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一十一章全是來搶錢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一章全是來搶錢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哈哈哈」起來吧三弟,咱們兄弟還說這個幹嘛,見外了!見外了。..」

先前葉凡並沒去扶齊天,葉凡覺得自己有功受這三拜。因為齊天現在內勁行功路徑可是經過自己結合師傅費老頭傳的「養生術」結合齊天原先修練的行氣之道經過修改得來的。

所以葉凡也算得上是齊天的半個師傅,受他三拜完全可以的。

「齊天,真實內勁力度到幾段了。剛才試過沒有?」葉凡笑眯眯的問道。

「報告大哥,三段的「截流,之境。哈哈,跟梅家那丫頭同一段位了。老子高興啊,回去后定要找到她好生的討教一番才對」嘿嘿」

齊天張狂地大叫著,連退守在遠處百米的幾個兵蛋子都聽見了,一個個心裡很是納悶。

一個兵士問道:「排長,齊少校好像瘋子一樣,剛才可嚇人了,撞進蘆葦叢里砸得石頭像炮彈一樣亂飛。這要是被他踢了一腳還不立馬就掛了。」

「你小了,營長走時有特別交待,你可能不知道,齊少校可是出身於咱們水州的獵豹兵團,神人啊!

踢死你估跟踢死一隻小狗也差不多,哈哈哈」那排長得意地聲笑道。

「排長。咋能說俺是小狗,好歹我也跟謝營長練過幾手的。」士兵略顯得意的吹道。

「練過,就你那三腳貓功夫也算是練過,真是笑掉老子大牙,要不你去跟齊少校挑一挑怎麼樣?」排長詭異的一笑。

「別!我還想留著這條殘命回老家娶媳婦兒呢,傻子才去挨打,給人家當沙袋子。」士兵身子一震。趕緊退後了好幾步才敢停了下來。逗得一旁的幾個兵蛋子暗暗偷笑不已。

稍事休息過後。

葉凡調息完畢,見到一臉崇拜不已的李橫山笑道:「來吧,剩下半顆藥丸給你了,爭取突破到第三段吧。」

李橫山也是不負所望,順利突破到了國術第三段的「開源之境」比齊天差了一小階。

這是因為齊天根骨比李橫山的要高一疇,屬於級的。李橫山只能達到級根骨。

當鐵團長在深夜接到這個喜訊后那是笑得聲震上天,也不知會不會招來天狼。

更是引得了貪念盡開,嘴裡不滿的嘮叨道:「老弟,你都升鎮長了。這也是個大喜事。不過老哥我的那顆中檔藥丸你得催那位前輩抓緊些,這幾年都沒突破了心癢得很,再不能突破老子都給憋死了還活個球。」「好了大哥,我已經給那位老前說了,老人家差點就生氣了。

說是二個。月之內配製出來,一般來說會成功的,幾率較大。」葉凡神秘的說道,反正一說起那位自編的隱世前輩葉凡的口氣就裝得特別的敬重,特別的神秘。

狗屎!

那個隱世前輩實際上就是他自己。如果被鐵冉長知曉了不知會不會暴跳如雷了。

「嗯!只能耐心等待了。不過不對啊!剛才你說一顆藥丸就讓齊天和橫山突破了,那剩下的那顆藥丸呢?

應該捐贈給獵豹是不是?你乾脆叫齊天一起帶回來。..我這邊還有幾個二段頂階的連長需要突破。

這一下子如果能增加二位三段位的中階力量咱們的獵豹實力將大大加強啊!哈哈哈,,好!你辦得好」

聽鐵占雄這麼一說葉凡差點沒給氣蒙了,噎了一口口水說道:「老大,你也太貪了吧,不過這顆藥丸早就被我賣掉了,對不起了,我這個窮鎮長難當埃沒錢這日子難過是不是?」葉凡不好意思說道。

「賣掉賣給誰了。你說說,為什麼不賣給獵豹。這種珍品可是不能流傳出去的。

不管怎麼樣,這顆藥丸就是獵豹的了,你說說賣了多少錢,我們付給你。

哼,亂彈琴。這個東西怎麼能賣給外人。這個也屬於國家機密知道沒有,千萬小心點1鐵占雄生氣了,在電話中嚷了起來。

「是兩個老闆,也是國術愛好者。估計有著一段身手,想突破到二段之境,不過他們投到林泉鎮紙廠那錢可是不少。

這邊捐贈給鎮里修路總計三百萬。廠里也投了一千五百萬。如果大哥能拿出這筆錢來我就把藥丸給留了下來。

如果不能大哥總不能陷兄弟於不義,答應了別人的事就要做到是不是?」

葉凡詭異的笑道,心道:「你獵豹肯出二千萬買一顆破藥丸那才怪。不耳能的。如果能出我砸鍋賣鐵也得再配一顆出來。」

不過電話中的鐵占雄半天沒了反應。葉凡趕緊又補充了一句話道:「那兩個人都三十幾歲了,想招進獵豹就免了,年齡太大,根骨估計也不怎麼好,能突破到二段已經是極限了。」

「哼,將大哥的軍是不是?欺負大哥沒錢是不是?二千萬算個球。呃!算了,你都答應了別人了我還能有什麼話說,總不得陷兄弟於不義。

不過以後千萬別這樣,有那種藥丸先給獵豹。我們軍隊也可以出錢向你買的。

當然,我們出不起那麼多錢,一顆藥丸給你刃萬還是有的。我知道那藥丸估計成本就達到了十來萬了。

而且配製成功的比十尼友不合很少都不算貴「價格好商量,你可以給那嘔不引輩好好說說的。」

鐵占雄肉痛不已的罵罵咧咧了一陣子,無可奈何地放下了電話。

不過轉念想到多了兩個三段高手心底里也著實高興,不然估計硬搶都要把那顆藥丸給截流下來的。

齊天和李橫山連夜趕回了水州。獵豹要做的事太多了,沒有時間。

當然,葉凡交待齊天辦的事也辦妥了,從「黃泉之路。中撈走了舊來條古娃娃魚給偷偷送到了楚天閣葉府養著了。

當然,也順手挪走了一條帶回水州獵豹基地讓鐵占雄嘗嘗。這種古品種娃娃魚可是有錢也買不到的好貨色,雖說味道是純正了一些,但區別也不是特別的大,華夏人吃的就是那個古味兒和新鮮感。

「葉鎮長,聽說昨晚上各路鎮長書記雲集咱們林泉鎮,怎麼樣?大家還滿意吧1

鎮黨委會還沒開始前,撂勇悠閑的吐著煙圈隨口問道。..昨晚上繆勇回市裡了,半夜才趕了回來,說是已經聯繫上了財政局的王天亮。電業局的王亞哲兄弟倆,同意見見面再說。

「滿意!大家只想要路,要錢就沒有了,你說說怎麼個,滿意法?唉1葉凡不由得嘆了口氣,一想到這「林泉大通脈。惹的禍事頭有開始腦了。

也不知這事兒該怎樣去解決。沒錢總不能把自己辛苦搞來的款子全給大家分了吧,這世上還有公理可言嗎?

葉凡感覺自己好像是掉進了一張無邊無際的人情網、關係網中,煩人得很。

昨晚上酒桌上趙柄健財神也來湊熱鬧了,說道:「葉兄弟。柴木鄉的那條路就拜託你了,希望明天專家組在規戈設計時能把柴木鄉那一小截路入「林泉大通脈。中,沾點老弟的喜氣,哈哈哈,」

趙柄健可是笑得葉凡冷汗涔涔。

隨口問道:「趙哥,從龜湖鎮再到柴木鄉那一小截路不知到底有多遠,你給個准信,我好安排。」

葉凡可是不想肉縣裡來的財神爺,再說趙柄健對自己一來都不錯,兄弟情義還是得有點。

雖說現代社會人都比較現實。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但葉凡不這麼認為,認為兄弟情義還是應該存在的,不然這世道都變成什麼了。

當然。他也知道這個只能是相對來說的。如果說有永恆的兄弟情那是不可能的,這個就連葉凡自己也說服不了自己。

心道:「一小截路,趙哥口中的一小截路估計不會有多的。」

這就是一個眼光問題,在縣裡領導看來,二三十千米算是一小截路。可是在鄉鎮幹部眼中那可是一條長龍。

自己鄉鎮那一點點可憐的財政收入盤平三皿里路都難,就更別說二十三十的了。

「葉鎮長,就公里左右。那條路縣裡已經修通了,路基也有6米寬。只要稍微拓寬再拉直一些就是了,呵呵呵,」趙柄健的弟弟趙挺盡量裝得輕鬆一些,這個當然是怕說重了嚇蒙了葉凡。

葉凡的感覺網好相反,好像突然有根冰茬子扎入了胸中似的,感覺一紮子的氣悶,差點沒噎氣過去。

心裡暗罵:「格娘老子的,公里這麼長,還讓不讓老子活下去。

這個可是計哉外的,公里即便是有著原有的6米寬路基這整下來估計也得勸萬左右。

真把我這可憐的一個屁鎮長當財神爺了是不是?不過既然是趙哥的弟弟,也不能太過於搏他面子,不然以後得罪了財神爺日子就難過了。」

葉凡心思電轉,掃了一眼在桌的各位書記,見大家臉上露出的居然是一絲絲興哉樂禍神色,雖說掩飾得極好,但還是被葉凡那靈敏的相面術給感知到了。

心裡狠罵道:「笑!全是來看我笑話的是不是?真給老子惹毛了咱只修自己林泉的路,搞個村村通看你們哭去吧!哼1

不過想歸想葉凡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如果真那樣子辦,估計這夥人會集體去縣裡抗議搞絕食逼宮了。硬是在臉上擠出了一絲絲笑容道:「趙哥,說句實話。那路如果是簡單修一下還行,最多幾十萬。

如果都要搞成總寬度達口米的薄層拍油路面來,你是拔款子的人,對於修路方面也應該較熟。你給我算算那一小截千米路得花多少錢?」

葉凡回答得非常巧妙,一捧子把這個燙手山芊給扔回去了趙柄健,叫他先拿拿妾意。如果自己算出來都要勁來萬了也不好意思再開口了。

再開口的話就有點強人所難的吳樣子的事趙柄健這種老官油子絕對不會去做的。

「勸萬左右吧!葉兄弟,這個我知道,你也難。趙哥心裡明白。

就你弄來的一千多萬如果這樣子一潑,估計連個泡都沒冒就全完了。到最後那路也是修得不三不四的。

這樣吧葉兄弟,我想辦法給你補貼一百萬,就算是看趙哥面子。剩下的鄉里出一點,不夠的我去想辦法了。呵呵,誰叫趙挺是我弟弟不是。」

趙柄健那話說得也是非常的圓潤,不過就那麼一張口又把葉凡那本來就不殷實的

「行!趙哥都開口了我還有什麼話說。明天專家組一定把柴木鄉納入「林泉大通脈藍圖。中,趙哥放心。」

葉凡笑道,不過心裡卻是肉痛得呲牙咧嘴的,如果沒有這麼多人在場估計得立即就罵娘了。

葉凡的這番話下來倒是令宋寧江心裡好受了一些,在腦子裡換位思考:「葉凡也的確不易,看來剛才他能出到匆萬給角林鎮已經是給自己很大面子了。

要知道趙大財神出馬他也僅出了一百萬,這一百萬還是趙大財神硬是逼著出的。

唉!人家趙挺有個財神哥就是好啊!不夠的根本就不用自己操心,趙大財神出馬討上二百萬應該有可能。

麻痹的,都什麼世道,全他娘的關係社會,沒關係根本就活不下去。」

聽葉凡這麼一說先前溪坑鄉那個費國思書記可是有些坐不住了,心道自己鄉里那路還一點著落都沒有,葉鎮長不吭聲估計是沒戲唱了。

看來也得去拉些關係來才行,不然沒點交情人家幹嘛要理你。那可是大把大把的鈔票子的,動輒就是上百萬的款子。

他也只能暗嘆趙挺的好運,心裡胡亂想著準備回縣裡找費默再想辦法了,因為趙柄健就是一個榜樣。

這一桌上許多鎮長書記都在動著歪腦子,葉凡也知道估計大家都在想著如何從自己口袋裡拉出錢去。

喝多了,感覺頭腦中暈暈的,人有些恍惚起來,眼花花的怎麼感覺一桌子坐的全是狼,而且是來搶錢的白眼狼。

「葉鎮長,關於東鎖洋街面擴展的事你給大家說說。」繆勇輕呻了一口茶,叭的一聲出口了,打斷了壹亂想。

「嗯!大家都知道,前段時間咱們林泉本鎮的東鎖洋一條街因為歹徒故意縱火,倒致了整條街面都燒的差不多了,即便當時有留下來一些。後來也給救火的人為了阻斷火勢給拆得亂七八糟了。

教深刻啊!

縣裡消防隊的同志說了,當時就是因為東鎖洋老街街面太窄,倒致了救火車都無法接近,才造成了如此大的損失。

建議我們一定要按消防防火規定重建新街,街道至少也得達到口米左右才行。其實除掉兩邊跟店面相連的餘地也不過就剩下米左右了。

前段時間秦書記和蔡鎮長就按這個規定,要求東鎖洋一條街的業主在建房的時候往後退出街道來。不過效果不怎麼理想。街上店面的業主不理解啊!

這個也是情有可願。因為一退出后店面就縮水了不少,損失當然也大了。以後店租什麼的肯定會少了不少的,鋪面大總比鋪面小好。

後來一直扯皮了下去,店面業主不退街道出來鎮里准建證就不。如果要強建的話就要制止。

就因為這件事城建方面的同志。比如土地所的同志已經跟東鎖洋安了多次小糾紛。甚至到後面展到了土地所的同志下去執法居然被業主毆打。

今天,為了適應新時代展建設林泉級大鎮的需求,就從東鎖洋開始了。

我的打算是把東鎖洋打造成林泉新城的第一條主街,各位委員都想悲

林泉大通脈建成后林泉將成為鄰近幾個鄉鎮的中心。以後交通的中轉站就在咱們林泉鎮。

貨物吞吐,人流,物流等等那量肯定會增長。再加上咱們林泉紙業公司的成立,前期投入就達到了四千多萬。

紙廠一建成,必定會帶動周邊有關這行業的產業展,形成一個良性的產業循環和擴展的鏈條。

幾年過後,工廠多了起來,林泉的經濟得到空前的展,到那個時候林泉想要再次擴展街道就麻煩了,也造成了重複建設的惡性遁環。

而且,如果街面不拓展到足夠的寬度我怕以後會經常造成車子擁堵。車子橫飛,沿街群眾的生命財產將受到嚴重的危險這種可怕局面。

所以,從林泉的未來出。我的建議就是把東錯洋那一條主街的寬度拓寬到6車道,主街道力米寬度。附著兩條人行道合計出米寬度。

這個計如果能成果,以後不管林泉的經濟多迅猛,車子如何的暴漲。在刃年內應該夠了。

關於退街的具體措施我已經列印好了,各位委員好好看看」葉凡的言用此起彼伏來形容也不為過。一會兒激昂,一會兒平棄,一會兒燥動,一會兒嘆息,其實是在儘力的遊說在坐的各位黨委委員,有點造勢的嫌疑…

在坐的黨委委員們那心裡都有些意動了起來,彷彿看見了一個嶄新的林泉鎮。

半個小時過後,關於用紙廠地皮換退街店面之事展開了討論。

「葉鎮長,我有些不明白,鄉鎮街面拓寬後有舊米左右應該夠了。

按縣裡消防要求來說總寬有的口米也絕對夠了。這樣子一下子要求拓寬到出米是不是有點浪費?那可是需要大筆款子作為後盾的,咱們鎮有這個能力嗎?我感覺怎麼有點天方夜譚。」曲英荷認為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