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一十六章手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六章手段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入二輪開到政府門口時裡面堵滿了人,吵吵嚷嚷的也不知左吼沾什麼。..

紙廠的幾十個工人在玉標帶引下抬著葉凡進來了,見這麼一堆人還抬著個人有些詭異,人群倒是閃開了一條道來。

大家都有些奇怪,不知道葉鎮長這又唱的是哪一齣戲。

心狠的甚至在想:「哼!居然把紙廠的工人搬來,難道想動武不成?咱們這邊可是有著四百多號人,想打架也得看看準頭才行。」

見最里圈還有幾個人不願意讓開,玉標扯著破落嗓子喊道:「大家閃開,剛才葉鎮長為了趕回來辦事車都翻進溪裡面了。

現在連醫院都沒空去就來給大家辦事了,你們還想怎麼樣?你們還是不是人?大夥人說是不是?」

聽玉標那麼一扯,紙廠的二三十來個小夥子全扯著嗓子喊了起來,為葉凡助威。

果然,這麼一吼,葉凡倒真給抬著進到了核心圈子了。

要知道原魚陽紙廠的這幫子年輕人也是不好惹的,以前也是經常生事。打群架斗群毆那是家常便飯。

特別是今年紙廠半停產的狀況。大家沒事幹,再加上僅領了百把塊錢。喝幾頓酒就沒有了。

所以這幫子小青葬全都窩著一肚皮的火,所以打起架來也特別是狠。已經有七八個小青樂被打進了局子,現在還在縣裡的看守所蹲著吃

飯。

對紙廠里這幫子不要命的狠角色鎮里一些人還真有怵他們,所以也是葉凡能順利進入到核心圈子的原因。

見段海和賀佳貞被人緊緊的圈在了中央,有個小青年居然手還扯在賀佳貞衣袖子上推著,段海、杜朋他們也差不多遭遇,葉凡頓時就火

儘管身子骨還在軟,扯起破鑼嗓子罵道:「放開他們,誰如果再不放手,玉標,你叫幾個人上去,給我上前砸斷他的腿。

反天了,這裡可是鎮政府,不是你們隨便撒野的地方。

有話好好談,別動手動腳的耍牛氓是不是?」

經葉凡這麼一吼,玉標響應著幾個人叭啦一聲氣勢洶洶的就要上前。

不過已經不用他們上前了,那幾個人早就鬆開了手閃一邊去了。

這幾個人本就是林泉三霸中肖虎石和胡七的小弟們。還不是想乘著退店的機會混水摸魚想多撈些錢。

這下子一見葉凡這個,連肖虎石、胡七兩大把頭都怵的煞星回來了。誰還敢用自己那豆腐腦袋去碰那個。用一根竹筷子,就能敲斷第四號人物肖大川手骨的殺手。

雖說這小子現在好像因為翻車受了傷,手臂上還溢著血,但虎威卻是還在。

咱們這些個小猴子們還是不要去碰這噬人的老虎爺。弄不好把自己給搭了進去就利算了。

這些小混混鬼精靈著,常常乾的事就是欺軟怕強,在一些善良的老百姓面前抖抖威風還行,真遇上一個實成貨色大家全都得軟癱了。..

不過有個叫胡二貴的胖子葉凡倒是記起來了,因為那次在春香菜館打架時這小子那手腕被自己捏得殺豬頭般的叫喚,所以葉凡印象還是較深的。

既然胡二貴也在,說不準剛才這幾個鬧騰得特別兇悍的人,也許就是林泉剩下的二個把頭的小弟們。

想到這裡葉凡指著胡二貴叫道:「胡二貴,出來,給我說說,到底怎麼回事?」

擒賊先擒王這個理兒葉凡可是最清楚了。

「葉」葉鎮長,我們可是有房子在街上的,我們是店主。」胡二貴被葉凡指著只好硬好頭皮走了出來。一直往後瞧著回答時也是有些吞吞吐吐的。

看得葉凡直想笑,看來自己的虎威還真能嚇唬住人。對於這些個混子就要用拳頭說話,他們可是沒有道理可講的。

「有房子在沒錯,咱們政府又沒搶你的房子。林泉以後會建成一個四通八達的交通網路,經過林泉的車子也將成倍的增加。

而所有的車子都將通過東鎖洋那一條主街,所以為了大家的安全考慮鎮里不得不擴街。

前次火災后大家也知道了街面小的危害,連救火車都進不來,不然也不會燒毀了那麼多房子了,唉!還死了人。

大伙兒想想,難道你們還想讓慘事再次上演嗎?

我知道大家都不願意退店,因為畢竟是街上,店租一個月也能落下個幾百塊的事。

其實你們以後搬到紙廠去的那塊地皮也不錯,因為那裡鎮政府也準備搞一個像小商品一樣的由店面集中組成的小市場,你們照樣子可以開店的。

今天我受傷了,為了趕回來解決問題,車都進溪了,唉!不說了,太累了,我得先去醫院包一下。

一句話,願意退街的明天早上就到鎮政府來辦理手續,退多少平方以後紙廠那塊地皮上就賠償你多少平方,另外一個平方補償你們勁塊錢。」

葉凡此話一出人群中又緣動了起來。

有人問道:「葉鎮長說話算數。退一個平方補一個平方地皮還另外補償勁塊錢?」

「當然算數,你願意退的話明天早上就來辦理手續,由土地所的同志測量完退出的面積,然後工作訕」小志古馬就可以付款給你安答定合同怎雲講引

當然,丑高也要講在前頭,簽約是雙方自願的,這合約一簽定后就不能反悔的。

你們好生想想吧!如果經后再反悔來政府鬧事的話我葉凡立即命令趙鐵海抓人,到時別說我這人又怎麼樣了是不是?」葉凡的口氣又嚴厲了起來,那臉當然也凝重了起來。

他的打算是先分化一部業主。剩下的一些中堅份子再想出其它辦法再次分化。這樣子人數肯定會越來越少,黨政辦王元成的話很有道理。

先一部分無力重建的房主估計會是批簽約的人,因為退了店面后拿到手一萬多塊錢到紙廠那塊地皮去就可建個一層樓了,至少暫時有地方住了。..

中堅份子分化得差不多后就剩下一些釘子戶了,對於這夥人再採用一些非常規手段了。一步步啃食,總會消化完成的。

對於頑固份子葉凡也並不反對使用一些非常規手段,因為那些個頑固份子,俗稱的釘子戶,堅持到最後純粹是為了敲詐政府錢物了。對於這種一點大局觀念都沒有的人,葉凡也一點好感都沒有,不過到那個時候再說。

「胡二貴,今天的商談到此為止吧!叫大家都散了,我也得去醫院了。」葉凡盯著胡二貴說道,別看此地有四百來號人,其實大部分人都抱著觀望的態度。

像這些個老百姓,他們一堆人聚集在一起未必怕政府官員。單個人時又另當別論了,不過他們也有怕的人,那就是怕街上惡棍。

胡二貴是林泉第二霸胡七的弟弟。也許還是這群店面房主的頭兒,逼著他出面來解散大家是最理想的了。

這划叫以惡治惡,葉凡心裡也有點感嘆:「政府官員人家不怕,倒是怕地痞。難道政府官員還不如地痞之流嗎?其實百姓也有點無賴作法。地痞對無賴正好。」

隨即搖了搖頭,這也許就是人們常說的雞有雞道,狗有狗法嗎!

胡二貴嘉情很不願意,站一旁想裝著沒聽見想矇混過去。兩隻眼珠子一直在人堆里掃來掃去的。

「怎麼?二貴,要不要叫你哥來鬧鬧。」葉凡臉色一沉,有點陰森森味道了。

「好了好了!葉鎮長都受傷了。大家回去吧,有事以後再說胡二貴見葉凡要搬出其哥來,也只好揮了揮手叫大家回去。經他這麼一勸說,人群開始散去了。

「葉鎮長,還是你有辦法。我一個女人,這方面的確不如你們,唉1陪著葉凡包紮好擦傷后,賀佳貞副書記嘆了口氣。

「呵呵,賀書記哪裡的話。女幹部有女幹部的優勢,你們可是能頂半邊天的,有時以柔克鋼你們更好使葉凡打趣道。

「你就知道笑人,葉鎮長,你的車還能用嗎?」賀佳貞關心的問道。

「估計八成是報廢了,唉!好幾十萬幾秒鐘就沒了。估計撈上來也是一堆廢鐵了。可惜了。」

葉凡肉痛不已,要知道現在雖說楚天閣葉府前面那一排店面收了幾十萬年頭租金。

但這筆錢日常護理老宅的人工方面還得花去一些,而陳嘯天養傷也要用錢。

剩下三四十萬全部投入到墨香盤龍區角溪鎮那邊,自己開辦的那個,小紙廠去估計還不夠。

答應燕照月出的墜萬資金缺口還差三四十萬,葉凡正愁時屋漏偏逢連夜雨,這下子連坐駕都給廢了,聽盧偉說當時這部改裝三菱可是花了七八十萬的。

現在還想搞到七八十萬買部車是不可能的了,韋好現在自己好歹也是個鎮長了。

鎮里緣勇把蔡大江那部新買的桑塔納給佔有了。而留給葉凡的就是以前秦志明經常坐的那部老掉牙的二手三菱。

估計已經是報廢車了,將就著再開一段時間吧,現要想買部新車鎮里可是沒多少錢的,臨近年關,福利獎金工資招待全湊一塊兒了。

最近幾天把財政所的代所長鄭力文給愁壞了,因為葉凡在就職鎮長會上講話時可是口出狂言。

幾句話下來就砸出去了一百萬。也就是當時答應政府工作人員滿工資,還有小紅包,林泉紙廠的也一樣。

還承諾說是在年關前飛那天兌現。當時大話已經講出去了。可是財政上就僅剩下十來萬了,去啥地方搞到一百萬來這筆錢。

因此就連鄭力文私下裡都認為葉凡是在講「大話」到時無法兌現估計工人會鬧事。

政府工作人員雖說不敢在明面上鬧。但在背後指指點點的就是鄭力文也會覺得難受的。

再說葉凡又不願意挪用修路資金,所以最近還不見錢到位財政所鄭力文是吃不香睡不安穩,甚至動了去問哥哥鄭輕旺場長借錢的最壞打算。

「葉鎮長,你批評我吧!我的工作沒做好,造成如此被動的局面,害得您翻車差點出了大事。」

段海站葉凡跟前垂頭喪氣的樣子,低著頭等著挨批。覺得葉鎮長如此的信任自己,把如此重要的事交待給自己去辦,這第一次辦事就辦砸了,所以有些抬不起頭樣子。

一旁的杜朋也一樣,頭都快垂到胸前」六指在狠命的抓捏著自只的肉,讓痛苦來刺激「你們沒錯,今晚這事兒的確難辦,就是當初我在場也未必能不能控制好局面。

這事也的確是難為你們了,肖副鎮長不是都退了嗎?你們能堅持在現場,保護好了賀副書記,我應該給你們請功才對。

放下包袱,輕裝上陣,好好的想想,能用什麼好的法子去處理好這件事。」葉凡輕聲漫語的反過來安慰著段海,鼓勵著他,令得段海心裡那是潮湧如狂,很是激動。

「杜朋,鬼嬰灘的工程要抓緊了。地基的清理一般來說要多長時間?」葉凡問道。

「估計還得十來天才行,現在紙廠的職工全都上陣了。一天三班倒。分成三大組輪番上陣。

他們的積極性很高,不用我們說自己都在狠命的加班加點,生怕這廠子重建的事給黃了。

不過」不過」杜朋講到這裡時好像是遇上了什存難事兒,有些開不了口。

「不過什麼,說出來聽聽。」葉凡笑道,舒緩一下杜朋那顆緊張的心。

要知道杜朋的姑丈黨政辦的王元成主任可是有死命的交待過,要求杜朋一定要尊敬葉鎮長,要像對待自己的父親一樣的恭敬。

所以對於葉凡這個領導。杜朋打心眼裡有些畏懼心理。

「下午在工地時有個人自稱武辰公司的副總來找過我,要求承攬紙廠的重建項目。

還掏出了名片說是跟魚陽費家的費武雲有關係什麼的。我不敢答應。說是此事是由您負責的。叫他來找您。

葉鎮長,鬼嬰灘一帶雜草廠區初次整平后就要進駐工程隊了。沒有正規的工程隊建得出了偏差機器裝上去不符合規範就麻

了。

請求政府投資方儘快敲定這事,拖不得,拖一天的話經濟損失可就是十來萬。」杜朋有些憂心的說道。

「嗯!重建新廠區也涉及到上千萬的資金投入,馬虎不得。這事我會儘快辦理的,你不用擔心。目前最要緊的就是跟段海一起先整平鬼嬰灘,我要求你們借著這次東風範圍搞大一些,不要局限於林泉紙廠規劃的範圍。」

葉凡有些怪異的說道,令段海和杜朋都有些迷糊,段海砸了砸嘴決定還是問個明白的好,不然誤解了葉凡的意思鬧出麻煩來就不好了。

說道:「葉鎮長,如果只搞紙廠那一片廠區可會省下不少錢的。如果範圍擴大那開支可就大了不少。

雖說現在紙廠有著上千人在幫忙。但每天的吃飯煙錢零零碎碎的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明天可能還要請挖掘機來開挖。一天的租機費可就得好幾百塊,這樣子十幾天算下來可就是一萬多的巨款,耗不起。」

「沒事,段海,你不要只盯著紙廠的那塊地盤,眼睛向前看視野就是會開闊了不少,呵呵。」

葉凡像個高人樣子點化道,轉頭又說道:「挖掘機,天水壩子人搞的那個碎石場不就有嗎?借來用一用就行了,不要去租,花這冤枉錢了,咱們能節約一分算一分。」

葉凡笑道,有點神秘味道。

「抬頭看當然就能看長遠了,看長遠。」段海和杜朋都在咀嚼著這句話,洗然有所悟似的。

不過對於挖掘機杜朋又問道:「葉鎮長,人家怎麼肯白借給我們?」

「呵呵!動動腦子他們肯定肯借的。」葉凡又笑道。

弄得杜朋和段海又是念叨著挖掘機的問題了,覺得這葉鎮長怎麼盡出智力題,又不明說。

其實葉凡也是想考究一下兩人的腦子到底活不活,以後可堪大用沒有。

如果人太笨不知道變通以後用人方面就有得考慮了,再忠心的人如果是個笨腦子拿來也沒用的。

「您是說用購碎石子換祖機費?」段海靈一點,搶先答出來了。

「哈哈哈」不笨,能想到這方面去。碎石場不是有石子,咱們重建廠區肯定需要大量的碎石子的,鋪路,整基,建樓都離不開它的。

把租機費換成用他們的碎石子不就成了,大家都划算是不是,呵呵呵。當然,挖掘機的油錢和修理費用。以及師傅的工錢咱們還是要出的是不是?」葉凡一點出就通了。

其實葉凡人很鬼的。如果直接叫人去李宣石開的碎石場買石子有引人嫌疑的份頭,會落人口實。

因為林泉鎮有幾條不小的溪流匯總在一起的,溪里有許多卵石和沙子。所以大尖卜小的石沙場倒是有七八個。

大家眼睛都瞪著現在鬼嬰灘工程的。不過李宣石的碎石場規模最大。石子是機器打出來的雜質也較少。

再加上挖掘機也只有他那個石場有,還有兩部,當時是盧偉這個盧家主公的後代贈送的。聳然也是二手貨,不過機器的成色還較好,小僂國鬼子處淘來的七成新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