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零二章書記正好堵槍眼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二章書記正好堵槍眼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人偷偷掃了眼費綺后最後咬牙也是仰脖而幾」畢竟人家好歹還是自己的頂頭上司,真不給面子的話就怕以後沒什麼好果子

。..dudu

「費書記,咱們也喝一杯怎麼樣?」葉凡心裡叫著「淡定。二個字還是點塵不驚,微笑的看著王八氣十足的費葯,又舉起了杯子懸停在了空中。

心道:「老傢伙,想跟我比「淡定」咱們就好好玩玩。別以為有著魚陽的土老虎費默那騷人撐著。咱這外來的牛犢就怕了你。氣起來紅頭公牛撞死地虎的事可多著呢。」

正跟在後面也來轉悠著敬酒的謝端那臉可是不怎麼好看了,估計這幾個老傢伙要生事,矛頭針對的肯定是自己。

對葉鎮長下手只是一個幌子。所以謝端雖說在鄰近桌子還在舉杯子敬酒,實際上他的心早就飛到了葉凡這一桌了。

「哼!不敢!你是大鎮長,魚陽的紅人。我一個過氣的副書記何德何能能勞動鎮長大人跟我碰杯子,那不是羞煞老夫了。」

費磚一點面子不給,令得跟他一桌吃飯的幾個也是廟坑調過來的同事卻是叫苦不迭。

就怕葉鎮長一怒之下把帳都算到一桌人頭上搞株連那就慘了,那自己幾個人真是冤死到家了。

「呵呵呵,費書記有什麼話可以提嘛,你們是老同志了,有什麼要求可以跟繆書記要求,也可以跟謝副書記說說。關於你們幾位同志的工作問題鎮黨委一定會妥善安排的

葉凡淡淡的說道,把矛頭引向了繆勇和謝端,接著哼道:「不過,把情緒帶到工作中可不大好,咱們林泉新的一年裡將進入一個高展

我不希望某些同志拖工作的後腿。在這裡我也表個態,如果某些同志倚老賣老,不服從鎮里安排。

工作不得力的話鎮黨委可是要建議把這些同志退回縣裡,呵呵」我相信,在縣裡領導的幫助下他們一定會加深自己在思想上認識的。」

葉凡微笑著說完後跟其他幾個同志碰了一杯,轉身一擺就走了,棵本就不再理會費琰那老傢伙。

那傢伙的臉一下子就黑了下來,說是豬肝也不為過的。

見沒生什麼事謝端終於憋住了,也順利的到了這邊來敬酒,不過心裡還是微微有些怵。

給葉凡這麼一擔擱瓚勇網好也轉悠到了這一桌,跟謝端站在了一起。..dudu謝端一見繆勇書記到了趕緊側身站在了一旁,讓繆勇先跟同志們喝上一杯。實際上當然是希望繆勇這個書記先堵堵槍眼子了。

「呵呵呵」今天很高興,大家站起來同干一杯。」繆勇可就沒有葉凡溫柔了,一副高高在上的口氣直喊道。

隱隱的傳遞著一股子命令的口吻,繆勇認為也完全可行,這些都是林泉的兵嘛!我既然貴為一鎮的書記,說這話不過份,也能體現出一股子官威來。

一桌舊個人口個都慌得站了起來。嘴裡直是恭敬地說著祝賀繆書記高升的什麼好聽話。

但是費簡這老傢伙還是沒站,照樣子大馬金馬的坐著。

繆勇一看可是不樂意了,網好不認識這老傢伙。嘴角一抬問道:「這位同志是哪裡來的,怎麼好像不滿真似的?」

「繆書記,他是原廟坑鄉的副。

「噢!原來是這四個老傢伙了,難道是想向我示威不成?真是頭痛。」謬勇也不糊塗。也早就有所耳聞費琰的爛事兒。

不過瓚勇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的。以前眼高於頂。在市裡見的全是一些副處級以上的幹部,此刻見這個老傢伙一個過氣的副科也敢如此氣高,那氣可就不打一處來了。

不過瓚勇今天網坐上一鎮之書記寶座,還是忍住了。擠出了一絲殭屍之笑說道:「劉副書記,咱們碰一杯

「喝不了啦1費鏑懶洋洋的說著斜了繆勇一眼渾沒當回事。

這下子可是惹起了繆勇那股子邪火,心道:「老匹夫,給你臉子不要臉,認為老子好欺負是不是?剛才那姓葉的來敬酒好像還過了,跟他喝了一杯不跟老子這個書記喝,是不是瞧不起老子。難道老子一書記還不如一破鎮長。」

其實繆勇不知道費稍根本沒跟葉凡喝酒,葉凡也照樣子碰了一軟

子。

只不過葉凡沒理費稍自個兒走了就是了。其實葉凡剛才那樣子就是掃見得勇快過來敬酒了。所以先撓一撓費椅的邪火,一經點燃后趕緊溜走了。

這下子瓚勇一來正打個正中,費葯的邪火沒地兒了當然就要他身上了。

繆勇冷冷笑道:「費副書記,對我的工作不滿可以當面提嘛。..咱們都是黨的幹部,偉人不是說過,咱們都是一顆螺絲釘,黨需要我們去什麼地方就去什麼,不服從組織安排可是不好。9u.net」

「哼!我費椅什麼時候說過不服從組織安排了,大家都知曉,我費椅不能喝酒,那是因為工作經常熬夜到致胃落下了毛玻難道不陪領導喝酒就是不服從組織安排了嗎?這事上還有這種歪理不成?」

費琰像中吃了槍子兒,把剛才受葉凡的氣全一股腦地撒向了繆勇。斜眼見到站一旁的謝端這個幸運兒,又勾起了費椅的滿腔怒火。心裡罵道:「媽老了的,老子一副書記到現在落得連個接收地方都沒有。

你小子一個破副鄉長,職位比老子低,這下子到好,仗著謝強那隻破虎一下子高升到了林泉大鎮的副書記位置。分管人事,威風得不得了。

賀佳貞人家一原鄉黨委書記還要屈居你下面,曲英荷一鄉長到林泉后只不過是一副鎮長。

老子們是更慘,聽說還要從副科降為股級,股級組織部都沒備案了還算個屁的官

想到這些氣人的事費瑣是再也忍不住了,直統統的捅了過去道:「謝副書記,我倒是想問問,你是分管人事安排的副書記。為什麼我跟劉燦、張正帆,周忱四人一直沒安排事做?

就是把我們往垃圾堆里扔也得扔下去是不是?

是不是真要我們提止小回尖養老果能追也們四十來歲就可以向著懈著抱孫子了,你們說是不是?」

費瑣一說完轉過頭掃了三個同夥一眼,盡使著眼神兒。劉燦、張正帆、周忱三人,本來不想在酒桌上直面對著繆勇這個書記和謝端這個。副書記的,可是被費琰逼著,先前大家又都商量好了的。

此刻也只好硬著頭皮在一旁湊熱鬧,說道:

「是啊,謝書記,我們才四十來歲,這沒事做也閑得慌,你們做領導的到底怎麼想的。就是想我們退休也得說句話不是?」劉燦有些擔心的開口了。「嗯,就連一些原廟坑鄉的科室主任都安排下去了,我們當時好歹也是一個副鄉長,難道連個股級幹部都不如?」

另外一個老傢伙周忱也是豁出去了。給費狗逼得沒辦法了。再說想到背後有費默這隻土老虎撐著應該沒什麼大事。反正連官帽子都給捋了還怕個球?

難不成還真敢開除公職,真到那個時候乾脆拼了。

「你們別急,這事兒我正跟繆書記、葉鎮長一起商量著,會給你們一個交待的。」謝端眼珠子一轉趕緊把這冬天裡的四把火往絆勇這個一把手身上引去。

因為繆勇一見四個老傢伙矛頭直指向了謝端,也就側身站一旁想看熱鬧,實在不行的時候自己再出來收拾場子,到那個時候就等於謝端欠了自己一個人情。

時下林泉鎮的形勢對自己很不利,在黨委委員中自己一個真正的同盟都沒有。

如果能把謝端拉過來那就太好了,至少在以後的黨委會上說話也硬實一些。

想到這些繆勇也有些心酸,暗罵道:「他娘的。老子好歹一個一把手,在鎮黨委中卻是個光桿司令。

姓葉的小子好像還有個同夥鐵明夏,如果都這樣子下去這政令以後還怎麼通過。

不能控制黨委會這個一把手還當個屁。」

「好了幾位老同志,這事就這麼定了。你們的事我會記在心上,不過有些事卻是有些難辦,有的所長、股辦主任人家頭上代著的。我總不能硬把別人捋了下來吧!所以這事兒我跟葉鎮長會商量一下再說。」

繆勇也不傻,很是隱晦的點出了有幾個好的部門已經給姓葉的手下佔領了。現在還只是個,「代。字,這個「代。字繆勇咬字特別的重。

不是我球勇不給你們安排,是因為沒有好的部門了。只要這幾個老傢伙一打聽肯定就會知曉了,這把火也許就引燃向了葉凡。

謝端不吭聲,他當然不想去得罪葉凡這個風頭正勝的新貴。過後兩人隨便喝了幾杯就走了。

當然,費椅也不敢做得太過份。今天這臉子已經爭回來了。而且謝端也被自己四個老傢伙將了一軍。達到了費默和張曹中要求給謝強的兒子謝端上上眼藥的目地。

幾個老傢伙當然明白,自己幾個人不可能跟謝端相比了。人家有個,常委老爸,這個,比什麼都強。什麼政績。能力,才能都是狗屎,只有這個才是最重要的。

朝中有人好做官講的就是這個理兒。

吃過飯後葉凡陪著齊天、李橫山幾人散步了一陣子。

晚上。點過後,因為是大冬天的緣故,天冷,林泉鎮進入了沉睡之中。

水州「古留閣,的雷坦先生也趕到了。還是帶著那股子怪怪的古味兒。

老成,頜下一溜近蜘米長黑色鬍鬚。穿著的還是以前在墨香市見過的那一襲淡青色古袍子,類似於古代的學士服。

張口就來了:「葉先生,兄弟我來遲了。」

「不遲,還沒出,咱們還得等一伙人。既然那天那什麼黃泉圖中已經標明在鍾旭石像下有通往黃泉的出口,先就得把那尊估計重達七八千斤的石像先吊起來才行,不然大家也只能幹瞪眼了。」

葉凡隨口說著,轉頭掃了雷坦一眼又問道:「雷先生,你家老宅子鬧鬼的事解決了沒有,那個影子抓住了嗎?」

「還沒有!什麼法子都用了。抓不住它。那東西行動如風,有點動若脫兔,靜如處子的感覺。真是有些怪哉了。」雷坦有些沮梢⊥貳

「那」你保存的那具殭屍不就保不住了。估計令尊會下令燒毀了是不是?」葉凡對於那種真實的殭屍也是好奇得很,也想見識一番,苦於最近都沒空,不然真想立馬趕去見識一番。

「嗯!老頭子給了二個月期限,唉!麻煩了。那東西我可是保存了相當長時間了,燒了實在可惜。」雷坦心痛不已,此人愛古物已經愛到近乎瘋狂的地步了。

本來墨香幣野戰一師的馬笠少校也要來,不過最近他很倒霉,網好遇上了部隊出去野戰訓練,到海南那邊去了,所以這次探尋黃泉之路的秘事兒也就沒輪到他了。

不久。

謝媚兒的哥哥金毛獅吼謝遜少校帶著十來個兵蛋子坐著一輛大軍車趕到了林泉鎮。

這當然是齊天聯繫上的,那些個較重的起吊鋼繩以及橫扛滑輪等都帶來了。還帶了自卜型號的電機,一切準備齊全。

「葉哥,哧哧哧」突然從軍車的駕駛室里鑽出了一位身著迷彩服的可人兒謝媚兒。

一臉的巧笑盈盈盯著葉凡,還真別說,謝媚兒換了這身野戰迷彩服還真有那般子女兵的英姿。

估計是那迷彩服是小號的,襯的謝媚兒的那對飽滿鼓鼓的挺在胸前,看得葉凡直想噴口水。

不過下身卻是沒穿軍裙,穿的是也是迷彩厚尼軍裝裙子,老遠看去有點像是一株綠色燦燦的小草。

「媚兒,你怎麼來了?」葉凡一愣隨口問道,樣子有點傻相。

「我怎麼就不能來,難道葉哥討厭妹妹,那媚兒以後就不敢再來了。哼1謝媚兒不高興了,嘟囔著嘴哼道。

「不是的,因為那地方可是有鬼的。我們是去捉鬼,你難道不怕?」葉凡詭異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