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一十七章大板桌當床鋪也能一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七章大板桌當床鋪也能一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好!我晚上就聯繫上李村長,商量藉機的杜聯。..洞,對於李宣石他到是熟,因為他跟段海都在天水凡子呆過。

也想到了葉鎮長跟李宣石的關係。這點那還有不明白的。明裡說的堂皇,實則是照顧生意。

心裡在暗嘆葉鎮長高明,既照顧了生意一點把柄還讓人抓不住,因為這樣一來的確為鬼嬰灘的整平省下了不少的錢,其實雙方都是贏

第二天早上,葉凡本想立即趕去縣裡問王天亮划拔的勁萬打賭弄來的修路款項的,可是又擔心段海和杜朋鎮不住場子,只好擔擱一早上了。

網好可以抽出點時間打撈自己那破車子了,在李宣石的幫助下,再加上第二天水退了不少,三蔫倒是很順利的弄到了公路上。

還不錯!

車子整體還沒散架,當初盧偉改裝時搞的那幾根保護粗鋼扛倒是起了大作用,只是有些扭曲變形了。

手機倒還在裡面,不過已經是破爛貨了,這事倒是得給鐵占雄說說。

因為聽齊天說這種獵豹給的手機可是專用的秘密手機,說不準裡面還有一些隱秘貨色在裡面見不得光的。

網好遇上一個在福春術開修理廠的楊老闆到林泉來作客,聽說了葉鎮長翻車的事也來湊熱鬧。

看過葉凡的車后楊老闆嘖嘖不已,笑道:「要徹底修理好至少得舊萬左右。而且估計時間也得半年左右才行,因為動機等等裡面進水了。不好處理。」

「再花佔万修理這車還不如買輛新的了,修理好后肯定不如原車好使的了。不知這車有沒有人要,如果有人要轉手了落幾個錢也算是一個安慰。」葉凡心裡想著。

嘴裡笑道:「楊老闆,你是識貨的行家,看看我這車現在這個樣子還能賣到多少錢,給估個,價。」

「你這車不錯!原價估計的來萬,不過後來改了許多,保險扛加粗了,音響的檔次提高了。就邊內部也,,

原車加改裝費估計去了七八十萬,大手筆啊!葉先生也是玩車的行家。這車改得很有水平,你看,跳了這麼遠的路程砸進溪里車子還沒散架。不錯1楊老闆贊道。

「這點楊老闆可是說錯了,這車不是我的,一個哥們的,我對車並不怎麼再行,呵呵。」葉凡笑道。隨口解釋一下免得令好事者又浮想聯翩的。

人家肯定在暗想:「你一個破鎮的小鎮長怎麼能開得起七八十萬的車子,就是魚陽的張縣長開的車也不過力萬左右的桑塔納四。

這裡面肯定有貓膩,如果是公家的車那就說明你這個鎮長不顧群眾死活,只懂得自己享受。如果是私人的車那問題就更大了,這裡面可就有許多說法了

「噢!難怪1楊老闆似笑非笑的點了點頭,似乎是不相信葉凡的說詞。

這麼好的車人家著么肯隨便借人。想了想又掃了掃那車子,楊老闆有了主意。

說道:「不過這車現在損傷很大,如果修理好最多賣個萬萬左右。..修理費就耗去了佔万左右,其實就值舊萬左右,呵呵呵,」

「呵呵呵!舊萬,我可是不省得賣了。不然我朋友會罵我是敗家子兒的。

這車一修好又是一輛新車了,而且這車到現在也不過才用了半年不到,也沒跑多少里程。

沒有力萬我是絕不會賣的,接近四萬的車才用半年即便是有些損傷賣力萬不為過是不是?」

葉凡早就成竹在胸,楊老闆儘管掩飾得極好,但那一股子貪婪相從臉上一掠而過時,還是被葉凡的那神奇的鷹眼術給捕獲了。

這鷹眼術就是神奇,在觀察人的神情細節方面特別的好使。如果行氣觀察時對方臉上一絲神情變化都能捕獲到。

對於以後葉凡官路上的察言觀色此等方面來說倒是幫助很大的,其它時候也沒多大用處。

只不過是感知靈敏了一些罷了,又不能像武俠中吹噓的黑夜視物透物等等。

不過在黑夜裡眼神還是好使一些。跟鷹的眼神有得一比,比普通人來說又好。

晚上去作盜賊的話到是最合適不過了,葉凡甚至懷疑當初費家的祖宗創出了這「鷹眼術,是不是就是用在此等下三爛方面的。不過一想到這些葉凡趕緊念叨道:「罪過罪過!費老頭,千萬別怪我,我也只是胡亂猜的。」

「勿萬,太貴了,絕對沒人要。」楊老闆眉頭一皺。語氣非常的肯定,其實心底里早就換算開了。

這輛三菱可是正宗的進口貨。雖說損傷了,可果要修理的話最多花七八萬就能修好。

如果葉凡舊萬肯賣自已加上修理費7真,轉手這車子絕對能賣到努萬左右。

這樣子一搗鼓就落下了舊萬左右。要知道這車當初改裝得非常的有水準,憑良心話說楊老闆自己也承認。自己那修理廠絕改不出這種檔次的貨色。

現在的車子燒友可也不少。圈內人士喜歡這種有水平的改裝車,好運的話賣個的萬都有可能的,楊老闆才顯露出了一絲的

就是答應葉凡的力萬至少也能落下7萬塊的轉手費的。所以楊老闆覺得一定得敲定這筆大買賣。

「沒有力萬我寧願修好了重新使用葉凡態度堅決,搖了搖頭對李宣石說道:「宣石,把這車子弄到墨香市去找個正規的大修車廠子給弄好了,如果有專修這種車子的鋪子就更好了。」楊老闆可是商人,老奸巨滑著,嘴裡裝著不再意樣子淡淡說道:「力萬是絕不可能,如果葉鎮長真有誠意我倒是可以給你聯繫買主,不過我估計最多2萬,再上去聯繫來也是白搭。」

楊老闆有些穩不住了,眼見著李宣石在指揮人捆車子,如果真給拉走了可就損失大了,那一筆可是好幾萬的。

「這樣吧楊老闆,我也沒那麼多時間去跟人談這事兒。我最後退一步,這車子一口價

要的話楊老闆叫人拖走,不耍我立即叫人拖到市裡去。..」葉凡態度堅決,口氣強硬。沒有絲毫再商量的餘地了。

臨了補了一句,笑道:「不過得付現金,我不欠賬。」

「行!葉鎮長,口萬我馬上叫人拉走,錢立即就付,我吃下了怎麼樣?」楊老闆還是幻想著能再砍點價下來。一萬可也不少的。

「口萬,不行,太少了。再讓五千,口萬,一分都不能再少了。要就拉走,不要我馬上叫人拉市裡。」

葉凡也不想在這事上再耗時間,不過能多搞一千算一千。

「中!成交。我們馬上辦手續交錢。」楊老闆肉痛著點了點頭。這破車最後還落回了口萬千塊,葉凡心裡的鬱悶少了許多。

網回到辦公室,黨政力的方倪妹正在給收拾桌子,順手給他泡了杯茶想著溜走的事,因為她現在可是有點怵葉凡。

這色狼膽子太大了,前次在辦公室里自己都被壓在了桌子上,裙子都差點撒裂了。

簡直是荒唐,一個大鎮長怎麼敢做出這種事來。當然,方倪妹也不是不想生這種事,其實內心底里隱隱還有一絲渴望。

只不過她不想在這辦室里生這種事,一個缺少情調,二來如果不小心傳了出去太逑人了,自己恐怕得跳樓。

不過雖說有些擔心,不過方倪妹內心隱隱的還有些期盼著生點什麼出格的事來,所以是亦喜亦憂的心情很是複雜著。

在那裡一邊泡茶一邊偷偷的斜了一眼坐大板椅上的葉凡,心裡暗罵道:「豬一樣!木頭人一個」今天我這身衣服可是專門叫姐姐到墨香市為我買的,瞅都不瞅人家一眼。什麼呆嘛!傻瓜頭1

葉凡緊皺著眉頭正想事兒,斜眼現身側的倪妹那眼神中好像有絲絲憂怨。

順手一把摸去,正中方倪妹的屁股丫上。趕緊是狠狠的,順勢捏了一把,嚇得方倪妹跳了起來。

臉蛋紅得快蔣出血來了。白了他一眼身子一扭就想溜走。

「呵呵!哪裡去,此室是我家,上了我家門不留點什麼紀念就想走。咱可不是這般好糊弄的葉凡陰陰的一笑身子一彈,「哦寧。一聲方倪妹整個人已載進了某豬懷中。

某豬現在在這方面可是此道中老手了,手勢下滑一摸正中方倪妹妹的小腹部,往上一撩方倪妹那網買的淡黃色長裙已經翻了個個兒,露出了下面肉色絲褲緊裹著的修長雙腿。

「放開我狼」。方倪妹拚命掙扎著想站起來。

不掙扎還好點,這一掙扎那小圓屁股在某豬大腿上那麼一扭一動一擺一搖的,摩擦起電,立即使得某人下面有了反應,支著就抵在了方倪妹的屁股丫上。

突然被一根火熱還顫慄著的棍子頂著方倪妹嚇得連話都喊不出來了,下身一陣乎敗嗦著燥熱得很。

心慌慌的感覺全身如被抽了筋。突然的就那樣子皮軟了下去,本來微微站起的身子一軟之下,一屁股就坐在了某豬身上。

正中目標。

不過幸好還隔著幾層布某豬的那根燒火棍子受阻了被斜壓了下去。

兩人都是心旌兒搖曳,默默的就那般子坐著都不願意吭聲了。怕打破了這種刺激、浪漫的辦公室特殊刺激。

良久!

葉凡醒悟過來,感覺特別的遺憾。心道:「媽的!要不來玩個辦公室正法,肯定刺激。這樣子不三不四的被聳在空中真他嗎的難受死了。」

嘴裡嘿嘿淫笑道:「倪妹,再動動,更好。

「多!想得美,我不動,就是不動,看你又怎麼樣?」方倪妹從沒這般大膽過,居然連這話都燒出來了。感覺自己臉蛋上火燒一般的燙熱,趕緊伸出手來摸了摸,好像沒著火。

臨了還補了一句差點令某豬哥石化的話,妖嬈的哼道:「憋死豬,咯咯咯

方倪妹妖笑著一下子就彈了起來想三十六計走為上策了,再這樣子下去說不準惹起了某人的邪火還真的把自己給辦了就不划算了。雖說內心裡也極度的渴望,不過方倪妹覺得在這裡辦事太那個了,太出格太草率一點,出了她的承受能力。

而且從內凡深處來說,方倪妹覺得還小尼友紋么早,再拖上年半載再便是要辦要也在山山淅孫的場合才行,才會在心頭底里留置下永久的記憶。

「敢罵我,俺就豁出去了,嗯!這大板桌好像還是你親自去買的,不錯!是不是買的時候就準備拿來臨時頭當床用的。不錯!不錯!辦公鋪床兩合用,倪妹想得真周到,哈哈哈,」

知道這鎮長室重新裝修后隔間效果奇佳,所以葉凡那淫蕩的狼嚎聲笑得方倪妹頭皮麻,心潮起伏,春心波動,情難自禁。

「你敢1方倪妹斜了某人一眼撒腿兒就想跑,不過嬌嬌清純女子怎麼能跑得過國術七段的高手。

葉凡身子一彈,跳過椅子,一個色狼撲兔方倪妹已快到門邊的身子又重落回了某狼情里。

一口就咬住了方倪妹的小唇兒,叭叭吸著,隨勢把倪妹壓靠在了牆壁上一口下去,兩人都有些迷醉了。方倪妹身子如蚯蚓樣拚命的顫慄著,嬌喘如風中殘葉。

淡淡的粉唇張得大大的,小香舌兒纏在了葉凡的粗舌頭上就那般子糾纏個不休。

好似存打架,又好似盤繞迴環在一起。粗氣如柱,辦公室里僅剩下呼呼的喘氣聲了。

某豬覺得還不夠,順手一抄就把方倪妹那適中的身了給抱了起來走向了大板桌上,準備舊招重演來個桌當床。

「皿區,」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傳來,「媽的!還讓不讓人活。」葉凡氣得真想立即打開門來個,黑虎掏心把敲門者給砸斃在常

這種關鍵時刻有人來擾之是個男人都受不了,何況葉凡同志昨天在墨香市受了王家兄弟的一肚子鳥氣,正想泄一下釋放一下,不然憋得

當然,在這裡面搞什麼辦公浪漫葉凡還是不敢的,只不過覺得刺激想玩弄一下方倪妹罷了。過過乾癮還行,不動真格的。說起正法那純屬扯蛋。一打開門就看見鄭力文急匆匆沖了進來,臉上淌滿了汗珠子,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葉鎮長,大事不好。剛才聯繫不上你,現在退店成街的人擠滿了會議室,差點就打起來了。」

「別慌力文,先喝口茶,怎麼回事?。葉凡一個示意,方倪妹泡了杯茶順勢出去了。

卓好鄭力文此刻心急如焚也沒心事去想什麼,不然知道了這兩位網才在辦公室,正想幹什麼勾且之事的話估計會驚得掉了眼鏡的。

「早上我跟段海、杜朋在會議室準備了錢物等著退店面的房主上門量地簽約。

本來以為今天估計不會來幾個人的,因為從昨晚上的情況看大家都不願意退店拓街的。

正喝茶聊天時突然湧進來了一些說是願意量地簽約的店主,我們心裡也很高興。立即安排了土地所的同志去量地。回來后就開始簽約,一簽約就現付款子。

網開始時估計有些房主還在觀望,怕簽了約拿不到錢。後來見有人一簽約立即就在數著一疊厚厚的票子后才知道葉鎮長您講的是實話。

這下子就不得了啦。

一時之間全傳開了去,不久,湧進來了一大批人。

東鎖洋那條主街上應該退店的總計勁多戶,早上就來了勁戶左右。大伙兒一番忙碌下來之後誰知麻煩事到了。

前段時間為了拓街的事被鎮里壓著的一百萬現金一下子全出去了。一戶將近」3萬,不過刃戶就完了。

現在鎮里財政沒錢了,可是還有四多戶人家都量了地,等著簽約數錢,見我們拿不出錢來有人就開始罵娘了。

說政府全是騙子,葉鎮長是在釣魚。先來的幾戶人家領到了錢後面就是白簽約,沒有錢給的,用的就是什麼勾當的法子」

「奇怪了,昨晚上還吵著不退今天怎麼一下子就冒出這麼多房主願意回縮店面深度了,你們現什麼秘密沒有?」葉凡心裡納悶著。覺的這其中真是有些詭異。

「現了,可惜太晚們在測量土地時才現的,有功多家店主的店面深度達到了萬米左右。寬度也約有四米多,有的甚至十來米寬的一大座房子。」鄭力文氣憤的說道。

「你是說他們的店面本來就有萬米深度。即便是退掉舊米店面作街道也還剩下舊米深度。建起來照樣子是一個店面,深度還不淺的葉凡一想也就明白了,深悔自己一時大意讓那些個店主鑽了空子。

「沒錯!而且退出的這舊米深店面如果乘以4米的寬度的話就可以領到3萬塊的補償金了。

即便是街上的店面拿出來拍賣的話估計比這個價格也只是略高一點。

他們賺的還不在止,咱們政府不是還答應補償給他們同樣面積的土地嗎?

而且是原紙廠的那塊地皮,要知道那塊地皮地點也不錯,在上龍灣。估計一平方也能賣到勁塊一平方的。

這樣子一下來如果補償來的4o平方再賣掉的話又賺了萬多塊,合起來就有三萬了。

echo處於關閉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