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二十三章費家二少耍大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三章費家二少耍大牌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狗子得感謝下本書的副版術,叉弟,以後書吼是他幫助打理了,他還是很勤快的,基本上來言的都有加精,按他的規矩辦就行了我也省力多了,說句實話,每天一萬字,有時還加更,的確太忙了一些,不過書評區各位大大有什麼好的建議我每天都會看一看的。..謝謝!

淡淡一笑說道:「葉鎮長,我是《武辰公司》的老總,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我也不拐彎摸角了。我這次下來主要就是為了鬼嬰灘的廠子工程以及葉先生提出的「林泉大通脈藍圖,工程。

關於《武辰公司》葉鎮長應該早就查清楚了,我也不羅嗦了。葉鎮長給個口信,我也好抽調人手下來準備一下。

還希望葉鎮長能支持本地公司。咱們本地公司賺了錢也等於是為魚陽縣政府解輕了負擔。」

「武辰公司,我當然聽說過。本縣二大建築公司之一,不過鬼嬰灘魚陽紙廠的建設問題要去陣紙廠的胡泰和老總。

我作為林泉鎮的鎮長也不能干涉這種合資企業的基建問題,政府什麼都抓的話也忙不過來,這只是企業行為罷了,關鍵的問題還在林泉紙廠人家胡總可是佔了大頭。

咱們林泉鎮政府按法律來說只是第二大股東,做不了主的。再說我也沒那麼多時間去管這些具體的問題,精力有限啊!

至於說「林泉大通脈藍圖,雖說是我提出來的,這項工程涉及到二千多萬兵額資金的投入。

所以我個人也無權作主,現在還處於規利階段,何時動工要由縣裡說了算。

而且工程方面具體怎樣操作也不是我一個小鎮長能做主的,這個還得縣裡說了算,呵呵,所以費總去縣裡問問,」

葉凡一臉的微笑著打著哈哈。非常的客氣,實際上就是在推委扯皮。

費武雲是組織部長費默的兒子,當然也不能太過於**的拒絕了。..所以葉凡的話說得較委婉。

「是嗎?葉鎮長,你也知道我是誰,咱們沒必要打哈哈。這種玩太極的手法我早就領教透了。前次我表叔來還拜葉鎮長給踢成了豬屁股,那破事兒我也不想再提了。

我想葉鎮長是個明白人,這紙廠廠房的地基整平和廠房的建設人家胡世林董事長全交給了林泉鎮政府。而你又是紙廠工作組組長,親自的負責人。

這事不是你說了算是誰說了算?再說那路吧,我也不要多,你只要把天水壩子那條主幹線路承包給我的「武辰公司,就行了。

我這人從來不貪多,信譽在魚陽你可以去打聽。知道你們也難做。方方面面要照顧的人也很多。」

費武雲開始顯露出公子哥的傲氣來了,直逼向了葉凡。根本就是來安排工程的,哪裡是來拉工程的。

「哼!你倒是會挑好地段,天水壩子那段路長達刃千米左右,投資佔了總藍圖的近一半,早就被軍隊整理得差不多了。

那段路其實是最好做最賺錢的。不可能隨便標給任何人的。還說不貪,我看你是快變成一隻貪屎蟲了。」

葉凡心裡暗哼著淡淡一笑,也不理費武雲的傲氣,說道:「你叫我現在答覆你,那不可能,現在那事兒還沒商定動工的時間,估計得等到明年了。

再說天水壩子那段路肯定是要搭配著標段的,不可能隨便說給誰就給誰,這事兒我說了不抵事兒,你還是去找找有關領導吧1

葉凡還是照樣子不慍不火的。氣得費武雲是牙痒痒的。

再也忍不住了,費武雲可是從來沒受過這種鳥氣的。以前縣裡有什麼稍大點的工程那些單位領導為了巴結費默,往往都會主動送工程上門的。

誰會想到這小子真是不識相。老子低聲下氣的求他了居然還甩臉子給我看,真以為自己是縣長書記了。..

嘴裡口氣非常強硬,冷冷哼道:「葉鎮長,時局要變了,山不轉水轉。水不轉路轉,要往上看不要整天低著頭什麼都不曉得。什麼時候那位置沒了的話自己可還是個糊塗蟲。」

「你這話什麼意思?」葉凡也微微動怒了。語氣也硬實了許多。

「呵呵」沒什麼意思,自己猜去,告辭。再次跟你打個招呼,這工程我費武雲包定了,由不得你的。什麼東西,不就一個破鎮長。敢跟老子玩

隨著話語聲「鎖,一聲費武雲站起重重的帶上了門出去了。

「火氣還挺大的最近好像是走霉運,盡遇到這種鳥人。王家兄弟是這樣子的,現在又來了個費家公子,那個繆公子也差不多,老子就是命苦,唉1

葉凡了幾句牢騷叩了幾口茶小聲念叨:「嗯!還是把倪妹招來親熱一下。」

正想打電話方倪妹卻是推門而進了。「好命!網念叨到引,沾自個兒送卜門來葉幾心裡暗道真是心有靈犀山公皿閂!

費武雲直奔黃海平的辦公室而去。

「媽**的,太不識相了。」費武雲罵罵咧咧的哼著一展股就坐在了黃海平的老闆椅上轉了一圈。

「怎麼啦二少,誰給你氣受了,好像這種人魚陽縣沒幾個吧,呵呵吼,真海平略感驚訝。

「還有誰?你說說你們鎮子里還有誰。哼1費武雲接過黃海平遞過來的煙點上后哼道。

「是姓葉的吧1黃海平一猜一個準,費武雲肯定是為了工程的事給葉凡拒絕了。

「不過他蹦嘎不了幾天了,呵呵呵」黃海平舒心的笑著,從來沒這般開懷過。

「怎麼說?」費武雲突然睜大了眼睛」了道:「奇怪了,難道市裡縣裡的人事大變動黃海平已經得到消息了?

這消息可是很保密的,他怎麼知道的?難道黃海平市裡也有人,應該不會。

如果有人還會被欺負到林泉鎮來當這個破爛的副鎮長,再怎麼說一個正科級幹部也該回到縣裡弈主持一個行局才是」

「你剛才下來是不是看見咱們鎮的大會議室里人來人往的?」黃海平神秘一笑。

「會議室在樓頂,我沒去過。不過樓道里倒真是人來人往的,難不成你們鎮里今天要開大會,來了這麼多鄉民?」費武雲倒是來了興緻。

「不是,咱們的葉鎮長同志耍搞政績工程,其實就是一不自量力的面子工程。想把咱們的林泉破鎮建得跟福春市的新街一樣的敞亮開闊。要求受了火災的東鎖洋一條街住戶們全部退出力來米左右」

黃海平微笑著把退街之事給說了一遍。

「那得花多少錢才能退完,你們一個破鎮子能吃得消嗎?再說人家有的店主有錢,未必肯退。」費武雲到真有些佩服起葉凡的魄力來了。

「那是!那天晚上肖長河副鎮長跟段海這個工作組組長,他們初次開會就整出了么蛾子來,差點釀成血案了。

幾百人衝擊政府。肖長河還被砸了一下。頓時就血流滿臉現還躲家裡修養呢。

當時那小子網從墨香市趕回來,正開到下游的武溪鎮,一急之下直衝回來,結果在鬼嬰灘不遠的地方把車都開進了溪里。

那部三菱可不便宜,聽說還改裝過,估計得六七十萬。

當時他叫我去現場,幸好被我推開了,不然還真是惹火燒身了。」

黃海平興哉樂禍之色溢於言表。誇大其詞,當時無非就是肖副鎮長被砸了一本黃書,結果鼻子流了幾滴小血罷了。給黃海平這麼一誇夫變成血流滿臉了。

不過肖長河也聰明,就此乾脆躺醫院去休養去了,不願意哥回來接這個燙手山芋。

所以今天的事還是段海和鄭力文。杜朋三人在賀佳貞副書記的幫助下在辦退街的事。

「嗯!這種事正常,不過這裡面的文章可就有得做了,哈哈哈」只費武雲心裡一轉主意就上來了。

「那是,就以強逼民眾退店。引起血斗,幾百人衝擊政府,此人好高鶩遠,不顧鎮里民眾死活等為由頭估計姓葉的那帽子立即就會被人給捋了。」

黃海平眼前彷彿浮現出了組織部宣布罷免葉凡鎮長職務的情景,心裡一下子活絡了起來。

如果姓葉的倒下了那自己可就有大希望了。再說自己本來就是個帶括弧的正科級幹部,升為鎮長理所當然的。能坐上這個鎮長寶坐那可是比原來那個破紙廠風光得多。

「不用這麼麻煩海平,那小子立馬就會倒霉了,哈哈哈」費武雲得意地狂笑道,那口沫像肥皂泡一般倒處飛揚飄去。

弄得黃海平都在心底里直皺眉頭。不過如果想搶這個鎮長寶座還得靠費默這個組織部部長,所以黃海平儘管心裡不平面上還是一派溫和笑容。

「二少,這話我可是有些不明白。難道這裡面還有其它什麼由頭不成?」黃海平裝著十分驚訝樣子,人顯的有些恭敬了起來。其實他心底里的確有點驚訝。聽費武雲的口氣好像他另有辦法能立馬讓姓葉的倒台似的。

「海平,你跟咱們費家也好多年了。也算是核心朋友,咱就先透個底子給你,千萬別傳出去。」費武雲小聲很是神秘的笑道。

「您說二少,我這嘴牢著,比上了大鐵鎖還管用。」黃海平心裡一驚,更顯得恭敬。

「市裡這次人事大變動了,市委楊書記已經走人了。天都變了,周乾陽書記已經坐上了市委第一把交椅。

這事前幾天已經宣布了,你們林泉這旮旯地方太偏僻,估計沒幾個,人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