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八十六章正處級別的戰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六章正處級別的戰鬥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翔的打賞。..狗子祝你快樂無限!月票也該嘲公不一曬了。乾脆砸了吧!就是狗子這書,別想來想去三心二意的了,呵呵!

「票當然有,我為國家辦事總不能讓我一個一個月僅那奶塊錢工資的人掏腰包辦公事。」葉凡並沒被嚇倒,冷靜地答著,其實他的心裡在狂跳,臉上已經有汗珠子冒了出來。

「辦事?辦什麼事,住賓館。吃館子,揮霍國家的錢物這就是你所說的辦事。葉凡同志,作為一個黨員,國家幹部,你連最起碼的良知都散失了嗎?黨性原則都哪裡了?」楊國棟像一審判官樣子呵呵冷笑。

「楊書記,你雖說是市委書記。但也不能如此咄咄逼人。我算不上什麼官,在你眼中只是一隻小毛蟲,但你要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不聽解釋就隨便亂扣帽子那是昏官的行為。所謂是清是濁總得搞清楚才行。」

葉凡有些生氣了,養生術高行氣了,一股無形之氣勢由然而生。以前服食的那個「火龍翔天。太歲靈氣可是充滿陽烈霸氣的,一下子好像變了個人似的。

就連楊國棟心底里都暗自納悶。心道:「奇怪!這小子突然間好像變了個人似的,有一股子如山的氣勢無形中壓得人有些難受,詭異!不會是這小子會什麼邪法吧!應該沒那種事,無稽之談。」

「哼!葉凡,怎麼跟楊書記說話的。你自己工作沒幹好還敢嘴硬。給我老實點,好好給楊書記解釋一下最近都幹了什麼工作,取得了什麼戰果,講話要有證據,耍嘴皮子沒用的,「哼1

李洪陽扳著臉。享道,其實李洪陽是在暗示葉凡別光顧著頂牛了,跟楊書記有啥好比氣勢的,比來比去倒霉的是自己,當務之急是趕緊解釋清楚,也許還有一條活路。

「有啥好解釋的,這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紙廠工人鬧事,毆打胡亂開除工人,工作期間去水州玩耍。用的還是公款,是上級的捐贈」李書記,你作為一縣之父母官,對於這種下屬還要袒護嗎?呵呵1

這時坐在左側的一個圓胖臉。眉心有顆凶痣的中年人有些陰陽怪氣的乾笑道。

「呵呵呵,王局長,即便是葉凡做錯了什麼,我們黨對幹部的宗旨不是有則改之,無則加勉。

總得先聽聽因由,再批評教育是不是?總不能還沒了解情況就一棍子打死,黨的工作是懲前毖後,治病救人,你說是不是,呵呵呵」

李洪陽打著哈哈,連用了兩句名言,好像有些怵那個胖子王局長。

但人家既然點名開炮了直炸葉凡,自己作為魚陽縣的縣委書記總得要出面了,何況葉凡還是自己的福將,說幾句話總該的,不然會寒了跟隨著自己的一幫子下屬的。..

「治病救人是不錯,但對於那些個患了癌症無藥可救的人就別浪費國家錢財了,我是甫里管錢的,最曉的國家的錢物一分一毛來之為易埃

咱們墨香市並沒到富得流油的地步,你們魚陽縣更是窮得叮鎖鎖子響,耗費不起啊!呵呵

那個王局長氣勢咄咄逼人,打著哈哈含沙射影,表面上看好像針對是李洪陽,實際上好像開炮直指的可是葉凡同志。

「市裡管錢的,難道是財政局的。媽的!不會是王小波那狗才的什麼二叔王天亮吧。

聽說集天亮是市財政局的副局長,用心其毒啊,話說得冠冕堂皇的。其實質是在用公報私仇。」葉凡心裡一涼。立即警覺到了。

本來想跟那王天亮頂牛幾句,可一想到人家是跟李洪陽這個縣委書記的戰鬥,他們倆是屬於正處對正處級別的,自己這個小副科摻和進去有些不倫不類的,估計也沒什麼用處。所以乾脆閉上了嘴巴在想著對策。

「王局長講得在理啊!就拿咱們教育部門來說吧,是個窮衙門。每年的教育經費都在捏著指頭算的,咱們更是一分一毛都不敢亂花了。

想想,這有限的款子給一些政府不負責任的工作人員,亂用了多可惜啊!那些錢用來修繕一些快倒的校舍,對孩子們來說就是生命的保障。對於魚陽來說這個尤為重要,我想教育經費更是不寬裕了。」

市教育局局長江厚才正想巴結財政局的新掌門,也想多撈些款子。見市委的楊書記沒有反應,所以坐王天亮一旁也湊上了熱鬧。共同對付魚陽的李洪陽了。

「呵呵呵,國家蛀蟲當然耍清理。但在清理前也要認清分別,不能隨意的冤枉一個好人的是不是江局長?」

令葉凡大跌眼鏡的事生了。對頭張曹中縣長居然也站出為自己說話了。這點葉凡可是怎麼也想不通,就連一旁的李洪陽在微感意外之後瞬間就明白了。

剛才的戰火已經燃燒棄了,變成市裡的局長集團跟魚陽縣的政府集團對扛了。

張曹中身處魚陽,當然要為魚陽說話了。這是一個小地方圈子的利益集團的對決,跟個人恩怨無關的。

「張縣長,魚陽的財政如此困難了難道還容許某些官員任意揮霍嗎?

這個可是有些說不過去的宗旨雖說是懲前毖後,治病救人。..但蛀蟲可不是屬於要救治的那一塊的。如果連蛀蟲都救了的話那天下不是都變成蟲窩子了。」

葉凡一瞧,原來是個小瘦子在大放屁詞,也不知是市裡什麼鳥人。此鳥好像沒飯吃似的,餓得僅剩下皮包骨了。

「媽的!都餓成這個。樣子了還敢出來咬人,也不怕閃了舌頭。」葉凡暗自在肚皮里腹誹了此瘦鳥。

「周局長,我們魚陽雖說財政上是困難了一些,但我想在新的一年裡應該有所好轉的。在全縣人民和幹部的共同努力下。在縣委縣政府的正確指導下,魚陽的經濟也漸在復甦期中。

不過好像術民政局也沒給我們魚陽什麼特殊待遇,按剛才周局長的說詞咱們魚陽是貧困縣,這個我也不否認,既然是貧困縣了作為市民政局應該更多來關心我們魚陽的民生問題。

多拔些款子扶貧救助一番才顯的人道了。當然,我們自已主動揮。扭轉這種局成也是最重要的。」

李法陽不樂意」可遠壽眾市裡的民政局局長含沙射影影射白陽是個破特,猛可是揭了李洪陽和張曹中的老傷疤。使得他們又想起了前段時間被市委三巨頭點名指評的事來,不怒才怪。

「好了,就聽聽吧,我們也不能搞獨斷專橫那一套,處罰人當然也要被處罰的人心服口服才行,不然背後有人戳我們的脊梁骨。

葉凡,我就給你一個機會,好好說吧!看看你今晚上能否把在坐的縣裡。大常委和市裡的一些行局頭頭說服了。」

楊國棟書記這隻老狐狸坐山聽雞鳴總算是聽累了,表了態,此刻態度好了許多,連聲音都變得和緩了起來。

「謝謝楊書記給我這次機會葉凡微微行了一禮。沉穩的邁著步子走向楊書記的身前。

「就坐在後面說就是了。沒必要上前李洪陽皺了皺眉頭,心道又患小脾氣了,領導叫你講話你跑上面來幹嘛,這不是出洋相嗎?

唉!也不知這小子今晚上能否過了這個坎,過不去就損了一顆好苗子了。這小子雖說有時會幹出一些出格的事來,但總體來說還算是一顆根正苗紅的好苗子。

就這樣子被室內這群老油子毀了有些可惜,李洪陽有些不忍,掃了一旁的王天亮一眼,心裡明白市財政局的王局長在開始報復自己侄兒王小波的事了。

其實王小波到現在還在醫院躺著。所以也沒押送法辦。主要是最近這小子又走了狗屎運,他二叔王天亮居然爬上了市財政局局長寶座,扶正了,這個位置在市裡也是非常顯赫的。

比一般的副市長還要牛氣,李洪陽也不敢過於得罪他,畢竟自己一縣的財政拔款等等方面都捏在他手中。不要說剋扣什麼,一筆上千萬的款子給你拖得十幾天自己就得跳腳了。

所以最近對於王小波所乾的那些個破事兒就那樣子含糊著養在那裡。其實王小波的傷早好了。

不過時下是非常時期,王天亮乾脆叫他就在縣醫院休養,這邊還在市裡縣裡緊密的運作,妄圖讓王小波逃脫牢獄之災。

不過李洪陽最近也難,點頭放人吧就怕葉凡知道了要鬧騰。單是葉凡鬧騰倒也不怕,就怕這小子一愣他不是有兩個好兄弟,給直接嚷到市裡謝副書記和軍分區顧司令處就麻煩了。

李洪陽也打聽清楚了,姓葉的小子居然傍上了謝媚兒,認了個干姐。

謝媚兒可是市裡第四號實權人物謝國忠副書記的親侄女,所以李洪陽在暗暗稱奇的同時現在對葉凡也是客氣多了。

所以剛才幫葉凡說話其根源還是看在謝副書記面子上的,不然一顆好苗子毀了就毀了,華夏國這般的大還怕沒有好苗子。

王天亮作為市財政局的新任掌門人,當然也了解清楚了葉凡的底細。在暗罵葉凡這小子踩中狗屎的同時。最近也在試圖接近謝副書記,想探探他們口風。

如果他們已經忘了這事那自己就可以力把侄兒王小波給撈出來了。憑著自己這市財政局局長的金字招牌,他相信即便是李洪陽這個縣委書記也不敢叫板的。

不過王天亮可不知道葉凡跟市局局長於建臣的關係,更不知曉葉凡跟組織部的曹萬年常務副部長的關係。要不然也不敢如此狂妄地大作想法了。

「李戰已,我是有資料要借用一下室內的音響背投設備效果會更好些葉凡解釋道。

「噢!看來準備較充分啊,好,用吧1楊書記略感訝然,點了點頭,一時倒是來了興趣。倒想看看這隻倒霉蛋今晚上能整出什麼么蛾子來。

「嗯!江主任,你叫人進來把設備調試好。」李洪陽點了點頭。

不一會兒,進來一姑娘,搗鼓了一陣子后聲音有些抖瑟著說道:「李書記,」調好,,了。」

「可以開始了。」李洪陽點了點頭,一腦門子的狐疑。在坐的各位常委和市裡的一些領導也是一頭的霧水。

不知這個即將到霉的可憐蟲會垂死掙扎出什麼道道來。大家都是懷著一顆看熱鬧的心情,倒想看看這小年輕的能整出什麼變化來。

葉凡一上前,市委楊書記和李洪陽等人倒是把椅子搬到一旁去了。因為背投在他們一旁的屋角落處,不搬椅子看不清楚。

這背投還是挺高檔的,大號尺寸。估計有四五十寸。聽說是一個愛國華僑捐的,還是小日本產的松下的,聽說要好幾萬。

音響設備還是北的,估計也要好幾萬。

「嗯,有這麼高檔的音響影視等下出來的效果肯定更佳。」葉凡暗暗高興。

先對著全體躬身行了一禮。淡淡一笑說道:「楊書記,李書記,張縣長,各位常委,各個市,里來的領導。

我是葉凡,林泉鎮黨委副書記。說句實話。我很感謝楊書記能給我這個展示自我的機會,也感謝縣委李書記和張縣長以及在坐的所有常委一直來對我的指引。

我才舊歲,去年網從海大畢業。有些工作上的小失誤也請各位領導海涵。

先我彙報一下原魚陽紙廠盤活的事,既然要盤活就得先講講原魚陽紙的實際情況供各位領導參考。

本來想列印一些資料的,可是因為網從水州趕了回來,來不及了所以只好口述了。

原魚陽紙廠連廠房帶地皮外加機器全加一塊兒現在估價僅有勁萬,負債多少?卻是幼萬。

欠職工的工資還沒算,就這兩相一抵,魚陽紙廠還得欠下一百多萬

務。

加上欠職工的工資加上醫藥費等。估計怎麼也得有。萬。。萬埃各位領導估計不知道,咱們林泉鎮一年的所有稅加一塊才田o多萬。除了上繳的就僅落下勁來萬了。

這力o來萬全塞進魚陽紙廠這個窟窿里估計還不夠。咱們林泉鎮的幹部得全喝西北風成羊肉乾了。

所以原魚陽紙廠分錄出來后對我們林泉鎮是一個巨大的考驗,我知道這是李書記等縣委領導要給我們林泉鎮所有工作人員加擔子。,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舊,章節更多。支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