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二十五章大三輪上直搗黃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五章大三輪上直搗黃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山就任由他環抱著了」公甲一陣子溫暖,有此軟虛體反而往後一縮整個人就窩進了葉凡懷裡,依靠著這堅實的胸脯方倪妹感覺舒服多了。..

這破路的確太難行了,點多時天全黑了才行了不到一半路程。天一黑行車更慢了,有點像是老牛拉破車響著燥人得很。

估計一小時就舊里車了,山上的霧氣開始瀰漫著。寂靜的夜裡只聽見大三輪那刺耳的隆隆聲。

車網開到舊里處時遇上了更到霉的事,大三輪的前大燈居然壞了。沒辦法,只好叫趙鐵海前面那部大三輪行得慢一點引著前行了。

而玉標卻是坐在了副駕上,幸好出來時帶有幾把充電的那種燈柱很大的強光手電筒。

玉標就坐在大三輪的副駕上照著車子前行了,度雖說更慢了一些但還勉強湊和著還能前行。

方倪妹到後來感覺更累了,見車斗里只有自己跟葉凡倆人,也放開了,乾脆連手都放了。

整個身子都縮進了葉凡懷裡,緊緊的貼在了一起,任由葉凡緊緊把自己給箍著。方倪妹從來沒感覺到這般子安全和充實過。

開始之初葉凡心裡憂著老支書的事也沒什麼感覺,不過時間一長,方倪妹那渾圓的屁股丫總是在車子的顛簸中,一點一彈的撞在自己的褲襠處。

礁芯醯胯下那龍根怎麼經得起這樣子強烈的挑逗,不經意地就很是自然的就抬起了頭來。

一下子就頂了上去,正中方倪妹背後的屁股丫。

網開始時也許方倪妹也沒感覺到,因為站這大三輪上的確太顛簸了。左搖右擺的像是處於六級風浪中的輪船,不久老是感覺有個硬實而稍又有點彈性的東東抵在了自己那後面。

女人那是特別敏感的,方倪妹一下子想起跟葉凡在景陽林場那場旖旎之舞,當時就因為那根東西無意在隔著布點了幾下,當時的自己立即就泄身子了。

這時在大三輪上感覺更是刺激。本想支起身子來離開背後那根東西遠一點,可是內心裡對那根東西隱隱有還有點渴望。

因此也就沒有支起身子,在不經意間屁股挪了挪反而往那根東西上湊了湊。

就這樣子,兩人都裝著不經意的樣子點點撞撞的感覺特別的火熱,那是一種另類的怪異燥動般刺激著雙方的神經。

又過了幾分鐘,葉凡感覺自己下身漲滿得很,漸漸的情難自禁了。..施展開鷹眼術往前方看了看,現玉標跟那個開車的師傅都專註在前方。一點也不敢大意。

要知道這機耕路僅有四米左右寬度。稍有不慎也會就載到山下到地府報道去了。所以兩人都不敢絲毫大意。一心專註在車子上。

而趙鐵海那部大三輪又在前方力來米遠處,不可能會看到自己這後邊來,除非是神眼了。

一想起方倪妹那圓滑的屁股,挺翹的臀部,想像中的神秘桃谷。這廝那膽子立即大了起來。現她剛才因為走得匆忙連裙子都沒換掉,這下子更是火熱了起來。

趕緊騰出開旅行包拿出了那件齊天專門送來的軍大衣給披在了身上。因為怕山上冷所以這東西也準備著。

在軍大衣撐開的掩護下,這廝麻著膽騰出一隻手來摸了方倪妹的屁股。見她並沒拒絕或躲閃的意思。

隨手捏了捏見方倪妹轉過頭來白了自己一眼又沒動靜了,並沒有挪開屁股的意思。

這廝色心大,手兒摸索著一下子就翻起了方倪妹的裙子。因為有很大的軍大衣在外遮掩著,即便是玉標轉過頭來也現不了什麼的。

不過這個動作幅度過大了,方倪妹有反應了,手伸下去想拽住裙子,不過被葉凡湊近她耳旁輕聲道:「別動1

方倪妹掙扎了一下,乾脆眼不見心不煩雙眼凝神著前方了,葉凡一見有門。緊緊的貼了上去,話兒從褲襠里探出頭來一下子就貼在了方倪妹那渾圓的屁股縫。

當然,其間還有著一條三角褲在護著的。

撞了幾下感覺那要是怪異的舒服著。方倪妹的呼吸漸漸的渾重了起來。不但沒挪開反而更是緊張著湊了上來,兩人都感覺到了那強烈的另類刺激。

葉凡覺得不過癮,因為被挑起了情趣。大著膽子手伸進芳草處往下一拉,方倪妹最後一層防禦系統。

也就是那條薄妙的內褲已經在車子的顛簸中被葉凡快的脫到了腿根處,露出了黑鬚鬚的幽門地帶。那探出頭來的芳草差點令某豬哥噴血了。

「啊1方倪妹嚇得失聲叫了一聲。想彎下腰去拉回自己的內褲。不過葉凡的手更快,大手一環就箍在了方倪妹的胸脯玉峰上,讓她彎不的身子來。

「別!別這樣,給人看見。」方倪妹小聲的掙扎著,原來她並不是不肯,只是怕被人看見,內心當然也有點恐慌,畢竟是沒經歷過這種事兒。..

「別怕,外面有軍大衣罩著的,現不了。」葉凡湊近她耳旁柔聲安慰道,這個時候女人最需耍安慰了。

見方倪妹不作聲了,身子也不掙扎了,葉凡手慢慢的滑了下去。在方倪妹的乳峰上輕輕的捏弄,一番動作下來方倪妹也給挑起了興緻,屁股也在無聲的左右扭擺著,出了讓某人進攻的信號。

葉凡當然是心領神會。小葉凡探出磨蹭了幾下。更是挑逗得方倪妹氣喘吁吁,不過方倪妹也不敢太大聲喘氣,只是微微的從緊咬的牙關里溢出來一絲絲。

對於此道葉凡已經是老手了。伸出手去探了探神秘地帶,現已經有春潮湧出,溫濕一片滑得很,找准了目標金槍終於出馬了。

不過葉凡很是溫柔,對於女人第一次動作不宜過強過大。慢慢的探了探沒進去。方倪妹那是恐懼跟刺激交錯著,努力躬著身子,不然早就軟癱下去了。

試了幾下不得其門而入,這廝了恨心。心道:「倪妹,別怪哥哥我狠心了,反正女人都有頭一遭。不經歷痛苦哪裡去享受到幸福

這次在鷹眼下看準了目標吱溜一下龍歸大海,在車子的顛簸衝破阻力彈了進去。

小葉凡頓時就被一陣緊縮的折縐包舊用,如條細長的溫潤酒道直渦壓了討來六種說不出的愕%請時瀰漫著葉凡的全身。

「嗯1方倪妹妹痛楚得咬牙哼了一聲,不敢大吱聲,連淚珠兒都出來了。

聽到這信號葉凡也不敢動了,過了一陣子才慢慢的動了起來。

在大三輪的聲中,在車子的左搖右晃中,在葉凡的慢慢引導下方倪妹終於是苦盡甘來,享受到了人生的第一次另類的快意。

而且玩的還是後進式。

不久偃旗息鼓,兩人草草收拾了一下,不過在手電筒下照到大三輪的車箱里居然有點點艷麗的處子血斑,方倪妹苦著臉小聲埋怨道:「怎麼辦,這要是被開車師傅現了我得跳樓了

「沒事,山人自有妙法,絕對不會想到的葉凡小聲的安慰道。

「不行,你有什麼妙法?」方倪妹顯然不信,趕緊掏出手帕是擦了又擦,不過那血斑已經浸入了大三輪的底板上不容易擦掉,方倪妹臉兒有些白了起來,擔心得身子都開始抖瑟了起來。

「跟你說我有辦法,你又不信葉凡抬頭看了看,已經看見了不遠處的山坳子里露出了點點燈星,知道快到龜嶺村了。

手指往嘴裡一放,輕輕的咬。頓時竟破了皮,往方倪妹面前一露的意哼道:「怎麼樣?估計是連鬼都難以猜到咱們剛才在這裡做過什麼了,嘿嘿,」

「啊!你的手痛不痛?我給你包紮一下。」方倪妹感動得淚花花的。就要動手給葉凡包手。「別忙,到了再包,前面車子里不是有醫生嗎?讓他們包更好葉凡詭異的一笑。

「葉,哥,你對我太好了」我」我」。方倪妹感動得嘴唇都有些抖瑟。

「唉!葉哥對你不好,剛才在車上太猛浪了,對不起你,你的第一次就這樣子草率葉凡搖了搖頭有些感傷。

對方倪妹的情感有些說不清道不明,如果說是喜歡吧好像又不是特別的喜歡,只是對她的身體有好感。如果說不是喜歡吧好像又摻雜了一點點情感在裡面。

「葉,葉哥,我很幸福」真的,我很幸福」方倪妹依在葉凡懷裡連說了幾個「幸福。令得葉凡心裡更是有愧,狠不得抽自己幾個耳刮子,心裡狠狠罵道:「禽獸不如1

「唉」葉哥」唉」葉凡嘆息了幾聲不想作聲了,說什麼好,乾脆不說。

「葉哥」我」我知道你有女朋友」我姐早就跟我說過了」我知道我們倆是不可能的」你有更大的前途,我也不敢奢望你能對我怎麼樣。只希望在林泉時你能疼我就滿足了。」

方倪妹說出了這麼一番體已話,葉凡心裡那是酸甜苦辣咸五味全湧上了心頭。

因為以前跟方倪妹的姐姐交往時葉凡就編造過說是自己有女朋友,其實當時葉凡對學校的初戀情人費月蔫放不下。

心底里還一直存著幻想。不過半年來葉凡已經漸漸的忘了她,因為半年多了她一個電話都沒來個,估計她已經另找人了。

「哥,疼你葉凡從心底里擠出這三個字,緊緊的方倪妹擁在了懷裡,胸中充滿了一片愛憐之心。

不久到了村子。

聽說葉鎮長手被車子戈傷了。一個護士趕緊上前為葉鎮長同志包紮

「一點小皮,沒啥」。葉凡笑了笑,「看來我還是不如你們,就連方主任這大姑娘都沒事我這大老爺們反而利傷了小皮,不好意思

「不能這麼說,葉鎮長,你日理萬機的,要操心的事太多了。肯定是心憂老支書的病情走神了才會這樣子的。

唉!像你這樣的好鎮長時下太少了。龜嶺村是很少見到鄉鎮幹部的,來一個所長就不得了啦,更別說鎮長了。

我記得五年了,也只見過鄭力文副所長那次來過一次,平時廟坑的那些副鄉長那是連影子都沒見過。

也難怪他們,這路就黃泉路,山裡又沒什麼招待客人的。就連晚上被子都整不全。唉!窮氨。

那個開豐的師傅大訴著苦水。誇著葉凡,令得葉凡心裡頭是汗顏不已。

一行人匆匆趕到了老支書風九公家,這龜嶺村的確可堪稱全縣最窮的村子,一個人口達的o人的大村子。連一座磚房都沒有,全是土牆築的木樓子。

不過那牆築得非常的厚實和寬大,一座座都有四層樓高。四四方方的裡面估計住了百來號人,因為一走進院了里滿堂都是人。

「葉鎮長,您來了。唉!老支書快不行了。」見葉凡進來,一個皮膚粗糙的漢子迎了上來。

「先看看病情,你們先進去。盡全力搶救葉凡點了點頭對衛生院來的同志說道。

老支書風九公躺在一塊木板床上。墊著一塊黃黑臭的爛被子。葉凡心裡微微有些酸痛,有點馬革裹屍的蒼涼感。

猛然見到葉凡進來鳳九公頭動了動。對醫生說道:「不麻煩了,我不行了,掛了瓶也是浪費,這葯還不如留下來變成錢多給孩子們買張新課桌子。我想求葉鎮長几件事。先讓我把話說完

說著拚命掙扎著不讓醫生扎針吊瓶。

「鳳書記,先讓醫生看看玻咱們邊看邊聊。」葉凡緊走到床前勸說道。

「不行!葉鎮長,沒把事說清楚我不放心,我怕我立即就斷氣了就沒那機會了。反正人都要死,生老病死,自然規律,這個我無所謂,就是心裡放心不下。堵得慌,走的不安心。」老支書態度堅決,不讓

「老支書,您說吧,我認真聽著的。」葉凡揮了揮手坐在了床前,伸手輕輕的握著鳳九公的手。一旁的趙鐵海早就在開始錄音了。方倪妹拿了本本子在一旁記錄。

鳳九公對死的那種豁達態度令葉凡很是震感,誰說黨的幹部全是貪官。誰說時下真心為人民服務的幹部沒有了?

鳳九公就是一個典範。一個時代的楷模,一個值得全華夏所有黨員學習的榜樣。日o8舊姍旬書曬譏片齊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