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九十八章四個老傢伙要鬧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八章四個老傢伙要鬧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鱉里罵道0你們眾此當官夜了談起的懷是那頂敗口陰午,談起來就是個沒完沒了,真是煩人小勇的事自有他自己得理,這麼大的人了難道這點還看不透?」

所以繆勇今天才會笑臉相迎葉凡同志的。..

「繆書記,有個重要情況得向你彙報一下。」葉凡微笑著抽了只特供中華給繆勇。

繆勇先也是沒怎麼在意隨手給點上了,抽了幾口后總感覺這煙味十分的特別,好像在什麼地方抽過一次,或者說在什麼地方聞到過這種香味兒。

忍不住低頭細細地察看了一下這隻煙。

「大熊貓,不對!大熊貓我也是經常抽的,不過這隻大熊貓好像濾嘴會長一些,加長型號的。

奇怪了,沒見過街上賣這種煙,難道是新品種,好像不像。那味道十分的純正,應該以前啥時抽過次把。」

繆勇思想開了小差,臉上微笑著其實心底里早就乘著時光遂道車飛回到從前去了。

「瓚書記,原本范仲揚副總說是準備把電站家屬樓區建在咱們廟坑鄉政府那塊地盤上,所以預算中也有著五百來萬的資金收成。

不過今天范副總來電話了,說是他已經把報告送到市電業局,因為電力集團的老總陳光秋都同意了。

不過在市電業局遇上了麻煩,問范副總他也不說。後來我打聽過了。好像是市電業局的副局長王亞哲給夭斬了。

說是要把家屬樓區建在魚陽縣城關去,這對咱們林泉鎮的損失那是不可估量的。你是咱們林泉的頭。再說你在市裡人脈廣,得拿個主意是不是,呵呵叭…」

葉凡也不惜的恭維了瓚勇幾句。聽得他心裡是熱乎乎的。

不過轉眼間這小子就清醒了過來。心道:「哼!現在遇上大困難就來找我出馬了,當初搞什麼林泉大通脈的時候多牛氣。

還盤活紙廠,讓老子丟盡了臉。如果這次那家屬樓區的事真給黃了的話估計這小子那鎮長的寶座都的飛了,飛了更好。五六百萬埃林泉缺了它還真是爬不動了。

不過如果這子倒子大霉的話武估計也好不到哪裡去,林泉的經濟跟不上,林泉的大通脈藍圖可是縣裡常委會定下的,還經過了市委楊書記點頭的品牌規戈。

如果不幫他這小子故然他自己會被摘了帽子,不過我這個鎮黨委書記跟他好像也拴在一條繩子上嘎著的,估計這帽子也有些搖搖欲墮的。..

唉!要幫對手心裡真是不甘啊!不過姑丈說過了,要有大局觀念。大是大非上不能摻雜個人小恩怨,咱就當回大量的人吧,」

繆勇快的在頭腦中打了幾百個圈圈后決定還是要幫,不過即便是要幫也得要把話給整回來,爭個面子回來是要的。

也順便敲打一下這小子,不然真以為老子天下第一了,你也不看看。老子是從市裡來的太子爺。比你這鄉下土鱉蛋蛋硬實得多。光靠運氣有屁用,這不。你不就來求我了嗎?

「嗯!這事兒是有些難辦。雖說我是從市裡下來的,不過市電力集團方面並沒什麼認識的人。

再說市真嶇局的王副局長在電業局裡也呆了幾年,算是一個老人了。人緣廣。實力雄厚,在電業局也說得上話。

最麻煩的就是他有個哥哥王天亮。位居市財政局局長寶座,那可是一個堵天的位置,比有些副市長可是派頭多了。

各行局頭頭,各縣頭頭見了他不都得恭敬著,誰不想多撈一些錢出來。現在搞什麼都需要錢,民生問題需要錢,搞經濟更離不開錢,金錢雖說不是萬能的,但沒錢卻是萬萬不能。

咱們林泉的騰飛就差在一個「錢。字上面了。而且我聽說葉鎮長跟王局長好像還有點小恩怨,這事兒想辦成的難度就加大了不少,唉!解鈴還需系鈴人啊1

繆勇故意嘆了口氣賣起了關子。話里隱射著葉凡的不是。意思是叫葉凡先去向王天亮局長認個錯,然後他再見出面這事也好辦一些。

「呵呵呵,跟王天亮局長,大恩怨說不上。一點小摩擦還是生過。不過這事兒比較複雜。如果王副局長真能同意讓電站家屬樓落戶咱們廟坑我去請他跟王天亮局長喝杯茶也行。為了林泉的事我損一點臉沒事,只要是為了工作嘛1

葉凡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不過也表現得落落大方,全是從工作出。

意思是告訴你瓚勇,咱為了林泉的工作連這張人臉都不要了,明明是王局長的錯我也肯去賠禮道歉,這才是真正的為人民服務,一心為民的好官。

「嗯!葉鎮長真肯請王局長喝茶我也很高興,俗話說冤家宜解不宜結是不是?要不我作個和事佬,約個時間,我請市裡人出面咱們大家湊一塊兒喝杯茶怎麼樣?葉鎮長能從大局出解開個人恩怨,我這個作書記的也應該出點小力不是。dudu」

繆勇打著官腔,官味兒十足,一臉的嚴肅,當然是裝出來的,因為那嚴肅顯得有些僵硬,造作,顯擺著他在林泉的第一號人物地位。..

葉凡也不跟他計較,點了點頭。

網回到辦公室鎮黨委副書記謝端來了。

謝端是縣武裝部部長謝強的兒子,臉型有三分相似。不過謝強長的有些粗壯和胖些。平時總是笑眯眯的所以落下了個「謝家笑面虎,的

謝端卻是反其道而行,白晰的皮膚。倒像個白面書生。人也不胖。但也不瘦,體型比他老子好看多了,生得甚是英俊,有一股子文士的氣質。

聽說謝端不過萬歲,畢業於《蒼海財經學院》。在廟坑鄉蹲了一年多的副鄉長了,對於官場的一些事兒應該比葉凡知道得更深。

再加其人身邊有一個老狐狸的官場客謝強同志時刻在循循善誘著,其道行肯定彼為不凡。

「葉鎮長,都快到年底了。咱們這個合鎮后的人事安排好像還非常的亂。

廟坑鄉駐原鄉的工作人員還沒敲定下來,咱們林泉這邊的空位實在是太少了,硬塞也是難以塞下如此多的所長、主任的。

最麻煩的就是還有四個資歷老道的副鄉長也不知何去何從,最近他們幾個彼有些怨言。

說自己等人是後娘養的,姥姥不疼娘娘不愛的。還有,先前調過來的好幾個人頭上都有一個。「代。字,一直「代。著我看也不是個事兒,剛才我已經跟繆書記談過了。

我的意思是先把現在要駐紮要原廟坑村工作的幹部砍出來再說,剩下的再想辦法解決。至於那幾個「代。字頭的所長、主任什麼的他說視情況再說。意思是刪意思是

謝端有些為難的樣子說不出口。

其實謝端的耳朵也給閑言雜語塞滿了。今天網宣布完人事後關於他的爆料就多了。特別是原來跟他同在廟坑的四個。老字號副鄉長那是患了紅眼玻

四個年齡都達到了馮歲左右的老傢伙。分別是費椅、劉燦清、張正帆、周忱。此四人以前在廟坑鄉被稱為廟坑四老,也有人叫廟坑四爛,說明其人有多難對付。

這些天來四老聯合在一起說是要上訪,其理由就是謝端在他們幾個副科級幹部中是最小的了。擔任副鄉長一職也不過一年多一點,屁事沒幹出什麼來這次撤鄉並鎮,連鄉長書記都降一級使用了。

他反而由一個窮破的副鄉長升為了級大鎮林泉鎮的黨委副書記。這從何說起,用人的標準又是什麼?市裡領導講的話不管事了,為什麼我們跟他是一起的,我們四個要降職使用,他反而陞官了。

說起政績的話我們比他多,說起工作經驗的話我們比他強,工齡跟他歲數差不多,過的橋比他走的路還多,只是背後少了什麼什麼的。

這個「什麼什麼的。就彼令人值得推敲了,令人瑕想無數。

這四個。老傢伙隱射非常明顯,無非是矛頭全對準了謝家笑面虎謝強了。

說起來四個老傢伙也是活該到霉,原廟坑鄉餓死人事件本來跟他們是屁關係都沒有的。不過市委楊書記震怒之下全廟坑鄉的幹部都得降半格使用了。

最近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現合鎮后的林泉鎮里,那些個比較牛氣的科室主任位置好像全被人佔去了。比如財政所,審計辦、組織辦、土地所等等都有了所長副所長了。

本來這四個老傢伙就憋著一肚皮的火,認為那些個科室主任應該是留給他們的才對,先前所以還採取的態度是觀望。

不過現在無法子觀望了。再觀望下去自己都不知要去何處討生活了。所以四個老傢伙乾脆聯合了起來,準備鬧事了。

反正帽子被捋了這個股級主任當不當也無所謂了,連縣委組織部都沒檔案的玩意兒,難道你縣上還能把老子工作開除了不成?

再說這其中肯定也有許多道道在。因為四個老傢伙背後都有人支持著。

就拿傷歲的費稍來說吧此人就是縣組織部部長費默的一個遠房親戚。不過是屬於那種要靠七大姑八大姨才能靠得上的遠房親戚。

費葯也老著一張臉去求過親戚費默,可是費默最近要安排的人太多了。要照顧先也得先照顧最內圈子那一夥親戚朋友再說。

因為想非官的費家親戚都排了半里之地長了,而費磚在費家估計還排在勁米左右距離,所以費默暫時也無法注意到他。

說起費家在魚陽這隻土老虎還真不是一盤蓋的,費家的丹子大得很。大圈圈套小圈圈,估計從內部最核心的費默算起的話能套上七八圈了。魚陽的七八十萬人中姓費的估計接近舊萬,佔了十之一成。

人馬不可謂不多,一個圈內想當官的不下一百人,這七八個圈下來就有七八百人。當然,這七八百人也並不全是當官的。

其中科員當然佔了很大份額。不過這些科員是最想當官的了,那怕是提個股級的主任,所長,校長什麼的也行。

有官總比沒官好,一個小股級手中有權,有權就有女人票子洋房汽車這些個好處,有好處誰不想。

就拿一個小小的學區校長來說吧。按古代官品算的話就是沒品了。真想算的話估計得排在第口品外了。就這一個o品的小吏手中一年下來也有著十幾二十萬的開銷任自己一支筆揮霍。

校長手下可是管了不少老師的,那個時候老師都比較好管。女老師也是不少的,為了進城,為了評職稱。為了調個好地方,為了能撈到個好的課目教教等等諸多原因。

也有極少一部分的女教師願意獻身的,還美其名日為教育獻身,當然。轉一圈子說人家獻身也是獻身得有理有據的。

因為校長就是一所學校的頭。是代表國家。代表國家的教育,為他獻身是為了教育也說得過去的,所以一個小小的校長也能摟著同事玩玩裙子轉,,

這也是權力能讓人瘋狂的原因吧。

所以費家這些個親戚們想官都想瘋了,股級的想副科,副科的想正科。正科的還想副處呢,這個可就難了。所以費默顧也顧不過來,只能是有選擇性的先安排人了。

不過自從今天林泉鎮人事大變動后費默一下子注意起費瑣來了,因為昨天的縣常委會上費默跟張曹中一夥是大敗而歸,人人心裡都憋了一肚皮的邪火。

當時覺得謝強被李洪陽利用了,好像跟姓李的關係有些曖昧所以張曹中和費默一商量,決定給謝強一些小小的教,讓這隻笑面虎不要投入到李洪陽的懷抱中。

所以隱晦的指示費瑣出動了,聯合了另外三個副鄉長劉燦、張正帆、周忱聯合在一起開始算計開來了。

費琰有著費默撐著當然不怕,開始時另外三個副鄉長還是有些猶豫的。

畢竟他們要面對的可是魚陽四大家族之一的「謝家笑面虎。謝強,人家好歹還是個,常委,要整死自己三個人猶如踩死一隻螞蟻般容易的。

不過費稍此人也是老謀深算的,經他那麼一鼓燥三人倒真有些熱血沸騰的味道了。

想想也是,魚陽的常委會根本就沒把咱們四人當人看,區別如此之大。其他鄉長書記全安排了,就剩下我們四個老傢伙像塊破抹布一樣被扔到了一邊沒人理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