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零七章擴街是個馬蜂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七章擴街是個馬蜂窩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他嗎的。..dudu看來得再增加一個副鎮長席位才原廟凱習四個老傢伙不是在爭位置嗎?乾脆建議誰有成績就安排為副鎮長?不過當然不能是費椅那老傢伙了。」

葉凡暗暗思忖著掃了大家一眼,估計想把此事硬壓在黃海平頭上好像也覺得有點不盡人情。

而且這老小子就是一又臭又硬的爛石頭頭,正科級來當一個副鎮長。心裡憋屈。擺老資格,說話油鹽不進,不好處理。

如果強行壓制在他身上,以後黃海平分管的農業工作出了砒漏,此人估計會把紙廠的事拿出來作由頭推卸自己該負的責任。

農業工作是重中之中,在一個沒多少工業基礎的鄉鎮來說是靠農業吃飯的,葉凡知曉這個不能小視。如果被黃海平一夥扣上個輕視農業工作的大帽子那就有點得不償失了。

不過想到第一次鎮長會議就以此失敗而告終,葉凡也有些無,奈。現在自己手中可用的人太少了。

「好了,既然黃副鎮長要一心抓好農業工作也好,希望在他的負責下咱們鎮的農業工作能蒸蒸日上。

紙廠的工作還是由段海和杜朋具體負責了,肖副鎮長城建那一塊要跟紙廠地皮那一塊的工作經常配合著。我會叫段海配合你工作的。」

葉凡安排好后散會了,黃海平和曲英荷相互隱晦的一笑。心照不宣。終於取得了一個小勝利。

「哼!黃海平,你也蹦不了幾天了,光是水州隆興紙板廠的那堆證據就能送你進大牢。

老子現正在考慮是否要把你送進大牢,如果聽話的話這事還好說,如果以後再象這個樣子就休怪葉某心狠手辣了。」葉凡也看見了,心裡暗暗想道。

網開完會王元成主任笑眯眯的來了。

此人略躬著腰,略帶點恭敬味兒笑道:「鎮長,我已經重新布置好了您的辦公室,先去看看是否滿意。有什麼地方不妥當再整理一下,盡量做到讓您滿意才行。」「呃!換了就是了,這事麻煩你們黨政辦的同志了。」葉凡應了一聲,隨腳回到了辦公室。

見桌椅全換了,更大更舒服。桌上配的電腦也是網買的,帶點藍色調令人一看就有股子清新味道。

「嗯!這桌子款式和電腦樣子都還不錯,王主任的眼光不錯呢1葉凡隨口贊了一句,坐在老闆椅上轉悠了一圈扔了根煙給王元成。

樂得他那小眯眼更是小了,到是沒貪功,說道:「這些都是方倪妹專門到附近的福春市買回來的,聽說這桌子全是棗木的。..dudu那電腦也是她挑的,說是最新的那種帶有點什麼卡通形的,這個我也不懂,呵呵,歲數大了,跟不上時代了。」

「噢!是方副主任,難怪,女人的眼光也許更好,看來買東西是她們的強項。」葉凡隨口贊道。

「葉鎮長,我那外孫侄兒杜朋還聽話吧?」王元成小心的問道。

「原來這老狐狸是來探聽自己對他侄兒的工作安排的,自從天水壩子工作組撤回鎮里后,王元成的外孫侄兒杜朋,就給葉凡安排進了紙廠工作組。

一直來也沒找到個合適的位置安排他,想提財政所副所長那難度較大。

要知道廟坑鄉還有四個資歷老道的傢伙現在還沒安排下去。昨天在酒桌上那四個老傢伙擺譜了,在費狗帶頭下已經開始難了。當時葉凡和繆勇都差點給弄得下不了台。

「還行,工作很努力。王主任。咱們也算是老熟人了,我網參加工作時第一個接觸的就是黨政辦的蘇佳貞姑娘。

杜朋暫時我是任命他為紙廠工作組的副組長,配合段海工作。前段時間一直是財政所的代所長鄭力文在支撐著。

現在可是不行了,鄭所長有太多事要做,所以只得把他給抽回財政所專門負責本鎮的財政工作了。

你看把杜朋安排在紙廠工作組當一個副組長怎麼樣?」

葉凡隨意說道。

「謝謝,杜朋能得到葉鎮長的任命是他的福氣,我沒什麼說的,只要葉鎮長肯把他當自己人看,有什麼臟活累活儘管使喚著他。年輕人多幹些沒什麼,呵呵。」

王元成嘴裡講得很好,不好那一絲絲失望還是從眼中隱晦地閃過了。葉凡那靈敏的鷹眼術卻是感覺到了。

葉凡知道王元成在擔心,因為紙廠工作組也只是個臨時頭組合的組織,並沒有像黨政辦、綜治辦那樣的有正式的名頭。也就是說根本就沒得到上級認可過。

一旦紙廠的盤活工作結束后紙廠工作組也該解散了,一旦解散後到那個時候廟坑鄉的人事差不多安排好了,在林泉鎮政府這頭好的位置全給別人搶佔了。

回來何去何從,所以王元成這個姑丈不得不擔心杜朋的前途。

「王主任,我也給你交個底子。你看鬼嬰灘大不大?」葉凡神秘的一笑。

「大,估計整個狹長的山谷合起來也有咱們現在的林泉本鎮那麼大了。..9u.net」王元成沒明白葉凡意思,隨口答道。

「這就對了,你想想,這次單是林泉紙廠就投了四千萬進去,單是這一個廠子進駐估計鬼嬰灘就將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以後說不準還有第二個林泉什麼廠入駐,第三個,第四個,呵呵。」葉凡笑著,看著王元成不說話了,打著啞謎。

「您」您是說以後鬼嬰灘也許就是咱們林泉鎮的企業集散地?」王元成畢竟老道,一點就透了,立馬想到了許多,心裡一喜不由自主地站了起來。

從上衣口袋裡摸出了一包中華抽了一隻給葉凡點上,估計這老子這包中華也是揩油政府的,捨不得抽專門放上衣口袋裡沖門面給領導抽的。

葉凡記得王元成經常的抽的卻是三塊五一包的牡丹,塞在褲子口袋

面。

黨政辦是最有油水的部門,一般來說有什麼招待,添置小型鬧的裝修等等都是冉黨政辦出馬,所以從中撈一點小好處還是有的。

當然,這些隱晦的事作為鎮長書記心裡也明白,不過只要不過份票拿來都會一簽而過的。

水至清則無魚這個淺顯的理兒作為一二把手肯定都懂的,自己拿大黃湯給弄下人喝。不然誰給你賣命出力衝鋒陷陣

「呵呵呵,」以後那鬼嬰灘成事後估計要專門設個像一些開區的管委會之類的東西。

由一個。副鎮長專門負責,而副組長至少也得是個股級幹部,以後提副鎮什麼的都是重點考慮人眩

因為工業可是咱們鎮子騰飛的基石,農業是提高農民生活的基石。這兩大塊都重要,都不能落了。」

葉凡隨口給王元成解釋了一下,聽得他頭直像雞啄米一般的點著,晃得葉凡都感覺眼暈。

心裡暗自納悶:「奇怪,老王頭怎麼會不暈,老子看都看暈了,估計是練過點頭功的。」

「葉鎮長,以後杜朋就是你的人了,你想怎麼使喚他儘管吩咐。」王元成激動的替杜朋表了態。

「王主任,你是林泉的老人了,我想問問你,如果把網燒毀的東鎖洋那一條街變成寬度達出米左右的新街用什麼法子最好?」葉凡問道。

「要擴大街寬先就是讓原來的店面往後退,這個可不好做?。王元成面有難色,看樣子在他看來也是相當的難。

「老百姓不願意退,你有什麼辦法讓別人自願退出而不生什麼事?」葉凡笑道。

「這個)就難辦了,一個當然就是錢了,有足夠多的錢就好辦事一些。多賠點錢給店戶們估計有一部分會退了。

當然,這個,對咱們林泉鎮來說是不現實的。東鑽洋一條街估計店戶達三百戶左右,一家補貼5萬的話也得一千五百真左右,這法子行不通王元成搖了搖頭。

「再給你一塊地皮按大家原來的的皮數量換,每家再補貼一萬到二萬塊錢能辦到嗎?」

葉凡繼續追問。這讓人家退出店面的做法的確是一個非常艱巨的工程。沒有一個人願意退出去的。

所以現在只好集思廣義,看看能否找到合適的方法來解決這個辣手的問題。

「二萬塊錢能做什麼?我算算。有這二萬塊錢一座田平方米的樓房能蓋上二層了,當然指的是毛坯房了,而且自己出工較多,連粗粗的粉刷都不能進行的。

不過他們現在的房屋被燒毀了就等於沒有房子住了,這扔謔親來住的。

被燒毀了的住戶許多現在都租房住的,當時縣裡每家補貼了幾千塊錢,用來租房也能對付個幾年了。

這樣一來估計有一半人願意退了。這第一批願意換地的店戶肯定是經濟比較差的人家,也許無力在這幾年內再建房的店戶。

既然有地有房住了何樂而不為。

不過剩下的一半人中又有一半店戶是有些經濟基礎的,這些人打算在二三年內能建房,去借一借湊些錢就能再建的。

這些人要他們往後退店面成街就比較難了,做一做思想工作大趨勢下也許能行。

最麻煩的就是剩下總數的四分之一店戶本來經濟就比較好,所以並不缺錢,也不稀罕那一二萬塊錢。

這些人要他們退出店面那是難於登天。這新街建成后店租可是一項穩定的可觀的穩定收入,而且會逐年增加的。」

王元成是林泉鎮的老幹部了。所以非常的熟悉。再說前次東鎖洋被燒他也參與了縣裡的賠款工作,所以算起來是頭頭是道的。

「這剩下的四分之一可算得上是鐵竿不願意退店面的人,王主任就沒辦法再分化一部人走出去嗎?呵呵」葉凡笑道。

「非常的難,當然,這些人都可以算得上是釘子戶了。這釘子戶越少咱們政府的工作就越好做了。

要再次分化一些人出去也有辦法。咱們林泉不是正大搞企業廠子建設嗎?

如果有效益好的廠子安排一些擁有店面的店戶子女進去也許又能分散走一部分人,剩下的就是最難的釘子戶了。」王元成又想到個老套路子。

從廠子里著手招人走也能分化出一部分的。要知道林泉的廠子不多。能賺錢的路數不多。

大多人家的子女從學校出來后就沒事幹了,山上的苦活年青人不想干。嫌累人,太苦。

可鎮里又找不到較輕鬆的事做。這樣的閑散人員相當的多。整天到處遊盪著最容易生事了。

也不利用社會的穩定和展。總的給他們解決一口飯吃。窮極生變。是造成社會不穩定因素的主要原來因之一。

「嗯!這方法估計能再次分化走四分之一人中的一半人了。剩下二三十戶就是最難的了。

如果真的能做到僅剩下二三十戶再難也要把他們給拔除才行。為了經后咱們林泉的交通城建。為了適應林泉展的藍圖,再難的事也一定能做到。」

葉凡口氣非常的堅決,令得王元成心裡一震。暗道:「看來葉鎮長真是個能成大事的人,歷屆政府想到卻是不敢去做的事葉鎮長敢於去做。

這就是魅力,氣勢。關於擴街其實秦書記和以前的蔡鎮長早就想做了,可惜一想到其中的彎彎道道,最終還是只想而不敢去做。

杜朋能跟著他也許真是的跟對了人,能使出鐵腕手段的領導也心人多,但這種人也極能成大事。

官路方面兩種結果,不是被人一耙子打入谷底就是高歌猛進,會走到很高的位置的,這樣的人欣賞他的人多。

利用他的人多,前途無量」我的叮囑再叮囑杜朋,千萬不能三心二意的,」

「葉鎮長,前次東鎖洋被燒毀後到現在也沒開始重建,就是因為當時秦書記和蔡鎮長打算拓寬街面。

當時的計戈就是把新街拓寬到口米,後來先是試了試,把所有被毀的店戶全招集一起開了個會把這個想法給說了說。誰知當晚在會上就差點,炸了鍋。

三百來戶代表。有二百多戶都站出來反對。態度非常的堅決,會場頓時就吵哄哄的了。

沒有反對的都是甩為即便是退出六七米后他們家的店面還在再加上政府有補貼,所以他們也不鬧。只是店面深度方面淺了一點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