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一十章省道就像癩子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章省道就像癩子頭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干白**眾種窮具來說,花千萬資去建座鄉猛「硼,還不如花上上百萬打通到柴木鄉繞道到縣城了。..

反正難過的只是溪坑鄉人民。屁股坐腫的也只是溪坑鄉的幹部,跟縣上那些個當官頭頭也沒多大關係,難怪縣裡的那些行局頭頭,副縣長的都不願意去溪坑鄉去檢查工作。

這繞一圈子下來誰受得了,再說那窮旮旯地方也沒什麼好貨可吃的。鄉里財政也困難,白跑一趟連個紅包都撈不到誰還願去作這種大傻子。

當官的可都是聰明人,像林泉這種地方是經常光顧的,隔三岔五的總是有檢查組下來。

今天計生,明天審計,後天來教育,大後天還來檢查鎮容,一個破鎮子還有什麼鎮容鎮貌,

特別是臨近年關了,基本上每天都有人下來檢查工作,喝上一頓撈上一個小紅包走人也是挺爽快的。

不痛快了還得罵幾句娘,批評一下下面所辦的工作這樣也不行哪樣也有毛病的。

伺候舒服了就沒毛病了,什麼都好,還不是全是那紅包的大小在作怪。」

就在這時候,大家喝得正樂呵時門突然開了,一個高大的胖身子樂呵呵的站在了門前。

「啊,趙大來了,快入席。」葉凡趕緊站了起來迎客,來的是的縣裡的財神爺趙柄健大哥。後面還跟著一個長得跟趙柄健有六分相似的人。

「葉老弟,這是我親弟弟趙挺。現正在柴木鄉任黨委書記。」趙柄健拉著葉凡的手就介紹道,顯得非常的親切。葉凡也打了招呼。

趙大財神一來桌子氣氛更為活躍,各路鎮子一二把手都得站起來敬上一杯。

可光敬他一杯也不行,那樣子給別人的感覺太過勢利。要知道在坐的全是一鎮的黨委書記或鎮長。說不準什麼時候人家背後有門路就爬上了副縣長位置,得罪不得。

所以在敬趙財神的同時大家也隨帶著又耍打上一輪通莊也就是一人一杯或幾杯敬酒一輪。

別看費小月穿著像個鄉鎮里來的村姑,但喝起酒來卻是一點也不比大老爺們差的。

已經連打了二輪通莊了,要知道這可是兩個包間合二為一的,排著兩張一共能坐紡個人的大圓桌。

這一輪下來就是彌杯,雖說喝的是呻酒,但也是相當厲害的了,在桌上的好幾個不勝酒量的書記鎮長那臉紅得如猴子屁股似的,酒量還不如她呢!

「葉鎮長,今天省市規劃設計院來的同志已經勘測完了林泉本鎮一部分地方。

聽說明天搭著就要勘測臨鄰的幾個鄉鎮了。我希望葉鎮能一視同仁。那路基聽說正基就有舊米寬,所以。希望延伸到角林鎮的那截路也有舊米寬度是不是?呵呵,」

宋寧江仗著自己跟葉凡共過事,所以先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有些擔心路到自己那個鎮子后就變了。

比如說縮小到了6米寬度,要知道鄉鎮的公路一般來說正基就6米左右寬,加上一旁的餘地也才8米左右的。..

而林泉鎮天水壩子那條路的主道基幹就有舊米寬度,再加上排水溝。餘地等等估計總寬度將達到舊米左右。

鋪上拍油,建成后在鄉鎮一級中絕對算得上是一流路面了。

不說要別的。就是省里到魚陽的省道「風嶺公路。魚陽縣這一截目前還沒鋪上拍油,還只是較寬的碎石子公路。

而魚陽跟福春市接壤的那一截已經鋪了拍油了,原本省里已經把錢給拔到了魚陽,可是為了展經濟建設。最後那筆款子被縣裡挪用去了

剩下的一半用來修理了一下路面,再加上拓寬,拉直等等,在經過的鄉鎮地帶鋪上水泥等等,這麼一折騰最後那錢也花光光了。

本來這事兒省里如果追糾平來魚陽的領導是要負責的,不過省里領導下來后聽說了魚陽的現狀,最後也表示同情。再說當時下來的那位省領導也是墨香市人,所以不看僧面看佛面。

也就沒再追糾家鄉人了,不過既然人家錢都拔過了也不可能再拔一次。所以魚陽的交通那是差到底了。

就是省道那一截還是碎石子鋪的,拍油路面也有幾截,比如南溪鎮到縣城那一截就鋪上了。而南溪鎮到林泉那一截又沒鋪了還是碎石子路。

就這樣子東鋪一截西搞一截的沒一條完整的,倒有點像是幕子頭上的斑紋。當然,整個省道的路基倒全拓寬了,只是沒鋪拍油就是了。

葉凡的打算就是省道從武溪鎮過來那一截給鋪上拍油,以後從林泉鎮出的車直接通過武溪鎮到福春市再到墨香市了。

這個有點像是面子工程,省市來的客人一直坐拍油路可以直達林泉了。往上去魚陽又鋪成了碎石子路面。

而林泉跟南溪那一截看情況而定。如果有錢就鋪,沒錢就不搞了。

當然是先保證林泉境內的路面了。其它的鄉鎮以打通為主,拍油路面的事估計有待商椎。

估計今天這些個鄉鎮長書記不請自來可能也是隱約的聞到了什麼味道。想來

「宋書記,你曾經還是我的領導。給你透個底吧,這「林泉大通脈藍圖。也還只是個藍圖。

這個藍圖的實現全得看財力如何了,目前林泉鎮的打算就是先修好天水壩子那條主幹線,一直修到原廟坑鄉。

連通廟坑和景陽林場周圍的三個電站。至於說廟坑鄉再過去是否打通角林鎮那得看財力允不允許。如果沒錢想辦這事也辦不到。

景陽林場接通龜湖鎮也是一樣的打算,還有斜岩鎮等。

當然,如果兄弟鎮能從財政方面挪出一些錢來相助這又另當別論了是不是?

要知道林泉鎮現在也是窮得丁鎖子響,廟坑一合過來財政方面就很吃緊了,呵呵呵」葉凡面帶微笑打著哈哈,這個想不得罪人就難了。

果然。

武溪鎮的費小月搶先難了。..半開玩笑道:「葉鎮長。我們可是聽說你一下子就弄到了二千多萬修路資金,有這麼一大筆錢修通這些路應該差不多了吧1

「二千多萬,說句實話,那有幾筆還是虛的,比如市財政局的王局長說的那力o萬,這個就沒個准信了。也不知能否拿到手。

實際上能到位的資金最多不過4口萬。

大家也知道,現在林泉難過啊!

本來林泉大鎮的經濟在全縣鄉鎮中排在第三位的,現在來了一個墊底的廟坑鄉一加入,估計這樣子一綜合本鎮的經濟指標一下子就要跌到全縣第九位左右了。還不如你們武溪,南溪了。

縣裡又把原魚陽紙廠這個大爛攤子砸給了林泉,唉!我們的日子難過啊!比各位慘多了,這個年都不知道該怎麼過了。

也許你們會說,你手頭上不是有上千萬。挪一點過來就行了。我只能是苦笑著直搖頭,這筆錢敢挪嗎?天水壩子那村子大家估計都耳聞過,那一帶的人還不把我的皮都給拔了去。

本來魚陽紙廠縣裡答應給投入二百萬的。不過現在縣裡也困難,就那二百萬也不知什麼時候能到位。

人家廠子的投資方的條件是先要咱們林泉鎮把廠子搭好地整平,這錢……唉

葉凡當然也是趕緊在各位一二把手面前訴訴苦再說,別整天就是惦念著自己口袋裡的那幾百萬,弄得連個覺都睡不安穩。

見大家臉色都不怎麼好看,葉凡又補充了一句話,說道:「當然,這幾天省市規劃方面的專家都在。我會要求他們按林泉大通脈藍圖規刮設計的,即便是暫時沒法子建先規在哪裡也好,等以後有錢了就可以實施了是不是。

說句實話,這規戈可是也要花錢的,沒有個幾十萬估計是弄不下來。這筆錢我就不問各位書記鎮長要了。就算是林泉鎮對兄弟鎮的支持了。」

葉凡這麼一補充夫家臉色更是古怪。心裡嘀咕道:「沒錢修通還規刮來干屁用?

總不能讓老子們天天望著那破圖呆酸味。看著你林泉人坐車跑著口來米寬的拍油好公路,老子天天在碎子石子路上顛得斷了腰,破了屁股的。媽的,這事肯定不成,」

宋寧江那臉色有些不好看了。覺的葉凡太不給面子了,不過他還是克制住了,問道:

「葉鎮長的意思是要求我們出些錢。說起來也是應該的,林泉鎮也不容易,出點就出點吧!

就拿我們角林鎮來說吧,要接通到原廟坑鄉還有著舊來里路,不知要我們鎮出多少?」

「這個。東西有點複雜,如果是原來就有小公路的就好辦一些,如果是全部打通的就麻煩多了。而且這個跟山岩土泥也有關係。山岩路肯定比土泥路花的錢多。

原廟坑鄉跟角林鎮好像是不相通的。如果要全部打通的話花工花錢就比較多了。

這樣吧宋書記,你也是我的老領導了。那截路最多7千米左右,一千米估計有得刃萬會下來了。

7千米就需要凹萬,我們林泉出醜萬,你們角林鎮出,力萬怎麼樣?當然,要求角林鎮要號召路途兩邊的鎮民們多出白勞力了。」

「白勞力,實際上就是指修路時源途村民要出工,這個工是沒有工錢算的,只管飯和茶水。

一般來說一天有一包一塊錢左右的煙抽。這也是沒辦法之中的土辦法。一般來說源途的村民們有好路走了都會支持的。

「白勞力那個不成問題,就是這力萬可就有些麻煩了。要知道咱們角林鎮一年的財政純收入也不過接近一百萬。

實再上還不到一百萬左右,你這一下子要拿出力萬來,那可得全鎮幹部職工的口糧錢,總不能讓全鎮人民都喝西北風。這事」唉」

宋寧江一邊說著一邊微微搖著頭嘆息,他到是沒有怪葉凡了,因為人家已經支持了刃萬,出的是大頭。這個可是完全體現了兄弟鎮情

宋寧江也知道葉凡是看在跟自己共過事的份頭上才肯出到刃萬了。不過他心裡一點喜悅的感覺都沒有,反而是感覺身上沉甸甸的難受。

如果自己連刃真」二出來紋事要是傳回角林泉邁不被鎮民笑死,自只紋個電潁面何存。要知道人家葉鎮長可是有著大魅力的,二千萬都能疇來。

這樣子兩相一對比,宋寧江覺的如果自己搞不來力萬估計回去無法向全鎮人民交待。

此亥的宋寧江倒是彼有點怪起葉凡來。心裡暗罵道:「顯擺什麼?搞什麼「林泉大通脈。你這不是逼我去討錢嗎?

討不幕還不行,就是沒本事的表現。那咱這個書記還怎麼當下去,全鎮幾萬口子人都盯著現在廟坑鄉那邊了。」

葉凡無意中又遭來了嫉恨,你為人家做了好事,出了一百多萬這麼大一筆錢,結果怎樣呢?

一點好處沒撈到還遭人暗恨。這個葉凡怎麼也不會想到的。做人就是這般的難。

所以時下有的幹部乾脆不願作事。做壞了事得到領導批評,做好了反遭人恨,乾脆不做事,得過且過。

這樣一來也沒壞事也沒好事。平庸一點如果背後有靠山的話照樣子陞官。

這就是官場人所講的「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只要做事就有過錯。也就是這股子小風吹的緣故了。

晚上。

在鬼嬰灘的「鍾旭聖君宮。中,葉凡小心的從玉瓶中倒出了那顆國術者視之為珍寶的「雷陰九龍丸。

先是分出一半叫齊天服下,想先觀察一下看看藥力如何。如果藥力太猛對於齊天的經絡的衝擊太過於強烈就怕反而會受到損傷。

所以此丸在沒有臨床試驗的情況下其實齊天是當了一回到霉的白老鼠。葉凡採取的漸進的方法,視效果逐步加大藥量的。

不過齊天沒有一點怨言,他願意當這光榮的白老鼠。

在調息平穩后服下了半顆藥丸。

半個小時后椒從ΑF鴣跏逼斕納硤逵幸恍栗。不久就邊臉部肌肉一塊塊像跳舞樣抖瑟了起來,如起伏的波浪此低彼高。

葉凡趕緊行氣,抓住齊天的手腕靜靜的體察著齊天經絡內氣機的變化。感覺有點亂像初動的癥狀,立即把內勁之氣逼於嘴邊以「化音迷術。方法從嘴裡集束逼向了齊天。

「氣壓丹田,意守本心。抱歸守一。無我無相

一道道渾沉的,如鐘聲敲響般的內勁之音隨時的敲擊在齊天的意識中,在齊天難受得要死時又得到了精神上的無限支持。

這邊手掌中的內勁之息以平穩的方式逼於齊天手部經絡之中,這種東西看反正是看不見的,只能說是葉凡的一種感覺罷了。

感覺中好像有一絲絲氣勁在手部經絡中流出,漸漸的滲入齊天孔穴之中再進入經絡。

這其實就是真正的氣功,國術大師的內勁之息。

內勁其實就是體內貯於肌肉。皮膚,經絡、肺腑等各部位的人體內氣。通過國術秘徑所指示的氣行之道,再融合了外界的一些自然氣機、氣息。

經過苦練的氣息集中於丹田處。經過長年累月的壓制。練純、提練,排毒,最後化純后形成的一種肉眼難識的氣息。

此種氣息在使用時通過人體經絡的運轉,在大腦意識的控制下會注入身體皮肌經絡之中,增強人體肌肉皮筋的強度。

在電視中見過的肚皮在鼓足內勁之氣下,能夠生生的受鋒利大砍刀一砍而無任何不良的事。

就是因為內勁注於皮肌之中使的皮肌在猛然間強度與普通的肌肉相比硬實,已經達到了鐵皮的厚實度,可又有著肉質的韌性。稱之為硬氣功。

有點像是氣球沖氣后強度增強的原理。不過這種國術修練說來容易,做起來卻是相當的難的。因為人體也是個複雜多變的活性體,稍有不甚就有可能倒致皮肌受損,經絡被廢的可怕下常

簡單來說,人體每時每刻都在變化。幾分鐘前跟幾分鐘後人體的承受能力就稍有差別的。

所以在應該「雷陰九龍丸,突破內勁之息時也要萬分注意,一定要有一個至少越自己一個階位的國術高手在一旁隨時關注、幫助著,不然很可能會造成廢經絡受損的惡劣後果。

零點網過,葉凡已經是大汗淋淋,整個人如一隻落湯雞一般盤腿於破宮大殿中。

經過三個多小時的全力力拚。齊天總算是有驚無險的走過來了。

行毛一圈子后齊天睜開了雙眼。見到葉凡整個落湯雞的慘樣子心裡非常的激動。

也不願驚動他了,衝出了破廟到一蘆葦叢中拳打腳踢了一番,頓時是石飛沙揚,葦葉飄飛,渣渣的刺取聲音驚得鬼嬰灘的一些小動物小蟲們是驚慌狂逃而去。

感覺體內氣機在經過一陣子泄過後,齊天回到了廟裡,現葉凡已經站了起來。

齊天二話沒說,單跪半俠:「大哥在上,請受三弟齊天三拜。大哥對齊天的恩德齊天將永記一輩子。從今天起。齊天將是大哥一生的跟隨者。如有違誓,雷劈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