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二十章一百萬換個股級主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章一百萬換個股級主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老馬,你井坐會兒,我問問今年上頭都有哪此榮譽略鎮葉凡打了個招呼后電話打給了王元成。..

問道:「王主任,快到年底了,咱們鎮今年都有哪些榮譽落咱們鎮。當然,級別越高的越好

「縣裡的能行嗎?」王元成有些奇怪葉鎮長怎麼突然關心起這些蒜皮小事了。要知道今天退街的事還鬧得哄哄烈烈的。

「縣裡沒用,再往上。最好是省里的看看有沒有?」葉凡說道馬蓋天坐對面那張小板椅上可是支著耳朵在聽的。

「省里的我查查,要省里的榮耀就非常的少了。因為省里有榮耀的話一般來說在縣裡都被他們給截住了。很難落到咱們鎮裡頭來。」

王元成皺著眉頭叫方倪妹趕緊翻翻。

「有了,倒是有一個」是表彰咱們鎮政府工作人員的。叫「南福省優秀鄉鎮幹部獎」王元成在電話中突然喊道。

「好!好!那名額留著,我需要用。」葉凡笑道,心裡一舒服,總算是沒對馬蓋天失言,不然人家弄了一百萬先前答應的省先進倒沒落到手,那是自己失言,不能這般子做事的,會寒了手下的心。

轉頭對馬蓋天笑道:「恭喜啊馬村長,你立即就是「南福省優秀鄉鎮幹部。了,哈哈,省裡面的,還蓋得有省政府的大鋼蓋。一般來說這種有份量的獎都是由縣長親自頒的,你就等著領獎吧」。

「真的0南福省優秀鄉鎮幹部獎」謝謝!謝謝」馬蓋天激動得嘴唇直抖瑟,無意中又抽出了上衣口袋裡的那隻已經你破舊的「英雄鋼筆。來,抓手中撫摸著,彷彿在摸著自己相好的屁股丫似的。

葉凡眼前似乎又浮現出了啞號,也就是石坪塞的二貴子他老婆翠蓮跟馬蓋天推肉磨的旖旎場景。

當時妖棍范網還說翠蓮曾經用這隻「英雄。..去攪弄自己的騷水洞子的。弄了一床的**,惹得老馬同志還甩了她一耳刮子。

故意詭異的問道:「老馬,你這英雄鋼筆可能有些年頭了吧,這麼舊了我乾脆弄把新的給你算了。」

「算了,武用它用習慣了,呵呵。習慣1馬蓋天磨捏著英雄感情很深的。

「這英雄好使嗎?」葉凡又問道。

「好使,好使,很順手的。哪裡痒痒了還能用來搓癢的,呵呵」。老馬同志恢復了一臉的憨實相,真像個老實巴交的貧下農民。

不過葉凡知道老馬同志的心靈跟他的面椎網好相反的,不然怎麼能弄得來一個班的相好,還想湊足一個排。

什麼四、啞、奶、咖號都有了。翠蓮就是正宗的啞號。排在老馬的老婆下面,在古代就是二房了,地位還不低的。老馬算得上是風流人物,比咱這一個鎮長可是牛氣多了。

葉凡真想問問四是誰。不過最終於還是憋住了沒有出口。就讓他保持一股子神秘勁頭吧!也許這樣子更有味道些。

不過幾分鐘過後王元成主任又打來了電話,吞吞吐吐的說是那個什麼省里頒的「南福省優秀鄉鎮幹部獎。已經被繆勇書記親點給了計生辦的代主任鄭雪妹同志。

名額都報上去了,所以今年已經沒有省級獎狀了。

「鄭雪妹!怎麼回事。鄭雪妹不是原鎮長蔡大江的相好嗎?怎麼會跟繆勇拉上關係。

難道是蔡大江給她討要的?不可能,蔡大江跟繆勇根本就沒什麼交情。繆勇不可能會看他的面子的。

這事還真是詭異,不會是鄭雪妹那凹一磨蹭,又磨蹭進了繆勇的懷抱吧?

應該不會,謬勇可是正兒八經的市級太子爺。..怎麼可能看得上鄭雪妹那徐娘半老的爛**。

不過這個也說不準,蘿蔔青菜各有所愛,也許是我多心了葉凡在心底里腹誹著可就感到頭痛了,這省級獎沒了怎麼向老馬同喜交待,人家可是弄了一百萬的大功臣,不說要省級獎,就是給個部級也是綽綽有餘啊!

再說老馬同志現在還眼巴巴的坐在沙轉角處盯著呢,撓心得很,真是麻煩!

「算了,給人了就是了。」葉凡放下了電話。在腦子裡把能給老馬的好處全捋了一遍下來,突然眼前一亮,拿定了主意。

呵呵笑道:「馬村長,走,咱們去見見繆書記。」

「見繆書記,我」我」馬蓋天突然像個姑娘一樣扭捏了起來,看來有點怵緣勇這太子爺。

「干行么,像個娘們,走」。葉凡笑罵道。

「嗯!我」我跟你去馬蓋天站了起來悶頭跟著葉凡。

二人到了瓚勇的辦

「葉鎮長,早上退街的事有些鬧。處理得怎麼樣了?」繆勇笑著問道。

「基本上處理好了,這事兒我有空給你說叨一下。這位是咱們石坪塞的馬蓋天林長,也是咱們林泉鎮財政所的正式幹部,一直在石坪寨那窮寨子駐點,不容易氨。葉凡介紹道。

「你好繆書記。」馬蓋天立即躬著身子憨實的笑著打了個招呼此玄的老馬同志又恢復了一個農民的本色。

順手把葉凡網給他的兩包特供中華中的那包檔次低了一點的那包給拆開了,抽出煙遞了上去。

繆勇也沒說話,接過後悠然自得的接受著馬蓋天的打火機伺候。

不過抽了一口后眉毛突然一跳。眼光隱悔地掃在了煙上細細的察看了一下。

暗道:「怎麼有點像是特供煙的味道,聽說這種煙省部級幹部半年才能分到一條的。奇怪!看來這馬蓋天村長背後蹲著真神。」

隨口贊道:「不錯!這煙絲味很純正。」

「呵呵!這是剛才葉鎮長給的。我哪能抽得起這種好煙,平時抽的都是三塊五一包的牡丹

馬蓋天隨口答道,心裡也有些高興。

「噢1繆勇哼了一聲不經意的掃了葉凡一眼沒說話了,心裡又是暗自揣摩開了:「奇怪了,前次姓葉的也給我抽了這種煙,說是軍隊朋友送的。

這次還送給了馬蓋天村長一包。說明他這種煙估計還不少,幾包應該有的。

這到底從哪?來的,難不成這小子背後還真蹲著一尊真神,不顯讓。不露水的。咱以後可得悠著點了。別不小心又得罪了什麼神仙」

「呵呵呵,從一個。朋友處揩油來的。抽屜里還有幾包,等下給繆書記送兩包過來。」

葉凡打著哈哈,有點肉痛自己的特供,不過馬蓋天都說了不給兩包給繆勇也不好意思,那樣子顯得自己太摳門了一些。

「那」我就卻之不恭了,呵呵。」繆勇笑道。

「瓚書記,馬村長可是個好同志。一直紮根石坪寨那個窮村子長達十幾年了。石坪寨是翕族村,那地方經濟也非常的落後,為了咱們黨的民族和諧事業他一直堅守在最艱苦最困難的第一線。

不過馬村長一點怨言也沒有,以苦為樂。

不但自疇資金打通了石坪寨至原廟坑鄉的機耕路,而且這次為了響應咱們鎮里提出的「林泉大通脈。計劃,特別的跑上跑下,人都跑瘦了幾圈。

終於弄來了一百萬資金,今天已經刮拔到了咱們鎮財政所的賬頭上。不容易啊,一個村幹部能做到這一點可算得上是全鎮幹部學習的典範了。

按理說應該給他評一個先進的。至少還得是省級的。不過咱們鎮名額有限,今年好像沒有名額了。我想我們還是得爭取一下,看看能否再要一個名額回來

葉凡的一番話誇得馬蓋天心患那個是熱乎乎的,差點都掉貓尿了。

「嗯!馬村長的確是咱們黨員學習的典範,如果咱們鎮里每個村長都能像馬村長一樣盡心儘力干好工作,咱們鎮子早就奔小康了。不錯!推薦馬村長的事就麻煩葉鎮長去辦一下了,盡全力爭取到一個名額下和」

繆勇心裡一愕,重新審視了這個五大三粗的漢子一番,覺得此人長得像屠夫,笑得像憨農,能量還不

要知道能弄到一百萬可是相當不簡單的事,就是繆勇自己,全家都魯官,可到目前也不過才為鎮里弄回了一百萬,說明要弄到一百萬是多麼的不容易。

心裡也在暗罵葉凡這子又走了紅運,在退街鬧得不可開交時居然又冒出一個送錢人來。

其實退街生的事瓚勇可是隨時關注著,當聽到綜治辦的劉馳彙報過肯體情況后繆勇的心情很是複雜。

為什麼呢?

如果乘此機會把事給鬧大些絕對能一舉扳倒葉凡這個強勁的對手,不過如果事情真鬧大了自己這個林泉的一把手也絕脫不了干係,葉凡是倒了,估計自己也得落個處分按頭上。

所以緣勇思前想後的決定暫時以不變應萬變,觀察著事態的展。猶如蟄伏在陰影中的一匹老狼,伺機而動。

繆勇也清楚,葉凡這次肯定必動修路專項資金了。果然,不久財政所就有人通風報信了,說是鄭力文拿出了南宮集團贈的那張卡到銀行去轉賬去了。

現在葉凡太多的把柄被繆勇抓住了,心裡那個美呀!所以眼光中看葉凡猶如佛祖在看孫猴子唱戲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