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一十九章捨不得女兒套不著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九章捨不得女兒套不著狼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網從橫店回來。..很累,今天恢復二更,萬千※

感謝「書友心比只跑奶刃,大大的打賞,以及各位大大的訂閱和月票。謝謝!狗子希望你們能堅持。狗子也在堅持一天一萬字。

軍隊裡面大軍區司令政委一年有二條。中將以下的少校大校什麼的只能眼饞了,像藍月灣基地司令趙將軍一聳有一條那種頂級貨色。

唉!齊天這小子笨啊,如果攀上了趙四小姐弄個幾包頂級特供應該

要知道趙括是最寵趙四丫頭了,那丫頭一鬧什麼特供不會到手,一條應該不成問題,要知道趙家可還是上將的軍委委員,呵呵呵

在鐵占雄的隨意談笑中也是令葉凡暗暗心驚,原來一包煙中還藏著這麼多的不為人知的道道,品級就是這般體現的,連抽個煙都有這般的排常

葉凡裝著有些不以為然,渾沒在意的啡嚕道:「叫煙廠多生產一些不就得了,搞得那般神秘幹嘛,不就是包煙,又不是鑽石做的?用得著搞得這麼品級分明嗎?」

「哼!你小子,叫我說你什麼好?你以為那煙如此好弄出來是不是?最主要的問題是那煙就是一種身份的象徵。產量估計也不可能高上去的,畢竟製作工藝不簡單。」

鐵占雄笑罵了一句,在電話中想了一會兒,突然開了靈竅似的,詭異的笑道:「老弟,你不是想那種特供嗎?獵豹內有個人那裡倒是有。絕對正宗的頂級貨色,就看你老弟有沒那本事能搞到手了,嘿嘿嘿嘿

葉凡總感覺鐵占雄的語氣中蘊含著一些陰謀的道道在。

心道:我才不上當,不抽就不抽,不就幾包煙,鐵哥不知又要出什麼么蛾子了。咱可不能上當了」

不過心裡還是有些好奇,想套出來問問,說道:「獵豹中就你老哥最大了,難道還藏得有什麼大神不成?」

「呵呵呵,我最大,這只是表面現象。咱們獵豹兵團中集中的全軍的精英,裡面神仙可是很多的。

也許一個不起眼的上慰連長你小子得罪了就會脫一層皮的。」鐵占雄得意了起來,說起獵豹他心裡可是憋不住了,顯擺罷了。

「不會吧我說鐵哥,咱好歹也是個少校級別顧問。聽齊天吹噓說我那空掛的職務跟獵豹的馬副團長同級別的,難道這只是唬人的?不會是大哥拿來唬弄兄弟我的吧?」葉凡裝著不信電話中所言,直搖頭。

「誰說是唬人的,你那可是一個正宗的少校顧部,獵豹兵團跟普通的軍隊相比級別會高了不少。

特別是你掛的少校顧問頭銜,跟駐紮墨香市的野戰一師的少將師長趙昆同級別。

不過獵豹裡面的「神。卻是有的,有個姓梅的姑娘你老弟可能沒聽說過,人長得那個是沒得說的,水靈得很,天上仙女一般。歲數僅比你老弟大一點,老弟,要不我給你說叨一下,網好相配的。」

鐵占雄乾笑著終於露出了狐狸尾巴,原來是想當回犯騷子的媒婆。說出去的話估計得震掉趙括將軍的大牙的,安碎顧天棋軍座的眼鏡。..

「姓梅的,我的娘,難道就是梅家那丫頭梅亦秋,就是那天晚上在什麼狗屁的「勁炸歌廳。里掏出槍來差點把俺了的那個女大蟲。」葉凡心裡一涼,腿兒沒來由的打閃了一下。

想到齊天講那個女人居然拔出瑞士軍匕來追光了某隻色狼話兒上的毛那件事,那個,不心寒都不行了。

其實齊天是吹得有點太玄了一些。那天晚上那個到霉的狼只不過騷擾了梅亦秋。當然也被梅亦秋幹了幾腿。

後來褲補襠住那玩意兒差點被梅亦秋踢成太監了到真有那麼一回事。

至於給話兒遞光毛的事只是當時梅亦秋激奮之下威脅之語,並沒有真的執行。

當然,當時那豬哥到真的被梅亦秋的手下女兵們拔毛了褲子,所以後來就傳得越來越神乎了。版本各有不同,到齊天嘴裡就變成梅亦秋手持瑞士軍匕要那干那遞毛的事了。

葉凡慌得趕緊喊道:「打住!打住!鐵哥,我可是還想留著這條爛命繼續活下去的,你們獵豹出來的女軍官雖說美賽天仙,可比錢仙女,但也凶得能賽虎的,咱可是憂年出生的,不能比的。」

葉凡網喊完鐵占雄樂了,嘎嘎尖笑不已道:「你小子,連自己屬什麼都給忘了」忱年不是正屬龍的嗎?

龍難道還降不了虎嗎?真是的。看把你嚇的,大老爺們的,再難的娘們咱們都要把她當馬給服了才對,你說鐵哥講得對不對。不然乾脆割了那玩意兒免得給爺們丟臉子。」

鐵占雄一談到娘們頓時就是豪興大,估計女人也給他搞了不少,有種蔑視天下娘們的味道。

「都不是什麼好鳥葉凡暗自嘀咕了一句。

嘴裡卻是恭維道:「那是,鐵哥那桿槍天下無敵,挑盡天下娘們。嘿嘿,」

「你小子!叫我說你什麼好,鐵哥沒你想得那般子齷齪的。不過人生一世,該飄紅旗的時候還得飄的是不是?

成大事者都是任逍遙之輩,女人都喜歡豪傑。不過要注意有個度,止。哈哈!適可而止了六」鐵占雄干」

不過後來齊天出到林泉后一下子給葉凡整了一箱子特供,其中六條中華特供,還有四條長度大熊貓。弄得葉凡感覺有點像是在作夢。

暗思:「怪了,鐵占雄不過一個團長,雖說特別的牛逼。

但級別也太小了,連軍銜都只是個大校。

按他昨天的關於特供煙的理論層次,好像還不夠級別分到那種最普通的中華級別特供了。

今天送來的這一箱子特供中好像有四條是最頂級大熊貓貨色的,偉人抽的那種尖端貨埃聽說這種是上將級別的軍官一年也不過一二條的份額的。

這就奇怪了,不知他從何處搞來的,估計也是彼費了一番周則吧?

難道是從梅亦秋手中逼來的,如果說梅家那丫頭手中有存貨也是肯定的,因為人家有個軍委級別的爺爺。

不過一下子要弄到四條可就不簡單了,這可也是人家二三年的存貨。..好像此理不通,二三年存貨早就霉壞了,哪還能抽的

後來就此事問齊天他只是含笑鬼鬼的點頭就是不語,說是打死了他也不敢說出來,還求葉凡這個大哥別難為小弟了,因為獵豹有紀律的。

「屁的紀律,這抽個煙還講紀律。」葉凡笑罵道,不過見齊天和李橫山都是眼巴巴的盯著自己的特供不由得心裡一驚,暗罵道:「又招來了兩匹狼,老子好不容易舔著臉才弄到這麼幾條,還想拿去巴結老領

可別給這些狼全揩油光光了。而且這煙抽著都不實成,也不知是不是真從梅家那丫頭處搞的。

真是她哪裡來的話以後吃人家的嘴軟估計惹得麻煩事了。老鐵啊老鐵,你這作媒婆的思想可是要不得的

趕緊拆了出來,中華特供一人二包,當然,叫李橫山給李宣石也帶了兩包,才算是打走了這兩匹餓狼。

心裡是肉痛得直喊晦氣。

葉凡馬上打了電話給鄭力文。叫他去查查錢到賬沒有,別中途給一些狼攔截了就麻煩了。要知道現在錢沒到手都不算錢,中間還有許多的變數的。

「馬村長,想問個不禮貌的問題。不知馬德林局長高升到什麼地方了?。

葉凡到真不知馬德林去了什麼的方。一個市那麼大,自己在消息方面那是很閉塞的。

「呵呵呵」你講的是我那干老頭子啊,他網提的副市長,就在咱們墨香市裡。不過這筆錢倒不是市裡出的,是我那干老頭子一個從小玩到大的小弄來的。」

馬蓋天想得意的顯露一番,不過在葉凡面前又不敢,所以只能是從臉上溢出了一絲絲,樣子有些滑稽。

「老馬,想笑就笑嘛,沒事,我這人比較隨便。不過有些奇怪了。那個拔款的人到底是哪個衙門的神,要知道一百萬可不是個小數目。

而且他為什麼要拔款子到咱們這個旮旯地方來,這其中一定有什麼吧馬村長,還跟我打迷糊是不是?

如果能說就說說,我也十分的好奇,如果不能說就不說,這個我理解。呵呵」。

葉凡這次到是開心的笑了。不是苦笑。一高興,又扔了一包特供給馬蓋天,這次扔的可是頂級的中華特供,屬於那種省部級正職高官才有份頭分上幾包抽抽的,副職就沒份頭了。

當然,那種頂級偉人抽的那種葉凡還是秘藏在房間里的,捨不得讓它見人。

「咦!這包跟剛才那包又不一樣。葉鎮長,我是個粗人,您能不能說叨一下,難道這煙中有啥秘密?」馬蓋天是個直性子,再也忍不住問起話頭來。

「呵呵呵」上頭人抽的,保密。只給了你兩包。」葉凡隨手向天指了指,淡淡的一笑弄得馬蓋天心裡像貓抓一般小心的把兩包煙像藏寶一般給放進了皮包里。

不一會兒鄭力文打來電話,驚喜的說是真的到賬四萬。出處好像是水州海關。「水州海關,這事還真是奇了。海關怎麼會出錢砸到林泉這旮異,地方來修路?」葉凡心裡想著,點了點頭看著馬蓋天說道:「馬村長。不錯啊!居然傍上了海關的領導

「呵呵!哪裡的話,是我那干老頭子牽的線。水州海關副關長苗任道先生划拔過來的。說是給我的生日禮物,呵呵呵,這禮也太重了馬蓋天咧嘴直樂呵。

「生日禮物!老馬,你這生日過的值了,一百萬作禮物。老馬同志。你生日是什麼時候,給我說說,需要咱們鎮政府給個什麼禮物給你

葉凡一聽,差點震掉落了下巴。馬蓋天一個黑李逸樣的粗人生日人家送了一百萬,雖說馬蓋天自己得不到,但名義卻是他的。這世道真是太瘋狂了。

既然人家這麼大手筆了,鎮政府也得表示一下不是?不然會寒了人家馬蓋天這牛人的心的。

其實葉凡不知道的是馬蓋天為了弄到這一百萬可也著實不易,那個是連女兒都奉獻上去了,不然人家即便是與馬德林副市長關係非常鐵也不會甩出這麼大張禮物的。

別看馬蓋天長得不咋的,五大三粗的一個人。可是馬蓋天的女兒馬倩倩卻是長得水靈得不得了。兩隻彎彎日o8舊姍旬書曬譏片齊余睛配卜長長的膛毛很有股年混血兒的味馬倩倩在南福省的《蒼海財經學院》讀書,是正宗的大專院校。那天馬蓋天去找他乾爹馬德林想撈點錢。

實際上馬蓋天是馬德林的私生子,不過馬德林怕別人認出什麼鬧出事端來。

所以一直以來這個私生子就讓他蹲在林泉鎮的石坪寨了。經濟上能照顧的盡量照顧,所以在錢物方面馬蓋天到是不缺這個。

不過馬蓋天自己也不知道馬德林是自己的親身父親,因為馬蓋天的母親蘭雪梅沒跟他說。

而馬蓋天現在的父親雷土敦更是一個老實巴交的農民疙瘩,一輩子呆在石坪寨那旮旯地方連縣城都很少去。是個三棍子都打不出一個屁來的憨實漢子。

老婆蘭雪梅紅杏出了牆他也不知道,還以為是自己播的種子芽生出的變異品種。

幸好馬德林的身材跟雷土敦的身材有點相似,都是五大三粗的。

所以馬蓋天生下來后雖說面相跟雷土敦長得不怎麼像,但那身板卻是實實在在的像雷土敦。

所以雷土敦不管走到哪裡都會咧開厚實的大嘴唇呵呵誇讚兒子馬蓋天遺傳得好,就這副身板簡直跟自己一個摸子刻出來的。

年輕時扛起三百斤的野豬那個是健步如飛,跟自己的身手差不多。

當然,說起這些事也是一些陳芝麻爛穀子的舊事了,當時的馬德林網從中專院校畢業就分配到了林泉鎮。網好被鎮政府分包到了石坪塞子。

那個時候馬德林參加工作時才口歲。就遇上了剛剛新婚才十來天的**少*婦蘭雪梅。

馬德林一見到蘭雪梅就被她胸前那接近艦的大號波比給迷暈菜了過去,再加上要駐村,就那樣子,一來二去,郎情妾意的漸漸也有了情,就勾達上了。

作為蘭雪梅來說,自己當時也不過冶歲。當時的石坪塞可是窮得叮鎖鎖響,不要說別的,有時連買鹽巴的錢都沒有。

因為雷土敦除了會在地里刨幾個地瓜蛋蛋。在玉米地里掰幾個玉、米捧子外又沒其它什麼手藝。農村人除了喂頭豬換幾個錢賣些醬油,扯幾匹布其它什麼來源是一點都沒有。

再加上馬德林網從中專學校畢業,人也長得很帥氣。主要是他可是鎮政府的幹部,是吃國家皇糧的。

蘭雪梅當時就動了心,如果能傍上一個幹部對自己的家庭來說也會有許多好處的。

所以就那樣子跟馬德林**一點就燃了,一個喜歡特大號波比。一個喜歡的是他的勢和錢。

不過馬德林還算不錯,每個月都會弄上些錢糧給蘭雪梅,他作為駐村幹部,總是有許多好處可撈的。

只要鎮政府有分什麼好處下來肯定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相好蘭雪梅了。

不過不久馬德林撞了好運就調走了,不過他留下的種子卻是在蘭雪梅的肚子里生根芽了,最後就冒出了馬蓋天。

網開始時就連蘭雪梅都不曉得馬蓋天是馬德林的種,還以為是雷土敦的,不過心裡有疑惑罷了。

直到後來馬蓋天長到了十幾歲,有一天無意中又在林泉鎮見到了已經是縣領導的馬德林,當時馬德林一見到小馬蓋天就呆愣住了。

冥冥中自有天意,馬德林立即就喜歡上了馬蓋天。當場就說要收馬蓋天為乾兒子。

縣領導說是要收馬蓋天為乾兒子雷土敦這老實漢子還有啥話說,只能是叭著嘴直樂了,差點笑歪了嘴皮子。

當時石坪寨的人都說馬蓋天,不!當時叫雷蓋天走了狗尿運,居然能讓縣領導看上收作了乾兒子。

結果連姓都給改成姓馬了。雷土敦為了兒子將來能奔個好前途,也無所謂了,再說反正馬蓋天還有三個弟妹,去了一個還有後來人也就沒去計較這些了。

當時為了撈錢去見乾爹時馬蓋天也把女兒馬倩倩給帶上了,正好遇上到老朋友家玩的水州海關副關長苗任道。

一眼就看中了馬蓋天的女兒馬倩倩。被她的水靈桃眼擾得心痒痒的。後來聽說馬蓋天想弄修路的錢,心裡一動有意接觸上了。

有人送錢馬蓋天當然叭起嘴笑了。二人一來二去的就搭上了線。而苗任道雖說跟馬德林是但其實比馬德林小了三四歲,今年也不過才屯歲。

剛好死了老婆,一路向著馬倩倩展開了猛烈而強霸的攻勢。

苗任道作為水州海關的副關長,那錢可是很多的。經常借顧說是帶侄孫女去玩,這樣子玩得十來天下來馬倩倩這個窮旮旯出來的山裡妹子也被金錢晃暈了眼。

不久就載在了苗任道的糖衣炮彈下投懷送抱了。所以這一百萬是苗任道用海關的名頭調給馬蓋天的生日禮物,噢!以後應該叫岳父了。

不過苗任道有言在先,這筆款子要用在石坪寨的那條路上,由馬蓋天親自負責。

這其中的貓膩葉凡哪還有不明白的,不過笑笑而過。馬蓋天既然弄來了一百萬給他吃上十來萬回扣也正常。所以葉凡沒什麼意見的。,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凶叭章節更多,支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