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八十一章南海一神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一章南海一神腿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幾的事件與人大大的打賞,謝謝!,「老太太,您詳細的說一下那天去落霞山金光寺的情景,要做到一絲細節都不能放過,往往有些細節方面才是治療好您的孫子的關鍵。..」葉凡對胡老太太還是很尊敬的。

其實胡老太太這幾年來內心所受的煎熬那是不下任何人的,隔三岔五的都要到齋堂里去吃齋念佛。騎子能夠變聰明起來。

「葉先生,我們胡家也算是金光寺的常客了,跟主持慧明大師非常的好。前前後後的也捐了幾百萬給寺廟。寺廟中應該沒生什麼事。一切正常」

胡老太太把寺廟中生的事詳細的回顧了一遍,不清楚的地方一旁的奶媽和那位姑娘在著力補充著,陳運有時也會插上幾句。

「看來寺中應該沒什麼事了,說說來去的路上都有些什麼異常的情況生。」葉凡又問道。覺得這其中肯定有故事。「葉先生,我倒是記得一件事。」陳運有些吞吞吐吐的不敢開口樣子。

「有什麼事快給葉先生詳盡的說來。不能隱瞞一絲一毫。」胡世林一聽有些生氣了。看來先前自己聽見的事估計還有什麼漏子了。

「當時」當時回來的半路上不是有經過了「五里坡」正好胡三掌柜的網好也在五里坡。」

陳運網講到這裡葉凡插嘴問道:「胡三掌柜的是誰?」

「就是我家那:弟,叫胡世雄。現在省委辦公廳工作。性格不怎麼好,年青人,衝動,容易惹事兒。」

胡世林一口就把三弟這個人給說了出來,心裡隱隱感覺這事估計跟三弟有點關係了。

「接著說,不能隱瞞。」

「嗯!當時世雄公子好像是跟幾個朋友一起去野外玩,喝得有些醉了。

見我們走來大大咧咧的直叫喚,又抱了抱小少爺重之,還親了幾口問香不香。..當時重之少爺說是三叔的嘴臭什麼的,還惹得世雄公子

樂。

老太太見兒子在這裡也就招呼大家坐下來休息一陣子,不久老太太跟胡嫂和周玲去下邊溪水處洗洗。我帶著重之少爺坐一塊石頭上玩。不過不久就生了一件事。

世雄公子居然跟不遠處也正坐著休息的一伙人吵了起來,雙方越吵越凶,到後面就推打了起來。

世雄聳子那一伙人也有五六個。那邊也有五六個,估計是因為喝的太多的緣故。當時世雄公子糊塗了,隨手掄起一塊磚著亂砸了過去。

「啪。地一聲過後那邊一個小孩子被砸傷了小腿。

這時突然一聲大吼道:都給老子住手!

大家給喊蒙了,因為那聲音非常的刺耳。有點像是打雷一樣。大家都停了下來,現是一個鬍子拉碴,長得有點像黑旋風李逸的粗猛漢子從林子里鑽了出來。

這時那個被世雄公子砸傷了小腿的小女孩子哭著撲進了那猛漢的懷裡。指著世雄公子說是怎麼樣怎麼樣了。

大漢一聽勃然大怒,轉頭盯著世雄,人影一晃「蓬。地一聲世雄公子已經倒在二米開外小腿已經被那漢子踢了一腳,腫了小碗口粗的一大塊。

這時重之少爺見小叔被人踢到哭著喊著跑了過去,一直罵那個猛漢子「壞蛋。什麼的。

那漢子嘎嘎乾笑著走近了重之少爺,也沒做什麼,在他肩部拍了兩下。拍得還很輕。好像擦灰塵一樣。

我趕緊衝上去拉走了重之少爺。

就在世雄公子在地下叫喚時那群人站起來走了。

不過走時那漢子很是自得的唱著一怪歌

南海一神腿

漠其飛雕鷹

西疆爬狸貓

東方升土地

也不知什麼意思,後來世雄公子警告我說不準把此事給老太太說。..怕她擔心什麼的。所以」所以這事我一直不敢說出來。」

陳運一邊擦著臉上汗珠子一邊說著。心裡也是十分的害怕。那胡世雄可是胡家老三,如果給他知道了一句話自己就得滾蛋去。

這飯碗還是非常好的,胡家付給陳運一年的年薪達到了舊萬,陳運當然不想離開濟春堂了。所以他有顧慮也正常,這點胡世林知道了也沒罵他。

「唉1葉凡一聲嘆息,嘴裡念叨著那一打油詩,這時到是想起了以前跟陳嘯天老頭講的話。

據說這四句詩講的就是目前華夏國東西南北四個方位的國術七段年輕高手。

陳老頭當時談到,在這四秀裡面最的歲數都達到了飛歲。她就是人稱西疆凰狸的「鳳四姑娘。

一個天才,才出歲就達到了國術第六段的純化階境界,其實就是一位準七段的高手。劣歲突破到國術七段的開源之境。

既然那猛漢子唱的歌詞肯定跟華殿口求境秀有關係川也許那猛漢乓就是四秀中其巾叫,在南邊也只有「南海一神腿。果真惹了此人就是一個大麻煩了,此人不過刃歲左右居然是一七段高手,估計其背後的勢力也是泰山北斗一樣可怕,想壓服是太難了。

葉凡決定先問問鐵占雄大哥再說。作為獵豹的帶頭人,對於南方這邊的大把頭四秀之一的「南海一神腿。肯定是知道了。

也許胡重之就是那他下了陰手,當時不是被他拍了兩下嗎?雖說不重但高手的內勁之氣其實早就源著經絡灌入了胡重之的腦部,這也許就是造成胡重之變傻的原因。葉凡感覺身上突然沉甸甸的,似乎都有股子喘不過氣來之感。

如果想徹底治好胡重之的病肯定的「解鈴還需系鈴人」也就是找到當初那猛漢子討要解穴絡之法。

這個可就麻煩了,人家堂堂的南海神腿會那般容易好說話嗎?也許自己因此捲入了一個天大的旋渦中。葉凡權衡利弊,決定先問問再說。

「胡先生,我先打個電話。」葉凡說道。

「葉先生,是不是遇匕了大麻煩?」胡世林可不笨,已經從那四句打油詩中聞到了強悍的火藥味兒,心裡直把惹事的三弟給罵了個狗血噴頭了。臉色早就變了,不過母親胡老太太在場也作不得。

「這個一時也不清楚,等我打過電話后再說葉凡臉無幣⊥貳

「那你先忙。」胡世林說著招呼幾人退出了房間。

葉凡打起了電話,說道:「鐵哥。南海一神腿。漠北飛雕鷹,西疆爬狸貓。東方升十地這四句詩你應該聽說過吧,能否給小弟詳實的講講那些個頂天離地的大豪傑

「呃!你從何處聽來的?」鐵占雄略感異外,要知道雖說有著這麼一個傳說,但都是在華夏國術圈內人士中傳的,外人應該不知曉這個秘密的。

「呵呵,剛認識的地趟門一個朋友葉凡扯謊了,他可不想再次讓鐵占雄再記起陳嘯天這個高手來。

前次具為小僂國關東軍的「紅亞刀流會。秘密之事,讓鐵占雄認為陳嘯天就一個四段的高手,當時已經眼紅得不行了。

一直想從葉凡手中挖出去,後來被葉凡給拒絕了。如果鐵占雄知道了陳嘯天原本是一七段位高手。後來因為受了槍傷降到了六段階位的話,估計死拉活拽也得把陳老頭給搶挖走了。

所以葉凡才不願意再提陳嘯天。最好是讓鐵占雄把此人忘得乾乾淨淨的,不過葉凡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以後陳老頭減刑的事估計還得麻煩鐵占雄了。

「地趟門,誰呀?功底子如何?。鐵占雄又來了興趣,現在的他簡直就點像是一妓院老鳩,而國術高手就是一雞,只要一見到身手根骨好的就想撲上去給抓進獵豹中去。

其實也個也難怪他,因蘇時下國術人才太難求了。

「二段左右,接近四十歲。」葉凡當即把虛扯的圈內人士的歲數給扯大了不少。

「呃!才二段,都快四十了。算啦。」鐵占雄一下子軟了下去,口氣中略顯失望。這四十歲的二段身手拿來也沒什麼屁用了,沒有一點的展前途。也就失去了興趣。

「鐵哥,你還沒講那四句詩呢?」葉凡又給扯回原地了。

「噢!四句詩指的就自前咱們華夏國國術界最年輕的四位高手,歲數都在刃歲左右。

「南海一神腿,指的是「神腿。勾陳陰逸,經常自詡為勾陳大帝的後代子孫,再加上人長得有點像是黑旋風李逸,所以把原來的名字改成了「勾陳陰逸」

住在海南的六盤島上的指峰上,海拔高達喲多米。那個島上有著田萬人口,以「勾姓。佔了六層。

典型的勾氏家族,其歷史可以追溯到幾千年以前。這個人非常的勇飆。有著七段開源階身手,功底子深厚,內勁純濃。

特別是腿功厲害,碗口粗的樹重重一腳就踢斷了。真怒時踢死幾個人只是小菜一碟,你千萬別沒事去惹那煞星,連我見了他都會繞著道走的。

「漠北飛雕鷹,指的就是「雕梟,橫白乾,此人最喜歡衡水白乾,所以連名都給改成了橫白乾。

住在咱們華夏國漠北的「瀚海藍加湖「地帶。七段開源階身手,以輕身提縱術見長,如一隻雕鷹嗷嘯在「瀚海藍加湖。地帶。

手下一幫突厥漢子,個個刀口舔血的猛人,猶如一匹匹的北方凶狼。干起殺人的勾當得決不會手軟的。一般來說以邊境走私為營生手段。就連國家拿他們都有些力不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