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二十六章老支書臨終前三個請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六章老支書臨終前三個請求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鎮長。..我長話短請川您能到咱們泣處村旮旯來我很璜已經有十年沒見過鄉長到咱們村了,就是來個副的都難以見到。唉1老支書心痛的嘆了口氣。

「老支書,我們的工作沒做到家埃我向你檢討。我保證,以後每年都有人來村子,至少得是個副鎮長。」葉凡臉龐熱,感到心疚

「謝謝,我知道你作為一鎮之長。管著十來萬人口的大鎮,你也難。聽說鎮里最近在修路,叫什麼「林泉大通脈」聽說還是拍油鋪的路面,一直鋪到咱們廟坑鄉。我很高興,我真想親手摸一摸那拍油鋪的路啊!可惜我看不見了。

風九公網講到這裡葉凡有些哽咽著說道:「老支書,你能挺過去的。划日信你會看到咱們那嶄新的拍油路面的。到時我陪你一起走走葉凡說道。

「葉鎮長,我第一個請求就是鎮里在鋪拍油路面的時候能不能把咱們村連接廟坑的路給稍微修理一下。

那路太破了,不到四米寬,我請求政府把那路挖寬到6米,鋪些碎石子,讓路好走一些,不然每年都有車翻到山下去。唉!去年我們村子一下子多出了五個,寡婦。」

老支書記顫瑟著,講到這事心痛不已,連老淚都流出來了。

「五個寡婦。」葉凡低聲念叨了一聲,這時一旁的村長鳳人貴解釋道:「去年翻下山去三部大三輪,死了五個男子,所以村子里一下子多出了五個寡婦。

這舊年下來,因翻車成寡婦或者獨夫的合起來估計有刃來位了。失去了主勞力那些寡婦的日子就更難過了。

上學時連學費都交不起,村子里又沒錢,老支書連鄉政府每年的勁塊工資都捐給學校,給娃娃們買些學慣用品。」

就在這時候,一陣風颳了進來,一個人影哭喊著,跌跌撞撞的沖了進來。..嘴裡大喊道:「爹!爹。你咋的哪?。

地一聲,一個牛高馬大的壯漢子跪在了老支書床前。「九立,你回來啦,快跟葉鎮長打個招呼。」鳳九公說道。

「誰!誰是葉鎮長。媽的,全是一夥狗屁官,良心都給狗吃了,學校都快塌了有誰來看過,有誰出錢來修過,修好了爹也不會這樣子的

」。

鳳九立大聲喊道,凶毛巴的,一雙狼眼冒出絲絲血光好像要噬人。

「我就是,年輕人,有話慢慢說。這是我們工作的失誤,我保證以後不會再生此類事了。」葉凡掃了這個莽撞的小夥子一眼並沒絲毫的驚慌。

「你就是,媽的***,老子跟你拼啦」。鳳九立罵著唰拉一下整個人挺了起來。掄起沙鍋大的拳頭砸向了葉凡。

「住手九立,你想氣死老子是不是?。鳳九公腦袋一動大罵道,葉地一聲嘴裡冒出了許多鮮血。

「爹1早被人抱住了的鳳九立一看立馬又跪在了床前。

「九立,爹不行了,以後要」孝順娘。你也別怪鎮領導,他們有他們的困難。一個,鎮子那麼大,方方面面的事太多。唉,只是你退伍后一直沒找到什麼正經事做,爹心裡不安啊,你讓我,我跟葉鎮長講最後一句話。」鳳九公努力哼出了幾句話。

葉凡心裡一動,問一旁的村長鳳人貴道:「支書的兒子什麼時候退伍的?」

「前年退的,本來說是有安排的。後來鄉里又說人員嚴重編,暫時沒辦法安排,叫他回家先等等。

小夥子不錯!在部隊裡面立過好幾次獎,你看,這牆上不就貼著幾張。這一拖就快兩年了。一問,說是還要再等等。..

本來九立說是要背著鋪蓋捲兒去鄉里鬧的,硬是被老支書給拉住了。說是不能再給政府舔亂了。

還叫九立紮根龜嶺村,帶領大家共同致富,老支書的歲才生了這麼個兒子,可惜了。唉,」

村長鳳人貴也是感慨不已,也覺得是愛莫能助。

「老支書,九立的事我今天就當行大家面表個態,明天他就可以到鎮里去上班了。

鎮里新成立了一個「村幹部管理委員會」就讓九立去裡面上班吧!

是國家正式幹部,你放心,龜嶺村路面拓寬的事我記在心頭了,一定辦到,辦不到我這鎮長不當了

葉凡態度堅決的表了態,令得鳳九公是老淚又溢了出來,抖瑟著抓住葉凡的手說道:「謝謝!九立給政府舔麻煩了。他的工作倒是事。這麼大個人了,去啥地方也能賺著飯吃。

如果葉鎮長真的能把他給安排進「村幹部管理委員會」我想還是讓他回到龜嶺村駐點吧,不帶領大家致富了

九立,快給葉鎮長叩個頭,快點1老支。

見鳳九立還呆跪著不肯起來,氣得一陣子猛子咳著罵道:「孽子,你」

「爹,你別急,我叩還不行嗎?」鳳九立沒辦法,只好轉過頭來要給葉凡叩頭,不過被葉凡攔住了。

說道:「老支書,這是我應該做的。九立只要能幹好工作就行了。叩頭就免了。」

不過最後還是硬是被鳳九立叩了個響頭。

「好!好!葉鎮長,最後一個請求。希望你能拔點款子修絡一下學校。修,,校,」

老支書那乾枯的手在努力吐出最後這兩個字后軟軟的垂下了。眼睛睜得大大的一直盯著葉凡,嘴裡再也沒有吐出任何聲音來。

葉凡知道老支書去了,永遠的去了,去了一個遙遠的地方,再也不會回來了。

一聲大喊:「老支書!老支書」是我們對不住您啊,您放心。學校明天就修,一定修,修座最好的學校,讓娃子們都能讀上書。」

喊道這裡葉凡臉頰上的淚順著流了下來。「老支書!老支書,是我這個校長不爭氣,是我」張家林校長拚命的垂打著胸口,嚎啕大哭了。

整個屋子都沉浸在悲痛之中,大家喊著老支書的名字,可是惜他已經聽不見了。

葉凡伸手慢慢的為老支:「老支書,就是砸鍋賣鐵我也得重建龜嶺小學,重建」

葉凡的聲音在屋子裡久久的回蕩著,飄向九天之外。

轉頭對方倪妹說道:「你立即通知黨政辦的集主任,叫他明天多叫幾個人上來給老支書治喪。新的被子什麼的也多帶幾床上來。」

又轉頭用低沉的聲音對張家林校長說道:「龜嶺學共有多少名學生?幾位老師?」

「紅銘學生。豬老師,其中公辦教師6名。銘民辦老師,還是豬代課老師。」張家林哽咽著說道。

「嗯!鳳村長,你算算每人一張桌子要多少錢?」葉凡問道。

「不要太妾,咱們村人人家都有木板,乾脆叫大家自家出木板請師傅來做就是了,只要出些師傅的工錢和油漆的費用。做5o多張桌凳估計有得4功塊就夠了。」

「好!這事就交待你去辦了。記住,兩人一張新桌子,再給每個老師也做一張新辦桌。錢的話你打張憑證先到黨政辦的方主任處領欽口塊。不夠的再補。」

安排完這些後葉凡轉頭又對方倪妹說道:「給老師們每人一床新被子,要好的那種。唉!我們來得太晚了。我決定明天先看看學校再說。等把老支書送上山再說。」

先生來挑了日子,老支書上山的日子選在了後天中午口點。葉凡決定把老支書送上山後,乘這二天時間也順便調研一下林泉鎮各個村子情況,看看能否找出一條適合農村家致富的路子來。

葉凡把這事電話中告知了瓚勇,他也很是支持。

這次老支書的事對他的震動非常的大,感覺自己受到的一點委屈跟老支書相比算得了什麼?

老支書乾的是小事,不如自己乾的事大。但老支書乾的每件都很實成,都是為了大家,從沒想過自己。

晚上農村人有個。規則,那就是為死人守夜。

請來的先生布置好了靈堂,村裡來了幾百人,圍坐在一起打打小麻將,一個子就二毛錢。也有人打牌,整個院子里熱鬧得很。

葉凡在大家的邀請下也打了幾圈。輸了十來塊錢。跟老百姓一起抽著五毛錢的煙,大碗盛的自釀米酒。烤著破落的大鐵鍋蘊的旺旺火籠,心裡也是感慨不已。

心道:「龜嶺村人雖說窮,但他們有自己的娛樂方式。城裡人打麻將一個子兒一塊、五塊、甚至幾十塊。可龜嶺村人打一個子兒一毛二毛錢的麻將照樣子打得熱乎乎的。

誰家有什麼事全村人都會來人幫忙。吃的是山裡種的,喝的也是土米酒,但他們從沒有感覺到自己有多麼的失落。他們有自己的精神世界……

在跟老百姓們打麻將的同時葉凡也基本上摸清了這個村的情況,每個農民的純收入不過一百塊錢左右。因為山太高,種了點茶葉常常會被霜打了,所以收成不是怎麼好。

村裡基本上沒什麼副業收入。家家都養豬,一年中就靠養一二頭豬賣些錢換油鹽醬醋衣服,打理門頭喜事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