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零四章骷髏也是古董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四章骷髏也是古董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有點難受,各位哥們有月票也得砸下了,沒月票那推悼騾泄廢有的。..你們都是貴賓,每位兄弟支持狗子三張推薦票吧,看書時隨手投了。謝謝!

「大家注意,前方好像有情況。」這時雷坦停住了腳步。

一束燈柱探了過去,良久才笑道:「撿到寶了,哈哈,撿到寶啦。」

「寶,啥寶?」趙鐵海走在最後面看不見前面,忍不住問道。

「不會是裡面藏著金元寶吧。古代的元寶更值錢,沒有銅錢能撈到一大堆也行,說不準大家都財了。」李橫山像個財迷,忍不住插

道。

「財!呵呵」你扛回家擊玩玩。保准你睡不著覺的。」雷坦有些詭異的笑著,不過就他堵在了前面,後面人全看不見到底是啥寶貝,一個個都好奇。

不過葉凡沒吭聲大家也沒催,畢竟這個是在神秘的洞中,一切得聽雷坦的。

「前面比較開闊,像個稍大的石崖底下,咱們幾個人都能湊一塊了。」雷坦笑著開始前進了,不久到了一個開闊之地。

「寶呢?」齊天忍不住問道。

「在這。」大家朝著雷坦的手指方向看了過去。

「啊!我說老雷。這就是你說的寶啊!晦氣1齊天忍不住嘀咕道。連老雷都叫出來了。

在強光照射下大家終於看清了那寶的廬山真面目,兩具猙獰的骷髏。好像還緊緊的湊在一起。

「唉!死人骨頭也算寶的話那天下的寶也太多了。」趙鐵海忍不住嘮叨了幾句,有些怪異的看著雷坦。覺得這個人怎麼這麼怪,連骷髏都當作寶了。

「你們不要只盯著錢,雷先生是個玩古的玩家,特別鍾愛古代的東西。

這骷髏也不知是什麼年代的。如果是唐朝宋朝的說不準還真是個寶。勉強算得上是古董吧!有研究價值的話也值兩錢。」葉凡笑道。

「葉先生,我感覺這裡應該很安全。這測試的燈泡也沒異狀。應該沒有什麼陰氣毒氣的。

所以我先試著脫下防毒面罩子。如果有異動你們立即出手應該沒事。」雷坦說著輕輕的脫下了防毒面罩。

過了足有七八分鐘大家見他狀況正常,也就鬆了口氣,全脫下了防毒面罩,有這個東東套頭上也不舒服,背後還背著一個小型號的氧氣瓶,這一脫下來大家都感覺爽多了。

「呃!好像還是兩個古人玩謀殺。」齊天眼尖,一下子就看出了其中之端倪。..9u.net

「嗯,齊先生眼利,你們看,一人背靠石壁,另一人一隻手按在他肩膀上,另一隻手是不是直捅在對方的下腹部。

你們湊近看看,不過千萬別動這兩具骷髏,弄散了架就可惜了。肯定會在下腹部現兇器。」

雷坦更是老道,只不過掃了一眼就能分析出其中的大概來,看來是作偵探的料子。

「好像沒什麼奇怪的地方,就兩具破骷髏。」謝遜少校直搖頭。

「別急,細細再看看。」雷坦笑道。

葉凡定睛一掃,在鷹眼下細察了一陣子。終於現了一塊跡斑斑的,像是短劍一般的東東。

不過只是有點像,什麼劍柄劍刃劍紋全沒有,爛成一截粗糙的廢鐵疙瘩了。

也許本來就是一塊破鐵疙瘩也說不準,跟骷髏骨頭融在一起不細看很難現它。

「嗯!真的是兇殺。

奇怪,這兩個都是什麼人,應該有幾百年歷史了吧1趙鐵海喃喃道。

大家都望著雷坦,想聽他這個高手給解釋一下。「也許上千年也說不準,這骷髏骨架保存得十分的完整,沒有風化現象。你看,這兩人打鬥過後肯定後來就沒人來過。」雷坦分析道。

「雷先生,你從啥地方看出沒人來過?說不準後來有人進來現了什麼寶物早給人撿走了。所以就剩下這幾具醜陋的骷髏骨架沒人要了。」李橫山有自己的看法。

「橫山,你細細看看就會現。雷先生講得在理。如果有後來人翻金銀財物的話這兩具骷髏不會保存得如此完整,一翻動那骨頭不就散架了。

看這姿勢,應該沒人動過。所以那什麼財寶之類只能是一場空的。即便是有也是散落在地下被人撿走了。不過我還是同意雷先生的看法,應該沒有後來人。」

葉凡點引道,雖說沒盜過墓,但沒吃過豬肉總見過豬跑。這些常識推理還是行的。

「可惜,沒有留下任何信物或文字,奇怪了,好像連片破布片都沒留置下。

這有點不符合常理,按理說即便是十年的骷髏那布料碎片應該不會全爛化成泥吧!留置點痕下來還是有的,雷先生你認為呢?」

齊天蹲下來用強燈照看了一陣子問道。

「嗯!是有點不符合常理,往往古人墓中打開后,即便是上千年的墓那布片都不會全化泥了。

這碎布片都哪裡了?真有點怪邪味。..dudu」雷坦也有些不解,拿起強先,在四周照了起來。

又在石崖壁上摸索了一陣子。

「崖上有卓,呵呵1葉凡的鷹眼太靈敏了,終於掃到了一人高的石壁上有著戈小痕,仔細那麼一看,隱隱的像是古字,猜測到應該就是字了。從字痕上看可能是用劍劃上去的。

「葉先生厲害,我找了半天都沒現你隔得還有三四米遠居然能現。」雷坦那臉上的驚詫神情一掃而逝。

「大哥,快看看是什麼字?說不準還是有關藏寶的,哈哈哈」齊天也成了財迷,李橫山和趙鐵海更是瞪大了牛眼在石壁上掃來掃去的。

幾人全湊了過去,用手摸著。

雖說是字,但這字也太難認了。歪歪扭扭的像是雞爪子爬出來的。

說是抽像的樹枝丫畫也行,雷坦更是來了興趣,默默的摸索了許久,一會兒獃獃的揣摩了許久,幾個人都沒說話。

葉凡也摸了一陣子,坐地下想著什麼。

「葉先生,我感覺到了其中四個字,好像是「墨州二郎」這什麼意思?」雷坦有些拿不肯定樣子問道。

「墨州二郎,有些怪,好像真是這四個字,其它的都摸不出來什麼意思?」

葉凡有也同感,聽雷坦這麼一說。齊天等人再摸的時候也摸出了這四個字來,不過什麼意思大家都不懂。

「這兩個人應該是出自墨州。不過那二郎就有點難以琢磨了。還有一點很令人不解,既然是一個八…;一個人。為什麼殺人者也死了,好像被殺者導中並沒聽心凹器。」

齊天提出了自己的疑惑不解之處。

「這個有多種可能性,比如殺人者先前受了暗算中毒了,或者先前已經被「被殺者。擊成重傷都快死了等等,所以可能性是很多的。」雷坦畢竟經驗老道,一張嘴講出的事很令人信服。

「不管他們,咱們繼續前行。」葉凡說道。

「葉先生,這兩具骷髏能否讓我帶走,當然,我可以捐些錢把這個破宮重新修繕一番,也算是對死者的一番惦念。」雷坦突然問道。

令得齊天突然感覺身子骨冷,心道:「這個雷先生,看來真是玩古玩瘋痴了,這死人骨頭都當個寶。」

「這破骨頭拿去幹嘛,放家裡擺著就噁心,我怕晚上會作惡夢。雷先牛要就搬走就是了,這有什麼了不起的。」一旁的李橫山突然插嘴叫道。

「橫山,別胡說。」齊天道。一臉嚴肅,看了看雷坦有些不好意思。李橫山畢竟是一個粗人,哪裡會想到這兩具破骷髏其中的道道。

「呵呵!雷先生,你要研究可以隨時到此地來。如果沒什麼危險的話這個簡單。

不過要搬走暫時不宜動他們。我們政府方面還想查查這「墨州二郎。的老底子,也許還會引出咱們華夏國第十一大古代懸案來。

那可是個經典不休的話題了。不但不能搬,而且會更好的保存他們的骸骨的,這點雷先生放心,不會損壞了他們。」

葉凡笑道,肚中可是早就另有打算。

「謝謝,葉先生的意思是」雷坦非常失望地望著葉凡,說了半

「呵呵,這個暫時還沒想好。雷先生也請原諒,我跟你透個底子,要知道如果有價值的話我想開這個地下破洞子。

先前在山石方面這洞子太過普通。這個,墨州二郎。就是一大亮點。咱們華夏人最喜歡探奇了,唉!我們鎮子太窮了。

想必雷先生也感覺到了。許多工人一個月僅靠著百把塊錢的工資在養活一家幾口老

我作為這旮旯的地方小吏,總的為他們做點什麼。能為地方政府增加點收入,能為國家提供點研究材料也算是功德一件。」

葉凡話說得很是誠懇,出點是為了能讓林泉人過得更好。

「嗯!葉先生是個真正能為民的父母官,我很佩服。這樣吧葉先生。先跟你打個商量。

如果你們林泉鎮政府有意開這個洞子我可以投一股。當然,我的興趣不在能否賺到錢,主要是這墨州二郎身上。

我也跟你說句實話,我這人特喜歡研究古物,不鬧個明白吃不香睡不著覺的,呵呵,」

雷坦很是坦言,倒是給葉凡帶來了驚喜。

「嗯!如果真有那麼一天我第一個就邀請雷先生合股經營這個讓洞子。

不過這話暫時還早,就靠著這兩具骷髏影響力還是太估計收入也不會有多少,畢竟國人還不富裕,一時好奇的心過去后就沒人來了。」葉凡微皺眉頭。

「行!我隨時等著。」雷坦點了點頭。「大哥,咱們還是趕緊前行,說不準在前面又能現幾具骷髏。組成一個骷髏謀殺團那這個小地道就可以名正言順黃泉之路探懸案了。哈哈哈」齊天等不住了,叫了起來。

「嗯!也說不準還有一些新奇現。比如說這兩個人為什麼要在這個地方互殺,難道說這地下山洞裡藏有見不得人的財寶或古物,或者天材地寶什麼的。

真有的話咱們今天在坐的幾人每人先分上一份頭,哈哈哈」葉凡也爽朗的笑了,開起了玩笑。

「有可能,「雪山飛狐。裡面不是也有一伙人進入山洞搶寶,最後全死了。世上的事誰也說不準,走1雷坦也是興趣大,帶頭小心的探向了前方。

不過這山洞子並不是一直朝一個方向緩著斜向下的,而是九曲迴環,大家也不知被繞圈子到了什麼地方。齊天估計就在這方圓五六百米範圍內,應該沒跑多遠的。

又小心的前行了近百米距離。雷坦又叫了起來:「又來了兩具,難不成還真成黃泉謀殺洞了?」

這兩具骷髏跟前兩具差不多。只不過沒有兵器之類的東東。兩人雙手互搭對方肩膀上,就那樣子盤腿坐著死在了那裡。到有點像是兩位高僧一起圓寂的樣子。

還是沒有絲毫的布片文字證明年代的東西,不過雷坦這次在不遠處的一個角落處現了兩塊玉石雕的破落牌子。有點像是古代證明身份的玉佩。

拿手中摸索了一陣子,再湊照燈下觀察了一陣子才認出了也是四個字一水州二夫。

「水州二夫,媽的!全是怪裡怪氣的,一會兒出個二郎,一會兒又冒出「二夫,來。娘的,這到底咋回事兒。說不準再下去就是三夫四郎了,哈哈哈,」

趙鐵海老毛病患了,張口罵道,被葉凡瞪了一眼趕緊笑道:「呵呵。不好意思,習慣了。」

「齊天,你聽說過水州二夫沒有?」葉凡問道。

「沒有,水州在古時也是相當繁華的,聽老一輩在書里翻出說是唐朝時的水州就有著上百萬人口了。再加上港口船運達,算得上是南部非常有名的城府了。」齊天隨口說道。

「我好像在什麼地方聽說過「水州二夫。的若頭,不過現在想不起來了。

一定是名人,這個等我回去后好好查查,應該有線索了。只要有線索慢慢查一定能查出點什麼。」雷坦大為感嘆,激動得頜下那一溜鬍子都在飄了。

繼續前行,這時,突然傳來「哇哇,的嬰鬼叫聲,在這陰森森的地道顯得特別的刺齲大家沒來由的身子骨一抖,汗毛全豎了起來。

「大哥,難道還真有鬼,不會真是黃泉之路吧1齊天連手槍都給拔出來了,李橫山儘管膽大,也是端著微型衝鋒槍緊張的注視著前方,大有一有動靜就開火射擊的架勢。

趙鐵海連握槍的手都有點抖瑟,只有雷坦摸著鬍子貼在石壁上凝神聽著。葉凡施展開了鷹眼術和蝠耳通在細察著。

「好像還有水聲,葉咋響著。你們聽見了嗎?」葉凡小聲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