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二十二章比淡定功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二章比淡定功夫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馬恙天坐在轉椅午卜轉了幾圈子,感覺那個真是愜意啊甩慚坐上去就像個。..官了,再掃了掃對面好像還排著幾張小辦公桌,問道:「王主任,難道我還有手下?」

「沒錯!你這村幹辦主任還有配的有四個手下,有二個都是原廟坑鄉調過來的,希望馬主任能揮出潛力。把咱們鎮的村幹部全部團結起來。搞好農村工作。」葉凡笑道。

見葉凡回話馬蓋天才記得人家可是鎮長,這一得意兒妄形了。自己坐著轉椅子轉圈子人家鎮長還站著這成何體統。

慌得趕緊站了起來有些拘謹的說道:「不好意思葉鎮長,我是有點太那個了,呵呵,」

「沒事,我陪你坐坐。」葉凡說著一屁股坐在了對面的一張小了一號的轉椅子上。

馬蓋天巡視了一番自己的辦公室。突然想到了什麼,有些吞吞吐吐的問道:「葉鎮長,咱們林泉鎮所屬的大村都特別的多,聽你說好像是有七八十個。

所以我這「村幹辦,沒有活動經費肯定是不行。您是大鎮長,能不能立即拔點給我這「村幹辦。?」

「嗯!以後村委幹部來鎮里你這主任迎來送往的也的確要一些活動經費,這樣吧,王主任也在常就拔一萬吧1

葉凡可親的笑道,心道這馬蓋天也不笨,網弄來一百萬立馬就懂得討錢了。打鐵趁熱,不然等那一百萬用完了再想討錢就難了。

「謝謝!謝謝」馬蓋天一激動又站了起來,心裡叫道:「麻痹的。難怪人人都想當官。就這麼個屁主任妾馬就到手一萬塊。以後天天有得下館子了。

還是當官好啊,以前盡傻不啦嘰的窩在石坪寨那鳥不拉屎的地方有啥好混的。

還是這主任好啊,在林泉也比石坪好得多。不過就是相好沒法子帶來,這個倒是個問題。

如果能在林泉本鎮也湊上一個班的相好那就更爽了。畢竟這裡的女人全是鎮子里的,檔次比石坪寨的高,一個個都是細皮嫩肉的,壓在身子下**那個更爽勁……

這廝丫丫著一時有些情難自禁。差點流口水了。

「不過馬主任,我得事先跟你申明一下,這一萬塊可是你們「村幹辦。一年的活動經費,得有計劃的用,別幾天一下子就活動完了以後天天乾瞪眼。」

葉凡淡淡一笑道,還得提醒一下馬蓋天,不然以後惹出什麼麻煩來就不好了。

「啊!一年才這麼點」馬蓋天頓時心裡一涼,暗罵道:「這葉鎮長也真是摳門,老子拼了命差點賣了女兒才弄來一百萬他居然只給了我一萬。..

還說是一年的活動經費。就這點錢一年要招待七八十個大村的村主任支書的,沒幾天就吃喝完了。

還想著天天下館子,連片肉毛都別想了。看來我的林泉本鎮「相好班,是泡湯了,這鎮里妹子沒錢誰跟你相好。

唉!早知如此還不如回咱的石坪寨子來得自由,一年撈個二三萬的也不錯。」

見馬蓋天有些驚愕的樣子王元成早就一眼看穿了他的鬼心思,呵呵一笑道:「馬妾任,你心底里肯定在嘀咕,這葉鎮長也太摳門了是不是?」

「不」不會,我哪敢!有這一萬已經不錯了。」馬蓋天趕緊說道。

「呵呵!馬主任,你可能不知道,葉鎮長網到天水壩子駐村時,他這個組長手頭上你知道才多少活動經費嗎?」王元成笑眯眯的問道。

「應該有幾千吧。」馬蓋天往少的方面說,他也不笨,肯定沒一萬。

「幾千!沒有,就一千塊。」王元成伸出了一根指頭笑道。

「啊!太少了。」馬蓋天頓時有些訝然,才曉得人家葉鎮長現在能給一萬那個可是開了很大的後門的,那可是極為大方的表現。

「呵呵呵!馬村長,咱們鎮子不富裕,這個你也知曉,要用錢的地方多著呢。一般的股辦科室一年的辦公費用不到二千塊。」

葉凡笑道,「你肯定會冉,那他們一年怎麼活動下去,其實這個,不難。貓有貓道鼠有鼠洞。

只要肯動腦子弄些錢還是有的。你馬主任可是能人。比其它的一些主任都強。

你想想,一百萬都能弄來你一年去哭個十來萬有問題嗎?而且以後弄錢名正言順,你是村幹辦主任嘛!呵呵呵,

到時我還得經常到你這大主任面前來打打秋風,蹭頓飯,馬主任以後有這機會時可別忘了我,走了。」葉凡親熱的拍了拍馬蓋天肩膀走了。

「是啊!我咋的就這麼笨呢?嘿嘿嘿嘿」馬蓋天拍了自己那肥大的腦袋瓜盡傻笑著。

心道:「還是葉鎮長厲害,一語驚醒了咱這豬腦殼子。憑著咱那乾爹副市長和副關長的女婿,幾十萬是有些難了。一年弄個力萬一點問題都沒有。

而且有了這個村干主任的名頭去討些錢也是正大光明的,老子一把筆一年簽個力來萬,再怎麼說在吃喝過後也得餘下個三四萬到咱的腰包

現在鎮子里一個正式的工作人員工資也不過才勁來塊一個月,在鎮子里養一個相好一年三四千塊應該夠了,有這三四萬養8個都不成問題。..

唉!咱在石坪寨也不過才到萬號,以後那瞄、四、膛、鯽」就等著在林泉鎮展了,一個班有望成事了,嘿嘿

馬蓋天笑得燦爛,笑得淫蕩。王元成瞅了他一眼心裡納悶,不知道這熊人又想到了什麼犯騷子事。

暗暗罵道:「笑!笑不死你。以後有得你哭的。就這一萬塊還招待個屁,不過這次的事有些詭異。

葉鎮長怎麼會讓馬蓋天這騷包來當這個主任,此人誰還不知,除了爛窩子女人勾得多一點沒一點屁本事,全靠了他那乾爹,不然喝北風估計都難輪到他的

其實葉凡讓馬蓋天當這個主任也並不全是看在那一百萬的份頭上的。

要知道林泉鎮設的這個「林泉鎮村幹部管理委員會。的目地是為了更好的管理、聯絡各個村的村幹部。為農村的經濟、農業、計生等工作的開展創造良好的條件,農村工作其實是有一定的特性的。有點秀才遇上兵有理說不清的感覺。

汁幹辦菲任讓個大學生尖做的話不如讓馬羔天夫做只面天作了這麼多年的駐村村官,雖說工作方式有些粗野,但還真適合農村工作。適合農村特點。

所以馬蓋天作這個村幹辦主任更合適。

中午的時候。

老馬這個新主任上任了,這頭一餐飯請的就是葉凡了。縛勇因為己經有人請了所以馬蓋天就沒叫他了。

兩人到了春香酒樓,喝了幾盅酒後網好遇上稅務所的一夥同志也到了春香酒樓。一來二去人人都跑過來敬了一番酒下來葉凡跟馬蓋天都有些醉意。

站起走人時馬蓋天突然說道:「葉鎮長,我馬蓋天是個粗人。好聽的話不會講,說句實話,我就念到小學畢業。

當時不懂事念不下去,後來進了財政所硬給逼著又亂七八糟的讀了個狗屁的中專。

不過粗人最認理兒,我馬蓋天有今天全是葉鎮長你幫忙換來的。以後不管什麼事,只要叫老馬一聲,拚命在事我老馬沖在最前頭。」

馬蓋天雖說說話時口齒已經有些不清楚了,但今天的確是高興,話說出時雖說粗野,但十分的真誠。

「嗯!馬主任,好好乾,我相信你。」葉凡輕輕的拍了拍馬蓋天肩膀,叫稅務局的一個冉志把老馬扶到了鎮里的招待所休息。

下午本想去縣裡問問市財政局局長王天亮拔的勁萬款子問題,不過葉凡擔心段海和鄭力文退街的事,也就沒去成。

決定明天再去。

2點鐘。葉凡到了辦公室。

段海來彙報了一下退街的情況,基本上是穩住了。已經有的戶完成了測量退街工作,錢也轉過去了勁萬左右。

幸好馬蓋天又弄進來了四萬,不然葉凡還真有些擔心錢的問題,暫時算是解了燃眉之急。

不過葉凡卻是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因為東鎖洋一條老街上總計勁戶人家,如果順利的話全換下來需耍的總資金將達到鎖萬左右,這個可是個非常龐大的數字。

不要說林泉鎮一個鎮受不了。就是拿到魚陽縣來說都是個龐大的數字。葉凡也下定了破釜沉舟的決心。這個巨大的窟窿只要能拿下電站家屬樓區就能解決。

不過現在電站家屬樓區落戶原廟坑的事又被王天亮兄弟倆給故意攪

面對勢力如此龐大的王家兄弟,葉凡在有一絲醉意之下心裡也是煩燥得很,真有一股子揮出拳頭砸死這兩個傢伙的衝動。

現在多方面受制,黃海平跟曲英荷一個鼻腔出氣,前次的鎮務工作會議實際上是以自己的失敗而告終的。

越想越火大了,忍不住一腳踢去。一個垃圾簍飛到了對面的牆壁上出葉碌碌的聲音。裡面一個廢棄的茶葉罐子滾在地板上出錯鎖鎖的聲音刺耳得很。

連帶著簍子里的垃圾撒得滿地都是。葉凡嘆了口氣只好把黨政辦的方倪妹給叫了過來收拾一下。

見葉凡臉色不怎麼好看,方倪妹也有些畏懼,小心翼翼的收拾好東西。給葉凡泡了杯茶。

「唉!我還是達過年輕,心浮氣燥的,這樣子下去怎麼能當好一個,大鎮的鎮長,這可是個。萬多人員的大鎮啊!看來我還得加強養氣方面鍛煉刪」

葉凡正暗想著這時響起了「口叩。的敲門聲,葉凡心裡有些詫異。因為方倪妹在收拾地板所以房間門並沒關,沒關門來人為什麼還要

抬頭掃去,現一個。膚色白晰。眉毛高揚,身材比自己還要高一些的老練、帥氣年輕人正微笑著站在門口。

其人儘管掩飾得很好,但那一絲絲張揚的狂傲在葉凡的「相面術。下還是能體會到了一些。

「你好啊葉鎮長,我是魚恥的費武雲。」年輕人落落大方的先介紹著自己。

「費武雲,不是縣委組織部部長費默的二公子嗎?家大勢大難怪一絲傲氣是怎麼也藏不祝」葉凡心思電轉,微笑著點點頭道:「是費先生,來,請坐。」

葉凡站了起來伸出手去握了握。正想把費武雲帶到屋角的轉角沙上坐下來。

誰知費武雲輕輕一握之後,輕鬆自如,一屁股就坐在了葉凡那張大板桌子的對面一張轉椅子上。

葉凡微微一愕,心道:「還挺隨便。當自家了。」

不過面上也沒什麼表現,淡然自若。自然的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說道:「方主任,麻煩你泡杯茶。」

「嗯1方倪妹偷偷的斜了費武雲一眼小心的泡好茶輕輕帶上門退出去了。

不過葉凡見費武雲那一雙眼中。眼神隱悔地一直在方倪妹的胸前那巨大的誘人「波比,和圓翹的屁股上溜過。

「哼!玉面郎君,果然不同非凡。那雙狼眼毒啊!初來乍到好像就看中了老子的女人。」

葉凡心裡暗哼著面不改色,嚓一聲點上了費武雲遞過來的中華吐了個煙圈。

顯得非常的悠閑,他在等著玉面郎君費武雲先開口,既然是他來找自己當然先由他開口了,估計就是為了修路和鬼嬰灘的工程來的。

年輕人都有傲氣,兩人對峙了一二分鐘都沒開口,默默的在吞雲吐霧著。在香煙裊裊豐兩人都在偷偷觀察著對方,在比著氣勢,比著鎮定功夫。

「嗯!敢搶我費武雲女人的人的確不同非凡,聽說才舊歲就登上了魚陽第一鎮林泉鎮的鎮長寶坐,其家裡又沒什麼後台,的確有兩把刷子。

我費武雲生平最喜歡跟這樣子的豪傑對手掰掰。跟庸才過招有啥意思?魚陽的對手太少了,高手寂寞啊!

總算是遇上了一個可堪稱之為對手的對手,前次這小子在廟坑聽說跟賀佳貞跳舞跳得火熱,還是那種濕熱的貼面狂舞。不過最近好像沒聽說他跟賀佳貞有什麼風流韻事顯現,難道是隱藏在暗處了。

應該不像,也許當時只是跳了一會舞,或者說是這小子正在追賀佳貞而還沒礙手,也許咱們倆還同是天涯淪落人呢

費武雲心潮起伏。想了一陣子心事才想起這次來林泉的目地。,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肌章節更多,支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