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一十四章火氣味較濃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四章火氣味較濃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用天要尖橫店漆,所以紋兩天邁是保持萬更不變,亡,賀章節變刃。..字了。希望各位大大能堅持「訂閱。支持狗子每天萬字更新。月票希望本月能達到田。如果實現下個月一號連更五更。看你們的,謝謝!

「賠不是?我王天亮可沒這本事。小波進了醫院,以後還要進大牢蹲著。就是我自己不照樣子進醫院,惹不起啊1

王天亮居然把自己的醜事都給搗鼓了出來,反正這事全市人民幾乎都知道了,想掩也掩不住的。這下子反而看開了,拿出這武器來先羞辱葉凡一番,出出這口惡氣再說。

「王局」長,那個,只是個意外,對不起了葉凡還是壓著火對付著。心道:「我給你們罵丑句能行,過丑句后達到極限小爺就不奉陪了。

我就不信離了你們就活不下去了,真要掰手腕的話惹火了小爺明天就開始搗亂,讓王亞哲這騷人這屁老總都當不了。麻痹的!老子丟臉丟到家了。我呸!呸

「對不起,一句對不起就行啦!哼」。王天亮哼了一聲正想繼續飆,這個時候蕭毒國突然開口了。覺得火候也差不多了。

這小子的氣勢也給打壓得夠受的了,再打壓下肉小子惹出真火來反而壞事。以後天天跟繆勇頂牛自己這侄兒在林泉的日子肯定不好過。

這點是物極必反的道理,關鍵是要掌握好個度,這個度就是個大學問。

現在葉凡被壓製得差不多了。在他即將暴之前自己出馬替他說上幾句好話,知恩就要報這個理兒全華夏人民都曉得,以後自己侄兒繆勇的日子就會好過多了。

當然,蕭秉國也知曉這個時候冒頭會惹得王氏兄弟不滿的。不過蕭秉國也不怕。

一來自己沒多少求他們的。二來繆塞的勢力絕時過王家的三來自己並無惡意。

要知道王天亮為了免去侄兒王小波的牢獄之災最近是四處出擊。..效果並不是特別的好。還沒找到解決的辦法,所以王小波也一直在醫院躺出、賴著裝玻

這樣子做的目的當然是使的一個,「拖,字訣了,縣公安局也不好立即就起訴他,而因為王天亮在拚命的運作著,所以縣法院和檢察院都沒處於觀望狀態。

如果王天亮能運作成功那就不下手了,畢竟王天亮是市裡的財神爺。

此事了啦的話縣法院和檢察院即便是不話,估計王局長最後都得拔下上百萬來謝禮一番的。

把王小波抓進了監獄對於法院和檢察院來說一點好處都沒有,反人。不抓進去有一百萬鈔票落下單位里那能辦多少事?所以,目前魚陽縣的幾個對王小波都能不利的單位,暫時都處於觀望之中。

再加上前次市委謝副書記,顧司令兩大常委問過這事後就沒再問,大家也就裝著忘了這件事兒就想藉此一揭而過。

不過此事還牽扯著一個葉凡這個當事人在裡面,如果他硬是要糾住這個不放手的話那法院和檢察院也只能執行。

當然,葉凡本人法院和檢察院並不怵他,就怕這愣頭青一氣之下跑到市裡兩個常委辦公室去大叫喊冤。讓兩個常委記起這事兒來就麻煩了。

所以葉凡這個關鍵人物還是不能得罪過份了,想要免去王小波的牢獄之災就看葉凡的了。

王天亮兄弟也想到了這方面,不過總覺得拉不下面子跟一個後生子談這方面的事。那可是太丟人現眼了。

自己侄兒被打了,自己還得去求兇手放過他。那自己以後再怎麼在墨香市混下去,是個人不都來自己頭上拉屎拉尿了怎麼行?

所以這麼久了王天亮其它人找了一個排了,就是沒找葉凡這個正主兒。..還是氣給鬧的。今天王天亮兄弟來這裡也有想試探一下葉凡的態度的意思。

而且聽說組織部的副部長蕭秉國也要來,所以才答應了繆勇的邀請。誰知一來,一見到葉凡這毛頭小子兄弟倆那個氣就再也忍不住突然暴了。

所以一連串的譏諷直往葉凡身上招呼了過去,看情況都難以收手了。

王天亮正有點後悔的時候這時蕭秉國開口了倒是個轉折的機會。

蕭秉國淡淡的笑道:「老王,來!坐下喝杯茶,彆氣壞了身子骨。年輕人嘛,有時衝動了一些。咱們都是老人了。就多擔待著點是不是?呵呵

見蕭秉國一開口王氏兄弟也就借驢下坡坐了下來,不過還是沒給葉凡好臉子看的,裝著沒這人似的自顧悶頭喝起茶來。

「王局長,對於以前的事我也很遺憾。後輩我先自罰三杯葉凡微笑著舉起了酒杯自飲了三杯。心道,老子是宰相肚裡能撐船。

不過王氏兄弟還是仇「兒,缽勇毋場面有此冷了,舟緊也端起酒杯道!,「圭力」侄兒我敬你一杯

「嗯!繆勇。年紀輕輕就是一鎮的書記了,伯伯也祝你步步高升,唉!咱們這些老頭子沒得比了,老蕭你說是不是?」

王天亮臉色好看了一些,擠出了點笑意跟繆勇碰了一杯,這瓚勇的面子還是得給的。

「王伯伯,林泉鎮的經濟基礎薄弱。沒有來錢的地方。

幾個破廠子也是半死不活的,侄兒在那果也不好過,日子難熬。

希望伯伯能讓電站家屬樓區的事順利在廟坑落戶,我再敬你一杯。」繆勇又舉起了酒杯說著好聽話。

「謬勇。不是伯伯為難你,電站家屬樓區的確不宜建在廟坑,大家當然都希望建在魚陽城關了。

畢竟是縣城,再破也比鄉鎮地方好一些,何況廟坑鄉已經撤了,現在連鄉鎮都不算了。」王亞哲跟王天亮對望了一眼拉著鋸子。就是不給承諾。

繆勇知道王家兄弟還有氣沒消,斜眼掃了葉凡一眼。

葉凡心領神會,舉起酒杯,說道:「王局長,其實林泉鎮貫通廟坑后廟坑人到林泉也非常的方便,不過半個多小時車程。

再說廟坑可是處於你們電力集團所屬的竹水溪一二級水電站,外加景擋電站,三個電站的中心點。

家屬樓區落戶那兒有利於職工的穩定生活。而且關於廟坑我們林泉鎮政府也有相關人員駐守,人數還不少。

原廟坑鄉並不是沒落下去,以後就繼續保持活力的。所以,還請王局長慎重考慮一下家屬樓區落戶廟坑的事,我敬王局長一杯。」

葉凡話說得誠懇,分析得也是條條是道,先就用話拿住了王亞哲。

「享!廟坑一個村子能比得上縣城魚陽嗎?我不能拿七八百名職工的身家開玩笑。以後職工不滿鬧起事來誰來負責?至於說到敬酒就免了,你的酒我不敢喝,喝不起,這酒味兒太嗆人。」

王亞哲的臭脾氣又患了,又開始甩臉子了,眼中神情極為不屑,不過見蕭秉國在一旁,言語也不好過於激烈。

見葉凡舉著個酒杯很是尷尬,蕭秉國心裡也微微有點動怒了。心道:「哼!王家兄弟的譜也擺得太大了一點吧,你要給姓葉的小子臉色看可也考慮到今天是誰在常事情總得有個度,過這個度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蕭束國雖然這樣子想著,不過他可是只老狐狸,絕不會因為葉凡的事去得罪王家兄弟的。

舉起一個酒杯打著哈哈笑道:「老王,小輩們鬧點小矛盾我們做長輩的能過去就算了。來,大家同干一杯怎麼樣?」

「蕭部長,你的酒我一定得喝,咱們先幹了。」王家兄弟舉起杯子同蕭部長幹了一杯,蕭秉國的面子還是要給的。

放下杯子后王天亮又說道:「不過這姓葉的鎮長的酒就免了。說句實話,我侄兒還躺在醫院,沒心情跟他喝酒,也不敢跟他喝酒,人家是能人。咱們惹不起的。」

王天亮絲毫不給葉凡面子,話中帶刺一針一針的扎了過來。令得蕭秉國那皺頭不由得都微皺了一下,乾脆也不管這破事了,看看王家兄弟要擺譜到什麼時候。

繆勇一看知道今天這和事佬可是不好做,想要王家兄弟真正氣消關鍵還是在葉凡身上,解鈴還需系鈴人。乾脆也坐一旁湊過頭去跟他嫉丈小聲聊了起來。

「王局長,王小波的事你們也清楚。過錯並不在我這方。不過當時有些衝動。所以特別來說一下

葉凡在做作最後的努力,心裡暗罵道:「姓王的,刃句快到了。過這個底線我立馬就走,我就不信沒了那五六百萬咱就活不下去了。咱們騎驢看唱本,走著瞧。」

「不在你那方那意思是說是我家小波有錯了,他有什麼錯?第一次被你打進了醫院我沒找你,第二次居然叫了個惡棍朋友開槍了。他可不是罪犯,憑什麼開槍,這世道上還有沒王法。還是不是黨的天下。純粹是潑痞牛氓一個哼1王天亮幾乎是以質問的口氣,氣勢洶洶的壓哼過來的。

「對不起!王局長,請你說話客氣一些。不要張口惡棍閉口地潑痞的。我的朋友全是正兒八經的國家幹部,沒有潑痞無賴。再說那天的事公安局也調查得很清楚,人證物證齊全。

如果王小波不對我動私刑也不會引出後面開槍的事,當時我的朋友是為了救我。」

葉凡也微微有些動氣了,所以語氣中也不如先前那般子謙恭了,反問了過去,不過語氣還算平和,以一種解釋的態度說的。。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址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