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八十三章市委楊書記拍桌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三章市委楊書記拍桌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北是白送給我們集團公司壞得貼且林泉那地方交盟滯礬很差。..9unet路面連條水泥鋪的二級公路都沒有。給運輸出入和客戶的到來造成了極大的不方便。

想贏利的可能性很就是實施了他所說的高科技幾用紙技術估計最多扯平。

屬下等人的建議就是肯定不能投資。如果真要投資估計公司董事會也難以通過,而且也違背了當初建立股份制公司的章程」

「他不是正在搞一個「林泉大通脈藍圖。嗎?」胡世林問道。

「那個藍圖我想就是一場空。很明顯,一個鎮子全年的財政總收入扣除上繳的后就一百多萬接近二百萬。

他那林泉鎮聽說合併后工作人員將達到七八百人,估計連工資都不夠。

工資都不夠怎麼能擠出錢去修路,而且「林泉大通脈藍圖,需要的資金估計得二千來萬。

如果是沿海的一些大鎮來說也許還行,但對於一個內陸鎮來說拿出二千萬搞公路建設那隻能說是天方夜譚。

絕對不可能現實的,就是傾他們整個魚陽縣的財力估計都難以辦到,所以那藍圖也只能說是一個泡沫。」

那個精明的年輕人幾句話就把葉凡辛辛苦苦搞的什麼藍圖,盤活紙廠計劃駁得是體無完膚。

如果給葉凡聽見了估計連鼻子都會氣歪了。不過那精明年輕人講的也是實情,有理有據叫葉凡反駁都有些難度。

不久。

胡世林董事長一家人進來了。葉凡老著臉皮開口說道:「胡董事長。我想半個鐘頭也到了,關於林泉鎮紙廠的事你們集團公司有什麼看法。」

他想先探探胡董事長的意見,看看他對紙廠的看法,這次合作的事是沒什麼戲唱了,不過聽聽一個紙業界大佬的高見,對於開拓視野辦好紙廠等方面也是受益匪淺的事。

「葉先生,那我就實話實說了。你們鎮里那紙廠實際上是資不抵債。如果是合作的話我們集團公司先就得貼錢了。

並且你們那裡的條件不怎麼好,全面盤活紙廠的話泰興紙業集團至少得投下三千萬,夠不夠還難說。

就是起動那高科技山用紙項目的話。估計還得另外興辦個關於此用紙的廠子來,投入很大。..

不然那種特殊紙張的銷量就成問題了。9u免費提供能生產出來不為市場接受那效益就大打折扣了,,

所以這事有些難辦」胡世林說得很委婉,並沒有直接拒絕,而是說難辦,其實就是變相的拒絕了。

胡世林拒絕了葉凡聽后心裡反而有一股子解脫的快感,先前自己已經打了退堂鼓,心裡還微微有些內疚。

為自己的儒弱感到悲哀,這就是人生有許多的無奈,葉凡也是個凡人,有親戚朋友。為了他們的安危也是一個無奈的選擇。

這下子既然胡董事長已經委婉拒絕了那自己也說出一些什麼話來就好得多了,也就是給自己找個冠冕堂皇的借口罷了。

隨即淡淡一笑,開丑說道:「胡董,我們鎮子那紙廠的事我也知曉,真實情況,所以在先前的說詞里也沒多少隱瞞的。

合作不成也沒關係,只能說是我們鎮那紙廠的條件太差一點,這點我沒什麼想法。不過剛才經過了解,令公子胡重之的病說句實話,有些麻煩。他的病因在腦部,腦部是個多條神經集中的中樞,稍不留意就有可能造成腦癱致使得病情更是加重。

所以這事兒估計得請胡董另請高明了,本人能力有限。不過走前我會再為令公子施一次金針之術,不收半分手術費,估計能緩解一下病情。但是想根治我跟你講實話吧,那是不可能的。」

「啊!葉先生,怎麼的沒」沒辦法了嗎?」胡世林的老婆柳滿春立即臉色慘白,眼眶中儘是淚珠子。整個身子骨一軟就快暈過去了,一旁的那個年青姑娘趕緊把她給扶住了。

胡老太太還好一些,坐在椅子上沒什麼表情,只是一直在板動著手中那串佛珠子,嘴唇微微顫慄,估計心裡那也是不平靜得很。

胡世林臉色有些陰沉,默默的坐在椅子上沒說話,估計大腦中也在權衡著什麼。

不久!

胡世林好像下定了什麼決心似的開口說道:「葉先生,我知道要治療好重之的病是難於上青天,因為世界上許多達國家,歐洲、美洲我都帶他去過了。

國內老中醫泰斗我也訪過了。不過我還是希望葉先生能繼續為我家那小子治療。一年的治療費用我可出到勸萬你看怎麼樣?」

「胡先生,此事很難,不是錢的問題。..你給我一千萬我也無能為力。」葉凡決心退了,淡淡的搖了搖頭,決定不去淌這趟渾水,錢雖然可愛但家人的安危更重要。9u免費提供

「真不行了嗎?重之我那苦命運的兒呀!暢柳滿春再也忍不住小聲的哭了起來,一下子又撲到葉凡跟前就要下跪,不過被葉凡和那姑娘扶住了。

就連胡老太太也站了起來,一臉的悲傷樣子說道:「葉先生,老身虛長了六十歲。還請葉先生能不推辭。繼續為我家重之治療下去,老身天天在佛前為先生誦恩。」

「唉」葉凡嘆了口氣心裡也不是個滋味,這有可能治療的怪玻最後為形勢所迫不能治療,葉晃感覺心裡很是壓抑。

覺得這不是自己一貫的作人之道。不過再次想到家人的安危又閉上了嘴,決安還是不淌這趟凶水為妙。

「葉先生,這樣吧,如果先生答應治療,我可以不以公司明義合作經營你們鎮里那個紙廠。

因為林泉紙廠的事如果拿到公司董事會上去討論肯定無法通過。不過我個人的資產雖說有一億多,但都變成不動產了,真正的活動資金不多。不會過二千萬。

如果要全面盤活你們鎮那紙廠的話先得讓你們政府把地盤整平,廠房子搭建起來,就算是你們鎮里拿出的一個態度。

當然,我可以先拔勁萬的啟動資金給你們的。」胡世林話都說到這種份頭上」廣得葉幾內心更是有此前熬開覺自只虧欠了他什公,一種可是良心上的煎熬。

「唉!胡先生,你的態度很真誠。寧願貼錢拿出自家家族的私錢來也要幫助我,這點我干以感激

網講到這裡時電話響了起來,網湊耳旁秦志明的聲音煞燥的響了起來。說道:「葉副書記,你水州那邊的事怎麼樣了,南宮集團答覆了沒有?」

「怎麼?鎮里出事了嗎?」葉凡心底里一涼,估計有什麼大事生了。不然秦志明這個一向沉穩的人口氣不會顯得如此的焦急。

「出大事了,今天早上。市委楊書記一行人到咱們魚陽縣檢查最近的經濟、建設等方面的事務。

因為咱們魚陽縣前段時間因為經濟增長為零被市委三巨頭點名批評過了,雖說縣委的李書記和張曹中縣長用官帽子,都保證過了今年一定讓魚陽的凹收入增長值達到二個百分點,不過楊書記還是不放心。

這次是親自來了,帶了有關的農業,工業、交通等方面負責人到了魚陽縣。

聽取了縣常委會的報告后就到下面鄉鎮去轉悠一下,楊書記當時就記起了廟坑鄉餓死人的事來。

所以還專門往咱們魚陽的廟坑去走了一趟,當聽說廟坑已經合併到林泉后,又轉道林泉鎮說是想看看林泉如何帶動廟坑展,免得以後再餓死人等等。

誰知楊書記一到林息鎮在經過紙廠時就被攔住了,一下子湧出了二三百名工人來,舉著大大標語說是我們要吃飯,我們快餓死了等等。

特別嚴重的是一個工人衝上前去說是,說是林泉鎮政府的葉凡副書記到工廠去不辦實話,作為紙廠工作組的組長。

這麼久了對紙廠的事一點辦法都沒有,只懂得吃喝玩樂,一點實事沒辦。而且還毆打、隨意的開除工人等等。

楊書記一聽就火大了,在鎮政府的會議室里拍了桌子。我跟李洪陽書記趕緊解釋說是你最近很忙,一直跑水州在聯繫南宮集團盤活紙廠的事。

全身心都放在盤活紙廠上面。而且最近還在搞一個,「林泉大通脈藍圖。

誰知瓚勇這小子直接就在一旁咕嚕道:什麼「林泉大通脈藍圖」根本就是不切實際的空想,勞民傷財不說還浪費林泉人的大把子時間,想把林泉拖進萬劫不復之地等等。

當時楊書記一聽,簡單了解了一下「林泉大通脈藍圖。的事,臉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

大火了,說:你們林泉鎮這些個黨委委員是吃乾飯的是不是?二千多萬的投入,你們全鎮作人員當乞丐去全國討要也討不回幾百萬的。全是一群瘋子,全體黨委寫檢討。深刻反省等等。

繆勇當即就說當時自己在黨委會上可是反對的,還記錄在紙上了。葉茂才也說是投了棄權票什麼的,唉!

楊書記更是火大了,當即一拍桌子說是今晚不走了。立即迴轉縣委開常委會,要聽聽魚陽縣常委們的說詞,言詞之中好像是說李書記有些用人不當的意思。

最後還說:叫那個葉凡立即趕回來,我倒記是不是有三頭六臂,憑什麼能坐上一個級大鎮的黨委副書記的位置。」

秦志明快急炸了頭,估計這次是保不住葉凡了,李洪陽也是黑著臉。只有鍾明義和張曹中卻是暗中的意不已,就等著看笑話了。

「你,你是說時我馬上回魚陽?」葉凡一時之間也有些蒙了,問道。

「是的!在晚上8點之前趕到魚陽,楊書記和魚陽的常委們在會議室等你。

唉!老弟,我當時跟你說過。繆勇這人後手硬實,市裡有人撐著,大家關係還是要搞好一些。

年輕人不要太衝動,這都什麼事。不說了,你立即趕回魚陽,聽天由命吧,唉1秦志明也是無奈地嘆息,檢討都寫好了,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

「他嗎的?繆勇這小子陰啊,都幹了什麼事?這個時候落進下石砸的狠,這林泉紙廠鬧事的行動也不知是誰組織的。

按理說應該不是黃海平,黃海平是不願意魚陽紙廠盤活的,遮掩還來不及呢。

也許就是他,他不願意改當然就說原來的紙廠制度好,也許不是他,不是他又是誰?太亂了,老子的頭都快炸開了。」

葉凡心裡暗罵了一句,想了一陣子咬了咬牙罵道:「麻痹的!你們要逼我是不是?老子就跟你們好生斗一斗,不就是個紙廠嗎?老子豁出去了,就要盤活它給你們看看。」

想到這些葉凡轉頭對胡世林說道:「胡先生,實話跟你說吧,你小孩子的事是惹了不該惹的人。

對方勢力非常的大,有些事我也不好直說。如果要徹底根治胡重之的病就得找到他本人。

本來這段粱子我是不想插手的。不過看你全家為了孩子的事傷透了心。我也打開天窗說亮話。

跟你作筆交易,我需要你注資林泉紙廠。至少得注入二千萬以上的資金,你原先提的條件說要我們當地政府整平土地,姜好廠房的事我答應你了。

我會抓緊在最短的時間內干好這些的,你那先期的如萬資金也希望你能先兌現。

晚上我希望你能派個得力的人跟我去魚陽縣,證明一下你們泰興紙業集團的態度或者簽定一個初步的約定。

而我答應你,盡全力治療好重之的玻至少有著八成把握,你可敢搏一搏。我需要你在舊分鐘之內給我答覆,如果不成我幫重之最後疏導一番這事就算了結了。」葉凡講完后一直盯著胡世林。

「就這麼定了,我沒什麼好考慮的。葉先生,我也跟你說句實話。憑我的經營經驗那紙廠建起來虧本決不會的,我答應你注資二千萬盤活紙廠,當然,這裡面有七八百萬是建一個紙業成品廠用的。如果葉先生能再多拉幾個人合夥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