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零六章第一次鎮長會議有人發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六章第一次鎮長會議有人發難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個就是布冒「林泉大瀝脈,公路擴建新建項目,省啼。9u.net家估計也要下午才能到達。

在會議上葉凡強調了這次的大通脈建設跟林泉鎮的城鎮建設一起規劃。特別,丁囑分管城建的肖長河副鎮長要抓好土地審批,違規建房這一塊。

葉凡強調道:「不準任何人再違規建房,沒有準建證的統統得停工。」

鎮里街面要按計劃拓寬一些,網好前次本鎮東鎖洋生了大火災,那一片的街道一下子就要拉到近出米寬度。兩邊學著城市道路一樣也要預留人行道等等。

「葉鎮長,這個。恐怕有極大的難度。人家受災了咱們政府本該為他們出錢出力幫助重建的。東鎖洋那一塊本來屬於老街,街面僅有四米左右真度。

你這一拓寬到2o米左右,再加上人行道各三米,總寬度將接近茁米左右了。

有的人家那街面地皮基本上全沒了。東銷洋那條街可是長達二里

右。

以後將成為林泉新鎮的主幹線。那地皮可是價錢很高的。原來叨塊左右的地皮這二新建,估計會炒到七八百塊甚至上千塊左右。

在如此大的誘惑下原住來的店東肯定不肯讓出土地來,而且即便是有的人肯讓出來又去什麼地方找塊地皮安置他們?

那條街可是有著幾百戶人家的。總人口估計有著幾千人,街麵店面新建后將達到幾百間。」

肖長河副鎮長斜瞥了葉凡一眼,提出了自己的觀點。

心道:「年輕人畢竟是年輕人,嫩得很。你以為讓人家讓出街面地皮如此容易嗎?搞不好還會出現暴亂,群眾上訪,絕食等惡劣狀況的。」

「地皮我們可以用原林泉紙廠的那塊地皮給他們妥善安置,可以在原林泉紙廠上建一個集商住於一體的街面區。..

大家可以議議,不過不管怎樣。這街面巒米寬度絕對不能少,主幹六車道,這是硬性命令,沒有商量的餘地。」葉凡口氣非常的強硬,弄得肖長河直皺眉頭。

「葉鎮長,我可以執行。不過惹上大麻煩的話我可是不承擔責任的。」

肖長河忍不住了,本來見葉凡一個年輕後生居然爬到自己頭上,坐上了林泉大鎮那鎮長的寶座,心裡就是窩著一肚子的邪火。

再加上前次跟鐵明夏爭入鎮黨委會又失敗了。緊接著這次又眼忍巴的見葉茂才到南溪任鎮長了,而自己還是原地踏步。

那股子邪火終於爆了,在會議室直梆梆的甩向了葉凡。他是炮了。

黃海平一見有機可尋,立即接上了話茬子道:「葉鎮長,原魚陽紙廠的地皮可是屬於現在的林泉紙廠的,是屬於國有財產,怎麼能隨便就提供給私人建房,那可是違反國家規定的。

而且林泉紙廠的建設也需要大把的資金,咱們縣又是個窮縣,鎮里也難拿出錢去注入紙廠中。

那塊地皮賣了的話到是可以疇集到一大筆資金。如果用來安置退出街面的店主。那地皮可就落不下一分錢了。沒有了錢紙廠的工作就開展不了。如何盤活?如果要鎮里出錢那經后鎮里的各個科室的沒有了活動經費還怎麼開展工作?

總不能讓鎮里全體工作人員喝著西北風還要幹事吧?而且以後林泉紙廠的建設受阻這個責任我想在坐的諸位誰也付不起。

我覺得這麼大的事應該上報鎮黨委會上研究決定,還得請示縣裡報批的。」

黃海平副鎮長講得頭頭是道。到是引來了幾個副鎮長和一些股辦科室主任的共鳴。..

其實大家的心思葉凡怎麼不知曉。dudu無非是怕鎮里拔給自己科室的活動經費給自己剋扣了投入紙廠建設中。以後沒了錢還怎麼下館子入歌廳抱女人瀟洒去。

「林泉紙廠是個大問題,那地皮也很是複雜。聽說當時建廠時那地皮就沒給錢,當時是屬於大隊或者是私人自有的。」鐵明夏副鎮長一臉的憂慮,他是真有些擔心因那塊的皮鬧出什麼鬼把戲來。

「地皮沒給錢,那當時人家不來鬧嗎?這個黃副鎮長較熟悉,還是由你來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葉凡順口問道。

「這個歷史比較久遠了,要知道原魚陽紙廠建廠也有十來年了。暇年建廠子,到現在,啊年也已經整整有侶年了。我在紙廠也不過呆了7年。

以前的事那是較複雜,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聽說當時一部分土地是大隊部的,所以就沒給錢了。

而有一部分土地是私人的,當時以安排工作的辦法讓他們的土地抵了工作,所以也沒給錢。

現在如果要安置從街上退出店面的人,估計那些

要知道現在那塊地皮可是很值錢的。估計一平方就可以賣到三百多塊。甚至四百來塊都有可能。

原本安排入紙廠的職工如果私人擁有一塊上百平方的地現在就值三四萬了,這可是筆不小的收入黃海平把那地盡往貴的方面說了,其實應該沒那麼多的。

「看來那塊上萬平方的地皮糾紛比較多啊!既然黃副鎮長比較熟悉。那地皮的事就交待給黃副鎮長處理了。

不過原則上就是先戈出足夠多的的皮安排從街上退出店面的群眾,也不知夠不夠。

我希望黃副鎮長和肖副鎮長能配合一起,多通氣,一定要安撫好群眾。不能鬧出什麼事端來,以說服勸退為主。」

葉凡一轉手就把這個爛攤子要往黃海平和肖長河身上砸,心道:

「哼!你留下的爛攤子就讓你自己去解決,我只看結果。」

「葉鎮長,這樣子做法可是有點不妥。我現在分管的是農業,政府在紙廠有個專門的工作組,還是把這事交待給工作組比較合適。要知道林泉這個鎮子這麼大,現在廟坑一合過來鄉下的村寨合起有有五六十個,農業的展可是個大問題。

今年月日至8日。中央農村工作會議在燕京舉行。會議主題是研究實現「九五」期間農嶇和經濟展的基本思路,重點部署,甥年的農業和農村工作。

會議強調要堅持把加強農業放在展國民經濟的位,穩定和完善黨在農村的基本政策,深化農村改革,解決影響農業和農村經濟展的突出問題。

探索扶持、保護、促進農業展的新機制、新措施,調動農民的積極性,堅持兩個文明一起抓,促進農業和農村經濟展、農民收入增加,,

昨天下午在開會時葉鎮長也專門提到了農業展問題。

所以我現在根本就沒時間再去管紙廠的事。畢竟人的精力有限,農業工作也是個大問題。

黨中央都把它作為重中之重。我也不敢怠慢是不是?所以這事兒還請葉鎮長另請高明了。」

黃海平奸滑得很,以葉凡自己說的話關於農村工作的事來反擊葉凡。一下子又把紙廠地皮的事打包踢回給了葉凡。

心道:小子,跟我玩陰的你還嫩了點,兵來將擋水來土淹。這爛攤子你還是自己拿回去承受吧!咱不跟你玩虛的了。」

「也是,黃副鎮長分管的農業對咱們這種以農業為主的鄉鎮來說可是一個大項目,的確不宜再接手其它事務。還是專心把農業工作做好,提高農民們的收入,改善農村生活條件最為重要了。」

同夥曲英荷副鎮長接上了話茬為黃海平助陣了。

「不能這麼說,咱們每個副鎮長可都是身挑多職的。就拿我來說吧。負責工業這一塊,這邊連財政工作這一塊也劃了過來。

大家都知道,像咱們這個窮鎮子沒錢財政上的日子可不好過,大家都來要錢叫我去什麼地方湊。

所以,特別是黃副鎮長可還是黨委委員,說明縣裡很重視黃副鎮長。

再說黃副鎮長可是原魚陽紙廠的廠長,對紙廠這塊熟悉,這方面還得辛苦黃副鎮長協助一下了

鐵明夏見黃海平和曲英荷聯合難了,也趕緊站了出來為葉凡助陣。

「嗯,這事好像也有道理,黃副鎮長以前是原紙廠廠長,對這方面熟習辦起事來效率也會快了不少。

比如我吧,如果叫我去做這事兒瞎子一摸黑,啥也不清楚就難辦了。我願意協助黃副鎮長辦好這件事。勸阻群眾退出街面地皮安置到原紙廠去。」也不知肖長河打什麼主意,破天荒地居然幫起葉凡來。

其實肖長河才沒那般好心,當然是緣勇在背後授意了。他是巴不的黃海平跟葉凡掰起來,掰得越激烈越好,亂中取勝嘛!

「此話不妥,黃副鎮長要乾的可是農業大事,咱們不能拖他的後腿。黨中央都這麼重視農業工作,咱們一個鎮難道還能看輕農業工作?。

分管政法的關西才鎮長一直在向著縣委組織部長費默靠近,覺得現在也該是自己表現的時機了。黃海平聽說是費默的得力幹將之一,這就是個示好的機會。再說前次跟鐵明夏搶鎮里黨委委員席位沒搶到心裡也窩著一肚子的火。認為鐵明夏跟葉凡同穿一條褲子,你鐵明夏要支持的我就要反對。所以立即站出來反對了。

這一下子倒成了三人贊同三人反對的局面,場面有些子詭異。,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淵凶叭卓節更多,支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