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八十五章叫板市委書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五章叫板市委書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凡當然只剩下感謝了,這合計也有不少的錢了。..辦引萬盧是白花花的鈔票。

當然葉凡也明白就是胡董事長的錢最不好拿的,他能掏錢主要是看在兒子治病的份頭上,也許此事惹集的南海神腿子來還會要了自已的小命,那「南海一神腿,可是不吃素菜長大的。

現代社會雖說沒有江糊,但在暗地裡江湖照樣子存在的。一把槍就能決定一個人的腦袋,特別是那槍捏在一位七段高手手中時揮出的威力可是恐怖級別的。

所以葉凡心裡並沒多少激動,反而感覺是沉甸甸的如泰山壓著自己,有種掉入泥潭的感覺。

常委會議室在主樓的第四層,葉凡在接近時感覺集子越來越沉重,都有些軟抖瑟的感覺。

暗罵道:「孬種!媽的!人死變泥土,不死天天斗

隨即深吸了一口氣,來了幾個來回的呼吸,當然左三圈右三圈的就免了,太麻煩。

網爬到第四層看見了幾個人,也不認識。不過那個李洪陽書記的新換的秘書還是有點面熟。

一看見葉凡夾著個皮包上來那秘書立即走了上來,一臉嚴肅的說道:「你好葉副書記,我是李書記的秘書周鍵,李書記交待了,你一到就請自請進去,裡面的常委正在展開討論會。

五點鐘時一吃過晚飯就開始了。李書記說了,能帶來的文件資料等一定都帶來,一定要以最大的說服力贏得在場常委和市委一些領導的理解。」

周鍵顯得有些失落的樣子,估計今燦勺事搞不好李洪陽這個縣委書記也要受到牽連。

李洪陽就是他目前的主子,主辱臣辱,主貴臣貴。隱隱然周鍵的口氣中有透出一絲絲對葉凡的怨惱,葉凡那靈敏的感覺已經隱隱的感覺到了。

這個也難怪周鍵會如此,周鍵自從丑歲大畢業后在縣委辦的秘書處已經呆了4年,一直沒有領導相中他。..9unet所以一直乾的都是一些零雜碎些的活兒。

這次好不容易等到李洪陽的原秘書柳政高升到龜湖鎮去當鎮長了,自己網好七找八粘的搜找、打聽。結果相當的好運,居然查出了自己父親的老同學李正光是李洪陽的小叔。

這下子大喜之下七托八托的終於掛勾上了李洪陽,最後爭取到了這個縣委第一秘的顯赫位置。

誰知沒上任多久也許就會因為葉凡的事李洪陽如果受到牽連的話,那自己這個第一秘估計又得打入冷宮了。換一任書記一般是不會再任用原書記的秘書的。

再說周鍵上任縣委第一秘也不過才十幾天左右,還沒什麼政績就是李洪陽在走之前想幫他都沒辦法幫上,再說李洪陽到時一個罪人了還幫得了誰?

自己都得夾起尾巴作人了還管得了秘書的事。所以周鍵差點急暈菜了過去。

心裡頭已經把葉凡這個牢啥子的林泉鎮副書記罵了個狗血噴頭。不過幸好周鍵掩飾得極好,這也是作秘書的根本。

「嗯!我就進去。」葉凡應了一聲對周鍵這個人有了一點小成見。本來還想打聽一下市委楊書記的事,這下子連這個都不想問了。

心道:「媽的!牆到眾人推,老子還沒到這個秘書那嘴臉就已經隱隱的閃現了

輕輕的推開了厚實的隔音門,伸頭一掃。!人還真不少,縣委的。大常委全排坐在稍圓形的會議桌前,會議桌後面還圍了一圈的人,估計不是縣裡的副職就是各行局的頭頭腦腦的,昂或是市裡來的局長大人們。

在李洪陽和張曹中的中間正坐著一個不怒自威的中年人,估計就是市委的楊書記了。

其人梳著個不怎麼油亮的大板頭,低鼻樑,臉很寬,一身正宗的黑藍色西裝。..

不過那雙眼神很是敏銳。有點像是鷹的眼睛,從裡面正冒著一股子凌利的憤怒之光,估計還正在脾氣。

李洪陽和張曹中都像兩個黑包公,一左一右的像兩個老童子。不過為了迎合著中間的楊書記,兩人那臉上硬抑梆的擠著一絲殭屍之笑曬在臉上,令人一看就感覺十分的怪異,真有點電視中所演的殭屍感覺。

再看周圍的口個常委。也全是一臉的正色,全盯著中間位置的楊書記,手中捏著一把筆做作專心記筆記的樣子。

其實葉凡那敏銳的鷹眼早就掃描了一圈下來,現個常委中有3個,都在畫人頭。

細細的那麼再一探一查,嚇了一大跳,畫的不正是坐在中央位置的市委的楊書記嗎?

估計是把楊書記當草垛子畫在紙上好出氣。鍾明義畫的楊書記居然是樂呵呵的,這老小子不懷好意。

楊書記現在批評的主要是李洪陽一夥的葉凡,所以鍾明義高興。覺得楊書記可愛,所

費默畫的楊書記是皺頭髏眉的,葉凡心裡有些納悶了。暗道:「奇怪了,按理說我倒霉了就代表著李洪陽倒霉了。老冤家費默應該高興才對,怎麼畫的楊書記是皺著眉頭呢?好像不滿意似的,怪了。

縣委辦江亞澤主任畫的楊國棟書記是呲牙咧嘴的想吃人,就像魔幻中的一凶獸,獠牙露張的,本來楊書記沒暴牙的,現在給江主任畫成一暴牙男了。

江主任坐在最後,葉凡看得特別的清楚。他一邊畫著一邊還伸縮著鋼筆在楊書記那卡通頭像上戳來戳去的。估計是泄內心的不滿。

因為江亞澤算得上是李洪陽的鐵竿追隨者,李洪陽倒霉了估計他也將倒霉了,因為縣委辦主任就是為縣委書記服務的。

這邊的四個,常委中只有一位常委,就是武裝部部長謝強畫的不是楊書記,畫的是一隻兔子被扎了一箭,隱隱的旁邊還划拉了几絲血線條在流,不過是黑色的代表血線罷了。

葉凡更是納涼了,暗道:「謝強畫的兔子不會是我吧!老子被扎了一箭也對。好像那箭就是繆勇那陰人搞出來的。不知林泉紙廠鬧事的是誰搞出來的。看來謝強這隻笑面虎不簡單,這裡面的道道他一個旁觀者看得清楚啊1

正在葉凡胡思亂想著時突然會議室一片寂靜,葉凡也給驚醒了,心道難道楊書記的脾氣完了。一掃過去嚇了一大跳,會議室里二十來人的眼光全盯著了自己。

剛才自己一開小差所以在門口站得太久了,所以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楊國棟書記正想拍桌子時現居然有個年輕人在門口呆,心想難道是誰的秘書。

不過立即否定了,因為秘書除了李洪陽的秘書外其他的秘書可無權進來的。

可剛才李洪陽的那個秘了,這個小年青的不知是誰,居然敢撞進會議室來。

見楊書記停止了講話,李洪陽抬頭一掃終於現了葉凡,臉色一下子更是黑了下來。

開口冷哼道:「還站在那裡幹嘛?楊書記要聽你解釋

「你就是葉凡?。楊國棟聽李洪陽一哼也就知曉了原來站門口的毛頭青年,就是引起大爭端的肇事者葉凡同志,隨即也甩了臉子哼道。

「我是!不知楊書記,,要聽我解釋什麼?」葉凡狂念清心訣,盡量讓自己那腰桿能挺得直點。

因為如果不挺一下,估計那腰就要彎了,有點虛軟的感覺。

楊書記那氣勢咄咄逼人,一股無形的官勢自然而然的直逼壓了過來。特別是那雙鷹眼,盯得葉凡心裡直毛。

心裡嘆道:「麻痹的!市委書記的確不是蓋的,光這氣勢就差點把我壓趴下了。挺住!老子是七段高手,連常務副省長齊振濤此大腕老子都喊過齊哥的人還怕了一個市委書記不成?。

葉凡儘管在心裡一直打著氣,不過心裡還是有些虛軟。當初叫齊副省長齊哥那個時候一個是因為有鐵哥在撐著,一個是因為齊天是自己的好兄弟,所以心理有個安慰。再說當時也是在酒桌上心情也放鬆了一些。

此一時彼一時了,此刻在這麼莊重的場合下葉凡感覺自己那氣勢在楊書記的壓迫下有集散的感覺,底氣開始渙散了。

「紙廠工人鬧事了你知道嗎?」「!,地一聲楊國棟突然一拍桌子盯著葉凡冷哼道。想以勢壓人,楊國棟的心情很複雜。

「知道了1葉凡一聽到那聲拍桌聲后倒是冷靜了下來,乾脆利落的答道。

在坐的其它常委以及一些隨行官員們全抽了一道冷氣,對於葉凡的遭遇各人有各人的想法。黨群書記鍾明義一夥是是興奮多於憂愁的。

張曹中一夥也處於不利的局面,因為楊書記要打屁股的話張曹中這個縣長也跑不了。

楊書記怒的主要目標在經濟上,所以張曹中這個縣長肯定得背上這個包袱的,因為縣長才是主抓經濟的大頭頭。

「你這是瀆職知道嗎?縣委的李書記那般的看重你,委以重任。你看看,你都幹了些什麼。

沒事盡往省城水州跑,美其名日拉投資,你一個鎮黨委副書記去省城能認識誰,你拉了多少投資?

原魚陽紙廠盤活了嗎?你去過幾次林泉紙廠。太不像話了,置工人死活於不故,我估計你去水州的車費,住縮,吃飯的票疊起來就夠紙廠的工人上幾天工資了。哼」。市委的楊國棟書記語氣咄咄逼人,氣勢如宏,憤氣而言之,大有不壓倒葉凡這隻雞殺之嚇猴絕不罷休的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