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八十二章搏還是不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二章搏還是不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兄弟們,耳別忘了雙算的月票埃..,「

「西疆爬狸貓,指的是來自天山山脈下住在伊犁河畔的鳳氏家族的鳳四姑娘。

此女年僅飛歲,容顏聽說美如天山上的雪蓮,絕世如天上仙女。不過她一般來說都是罩著個白紗面巾,看不清楚本相的。

七段開源階高手,身輕如燕,所以才叫,凰狸。鳳四姑娘。你別聽說她是個姑娘就認為她善良什麼的,那姑娘狠起來時殺人也絕不會手軟的。

「東方升土地。指的在咱們華夏國東邊的著名城市上海市,古老家族杜氏的少東家杜子月先生,號稱土地爺。

七段開源階高手,聽說他的老祖宗就是上海著名的青幫老大杜月笙。不過聽說杜月笙先生解放時逃到香港后這邊剩下的估計也只是一些杜家旁系支脈罷了,只不過是扯起他的名頭來唬人。

當然,現在是新社會了,國家也取飾了黑幫,他們就轉得比較隱晦了。以做生意為主,其實質還是帶有一些小型幫會特點,這個可能是新時代幫會的跟時代潮流吧。

此人面相文質技彬,羽歲,卻心狠手辣,身上估計背的人命也不少。奇怪的是雖說此人比較陰,但卻與他的老祖宗杜月笙先生一樣,有著鮮明的愛國心,狡猾、奸詐,卻又很講義氣。

涉足娛樂、文化、教育、金融、新聞各業的財富大亨,又兼出入於紅道、黑道,游刃於商界、政界,是個黑白通吃的年青傢伙。

在上海灘可是鼎鼎大名的少東。雖說比不上舊社會時的杜月笙了那種蓋世風範了,但也算得上是一個年青有為,不可小覷的大人物

鐵占雄一口氣把華夏四秀的老底子都簡略的描述了一遍,這獵豹的確厲害,估計華夏國許多大人物、名流的資料都是齊備的。..

葉凡感覺藍月灣的獵豹兵團有點像是國民黨時代的軍統和中統的聯

其實他狂得有道理,獵豹還真就是這麼一個特殊組織,甚至比葉凡想像到的權力還要大,不但是指國家安全方面,就是其它影響特別大的事件里也有獵豹的影子的。

「鐵哥,那個,南海神腿你跟他有得一搏嗎?」葉凡心裡也有些忐忑,雖說自己的實際功底子已經飆到了七段的開源階。

但自己知道,自己運個功底不紮實,是靠藥物硬提上去的,有點像現在盜版貨色,說是山寨版本的國術七段也有理。

嚴格來說應該只能算是准七段的下等大武師,跟「勾陳陰逡。這樣的實力型七段高手相比應該沒有可比性,差距性還是較大的。

「開玩笑,你想叫我去送死是不是?我就六段開源階,跟七段是天壤雲泥之別。

人家一個能打七八個」輕鬆就搞定了。而且「勾陳陰逸。此人腿功特別,一般的普通的七段高手還莫可耐何的,就更別說我這小身手了

鐵占雄沒好氣的罵道,轉念好像嗅出了什麼貓膩,突然問道:「怪了,你小子怎麼一直在追問神腿子「勾陳陰逸,的事,是不是跟他有了些什麼瓜葛?」

「沒有,我跟他都不認識去哪裡找瓜葛,我到是想去攀上這種顆大樹。可人家哪看得上咱這小毛蟲嗎?呵呵」葉凡苦笑著心裡有些亂。看來胡家的事想完美解決可有得麻煩了。

「嗯!說得也是。不要說你小子。就是咱們華夏國的神秘組織國家特勤組,一直想特招這些年青的豪傑進來都無法成功。

唉!國家雖大也有無奈之事。..這方方面面的事太多糾纏在了一起,牽扯到的東西更是大得驚人。」鐵占雄有些失落樣子嘆了口氣。

「怎麼會,國家可是最大的,個人難道還能與強大的國家機器相抗衡嗎?」葉凡可有些吃驚了,臉睛凸出十分不信的樣子。

「唉!老弟,這趟水有多深你哪裡想得到。國家機器是強大,但人家又沒犯法,如果真想對付他們當然有辦法,派出一個師的兵力圍著不階間斷攻擊,累得也把他們給累死了。

不過你想想,假如這些人不死撞了出去就得亂了,如果給逼到外國去了不是給外國人送高手嗎?

所以有些事國家也是投鼠忌器,只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不過份就是了。

不過這四秀雖說有時會幹出一些出格的事。但他們都是在內部自己解決。而且也沒幹出什麼傷天害理的大事來,奇怪的是這四秀還非常的愛國。

有損咱們華夏人形象的東西不會腮以一些小動作出格也無傷大雅,不傷國之根本,從反方向來說他們以黑制黑也有一定的促進作用。所以這裡面的道

這世上不但我們華夏國是這樣子的。外國也一樣,家家都本難念的經。

就拿你小子來說吧,估計就五段開源階身手,比老子還低,你了的樣子可比老子牛氣,說不參軍就不參軍。

我拿你有啥辦法,還不是聽之任之。公民有自選工作的權利,我們也不好用強,如果真逼你干出什麼蠢事來也可惜了。

再說現在外國那麼方便,往外一跑。國家也只能幹瞪眼不是?。鐵占雄也是幾多的無耐,幾多的失落。又老調重談扯加到了葉凡參軍的事兒上了。

「打住!打住,算我怕了你了鐵哥,別老纏著這事兒好不好,你看我這耳朵都快生雖子了。

呵呵,我還是喜歡現在的生活。雖說也有幾多的少許不入意,但生活總算是安閑一些。

人家說,偷得浮生半日閑,我是希望天天都是閑人一個,好不快活。哈哈哈,能為民做點小事也是一件快樂的事,掛了」。葉凡一陣子狼笑掛了電話。

氣得鐵占雄一拳擂到桌子笑罵道為:「小子,想逃出鐵爺的手可不容易的,咱們騎驢看唱本,走著瞧,哈哈哈」這一笑心情大暢。

掛了電話後葉凡的心裡可是不平靜了,那「南海一神腿。的勢力太強大了,就連鐵團長這麼一個手眼通天的人談起此人居然都有些畏懼,自己如果想治好胡重之的病肯定要跟神腿子勾陳陰逸生激烈衝突。

作為「勾陳陰逸,其人的秉性來說那天沒有直接把胡重之和胡世雄送到地府,說明其本人還是有一原則的。

不過一件小事他都能讓胡重之。一個小孩子一輩子變成一個痴獃。說明其人也不是個善茬。

最厲害的地方莫過於就是他不找胡世雄本人下手,因為當天他那一方估計是一個跟他關係親密的小女孩受了點輕傷,所以他是以牙還牙報復到對手的小孩子身上了。從這一點可以推理到此人肯定是個睚眥必報的人。對於這種人能不結仇最好不要結仇,一結仇的話也許就是個不死不休的局面。

作為葉凡本人當然沒多產害怕的,就是擔心會禍及家人。畢竟自已還有父母兄弟姐妹。

雖說自己的檔案獵豹兵團那邊已經定到了《保密,估計在地方上也已經銷毀了以前的檔案。

不過像神腿子這樣的人手下肯定很多,聽說勾姓家族在他們那個六盤島上佔了近六成。

那個島嶼有著田來萬人口的大島嶼。六成*人口就是近刃來萬族人,跟一個小縣的總人口差不多。

說明勾陳家族在六盤島上勢力強悍得嚇人,天水壩子的李家、吳家、葉家三大家跟這種老牌霸主相比就是一個,小兒科,了。

就是小兒科。樣子的李家當初就令葉凡焦頭爛額了就更別說擁有幾十萬大姓的勾陳家族。

葉凡一直在考慮著盤活紙廠跟與勾陳家族相抗哪邊划算,思前想後的。葉凡已經隱隱的有了打退堂鼓的心思。

他倒不是說怕死,主要是擔心家人的安危。

作為華夏四秀中的一員勾陳陰逸。只要有心的話查到葉凡在林泉鎮任職,再一打聽葉的家底子估計就暴露了出來。

所以家人安全隱憂重重,他們可都是普通人,即便是哥弟有學過幾手,但段位也是低得可以了,大哥葉強就二段身手小弟葉子弟網爬進二段的門檻。

像這種低階身手在南海六盤島上的勾陳家族中沒有一個連至少也得有一個排的人馬,實力相差過於懸殊。就拿自己與勾陳陰逸相比的話估計勝算不大,有二成就不錯了。

所以想到這些後葉凡已經決定不淌這趟渾水了,準備有空時再施一次金針妙手給胡重之疏通一次也算是對得起胡家了。

自己也不收他任何錢物,就算是從天良方面講葉凡也覺愕自己只是顯得有些窩囊罷了。

事有大有明知不敵還要去惹事非那就很不明智了,作為聰明人的葉凡是不會作這種狗血的事的。

葉凡正在胡思亂想,權衡利弊時胡董事長的智囊團也在跟胡董聊著。

一個很是精明的老成年青人說道:「胡董。經過公司評估小組初步摸底,根據那位葉先生提供的光碟和資料,以及剛才我們電話打到魚陽縣的老熟人處聊談了解的情況看來。

林泉紙廠基本上就是一個爛攤子,其廠子總資產估計不過幾百萬左右。可是欠了一屁股的債,實際是就是資不抵債的一個爛廠子了。,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聯,章節更多,支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