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一十五章翻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五章翻臉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其它不用嫌了,就點,只要你給公安局、檢察員的忖公川釋清楚。..說是一場誤會。

在魚陽給我家波賠個禮道個歉。這事看在蕭部長面子上就了啦。」王天亮揮了揮手像下命令一般說道。

「這個有些難辦,這事兒已經是刑事案件,即便是我想撤訴可是國家自然會公訴的,刑事案件跟民事案件不一樣。

這點還請王局長諒解著點,如果說是解釋一下到行,量刑方面也會輕一些。不過要道謙這點我是絕不會同意的。」葉凡在掙扎,作著最後的努力。

心裡罵道:「最後為林泉人爭取一次,不行就拉倒。東邊不亮西邊亮,我就不信除了你辦不成事。」

「不道謙這事就不用說了,小夥子,別以為當上了鎮長老子天下第一了,比你職位大的人有的是。錯過這村就沒那店了,蕭部長,我敬你一杯,哼1

王天亮也更是氣勢,哼了一句跟蕭部長喝起酒來不再理葉凡了。

「那好,我想再問一下王局長。你準備怎麼處理?」葉凡問道,口氣開始顯出微微的不善了。

「處理,跟你嗎?沒什麼好談的。說句直白的話,你還不夠那份量。叫你們魚陽的李洪陽和張曹中來還差不多。」王亞哲陰陽怪氣。

「好!那集想問一下王天亮局長,我們約好的那2四萬什麼時候拔下來。你不今

葉凡僅說了半句,意思你不會賴賬吧!看來想和平解決王小波的事是不可能的了,葉凡決定不再求這狗屁的王家兄弟了。

人都有臉皮,做錯了事還如此囂張咱就跟他好好玩玩,與人斗其

「哈哈哈,放心小子,你那勁萬我昨天早就刮到魚陽了,能不能拿得出來就看你本事了。我王天亮說話天地可鑒,還不至於陰你那二百萬的小屁孩子一個,沒見過錢。」

王天亮得意猖笑不已,肥大的肚皮都一抖一抖的,繆勇都有些擔心此獠那肚皮上的肥肉會不會叭咕掉落了一塊下來。

「好!我自會回去領的,這個不勞王局長費心了。山不轉水轉,水不轉路轉,我相信墨香還是黨的天下。只手是遮不住天地日月的。」葉凡臉色表現的非常的淡然,舉起酒杯對蕭秉國副部長敬道:「蕭部長。晚輩最後敬你一杯,今晚上的事麻煩你了,晚輩能力不夠,沒把事辦成,害你白跑了一趟。」

說完一飲而盡,又跟繆勇碰了一杯。

看也沒再看王家兄弟一眼,袖子一拂拉開門就要離開。

網拉開門就聽見「咦,的一聲問道:「怎麼是你?」

原來門外正站著幾個人,估計是路過也是來吃飯的。其中一個就是一身淡黃色厚裙擺的謝尤蓮。

「噢!是謝書記,您好1葉凡一眼就掃見了站在謝尤蓮哨二專職副書記謝國忠,搶先打了個招呼。

聽他這麼一喊,包廂內的蕭秉國和王天亮兄弟心裡暗自納悶想道:「謝書記,哪個謝書記,不會是市委副書記謝國忠吧?應該沒這麼巧。不過也說不準二聽說前次為了葉凡的事謝國忠專門打電話把魚陽的那一群子常委們罵了個狗血噴頭。..「呵呵呵,,是你啊1謝國忠打了個小哈哈,這聲小哈哈可是驚得蕭秉國和王家兄弟是再也坐不住了,一聽這聲音就知道那不是謝國忠還是誰說。

慌得趕緊也緊跑到了門邊,一個個都是微躬身打著招呼,諂著笑臉。說道:「謝書記好。」

「葉大書記,你的面色不好看啊!難道是什麼人惹著你啦」謝尤蓮比較單純,藏不住話。直接就問了出來。

因為一轉身後葉凡那裝給王家兄弟看的淡定的樣子立即變臉了,那臉色的確不好看,一臉的菜色。

還外帶怒氣沖沖的樣子,謝尤蓮說完后眼睛不經意的掃過了屋裡頭出來的人,估計葉凡是在裡面受了氣。

謝國忠當然更老道,斜眼用餘光輕輕一瞥就明白了。聯想到了前次葉凡跟王天亮家裡人的糾紛,估計是受了王家兄弟的氣了。

王家兄弟被謝國忠副書記那麼微微一瞥,心底里那個有點嘎著了。就怕謝國忠突然記起了侄兒王小波的那檔子犯騷子事,那小波絕對只好去大牢呆幾年了。

想跟謝國忠對抗,王天亮還沒有那般子自信。畢竟人家在墨香市可是高居第四號寶坐的大佬,謝家的家底子那是硬綁綁的,也不是王家這種外地草根所能比擬的。

「呵呵呵」昨晚上沒睡好,所以有點軟。我先走了謝書記,還有點急事要處理,你們慢慢坐。」葉凡擠了點笑出來點了點頭,看都沒看王家兄弟一眼轉身走了。

看著葉凡遠去的背影謝國忠微笑不語,心道:「脾性還沒磨平,還沒學會練達,眼神里藏不住心事。不過也不錯了,至少沒有當我的面直接告王家兄弟的帳,是顆好苗子。」

謝尤蓮忍不住嗔聲道:「哼!吃了槍葯子一樣,我可沒給你氣受,什麼嘛?爸,我們走,不理他,傲什麼傲。不就一個屁大點的鄉鎮副書記。有啥了不起的

「謝姑娘,他現在可是鎮長了。」繆勇在一旁幫腔道,想觸起謝尤蓮心裡的憤怒,有點邪火的鬼心思。

心裡暗道:「看來葉凡跟這謝家人也沒多少交情,也許前次謝書記肯出面全是看在謝媚兒面子上的。老子有些多心了。今天也彼有收穫的。」「鎮長,升得到快,尤蓮,咱們走,這肚皮再不墊點東西就得造反了。呵呵」謝國忠哼了一聲點了點頭,幾個人撻嚙著走了。

走出墨香大酒店後葉凡是越想越氣,一直在思忖著對付王家兄弟的辦法。

麻煩組織部的曹萬年老哥直接阻斷王亞哲的陞官之路,好像也沒多大用。

王亞哲如果沒升成官估計更會把氣撒在自己身上,那電站項目更不可能落戶廟坑了。

再說曹老哥聽說最近一直在忙自己上位組織部部長的事,這個時候去麻煩他有些不妥當。

人家自己的事都忙得焦頭爛額了哪還有時間來管自己這點小事。至少也得等他坐上那部長寶座后再說了。

所以此路不通,葉凡立即排除在外了。

於建臣老哥又是公安系統的。..幫不了多少忙。總不能叫他無緣無故的就去查王亞哲的底子,這個好像有點強人所難。

不過也要做好最壞的打算,如果王家兄弟硬是要阻攔扯皮的話也不介意使些見不得人的手段,那當然是最後壞的打算了。

「先不想了,回去把王天亮拔到縣裡的2凶萬先領回到林泉再說。這錢放縣裡可是不安穩,如果被張曹中給截了的話那可是欲哭無淚了。」

葉丹甩了甩頭決定先回縣裡去看看。

晚上點多,車剛開到武溪鎮時電話響了。

「葉鎮長,您在哪裡,請快點回鎮里。」工作組的段海在電話中焦急的叫著,幾乎是吼出來的。而且電話里傳來的聲音非常的嘈亂,好像有幾十個人正在吵鬧。

葉凡心裡一涼估計是出事了,立即問道:「怎麼回事?別急,慢慢說。」

「葉」葉鎮長,今晚我們紙廠工作組全體成員配合肖副鎮長一起,招集了東鎖洋街上的店面房主開了會。

把鎮里的方案給大家露了點底子,不過一說到每家店面都要退出舊米的深度時,現場頓時就炸開了鍋。

我跟肖副鎮長一直在努力解釋著,可是那些個房主根本就聽不下去。看其中也是亂亂的,後來越來越亂。有的人連桌子椅子都給砸散

也不知從何處飛過來一本畫著**美女的破書。直接就砸在了肖副鎮長的臉上。

肖副鎮長躲閃不及,鼻子被打了個正中當場就流血了。摸出紙來擦了擦說是要到醫院去清理一下。不過他這一去就不見了人影。估計是」

段海網講到這裡葉凡追問道:「嚴不嚴重?」

「不嚴重,就滴了幾滴血,如果是平時的話用紙堵一會兒就沒事了。」

「通知趙所長沒有,叫他安排幾個民警維持一下現場秩序,不要動手,大家要忍耐。」葉凡問道。

「趙所長去城關公幹還沒回來。所里就剩下胡德亮副所長在。他了解了一下情況,聽說肖副鎮長已經去了醫院,而人群中好像有林泉三霸的那些混子,後來,」

段海說到這裡有些遲疑,估計有難言之隱。

「後來怎麼樣?快說,這個時候了還婆婆媽媽的。」葉凡生氣的罵道。

「後來他說現在已經下班快到深夜了。所里就剩下一個值班的民警。

我說一個就來一個也行,他又推脫說是這種事警察最好不要參與進來,怕引起群眾們更大的不滿。

因為怕群眾以為是警察來抓他們生流血事件就麻煩了。說完就掛了電話,再打去時電話中居然說是正在通話中。」段海聲音有些沙啞著吼道。

「好!別慌。佔分鍾后我會趕到,叫大家保持冷靜,不要激怒那些屋主。注意保護自身安全,我叫鐵副鎮長過來。」

葉凡掛了電話后立即給鐵明夏副鎮長去了電話,他也正在城關一時回不來。

只好硬著頭皮打給了黃海平,這小子聽后一聲冷笑,說是退店的事當初他在黨委會上已經承諾了不參與。也不同意去搞這檔子事,然後說沒空就掛了電話,氣得葉凡差點把電話給砸了。

後來打給賀僂貞后她一聽說立即倒是趕去了。

「麻痹的!黃海平,你給我等著。作為一個鎮領導,即便是再有矛盾在這種緊急時刻也要站出來,居然撂挑子。

胡德亮看來也不是只好鳥,以前跟趙鐵海爭搶那所長寶座失敗了現在整天病怏怏的,幹什麼都提不起勁頭。

哼!你既然要病我就讓你躺一邊去好生休息一陣子再說。」

葉凡把車度加快到了嚇人的度,以們千米的高時狂飆了出去。

像這種還沒鋪拍油的碎石子公路。路面不過8米寬度。平時的中巴一般來說時僅有巫千米左右。

那些個瘋狂的摩托車玩家們最多飆到田千米已經快飛起來了。葉凡這個時候也沒注意到這些,這心裡一急只踩油門了,車子就像離弦也箭射了集網開了幾里,電話又響了,沒辦法只好接通了。

段海大喊道:「葉鎮長,快點叫民警,賀副書記被打了。」

「我馬上就到了,冷靜點。媽的1葉凡罵了一句粗話電話一放,油門被他一腳就踩到了底,檔當然也是最高的了。

就在這時候,前方居然是個急轉彎,一道微弱的小光柱閃了過來。在鷹眼術下葉凡摸糊的看見好像是輛大三輪,上面居然還站滿了人,估計有七八個」眼看就要撞上了,連躲避都來不及了。

大三輪上眾人也現了前面像炮彈一樣撞過來的車子,嚇得啊呀啊呀的大聲叫了起來,葉凡想都沒想一打方向盤啦一聲,車子一個急轉彎往外拐去。

「轟鹵一聲巨響,:簧像顆出膛的炮彈往溪邊飛彈了出去,連翻了幾個滾兒如一隻大跳騷在犬牙交錯的亂石上鎖鎖跳躍著。

出鎖鎖的刺取聲音,翻滾著,彈著,一路翻到了溪里才停了下來。

「啊!快救人1三輪車有驚無險,「嘎吱,急剎了下來,十幾個紙廠工人飛快的跳了下來直奔向溪邊。

「啊!好像是葉鎮長的車,老天。快點,你媽的,快點。」一個,聲音大吼道,原來是玉標的聲音。

玉標也是紙廠工作組成員,是由農機站調過來的。

跟畢凡跑過幾趟后早已把葉凡當作神靈一樣看待了。

特別是第一次去紙廠時人家葉鎮長,就幾腿就蹬得幾個混混快散

架。

一個人獨對幾百名工人淡然自若。那種風範令玉標這個退伍軍人那是佩服不已,有點粉絲的感覺。今天晚上玉標帶了紙廠的工人連夜在鬼嬰灘的工地上加班,正好想去搬運點東西。誰知在路上車燈給壞了。

幸好還有一把手電筒,結果就湊和著用手電筒照著開大三輪了,想不到居然跟葉鎮長的三菱來了個親密香吻。

不過因為前幾天剛下過暴雨,所以林泉溪里的水那是非常急的。

三菱冒了幾個大泡沉到了溪底下。倒霉的就是林泉溪在這一段溪面那水深平時也有六米深,這幾天加上溪水暴漲一下子加深到七八米左右。

「快回鎮子里叫人來救玉標焦急的大喊著,聲音嘶啞著,心已經沉到底了,估計葉鎮長生還的希望基本上為零了。

後面三輛大三輪上也跳下來了幾十個人一起找了起來。

「不」要叫了。玉標」我在這裡。」這時突然從溪邊緊靠公路旁的茅草叢裡傳來一個沙啞的聲音。

「啊!是葉鎮長。」玉標心裡狂喜,立即沖了過去。

原來在車子翻彈出公路時葉凡畢竟身手了得,國術七段身手那當然也不是吃乾飯的擺設。

在電光火石間打開了車門用力一踮從車裡竄了出來。不過因為竄得過猛,再加上黑燈瞎火的也看不見下面的狀況。

身子撞在雜亂的石頭上一下子有些蒙了,身上大腿和手臂處擦破了點皮。這時暈暈沉沉的聽見玉標在叫也就有點清醒了過來。

「葉鎮長,你沒事嗎?」玉標問道。「我們立即送你去醫院。」

「嗯!應該沒大事,先抬我回去。對了,先到鎮政府,我有事辦了再去醫院。」葉凡感覺身子骨還是非常的軟癱著,使不上力。

聽葉凡一說,紙廠的幾個工人七手八腳的就把葉凡給弄到了大三輪上直奔鎮政府而去,而後面的幾輛大三輪也跟著護送。

葉凡當天在鎮長就職講話中承諾了在年底前要讓紙廠工人拿全兩個月工資,外帶一個百元的大紅包回家過個好年,這一個許諾一下子令的葉凡在林泉紙廠的威信提高。

再加上最近胡世林的水州泰興紙業集團的加入,聽說會注入近四千萬資金全面盤活廠子,使得紙廠工人們突然間看見了奔向幸福生活的希望。

所以最近一段時間紙廠工人們都非常的聽話和積極,有空的全都投入到了鬼嬰灘工地做苦工了。

而且是不要錢的,大家都是樂呵呵地干著,嘴裡贊的都是葉凡這個。鎮長會辦事。

不過跟林泉紙廠對面的魚陽金牛鋼鐵廠的上千職工全都快鬱悶死了,工資也僅能拿到一百塊左右。

眼巴巴見著紙廠給盤活了,工人們即將拿到二個月全工資外加一百塊的大紅包回家過年,可是自己這破鋼廠卻是沒動靜,已經隱隱的有人坐不住了。

山雨飄搖風滿樓就是目前金牛鋼廠的現狀。不過幸好金牛鋼廠是縣辦企業,直屬於縣經貿委管轄的。估計網上任的秦志明這個主任有的頭痛了,能否過個好年就難說了。

因為街上店面的業主來的人比較多,有的一家來了好幾個。合起來將近有四百來人。

林泉鎮政府那間大會議室最多能坐下上百人,所以當初段海和肖長河商量后,乾脆就在政府大院的空的上排了椅子拉了電燈來個,露天辦公了。日o8舊姍旬書曬譏片齊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