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零三章探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三章探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謝媚兒隨口就出,話出口后感覺好像顯得有些太過親昵了一些。9u.net臉蛋兒上莫名其妙的爬上了一朵紅雲,使得她人顯得更是妖嬈如雪中點紅,看得葉凡差點直了雙眼。

「結嚕,

吞咽了一口口水暗道:「媚兒到是長得越來越媚了,她的那種妖嬈的媚好像是天生的。

能媚透人的骨頭,男人見了好像有種讓人麻酥酥的感覺。如果能擁進懷裡疼愛一番那多美的事兒。」

隨即某豬自罵道:「畜牲,她可是你乾妹妹,不能太齷齪。」

一隊人馬網到鬼嬰灘,墨香市電視台的于飛飛跟攝影師周軍義扛著個大傢伙帶了二個人也出現了。

早上葉凡也跟于飛飛打過電話,她一聽說是探黃泉之路那個興緻立馬狂飆而上。不過因為電視台有事所以一直挨到現在才匆匆趕來了。

其實葉凡是令有目的,今晚花了這麼大的力氣都探尋所謂的黃泉之路有兩人目的。

一個是因為圖上標的東西的確神秘,一個原因就是說不準能乘這機會探出點什麼來。

所以把電視台的于飛飛等一干人弄來現場拍一些東西,如果真的探出一些秘密,以後在市電視台一播。那林泉鎮就成名鎮了,對於宣傳林泉的山水,人文風情等都有足到的好處的。

「葉鎮長,你看看什麼時候到宮裡?。趙鐵海也給葉凡叫來了,隨口問道。

「葉哥,你不是黨委副書記嗎?什麼時候又陞官了?」謝媚兒非常的驚訝。聽他這麼一問其他人全都看向了葉凡。

「呵呵,今天早上剛坐上去的,運氣好了那麼一點點。」葉凡謙虛的笑笑。

「好了那麼一點點,我看是你是抱到了金磚磚,別的人是坐飛機也趕不到你了。

畢業才半年由一個普通工作人員忽啦一下就竄到了一鎮之長的位置上。..不簡單。我小叔像你這個年齡時還在鄉下派出所管著雞毛蒜皮的一些小事呢1于飛飛張大了嘴差點合不攏了。

的確有些駭人,在場的沒一個不驚訝的。

「大哥。實在想不到。你也爬得太快了吧!唉!再這樣繼續下去咱升團長時你估計已經是市長了。人比人總得氣死人齊天在一旁酸得都直搖頭。

「你小子,還不知足啊!二十三四就是少校營長了。你看人家謝遜。比你還大現在還蹲在羊頭峰那旮旯地方葉凡笑罵著齊天。

「恭喜你了葉哥,葉哥的官升的越大越好。最好是明年就坐上一縣之長的位置李橫山趕緊抱拳恭喜來著。

「縣你個頭,你是省長啊1葉凡沒好氣地給了李橫山一拳,差點把這小子打了個趔趄。

「輕點行不行,你那手誰受得了,呀!我的胸脯。」李橫山裝痛了。

「出!鐵海你帶隊葉凡下了命令,兵蛋子們抬起一些鐵駕橫扛跟在了後面。

「鍾旭聖君宮。建在一個高不過刃來米的小山坡上,坡度較平緩,一條石階小路帶著雜草野花的,一直延伸到了破宮的大門口。

不過現在這路全被一人多高的像蘆葦一般的雜草遮蓋了,在一些兵蛋子幫忙下不久就劈開了一條路,大家到了字里。

一陣忙碌過後十幾個兵收拾乾淨了破宮的大殿,支起了鐵扛,當然。電機也喳喳響著了電,不久幾個大燈亮了起來。

葉凡跟雷坦又研究了一下從那塊木揮頭中取出的黃泉之路圖。覺的這圖拿來也沒什麼用了,因為關鍵是要挪開瞎眼鍾旭的雕像,洞口在雕像的石座下面。

在十幾個兵蛋子合力下,不久那重達近萬斤的鐘旭石雕被滑輪給吊了起來挪到了地下。

露出了一個。dudu石壘的平台座基,上面是由一些巨大的條石拼湊在一起的。..條石長約二米,寬約旺米左右。個個粗糙得很,並不顯得細緻。

不過因為年代久遠的緣故,那條石呈麻黑色了。其本色應該是乳米色的。

「一條條挪開葉凡說道。

在滑輪起吊下不久就挪開了四條條石,露出一個僅僅一米寬大的黑漆漆洞口來,並不是四方形的,呈現略長的不規則形狀洞口,到像一

頓時。一股陰煞煞的淡淡氣霧從洞口縫中冒溢了出來。

「大家先閃開,我怕這氣霧有毒。

此洞這麼多年封閉了裡面也許有腐氣或什麼。」齊天喊著讓大家

「嗯!齊先生講得沒錯,大家先退開,過一陣子再說。」雷坦的祖上可是干盜墓這個。行當的,對這方面更是輕車熟路了。

只見他從一個木箱中掏出了一個鋁製的伸縮竿,一拉長開去長達近三米。奇怪的是鋁竿的頂端好像有個燈泡

見大家盯著那怪東西,雷坦笑道:「一個小玩意兒,我自己搞的。非常的好用,你們別看只有一個燈泡大

那裡面可是有許多藥劑的測驗小物件的。等下集伸出去放進洞中。那燈泡樣小東西就可以吸噬裡面的陰氣霉氣。

如果有毒它還會自動報警。也就是會變色。當然這種測試只局限於一些普通的毒氣了,使用上也有局限性。」

「等下雷先生,我這邊有防毒面罩你先戴上再去伸竿子,還是小心為妙齊天從工具箱中拿出了防毒面罩。這小子想愕真是周到,這種高科技的玩意兒獵豹可是不缺的。

「嗯!有這個更好。我那箱里也有二套。你的這種估計是軍隊專用的,外面買不到

雷坦笑著戴到了頭上。

靜等了半個時,雷坦收回竿子,現燈泡樣怪東西只是微微有點出淡淡的黃光來。

隨即鬆了口氣。笑道:「沒事了,應該沒有大的危險。此洞內我估計也沒密封,濕氣、陰氣、霉氣可以從其它地方溢出去。

也許還有其它的岔洞或縫隙通往外面,經常的自動通風著,所以那洞中的毒氣霉氣全給自動溢出去了。」

說到這裡轉頭問齊天道:「這種防毒面罩你帶了幾套?」

「五套,連小型號的氧氣瓶都配的有。背在背後就行了,方便實用,等下進洞我們不用吸洞里的空氣,直接從氧氣瓶中吸氣就行了。」齊天略顯得色樣子。

「大哥,我要求一起進去李橫山搶先下手了。

「我也要去。」金毛獅吼謝遜少校忍不住接了話。

「不行,我也要去。」謝媚兒喊道。對於黃泉路的神秘她可是想進去瞧瞧地府。

「女的不行葉凡搖了搖頭。

「女的有什麼不行?你這是看不起女人謝媚兒不樂意地嘟著

「媚兒,這個可不是開玩笑。誰知道那洞下有沒危險。比如臟老鼠。軟大蛇,臭蟑螂,毒蜈蚣什麼的葉凡盡量往噁心的地方說,什麼噁心就說什麼,當然是想力阻謝媚兒下洞了。

「啊1謝媚兒倒真給嚇著了。聽到老鼠兩個字一下子居然跳到葉凡跟前緊緊的抓住了他的手,連身子骨都有些抖瑟。

一旁的于飛飛嘔巴了一下嘴本來想說跟去的,可一聽到蜈蚣長蟲也是給嚇們了,看了看葉凡也不敢開口了。

「呵呵,女人啊,就怕這個。老子一張口她們全蔫了,倒是省去了一個大麻煩葉凡心裡想著。掃了大家一眼,現那些個兵蛋子們全盯著自己,估計全都想下去。

隨即搖了搖頭,笑道:「你們在上面守著,我跟齊天,雷先生,謝少校,橫山,鐵海五人下去。」

不過為了安全起見,謝遜又指揮著幾個兵蛋子架起了大號的排風機拚命地抽了一件子。

又往洞中灌入了一陣子外面新鮮的空氣,那管子一直伸往了裡面,這樣一來當然就更安全了,,

幾人準備停當后開始出了。

倒是由雷坦帶頭,小心地走在了前頭。謝遜和齊天連槍都佩在了身上。

李橫山扛了一隻威力較大的衝鋒槍,趙鐵海也幸運地從齊天手中接過了一把我軍最新式的手槍,在手中把玩了一會兒那嘴都快笑咧開了。

「可惜不能開槍玩几子彈。」趙鐵海遺憾地直搖頭。

「明天給你打幾十玩玩,呵呵呵葉凡笑道,齊天遞槍給他時他卻是搖了搖頭,齊天愕了一下子也就明白了,這個時候才想起了在天水壩子老林子里見過的那「驚天一刀。來。

心裡嘀咕道:「我到是忘了。大哥是飛刀高手,這破槍還真難不住他的,多此一舉了

說是洞其實也算不上是洞,倒有點像是石頭縫,扁扁的,斜著往下緩緩的延伸了下去。沒有人工修理過的痕,坑坑窪窪四凸不平。應該是天然成型的。

寬大的地方有兩個人大。窄小的的方只能俯身爬過去。不過運氣的就是倒沒見到大個的石頭當攔路虎。

石頭也沒什麼特色,普通得很。不像有的棄洞一鑽進去就是石鐘乳高掛,形態千奇百怪的。

那些個東東這裡都沒有。

「可惜了,如果是個險洞奇洞的話說不準還可以搞個特色旅遊,就這種石縫樣的山洞子看來是沒什麼搞頭了。」葉凡有些失望的嘆了口氣。先前的一點鬼心思全泡湯了。

「嗯!是沒什麼特別的。太普通了,沒搞頭。」齊天通過步話耳機也聽見了葉凡的說法,點頭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