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八十章有因必有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章有因必有果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謝謝井生肯給本人個機會,是這樣的。..犬子胡重。嚇前人很是正常,可是自從去了水州金光寺。喝下了能讓人變得更聰明的聖水。回來後人反而變得痴痴獃呆起來。

其癥狀就是不說話,個把月才能憋出一兩句話來,還是結結巴巴的好像很痛苦的樣子。

不久他直喊說是腦子痛。我帶他去了許多達國家,也請教了咱們華夏的中醫泰斗,可結果是查無病因。說是正常。

正常為何頭腦得很,前天更是痛的厲害,說是腦袋裡面有蟲子,可一去醫院檢查說是什麼都沒有……

世林別無他求,只要先生能救治我的兒子胡重之,世林將以助萬相謝,決不失言。」

胡世林講到這些心裡是一陣陣扎痛,這時候胡重之又跑了進來,拉住他的手直皺眉頭。

一個美婦跟在後面,那眼眶也是紅紅的,微有些腫大,估計是給哭成這樣子的。看來胡世林一家人都受著這種痛苦的煎熬。

「痛,痛」這個時候胡重之又慘叫了起來,雙手捂著腦袋直叫喚。

「求先生救救我兒重之,滿春為先生立牌供奉。」胡世林的老婆柳滿春剛才也聽說了葉凡的不凡,這下子見到葉凡似乎抓住了救命稻草,一下子居然跪在了葉凡根前直求著。

「唉!起來吧,我看看。」葉凡眼前浮現出了母親以前為自己幾個兄妹去廟裡求平安時的情景,心裡也微有些酸。

一把抓住了胡重之,閉目行氣,這次是放開了手腳檢查起胡重之的病情來

盼鍾過後,感覺跟先前的狀況差不多。不過胡重之一喊痛時感覺他的頭腦中被堵塞的穴絡處隱隱有什麼在蠕動似的。

「怪了!難道腦袋裡還真長了蟲子不成,難道苗疆傳說中的盅毒真的現世了,天方夜譚。」葉凡直接就推翻了自己的判斷。這些估計都是一些中杜撰的屁話,這世上哪有盅這種蟲子?

也許是胡重之腦部「神庭眉沖」「印堂。三穴久被堵塞,氣機血行不暢,久而久之病情加重所以也就越來越痛苦了。

葉凡閉目坐椅子上重新把墓中得來的扁鵲手札給捋了一遍,感覺可以用手札中記載的「金針吸腐術。結合師傅費老頭傳的「開光之術」以金針為媒介。

把內勁之息逼進被堵塞的經絡處先吸出一些腐爛炎的物質也許能減輕一些胡重之的病變痛苦。

不過此方法只能治標無法治本。..想徹底解除胡重之的腦痛變呆問題先就得查明病根,也就是病集因才能對症下有

「有空調房間嗎?」葉凡問道。

「有,裡間就是。」胡世林趕卓答道。

進了空調房間打起了暖氣,感覺溫度差不多了葉凡說道:「放他到桌子上,脫光衣褲,按住手腳控制住不讓他亂動。」

待得胡世林做好這些後葉凡從皮包里拿出了金針,消毒過後閉目行氣。舊分鐘過後,眼中一道精芒一掠而過。

「高人的眼光好亮,就一瞬間。難道是傳說中的天眼?」胡世林也很會聯想,居然想到了中的「天眼術。了。此刻越的恭敬,認為兒子估計是有希望了。

其實這是葉凡在故弄玄虛,剛才行氣完畢之後施展開了「鷹眼術」本來此術眼睛也不會如此亮的。

只是葉凡要了個心眼,把內勁之息逼於眼部利用此術施展開來,效果還真有些震憾。

眼神中居然會突然暴出一道較亮的淡淡白光,不過瞬間就會逝去,用來沖神棍裝逼樣假冒高人是最好不過了,實際上一點用處都沒有,全是雞肋。

一連三針下去,葉凡按開光術慢慢的施出內息之氣,又借用扁鵲手札中的金針吸腐術。從金針上傳過去一絲絲微弱的內息之氣。

其實只是一種感覺,葉凡也看不見的。感覺自己的內勁氣息到了那被堵塞的地方,在金鎮幫助下慢慢的在被堵的地方蘊潤了起來。

奇怪的是那內息一經蘊潤胡重之好像感覺非常舒服似的,漸漸的眼皮直打轉居然睡去了,頭腦好像好了似的。

「看來真給蒙對了。」葉凡心裡一陣激動,能探索出一些疑難雜症來葉凡也是很有興趣的。

2個小時後葉凡收針,盤腿調氣了一陣子。

醒來后見胡重之也醒了。

「小朋友,腦袋裡的蟲子爬走了嗎?」葉凡淡淡一笑和藹的問道。

「嗯,」胡重之就嗯了一聲再不作聲。謝謝葉先生了,看來重之的病有希望了。希望葉先生能長住胡家一段時間,待得小兒的病完好後世林恭送先生離去。」胡世林這個時候已經把葉凡奉若神明了。

「這個恐怕不行,本人有許多事要干。..」葉凡搖了搖頭。當然是想乘機把胡世林往林泉紙廠引了,只要他肯跳進這個,坑就好辦了。

「有什麼事先生可以交待給世林,胡家一定給辦妥。」胡世林可是急了,就怕葉凡拍屁股給走了自己兒子的病咋辦。

「這事兒說起來有些麻煩,胡先生可能幫不上忙。」葉凡故意搖了搖頭,叩了一口茶如姜太公一般正等著胡世林這隻大魚上鉤子。

「先生可以先說說,如果世林沒辦法我也沒什麼好說的,說不準有辦法的,還請先生告訴世林。」胡世林急了,連連催問。

「好吧!說句實話,我也不是什麼高人,只是從小跟一個老道士學了一些難登大雅之卑的歧黃之術。

偶爾有興趣時也會幫人看看一些玻不過本人只看疑難雜症,對於一些常見的病到是不感興趣。

本人還在咱們南福省魚陽縣林泉鎮就職一個副書記,這次到水州來是為了給鎮里的紙廠找客戶的。

想拉些投資回去盤活那廠子,所以這事兒也較忙,那也是個上千人的廠子,人多廠子卻不是很大。

說白點其實就是一個,爛攤子。不過那廠子如果有資金注入的話決不會虧本的,最近我聯繫了海江大學的賈博士買到了一種高科技的合成紙技術,最近一直在找合作方。

因為這事兒可是關係到全廠千來號人的吃飯問題,馬虎不得,所以無法長駐你這裡了,有些抱歉。

胡老闆是搞藥材生意的,我要找的可是紙廠合作方,所以這事兒胡老闆肯定也幫不上什麼忙。

不過等以後那廠子的事理順了,我有空了會再來看看。」葉凡撒了網就等著胡世林往裡扎了。

「哈哈哈哈!葉先生,你這次可是找對人了。」胡世林的大哥胡世庚突然大笑了起來。

「這又從何說起?」葉凡裝糊塗,其實胡世林的身份也沒幾個人知道。

誰也不會把一個。葯堂的老闆跟一個紙業集團聯繫起來,要不是南宮鴻策的指點葉凡也難以知曉的。

估計胡家人作夢也沒想到葉凡此人其實是在作秀,設套,早就摸清了胡世林的身份。

「我二弟胡世林的真正身份可不是這葯堂老闆,說出來葉先生肯定有些吃驚的。」

胡世原略顯得意地掃了葉凡一眼又說道:「他可是咱們水州泰興紙業集團的老總。葉先生你想想,你那不過千來號人的小紙廠他還沒辦法盤活嗎?」

「泰興紙嶇,應該跟造紙等方面有關係嗎!想不到!真想不到?想不到胡老闆還是紙業界的大享。」葉凡裝作有些驚愕樣子直盯著胡世林。令得胡家人都感覺彼為受用。

「哈哈哈,什麼大享,混飯吃罷了。」胡世林也是彼為舒服,這個世上沒有一個。人肯去拒絕讚歎的,何況葉凡的表演是如此的自然,一點不著造假的痕。

「葉先生,既然你是出來找合作方的,關於你們那個紙廠的資料應該都有帶來,能否先給我翻閱一遍,很快,半個鐘頭就夠了。」胡世林此人畢竟老道,並沒有因兒子的事糊塗了立即開口接葉凡所說的那個。爛攤子。

畢竟再大的企業也是經不起折騰的。

要知道胡世林董事長自已也不過引乙左右資產,紙廠的投入是個大手筆的。一般來說千人大廠子至少也得砸下二三千萬才能有點成效。

對於身家也僅有引乙左右的胡家來說砸下去二三千萬現金當然也要慎重忍

治病歸冶病,生意還是歸生意的。何況胡世林雖說有著引乙左右身家,但現金估計叫他拿五千萬都難。

「當然有,我都帶來了。前天去一個叫隆興的紙板廠看過跟他們簽定了長期供貨合同,一年的銷售合同應該有七八百萬。」

葉凡裝著略顯激動樣子從皮包里掏出了資料遞給了胡世林,又掏出一張光碟道:「我當時叫一個朋友搞了有關我那鎮子經濟交通展的藍圖片子,叫「林泉大通脈」你如果有時間也可以掃一眼。

我們林泉的展、騰飛那是肯定的了。目前我已經疇到了一千多萬資金準備以我工作的林泉鎮為中心,周圍環繞五鎮,外連漸寧等省,形成一個四通八達的立體交通網路。全面帶動小區域經濟的展。」

葉凡乘機也吹噓了一番自己的「種泉大通藍圖」也個好東西對於促進、拉動投資肯定有效果的。

林泉的經濟越達,交通越好。對於興辦的紙廠肯定也有大利的。

「你稍等葉先生,我們先看看。」胡世林轉身沖著大哥胡世庚使了個眼神兒,估計是去招集公司關於這方面的專家人才來研究了。因為胡世林也怕葉凡走了,那可是救兒子的希望。他已經打定主意,即便是虧本,只要不把整個身家陪上去都得盤活葉凡說的那什麼林泉紙廠。

當然,作為集團公司,只能是把自己的那股錢給砸進去了,不能損害到集團的利益。

這當然是最壞的打算了,一般來說對於自己這個紙業界的大佬來說不會慘到那種地步的,胡世林對自己充滿信心,再加上感覺兒子有救了心情更是好了不少。

這邊自有胡世林陪著葉凡閑聊著。那邊胡世庚已經組織人去翻況資料。查看片子了。胡世林作為老總,要的只是總的評估結果。

「胡先生,你能否詳細的說說重之去金光寺的經過?」葉凡說道,這話大有深意,胡世林好像也感覺到了。其實他也一直在懷疑,也叫了私家偵探查過,不過沒查出什麼來。

「葉先生是認為重之的患病有其它原因?」胡世林問道。

「說不定,不過要治病總得要查明致病的原因,這樣子才能對症下藥,做到徹底根治,一勞永逸。」葉凡淡然自若,很有一股子中醫的那種隱士高人的初略風範。

「當時是家母在濟春堂副掌柜陳運。奶媽胡真珠,還有一個姑娘周玲陪同下一起去的落霞山金光寺。

這個咱們水州人都有那種習俗。孩子一定得去金光寺求聖水喝,說是會變得聰明起來。那寺中聖水我也特別求來叫人查驗過,是上佳的純好泉水,絕對沒問題。

問題不在水上面肯定就在其它方面了。」胡世林也是疑慮重重。轉頭吩咐一個到茶的姑娘去請當時去金光寺的所有人都過來。

不一會兒有些很是富態的胡家老太太也到了,旁邊是一個婦人和一個姑娘左右扶著,陳運也小心地走進了房間,這小子現在心裡直打鼓。

因為剛才他可是得罪了葉凡。而葉凡的要求就要把他當狗一樣開除了。

所以他心坎里如狂洋中的一條破船樣在拚命抖瑟著,就怕葉凡記得剛才的話。

看情形如果這位深藏不露的高人如果真能治好胡重之的病那自己就有點玄了。到那個時候高人看自己不順眼,哼了一句自己這個金飯碗可就沒啦。

所以陳運這個濟春堂的副掌柜一進來立即到了葉凡跟前,深深彎了一禮非常謙恭,說道:「葉先生,剛才小的是有眼不識泰山,還請您大人有大量諒解一下,對不起了。」

說完后又是施了三禮,葉凡斜掃了他一眼點了點頭,淡淡的說道:「嗯!以後注意點,顧客是上帝這句話你這個濟春堂的副掌柜的應該背的最熟了,沒有貴貧年長與年幼之分的。」

「那是,葉先生講得在理,陳運受教了。」這小子趕緊點頭,有點像是雞啄米的樣子,看得葉凡心裡直笑,氣也消了也就算了。何必跟他一般計較,反而有辱自己這個高人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