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一十八章特供煙就是官品的象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八章特供煙就是官品的象徵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紋二萬塊加卜自家多出點苦本卜可以建兩層樓啤門政府給的政策太優惠了,損失太大了。..

如果剩下的勸戶左右店主全給兌成錢的話還得付出勁多萬,我們去什麼地方湊到這筆巨款,除非,,唉1

鄭力文講到這裡肉痛得直想打跌。要知道財政沒錢他這個所長的日子也難過。

天天有人來催錢,可巧婦也難無米之炊。最近弄得鄭力文有時連街上都不敢去了。

「嗯!這方面的問題我們當時沒經過充分的調查,沒有核算一下。給店主們鑽了這存大一個空子,也實在沒想到所需的資金如此之大。

現在說這些已經太晚了,如果出爾反爾的話更不明智,只能是將錯就錯了。力文。市裡財政局王局長劃到縣裡的錢,縣財政局劃到咱們鎮里沒有?」

葉凡問道,眉頭緊皺,深悔自己還是顯得太嫩了。一件事處理不當居然造成了這般大的損失,那可是好幾耳萬。

「沒有聽說過,縣裡沒通知我。估計那錢也不好拿,給縣裡扣了也說不準。

要知道咱們魚陽也是窮得丁鎖子響。有這麼大一筆錢他們不剋扣一些我不相信,絕沒這種可能。

以前從市裡拔些錢下來到鎮里能落回一半就算不錯了,這個好像是種暗地裡的潛規則吧!

不過只有這次市委楊書記點名的那筆四萬的款子是直接打到咱們林泉鎮的。不過那筆錢要投入到鬼嬰灘廠子重建中,現在鬼嬰灘那邊就只有胡總帶過來的勁萬。

縣裡答應的功萬一時沒有著落。這一時半分兒是靠不上了。如果挪用了這僅有的四萬款子我怕擔誤了紙廠的事會出更大的亂子。

而且,我認為您還是親自跑一趟縣裡較穩妥,不然這事有點糟糕,時間拖得越長那錢可就越少了。」鄭力文一臉的擔憂,就怕那凹萬又給黃了的話那自己這日子還怎麼過?

「嗯!我準備下午就去縣裡。

不過關於退店的事如果沒有這種優惠政策,我估計那些店東也不會這麼積極退店的。

所以從另一個方面說也是好事。現在關鍵就是錢的問題了,讓我好好想想。」

葉凡點了一根煙思忖了一陣子,手一錘敲在桌子上,說道:「力文。看來只好先動用南宮集團捐助的修路款子了,別無它法。

先把火燒眉毛的事給解決了再說。不然這個坎就過不去了。這是密碼,你立即通知農業銀行。

我估計銀行也沒這麼多現款,乾脆叫簽約的著主直接帶卡轉賬算了

「這怎麼行,葉鎮長,挪動公路款子不妥,前次繆書記那口氣可就有點陰陽怪氣的。以前他想動不讓動,這下子如果動了會不會又生出什麼事端來。」

鄭力文更是擔心,臉都有些微微的白。

「沒關係,此一時彼一時了。我相信繆勇書記也會理解此事的,作為書記,他更應該為咱們鎮的建設出力利策。..

力文,此事我批的,全權責任由我負責。」葉凡大手一揮,「你立即去辦,給店東們講清楚,咱們政府講話算數。能弄下來也好,我倒要著看剩下的不多的店主們能玩出什麼鬼花招來,哼1

看著鄭力文推門而去,葉凡那臉色頓時如黑包公。心裡在深深的悶心自問,自我檢討,罵道:雁過拔毛啊!

正在深思時突然又聽說見了「口。的敲門聲,看來想找個安靜的地方那是不可能的了。

「進來1葉心無奈的哼了一聲。

原來是石坪寨的牛人馬蓋天村長。

此人笑眯眯的,好像有喜事,微佝僂著身子湊到了葉凡的桌子前,像只憨狼樣子樂呵呵說道:「葉」葉鎮長,先賀喜您老人家高升。」

這馬蓋天五大三粗的一個漢子,以前的狂態全沒了,居然連老人家都叫出來了,葉凡心裡一動。

估計是那次齊天那黑洞洞的槍口真把他給嚇著了,落下了陰影,才使得牛人馬村長如此的小心。

不過也有些奇怪,他乾爹馬德林以前是市財政局局長,現在那寶座上坐的可是王天亮那老傢伙了,那馬德林去了哪裡?

不會是被貶到什麼門可落雀,像著教局、農機局那樣子的偏門部門曬太陽去了吧!

現在的馬蓋天失去了大靠山所以顯得更是恭敬,像一網被閹割了的老太監,行事小心翼翼的,令得葉凡一直想笑。

不過他沒笑,突然想起了以前馬蓋天好像說是要弄一百萬來。換一個財務系統的「省先進財務人員。的事。

當然,那個時候也是自己逼他答應的。現在他乾爹馬德林如果倒了,估計那一百萬絕對是泡湯了。

不過看到馬蓋天那號稱相好有一個排的婦女之友,葉凡氣就不打一處來。

怪怪的笑道:「老人家,馬村長,你那眼沒糊塗吧!我有那般子老嗎?。享1

這馬村長也到霉,現在葉凡正愁錢愁得都快尿褲子時你來觸啥霉頭。只能說是馬蓋天來的不是個時候。

葉凡已決定把馬蓋天這婦女殺手好好的整一四山心氣誰叫他網好撞川擇日不如撞日,泣與總得要撥。甘才行的。

「不,老!呵呵呵」葉鎮長,我是說您經驗老道,處事老辣,工作老練,大家都服你。」

馬蓋天舔著臉,諂著笑,那馬屁拍得是一溜一溜的,看來老馬同志也不像他長相看上去的那般像李逸轉世的粗人,而是粗中有細,倒是個,不顯山不露出容易欺騙人的主兒。

不過見老馬那膽氣方足的樣子葉凡心裡預感到有好事生,隨即扔了根煙過去,嘴裡哼道:「坐吧馬村長,有啥事直說,最近鎮里的事特別多,很擾心。唉1

葉凡故意嘆了口氣,想試試老馬同志的反應。如果有喜事生的話馬姜天一般來說會憋不住的立馬就到出來。

好安慰一下自己才對,此個時候安慰可就是雪中送碳了,比平時厲害許多倍。..估計林泉鎮退街的事老馬同志也應該知曉,自己煩的就是此卓了。

馬蓋天果然中計了!

嘴巴一咧開,厚厚的嘴唇顫慄著,笑眯眯的說道:「葉鎮長,不用煩。我今天,,是來問那個」,那個」

「那個。什麼,有屁快放」。葉凡臉一沉有些不耐煩了,其實是故意裝的。

馬蓋天卻是傻眼了,為什麼?

因為他頭一次聽見葉凡這個。海大畢業的大文人居然也罵了一句髒話。也就是那句「有屁快放」令得老馬一時有些適應不過來,像看外星人一般隱晦地觀察著葉凡,覺得這太不可思議了。

心道:「媽的!老子一農村出來的土疙瘩,整天屁呀,媽呀的罵著。

葉鎮長聽說可是海大畢業的牛人,怎麼也會罵「放屁。這麼不雅的詞兒,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看來退街的事是不是把葉鎮長給氣糊塗了,也許是,」

馬村長正想著葉凡卻是轉臉淡淡一笑,國術大師的風範立即又讓老馬心裡一驚,暗想道:「怪哉了!葉鎮長咋的轉眼又像變了個人似的,沉穩如座山,壓得人都盡想尿尿,看來咱是想左了。這當官的就是官當官的,變臉比撒尿還要來得快。」

「馬村長,是不是我說了句「有屁快放。嚇著你了。哈哈哈,老馬呀老馬,其實我也是人。

跟你一樣的是個。俗人,一樣的有七情六慾的,喜怒哀樂,罵句髒話有啥奇怪!

麻痹的!這世道,難道只許你馬蓋天罵娘就不許咱也放縱一下,你說是不是老馬同志?。

葉凡像個朋友樣子跟馬蓋天村長拉起了心裡話,聽得馬蓋天心裡是熱乎乎的。暗道:「看來葉鎮長這人也相當好處。實成,不錯!看的起我老馬這種粗人。

不像以前的蔡大江鎮長,嘴裡一套心裡一套,說的話像放屁,全是

秦書記當時更鬼,說得讓你恨不的為他撞牆去,其實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兒。這人都有一張嘴,怎麼說出的話就有那麼多的不同?

看來這「官。字兩個,口,能當官的有兩個口當然比咱這一個大老粗一張口厲害了

心裡胡思亂想著,嘴裡趕緊說道:「葉鎮長,我是真正的粗人一個。您是大學生,古時叫秀才。

我哪能跟您老相比,呵呵!前次您不是答應給我一個「省先進工作者。的獎勵,所以,嘿嘿」我是想問那事有沒譜了,我作夢都在領獎。呵呵呵,」

馬蓋天咧嘴笑得極甜,又恢復了那農村人的一臉的憨實相。其實此獠那面相全是裝出來的,不然怎麼會弄來一個班的相好。

「噢!你那一百萬,?。葉凡心裡一喜只問了半句,估計是馬蓋天弄的那一百萬有眉目了,不然馬蓋天應該不敢來討要「省先進。

心道,媽的!不要說省先進,一百萬拿來老子哭也得給你哭個出來。

「嗯,嗯」。馬蓋天連「嗯。了幾聲,頭點得像雞啄米一般,就差下跪了。「在哪?」葉凡脫口而出,此刻正需錢的時候倒是一時失去了國術大師的淡然風範,心裡哀嘆道自己還是一個俗人,無法脫凡的。

「早上網打進咱們林泉鎮財政所的賬頭上,嘿嘿葉鎮長,我可是花了不少力氣,這次那筆款子沒經過市裡縣裡,直接劃到咱們鎮財政所的。您叫鄭所長去查一下。估計已經到賬了

馬蓋天露出了一臉的騷勁兒。的意得差點口沫橫集了。見葉凡不經意的皺了下眉頭才記得自己是太狂了一些,得意而妄形了。

這廝立即有些訕訕的補充說明道:「葉鎮長」我」我是有點那個了,請您老大人不記小人過。」

「記啥,你是功臣,我要給你請功的,哈哈哈,來,獎給你一包1

葉凡拉開抽屜,隨手扔給了馬蓋天一包特供的中華。

馬蓋天激起來雙手捧著那「中華。身子骨都在抖瑟。彼有股子受寵若驚的感覺。

手摸著那煙咧嘴笑道:「葉」葉鎮長,這煙聽說很貴,一包要好幾十塊的。」其實馬蓋天不是在乎這包中華。

主要是這包中華是葉凡給的;意義不一樣。要說到錢老馬小錢也賺了不少。乾爹貴為市財政局局長,沒少給馬羔天攬好「是嗎?呵呵」不一樣」呵呵呵」不一樣。」葉凡連續兩個「不一樣。令得馬蓋天愣神了。

捧著那包「中華。是左看又查的,好像也沒鬧出哪裡「不一樣。來。不過儘管疑惑馬蓋天可是不敢問。

前次給齊天和李橫山增功,葉凡舔著臉試著問了問鐵團長,是否有那種特供的「大熊貓」還要偉人抽的那種高端貨色,當時只是想弄個二包三包的回來嘗嘗,體味一下偉人的風采。

誰知鐵占雄老哥立即開口笑罵道:「你小子,真貪啊!難道是想做偉人,不然為何事先想體味一下偉人風采。這如果在古代可就有欺君犯上之嫌直接可以拖出午門給分屍了,哈哈哈

說完那是狂笑不已就要掛電話,也沒答應煙的卓。

葉凡急了,嘴裡不由得咕嚕道:「有啥了不起,前次咱們縣羊頭峰基地的謝遜少校還弄了一條給我呢?你這大團長還不如人家一個破基地的少校營長,領導!還牛個啥?屁的特種兵團的。」

儘管小聲,不過還是被鐵占雄那鷹耳朵給聽見了。

哼道:「啥!你小子在背後嘀咕個啥。哼!謝遜那條煙人家可是用生命換來的。我當時也聽說了。顧天棋軍座特別獎的小子,要知道謝遜為了那條煙差點連命都給搭上了。」

「連命都差點、搭上了?」葉凡脫口問道,顯然有些不相信,一條煙搭條命,這也太不通了。

「唉!你老弟的,生在福中不知福啊!前次咱們嶺南軍區的第二集團軍有個小行動,就是探測邊境地方的治安,外國邊防軍的活動,以及臨境的走私等問題,想查清情況整理邊防設卡子等問題。

倒霉的是謝遜也給抽來組成了一個臨時的清掃小組,網好遇上了一個特大號團伙走私份子,手上全是最新式的美式裝備。

說句實話,咱們國產的步槍衝鋒槍還不如走私份子手中的老美裝備精良。

人家那槍,連度快,火力猛,一次性載彈量大,精度高等方面性能都比咱們的破槍優勢多了。

一頓子排槍射來,子彈如網狀一般壓得謝遜他們的那個特別行動組是頭都抬不了。

不過謝遜這子狠啊!

拚命三郎一個,呵呵呵」鐵占雄講到這裡有些欣賞樣子。

「拚命三郎!有點像謝遜的熊樣,呵呵呵,」葉凡也覺得跟謝遜的氣勢有點吻合。

「沒錯!那小子搶過一把輕機槍猛然竄到一橫大樹下,借著樹榦的掩護一陣子鋼猛火力吐了出去頓時就壓得走私份子抬不起頭。

所以因此立了個二等功,顧天棋一高興,再加上在慶功宴上喝高了。舌頭有些大,居然當桌子甩出話來說是要特別獎勵謝遜一條特供。」

鐵占雄剛講到這裡彼有股子興哉樂禍口吻,葉凡忍不住介面道:「顧軍座事後肯定後悔了,想賴賬是不是?」

「對!對!太對了。顧天棋一個堂堂的少將集團軍軍長,比老子的軍銜還高。第二天再醒后居然說是記不清了某事了。

無非就是想賴賬,第二天早上。謝遜到了辦公室,顧天棋一直誇著他就是不提特供煙的那破事兒,急得謝遜眼巴巴的又不敢說,他可是盼那煙都盼得有些年頭了。

你不知道老弟同志,軍隊裡面的人沒有不盼那特供煙的,當作寶貝一般供著。抽上一口說是能體味到將軍風采什麼的。

不要說謝遜一個小少校,就是一些少將師長也難以抽到那種貨色的。

你們墨香市野點一師網提的少將師長趙昆將軍見到那煙就淌哈喇汁。哈哈哈,,

可惜他沒份頭,級別還不夠。只能去上級那裡揩點油,整個一包幾根的解解饞。

集團軍一把手每半年也才能分到二三條的,平時都像是老祖宗一樣藏著掖著就怕人揩油去。

顧天棋又特別的摳門,從來有那煙都是塞屁股丫下,沒幾個人能揩到油。

被軍中人稱為「顧老摳」人家趙本止:大哥叫趙老摳,他到好,因為摳煙出了名。

不過謝遜那小子也很鬼的,到顧天棋辦公室時裝著無意中說是昨天喝酒時基地趙括將軍好像也在常還誇了自己兩句什麼的。

他這話一撂出口差點沒噎死顧天棋那土匪頭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無奈地從抽屜里拿出了一條扔了過去。

連腮幫子旁那肉都在顫慄,嘴裡喊道:給老子滾蛋去!麻痹的,居然敲詐到老子頭上了,滾!滾,,

謝遜趕緊行了個標準軍禮當然立即就滾了。不滾更等何時,他可是有點怕顧天棋反悔等下要揩油回去七八包的就白費了。

不過顧天棋那特供也只能算是低檔次的,要知道那種特供有分中華特供和大熊貓特供的。

最好的當然就是偉人抽的那種稱之為特級大熊特供。那種煙一般來說一省之巡撫總督一年能搞到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