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一十二章出工不出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二章出工不出力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米寬的街面就是咱們白陽縣新街好像也沒眾么鄙憂;舊計就力米左右。..

原本縣裡要求林泉新街街面口米已經退不下去了,這下子又拓寬了一倍多。

這個方案我想是很難執行下去的。搞不好街上的業主們鬧起事來就麻煩了。」黃海平跟曲英茶一唱一合演起了雙簧。

「要辦事當然就有難處,不辦事什麼難處都沒有。咱們林泉鎮以後會成為魚陽下部鄉鎮的中心。

我想我們的思想應該要有脫性和前瞻性,不能把眼光只顧著於最近的幾年,應該更長遠一些。

出年到刃年都不用再次拓寬才行。那樣子做也能節約許多的國家資源。咱們華夏雖說是殃殃大國,地大物博也有資源耗盡的一天。能一步到位當然是最好的了,我認為既然要拓寬了乾脆一次性就到位,免的以後再惹麻煩事。」葉凡乾淨利落的回答道。

「我同意葉鎮長的觀點,國家雖大但咱們華夏卻是一個浪費資源的大國。

大家經常會看見,街上的人行道是挖了再鋪鋪了再挖,今天是電信局挖了鋪電纜,明天是廣播局挖了通閉路。

後天又是城建的挖了通地下水道,,這樣子的重複建設造成了國家資源的極大浪費。

林泉的未來非常的美好,如果葉鎮長的大通脈藍圖能實現的話那車輛估計一下子就會增長几倍,這還是過路的車子。

社會展了,人民富裕了,購的車子也會多起來。所以。我支持一次性拓寬到茁米,按小城市的規劃來重建咱們的林泉新街。」

賀佳貞副書記是研究生,眼廣看得遠,很是佩服葉凡的前意識。直接就給以最強有力的支持。

當然,如果說賀佳貞全是為了林泉鎮才支持葉凡的那個不可能,這其中當然也有摻雜一些個人感情在裡面的。

要知道自從前次在廟坑的紅珊瑚歌廳,跟葉凡旖旎的跳過粉紅色的貼面舞后,賀佳貞到現在還是回味無窮。

時常在心裡悶心自問著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難不成真的要來個姐

戀。

自己都快飛了,葉凡才舊歲,這個相差太大歲數。盛覺應該沒有展的空間和可能性。

再過得舊后自己變成黃臉婆時葉凡還只是個羽歲的小夥子,愛情這個東西真能像電視中演的那樣子達到「永恆。嗎?

這個估計是不現實的,等到自己人老珠黃時葉凡可正當年輕,那個,時候的自己該怎麼辦?

也許到那個時候葉凡的事業蒸幕日上,手握重權,位居高位。..身周環繞的全是嬌滴滴的妹子,他還能守著自己這個黃臉婆嗎?

所以賀佳貞思前想後,夜不能寐,感覺跟葉凡還是沒有可能性的,太不現實了。

感情這個東西不過有時想攔也攔不住的,不過雖說賀佳貞覺得沒有展的可能性,但在事業上能支持的還是會儘力的支持葉凡的。

估計即便是葉凡提出的東西不怎麼合理自己也會盲目的支持的。

有時賀佳貞也卑心自問過,自己能否做到公正,能否從黨和國家的大義出,最後得出的結論是不可能。

只要是葉凡提出的建議自己絕對會支持。而且是義無反顧,自己還會為此找出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來欺負自己等等。

其實賀佳貞不知道的是自己已經陷了進去,身在局中才不能窺視到全貌。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就是日前賀佳貞的狀況。

用四個字形容就是「當局者迷。

「嗯!能把咱們林泉建得跟城市一樣美好我無條件支持,不過關於退街的事也要當作一項大事來抓,千萬別在此事上捅出什麼委子來。

時下許多地方搞拆遷時生流血甚至死人事件,所以我希望黨委會要慎重對街退街退店之事,拿出一個切實可行的方案來。」鐵明夏雖說同意葉凡的拓寬計」但對於退店之事所產生的後果也是深感憂慮。

見到賀佳貞和鐵明夏都言表示支持葉凡,加上葉凡自己就有三人同意了。

繆勇斜眼掃了一下黨委副:「謝書記也談談吧1

心道:「如果老謝同意咱就觀望一下再決定,如果老謝不同意咱就要說叨兩句了。不過如果能把林泉建得更大更漂亮也有我這個書記的一份功勞,只是這個退街之事不好處理,惹出麻煩來就事大了」

見大家都盯著自己,本來不想言的黨委副書記謝端也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心道:「倒霉,黃海平跟曲英荷明顯的是反對,這邊又是二個人支持葉凡,就不知道繆勇這個書記什麼態度了。

唉!這一張口可就要得罪人了。..老頭子的做人態度是不偏不移,

不過要做一個老好人也太難了,如果直接表示棄權的話估計也會得罪人,說不準兩邊的人都給得罪了」

謝端在心裡快的繞了一個圈子回來,也不能把大家給晾在一旁

等。

呻了一口茶盡量讓心平靜了一些,說道:「葉鎮長的方案我剛才也看過了,這個藍圖非常的美好。

如果能實現的話咱們林泉簡直可以比擬小城市了。距咱們林泉不過的千米的福春市就是一個經濟較達的縣級市,人家的新城街面看上去的確好看,美觀大方。」

謝端先是來了個。褒揚葉凡的計劃非常的好,不過轉眼間又「叭,地一聲呻了口茶說道:「不過人家福春市有錢,財力雄厚。

如果要擴街涉及的方方面面的東西太多了。剛才鐵副鎮長也講過了。退街退店就是一個大麻煩。

有的店主的店面不過七八米深度。這一退整個店面都沒掉了人家肯定會心不甘的。

所以,葉鎮長的計劃很好,但實施起來難度很大,不過我服從黨委會的決定。再大的困難咱們都要迎頭趕上是不是?呵呵呵1

謝端不虧為謝端,「魚陽笑面虎。謝強的兒子,承襲了其老子的一貫風格,隱隱的有了謝強的一絲影子。

這番話說下來是滴水不漏,好像既是支持葉凡的計劃,好像又是又不同的看法,擔心店面等等,結果

這黨委會還不是要大家決定,還沒決定怎麼能說服從,葉凡在心底里暗暗腹誹著,覺得這黨委會裡估計就是謝甲罡叢恿耍難以琢

不過此人又最重要了,一般來說,經后的黨委會上估計繆勇會傾向了黃海平跟曲英荷那一夥。

這樣很容易造成三對三的尷尬結果,如果謝端一棄權,許多事就變得複雜起來了,因為黨委會票數沒過半得不到認可。

所以當務之急還是要想出辦法把謝端這隻小狐狸給弄到自己一邊來。想把他拉過來那是不可能的,不過先取得他的認可那是非常的關鍵的。

「葉鎮長的藍圖很美好,也是一個大膽的方案,我作為林泉的黨委書記,能讓林泉變得更加美好,我當然是支持的了。

不過對於謝副書記和黃副鎮長的憂慮我們也要重視,不能等閑視之。要當作一件大事來抓,絕不對調以輕心。

這樣吧,既然林泉大通脈藍圖暫時是由葉鎮長負責的,關於退店退街的事也由他全權負責了,我從一旁協助。」

繆勇的一番話下來已經肯定了這個方案,所以此方案通過了。

不過他也很聰明。既要讓林泉變得更美觀,討得上級的歡心,大功勞他作為一鎮之書記也佔有很大的份量。

而責任方面來說他可是撂了挑子。也就是關於退店退街道一事一下子全部砸給了葉凡。

他可是打定主意不沾手,以後出了事至少你葉凡同志要頂大鍋,咱只是從旁協助的。其人陰滑得很,葉凡可是恨得牙痒痒的。

不過機遇跟風險並存,葉凡笑道:「行!這事就由我全權負責了。事要人去做的,只要肯去辦我相信一定會成功的。再此我希望在坐的各位委員能助我一臂之力,需要大家支持的時候希望大家不要推託。」

「葉鎮長,我先申明一下。此事我不想摻和,我表示反對,請王元成主任正式記錄下來。

不過我服從黨委會的決定,我只管好自己農業那一攤子事。」黃海平旗幟鮮明的表示反對了。

「我也一樣,對於街面格寬到出米我有自己的看法,我棄權,請王主任記錄下來。

主要是因為我是分管具體的組織人事工作的,最近合鎮后組織人事工作千頭萬緒的真是忙不過來。

特別是廟坑鄉的四個副職,真是大傷腦筋。所以關於退街退店的事我也不打算參與,請葉鎮長諒解。」曲英荷口氣較委婉一些,不反對也不支持,乾脆來了個棄權。

副書記謝端也表示棄權,專註於人事的安排方面等等。都是以這個為由頭表示不參加此事兒。

最後是聳勇、葉凡、賀佳貞、鐵明夏同意,也記錄在冊了。

「行!既然由我全權負責了我準備近期加緊在年底前搞出個切實可行的方案來,讓火災受災的住戶都能過個開開心心的新年。作為最基層的政府,總得為老百姓們做些什麼。」

葉凡臉上擠出了一絲微笑,不過心裡狠狠地罵道:「一個個膽鬼。遇上事了就做了縮頭烏龜。

既然不參與也可以,反正也記錄在冊了,是鎮黨委會上的正式記錄的。以後有功勞就別來搶桃子。不過繆勇真是夠滑的。

既想搶功又不出力,典型的一個出工不出力,出工不擔責任的破主兒。哼,這世上好事全讓他佔盡了」

會議完後葉凡直接電話中把此事給縣委的李洪陽書記和張曹中縣長簡單的彙報了一下,兩人聽后略作思考後也是低調的表示贊同,不過一直叮囑著要安排好退店群眾的事。

傍晚五點。

在瓚勇的牽線下葉凡跟他一起到了墨香大酒樓,今晚要會會市財政局的局長王天亮兄弟,為了電站家屬樓區的事葉凡也是豁著這張老臉皮了。

沒辦法,現在坐上了鎮長寶座才知道錢的重要性。不當家不知柴米貴。一下子少了那一塊的幾百萬資金支持,這鎮里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就是自己提出的林泉大通脈藍圖也會受到影響。

二人在包間中悠閑的喝著茶等人。

「葉鎮長,跟你說句掏心窩子的話。你我都是年輕人,都極易衝動。

不過等一下王局長兄弟來時我希望你能盡量剋制,為了咱們林泉的舊來萬百姓你可要忍字當頭才行。不然那電站家屬樓的事給黃了咱們的日子可都不好過了。」

繆勇顯得非常真誠樣子跟葉凡聊著,其實他也著實有些擔心電站家屬樓區的事給黃了,那可是五六百萬。

沒了這筆錢葉凡這個鎮長故然難過。不過縛勇也好不到哪裡去。如果林泉鎮真出了什麼亂子,第一負責人可是繆勇這個書記。

繆勇可不想一輩子的官途就載在這檔子事上,雖然他跟葉凡有分歧,甚至有些時候還互下陰手。

但在大事大非方面兩人的目標卻是相同的,都是為了把林泉鎮建設搞好。兩人臉上都有光,陞官時底氣也十足了許多。

「謬書記,你請的那位神秘客人現在可以擄桑《嫉秸飧鍪焙蛄嗽儼凰倒分兒真的出現時。我一時可就有些亂了,怠慢了人家可就罪過了。」葉凡裝著有些著急的樣子。

「呵呵呵!葉鎮長,算了,提前告訴你嗎?他就是我的姨丈蕭秉國先生,目前在市委組織部任副部長。他來作這個和事佬我也是煞費了一番苦心的,所以這番苦心希望你不要浪費了。」

繆勇略顯自得的揭秘了牽線之人,還是市委組織部的副部長。

「哼!繆勇這小子家底子殷實得很,不但有著市委常委的紀委書記姑丈玉懷仁,這下子又冒出了一個組織部的副部長姨丈來。

格老子的,緣剪的老媽那姐妹還真是多,一個個全是官老鼠。家裡又有錢,聽說開了個什麼汽貿公司,這有錢有勢有人陞官能不快嗎?」

葉凡心裡有些憤憤不平的想著。一絲苦澀湧上了心頭。感覺自己真要跟繆勇相鬥的話那底子不是一般的薄,甚至有點雞蛋碰石頭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