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零九章幾大鎮長合擊葉鎮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九章幾大鎮長合擊葉鎮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討葉幾知道她是費默的堂得純樸並不等千人曲燦譏朴。9u.net其人在縣裡被人稱為小白狐。可見其聰明已達狐狸級別了,不可小覷。

自己這隻小牛犢子能否斗過她這隻小白狐還是個未知數,估計跟她比還略顯稚嫩了。不過自已在成長,變數很大的。

「歡迎啊費書記,咱們是近鄰,久聞大名卻是沒機會見到,呵呵呵」

葉凡笑臉相迎,對於美貌女子他從來不會可惜自己的笑容的,這個,也許是男人的通病吧!也是男人向女人展示風彩的一種手段。

「這話反過來還差不多,咱們五鎮現在可都變成你這林泉大鎮的附屬品了。

葉鎮長大氣,五鎮合抱林泉。以林泉為中心的小縣域經濟圈即將成形,我們都是來賀喜的,當然也是最大的受益者了。」

費小月淡淡的一笑,那眉兒稍稍彎起非常的迷人。

「媽的!真像只小白狐狸。一開口好像隱藏著絲絲火藥味。什麼意思,五鎮合抱林泉,以林泉為中心。連附屬品都說出來了。

這不是把林泉鎮跟另外幾個林泉大通脈圈中的鄉鎮對立起來。明顯是故意抬高我貶低柳政,蔡大江他們一夥了。沒事找事的主兒,跟費默有點像

葉凡心裡暗惱著這女人的厲害。不過面不改色樂呵而過了。

「哪裡的話,你們都是縣裡的老人了,要經驗有經驗,要能力有能力。

最近聽說你們拉資金也是卓有成效,我林泉這邊,唉!一個大爛攤子,不好弄啊!

真正想把林泉大通脈藍圖實施下去還得靠各位兄弟鎮的書記鎮長大力相助了。

我想信,看著兄弟鎮落難了。你們這些大佬鎮的書記鎮長們一定不會袖手旁觀的是不是?」

葉凡嘆了口氣,謙虛的說道。..dudu反著一耙子就打了過去,隨勢還想為林泉的藍圖拉些款子。既然各個鎮的一把手都來了,總得讓他們也放點血回去才行。

因為這大通脈打通后受益的可是大家。

「呵呵呵,葉鎮長是能臣幹將,一出口就弄來了二千多萬,還用得著咱們這些老傢伙舔著臉,東拉西湊的跟斷了腿也湊不出幾個錢的是不是?。

蔡大江也隱晦的難了,意思是想耍我們放血那是不可能的。老子們來就是搞錢的,不出血。

「那是,有葉鎮長在我們能弄來什麼錢,即便是費盡心思弄個幾萬塊也抵不了什麼大事兒,呵呵呵1

鍾明濤這隻老狐狸打著哈哈。其實他的老巢南溪鎮去年也拉了近二千萬的投資,才使得他一舉登上了該鎮一把手位置。

此人居然是一鐵公雞,一分錢都不想出來,只想佔便宜,葉凡氣的差點就想一腳把他給踹到溪里餵魚。

何況此人也是李洪陽這一夥的,從大的方面來說跟自己好像都是李洪陽提起來的,居然玩起了兄弟相殘來。

看來雖說是同夥的,但各自處在不同的地方只會為了自己的利益而相爭了。

葉凡本來想李寧江畢竟是林泉鎮出去的,又跟自己都處於李洪陽一

中。

按理說他的駐地角林鎮也會出些錢投入林泉大通脈中的,現在經南溪鎮的鐘明濤一說立即醒悟了。估計今晚上宋寧江書記也是來者不善。因為他現在已經不是林泉鎮的副書記了,不在其位。各為其地了。

果然,幾個,老奸之人好像商量好了來圍攻咱的了。幹事的沒有,摘桃子的倒來了一大堆,個個虎狼。

宋寧江開口了,微笑道說道:「我在林泉鎮的時候,說句非常慚愧。..的話,沒有為鎮里拉到什麼資金。dudu

現在看到葉鎮長能為林泉的建設,以及林泉人民拉來如此多的款子。我很欣慰。

畢竟在林泉也呆過幾年了,很有些感情。林泉人民能過得更好我也高興,不過心裡也有些慚愧和不安。

現在到了角林鎮,費盡心機想為鎮里辦些實事,弄些錢來辦廠子,可惜咱們角林鎮的地理位置跟林泉沒得比,只有一條通往縣城的碎石子公路。

交通制約了角林的展,現在乘著葉鎮長的東風打通了林泉,以後車子也可以通過林泉直接開去福春市進一步到達墨香市了。

以後各方面的建設應該都能上一個新台階。本來作為兄弟鎮的,葉鎮長為角林做了這麼多事咱角林鎮也應該出一份子力的。

唉!可惜角林鎮太窮了,林泉說窮,好歹還是處在全縣第三位,除了城關鎮榆錢鎮就是林泉了。

咱們角林才算真正的窮,所以,非常的慚愧,心有餘而力不足啊!只能是來道道喜,賀一下葉鎮長的高升和林泉大通脈藍圖能早日

宋寧江一番話下來雖說把葉凡給捧到天上去了,可是關於出錢方面那嘴可是緊閉著的,葉凡都懷疑老宋同志那嘴是不是找了把大鎖來鏈起了,哭得比自己還慘。

似乎葉凡這個兄弟鎮鎮長應該從修路資金豐再拔出幾百萬給他還差

多。

葉凡差點給氣得掛了,兩眼一小翻白,心裡恨得牙痒痒的可又是莫可耐拜

邊時,一個,戴眼鏡的中年人走上了前,遞了一根煙給葉凡。

費小月笑著介紹道:「葉鎮長。他就是斜岩鎮那個方向的溪坑鄉書記費國思。聽說了林泉大通脈的事也想來湊湊熱鬧。」

「你好費書記,歡迎到林泉來作客。」葉凡微笑著握了握手,笑容雖說看上去還行,不過是裝的。心道:「難道又是一個打秋風的人來了,此人姓費估計又是費家的走狗。」

「謝謝!葉鎮長,我代表溪坑鄉人民先敬你一杯。」費國思書記先就舉起了酒杯向著葉凡虛晃了一槍自個兒先就要飲進去。

葉凡趕緊喊道:「慢著費書記。你這一杯我可是不敢喝。你這話說得可是有些不明不白了。

我好像沒有對溪坑人民做出什麼好事吧?再說溪坑鄉我至今還沒去過,所以溪坑人民的好意我不敢領了。

還是我先敬你這遠到來的客人一杯才是對的,呵呵。」葉凡笑著舉起了杯子。

「葉鎮長你聽我說,我所在的溪坑鄉就在斜岩鎮西邊,跟斜岩鎮其實就隔著一條小溪。

距離不會很遠,不過七八里左右路程。我想能否請葉鎮長考慮一下。乘著建立「林泉大通脈藍圖。的機會打通溪坑鄉。

把溪坑鄉也納入到你的「林泉大通脈。圈了去,讓溪坑人民也有機會直接從斜岩鎮通過到達林泉。

這樣子去縣城魚陽也少走了許多的冤枉路。對於活躍地方經濟也有莫大的好處,咱們都是兄弟鄉鎮,能拉兄弟一馬的還請葉鎮長多擔待。呵呵1

費國思的臉皮子一點也不薄,舔著臉就說了出來。

「這個就奇了,既然溪坑鄉離斜岩鎮不過七八里路程,為何沒有打通呢?

現在的溪坑鄉又是走哪條道到縣城,如果說是不通縣城應該是不可能的吧?要知道一個鄉不通縣城就是再窮也不會生這樣子的事的。」葉凡趕緊提出了自己的疑問,他可不想不明不白的就被別人耍了,作了冤大頭可不合算。

「這個,那路當然是通縣城的。是繞道從紫木鄉那邊通過龜湖鎮轉了一圈子到縣城的。

那路一下子就多出了幾十里來。如果打從斜岩鎮那邊過去路程至少縮短了七成左右。」費國思有些不好意思。

「多!這其中肯定有貓膩,好好的直線不走硬要繞道去走圈子,不會是吃飽飯沒事幹了坐車玩吧。何況那碎石子鄉道難坐死了,坐一次估計屁股都會紅腫的。」

葉凡暗暗想著也不說話,掃了全桌人一眼盯向了宋寧江,因為其他老狐狸全只是含笑而不說話。這其中肯定有一些不為人知的道道,大家都不想得罪人。

宋寧江給葉凡的眼神逼得沒辦法,只好苦笑了兩聲說道:「還不是那破溪給鬧的?」

「溪給鬧的,這又怎麼說?費書記能說說嗎?」葉凡直接問費國思了。

「唉!我們溪坑鄉那條溪叫侶盤溪,好像是說因為當初有侶個險要的彎道像蛇一樣盤著所以取名「舊盤溪」

奇怪的是跟斜岩鎮相接的那截溪水特別的險深,其它地方僅有五六米深,就那著溪水倒是有幾十米深,有點詭異。」

費國思一邊說著一邊直搖頭,苦大愁深的樣子。

「你們那「遲盤溪,有多寬?」葉凡問道,心道:「如果太寬的話誰受得了?」

「不到一百米。」費國思知道想瞞也是瞞不住的,人家派人走一遭不就什麼都清楚了。

其實那條「8盤溪,雖然沒有一百米寬,但也有怡米寬,差不多。

「噢1葉凡接了一聲就不吭聲了。心裡暗笑道:「娘的,想叫老子去你那什麼破「舊盤溪。送死是不是?

估計就是因為水太深要建橋受不了。所以就繞道從柴木鄉那邊經龜湖鎮過去了。

要知道幾十米的水深,再加上溪的寬度達百米。一個石拱肯定建不起來,如果要搭建三四個石拱的話水太深那花的錢就成堆了。

要建這樣子的一座橋,估計最樂觀至少也得個七八百萬,甚至一千多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