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九十九章重新洗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九章重新洗牌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江此天來是吃不香睡不好的。..也不知該幹什麼事照領的,可是領這工資拿回去交給老婆時那氣可是受得大了。

以前交工資時老婆總是溫柔得不的了,晚上在床上想玩個什麼新潮花樣時也是任由擺布的。

現在可不行了,交了工資老婆還要甩臉子。嘮嘮叨叨,罵罵咧咧盡說些屁話。

什麼男人沒用啊,就要到垃圾辦去了什麼的,說得厲害的就連褲襠下的那根玩意兒都給老婆說成軟癱了什麼的,人家有本事的風風光光,那根玩意兒硬實什麼的,,

是可忍孰不可忍,,

這可是觸到了大老爺們的底線。是個人都受不了。所以四人一合計。再加上有人在背後出點子,所以四人已經決定出動了。

背棉被上訪那個就沒必要了,那個法子太老了,沒有新意。但四人都是老油子了,總是有自己辦法的。

葉凡也是有所耳聞了」里也有些焦急,一直在想著辦法解決掉這皿個老東西。

說老也不算老。不過四十來歲罷了。

「謝書記,廟坑的四個副職都安排了沒有?」葉凡隨口問道。

謝端一聽臉色撈啦一下就變了。他老子謝強的笑面虎樣子卻是沒傳下來,因為謝端想到了今天的傳聞。就是跟自己有關係。這個跟自己扯上關係時人再想鎮定下來就有些難度了。

「沒」沒有,也不知安排去什麼地方。他們在廟坑時全是副鄉長。費瑣還是副書記,剛才我也跟繆書記隱晦的提過了。他說先擱一邊再說。」

謝端心裡不好受,對於繆勇來說他是無所謂。他也不怕那四個老傢伙,再說他有沒聽說到什麼也不得而知了。..9u.net

「他就是這個意思嗎?。葉凡覺的意猶未盡,繆勇應該還有話沒說出來。

「唉!繆書記說是現在有四個較好的科辦的主任所長都是「代。的。所以有意調整為副職,然後把原廟坑鄉的費琰等四個。副鄉長給安排進去代替所長主任的個置。

而且還說他們都是老前輩了。一個個工作經驗豐富,完全可以勝任所長主任一職。也算是對老同志的一個交待

謝端有些忐忑著說了出來。

他知道這事應該不可能,所以有些出不了口。

「都是哪四個所辦主任位置。說來聽聽葉凡心裡一陰,估計繆勇這小子想搞亂了人事重新安排了。

「財政所。統計辦,審計辦,還有組織辦。」謝端猛吸了一口煙才把這四個股辦的名字難澀的吐了出來,眼神一直偷偷的斜掃著葉凡。

要知道謝端當然也想早點平息四個老傢伙的憤怒,因為他們的矛頭指向的是自己,所以從心底里來說當然也希望就按繆勇說的辦。不過他知道這事沒有那麼簡單。

就拿財政所的代所長鄭力文來說吧,聽說就是葉鎮長在作副鎮長時就力挺上位的。

當時繆勇是鎮長,去問鄭力文挪用修路資金來給老師工資,結果是碰了一鼻子灰,這下子有秋後算帳的嫌疑。

再說現在葉鎮長正當政。想動鄭力文絕不可能。估計繆勇也是想試探一下葉凡的底線,也許是以此為疇碼耍跟葉凡交換鎮裡面的人事方面的安排的。

而組織辦的主任是李春水,那可是原鎮黨委書記秦志明的老婆的娘家人,人家剛一走就動她這也太那個了一些。..

而且秦志明現在是縣經貿委主任。9u.net還是李洪陽的得力幹將。過得二三年很可能提副縣長,到那個時候來個秋後算帳自己不就麻煩了。

繆勇當然沒啥事,也許過得二三年他自己也爬上了副縣長之位,再加上有市裡親戚撐著,說不準早拍屁股走人了,留下的爛攤子倒霉的就是自己這個。分管人事的副書記了。

雖說謝端有個常委老爹也未必怕了秦志明,但多出個敵人來總不如不多出一個來得好。

官場也是險惡,多個朋友多條路子。路越寬人脈越廣,那陞官之路也通坦一些。

自己老子謝強就是一個老好人,基本上不得罪人,所以這些年來謝家在魚陽也是混得不錯的,各方面人物都會盡量不與謝家交惡。

特別是李洪陽,張曹中、鍾明義三伙人都在極力的拉籠謝強,只要謝強投入一方那這一方的實力必將大增的,對於整個常委會上的格局將要重新洗牌。

不過大家都知道想徹底把謝強拉過來也難,所以全採用了跟他交好的態度,不與之交惡強

做得是如魚得水,偶爾倒向一方剛廣引起白陽縣的官場小一地震如說佔次因為兒子聊甲箱度稍微傾向了李洪陽,就使得張曹中大敗而歸了。

統計科主任是謝婷婷,她可是網升為角林鎮的宋寧江書記的親戚。這一動的話人家肯定不樂意了,人家好歹也是一鎮之書記,過得幾年誰知會不會爬到副縣長之位。

審計辦主任幕玉艷可是原鎮長蔡大江的直系親戚,非常的親。人家現在也高升到斜岩鎮作書記了。

是張曹中的鐵杆大將,那位怎麼挪,一挪的話蔡大江還不暴跳如雷。所以這四個。股辦主任的位置都動不得。

謝端雖說心底里也想動,但他知道自己動不得。牽一而動全身。一動的話估計自己這身人皮都會給幾個背後的大佬給拔光了。

所以瓚勇隱晦的提出的這個解決辦法根本就是個,餿主意,謝端簡直有些感覺到繆勇這個書記,是不是想拿自己開刀,把自己推向峰口浪尖上作一可憐的替死鬼。

「呵呵呵」緣書記咋不連綜治辦主任一併給撤了,來個重新大洗牌更完美,呵呵呵1

葉凡淡淡的笑著,態度不錯。很有親和力,扔了根煙給已經額頭冒汗的謝端一根,笑得謝端心裡直毛。

對於這個葉鎮長謝端也是耳聞多多。舊歲海大網畢業被人整到天水壩子那鳥不拉屎的地方去當一村官。

人家命好,有魄力。不但治服了連縣上大佬都頭疼的村民,而且落下了不好人情和好處,外帶逼迫著縣委書記和縣長給他升了官。因為當時縣長書記有口風冒出,誰解決了天水壩子的老大難問題就給提實職副科的。

不久又因為古征華抓人事件被打又提到了副書記位置,聽說當時市裡兩個常委重拳出擊,親自過問了此事。其人背後本沒有什麼來頭的,這下子就彼為令人琢磨了。

當時就是謝強也是揣測了許久。也沒鬧清楚為什麼市裡兩大常委會肯為這小子出頭,而且是指名道姓在縣常委會上電話中大脾氣的。

說這葉鎮長沒點來頭的話好像令人有些不好信服,說他有來頭的話好像不可能的事,因為他家的情況在魚陽的好事者早就查了個底兒朝天了。絕對沒來頭的,不過這事兒猶如一個**美女蒙著面紗令縣上許多人都在暗中揣測著。

更可怕的是昨天他的表現令魚陽的常委會差點炸了鍋,本來是拿他回來問罪的。

當時市委的楊書記可是牛氣衝天。在坐的常委們都在為姓葉這小子默哀時這小子又是異軍突起。

不但弄回了三千五百萬的資金盤活了林泉紙廠,而且還弄來了二千萬的修路贈款。氣得市財政局局長王天亮當場心絞痛作送進了醫院。

再加上縣公安局的副局長古征華同志現今正在監獄中可憐的唱著《鐵窗淚》,所以,葉凡的聲勢大作。

已經被縣裡一些圈內人士按上了個,「局長殺星。的美名,意思是專門把局長整進監獄的煞星。

所以謝端對葉凡還是懷著一股子深深的敬畏之心的,人家市財政局的局長大人都能整進醫院,要整自己這個鎮黨委的副書記那還不是菜一碟。

因此,謝端對葉凡的態度就是不交惡,也不交好,盡量不跟他扯上關係,就怕一扯上就會到大霉的。這點倒是有點符合他老子謝強一生的做人準則。

謝端面帶微笑著走了。葉凡又是一拳擂到了桌子上,這一下挺重的。以前上吊的吳信民鎮長留下的老闆桌都快散架了,出了啦啦解體前的痛苦呻吟。

「媽的!謬勇這小子真不是只好鳥,人家秦書記網走,那椅子的餘溫還熱乎著居然想下手全面顛覆人事,重新全面洗牌。

最近廟坑鄉那四個老傢伙蠢蠢欲動,矛頭都指向了謝端,估計這小子現在也快成熱鍋上的螞蟻了。

難怪下午就來找了我跟繆勇,估計謝端也想給那四個老傢伙安排四個好位置,平息這些老傢伙的心中的憤怒。

如果繆勇跟謝端一聯手,以後林泉的人事方面到是被他倆掌控著,咱一個人也難以挺過來。

不過從謝端老子謝強一生的處世態度看他應該非常的小心,說是跟繆勇聯手一下子應該不會走到那一步。深度不會太大,剛才來跟我談人事安排估計耍的就是投石問路的老招子。

不過也不能不防,先靜觀其變。看看繆勇會耍出什麼鬼把戲來。」葉凡想了一陣子,決定以不變以萬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