是腿功,硬生生的踢了十來年,把一顆大樹踢得四進去成了一個碗形。每當看見那株正哭泣著的大樹上那個海碗粗人為搞的樹窩窩朱強都彼為得意。

「你,不行!小爺沒興趣跟你們玩,告辭1葉凡搖了搖頭,輕蔑的掃了一眼朱強和張虎以及還沒回過神來的胡世林,轉身就要離開。

其實葉凡搞的是欲擒故縱的老法子,這樣子一來朱強肯定會從後面撲將上來,自己正好再給這小子一點苦頭吃,徹底震憾住胡世林引得他來求自己這個隱士高人。果然奏效了!

「哪裡去,吃我一腿。」朱強大喝一聲如猛虎下山,這次鼓足了十成力勁一個助跑騰空躍起一米多高飛踢向了葉凡腰部。

如果是普通人估計這一下子就得落下個重傷,葉凡真生氣了。老子跟你無冤無仇的下如此狠腿,所以這次也再不留情,五層力勁暴然使出。

反身隨手一抓一扭一旋,嚓一聲清晰的骨斷,也許是脫向聲音傳來。

朱強已經飛砸在了七米開外趴地下呲牙咧嘴的抱著自己大腿關節處,不過這漢子還真是個真漢子,痛得臉上豆粒大汗珠子直冒居然沒哼出聲來,全憋在心坎底里,葉凡暗中也有些佩服。

「先芒好功底,我朱強技不如人怪不得誰。」朱強哼出了一句。

張虎狠狠地盯著葉凡可是也無可奈何,因為他知道朱強都不行自己去也是白搭。因為朱強的身手比自己又要強上一小疇。

悖1葉凡哼了一聲轉身走出。

「高人請留乒1這個時候那胡世林董事長終於醒悟到今天是真正的遇上高人隱士了,趕緊沖了上來喊道。

「有事嗎?」葉凡冷哼道,甩臉子給胡世林看的,這是彰顯高人的風範。越高的話越能引起胡世林的敬畏的。

「大師後堂說話,請1胡世林非常恭敬地微一躬身,到有一股子小二風範,請葉凡到後堂去。

「險啊!終於礙手了,這下子就看能否找出病根子了。」葉凡心裡暗呼一聲,淡淡的掃了胡世林一眼也沒說話,直接跨步進了後堂。大馬金刀的往客座椅上一坐。

哼聲道:「有事說事,我可沒時間跟你聊天。跟我說話可是很貴的,我這人從不浪費時間。」

「很貴,先生開個價碼,一小時多少錢,世林一定雙手奉上。」胡世林對於一些傳說中的高人隱士的一些臭脾氣也耳聞過,所以一點也沒感到驚訝,反而心裡是暗暗欣喜,所以直接回話道。

「一個。鐘頭舊萬,不二價。」葉凡故意把自己給整出一個怪脾氣出來。也想試試胡世林的脾性,決定下一步的走向。

「好!先訂一個鐘頭。」胡世林二話沒說,直接轉身說了幾句話,不久拿出筆來勸帝幾下寫下了一張舊萬巨款的支票雙手遞給了葉凡。

「嗯!誠意還行。」葉凡也不矯情,直接把那舊萬給揣進了皮夾子中。

胡世林反而鬆了一口子氣,他就怕葉凡不接那支票走人了。對於這種要求越高越古怪的高人,胡世林董事長越是覺得救兒子的希望越大,沒本事患么沖高人,這年頭騙子也不是好混的。

剛才如果葉凡開口百萬的話胡世林也會毫不猶豫地開出來的。

「說吧,你既然出了舊萬塊買了一個鐘頭時間,就從此玄開始計時,可不要浪費了,得抓緊點才行。」葉凡淡淡一笑倒真像個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