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二十七章女人是水男人是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七章女人是水男人是泥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各位大大,月票該投了,放著也不會變兩張的一爪家繼續訂閱支持狗子。..我想鬥爭會越來越激烈,葉凡的官路也會迭客起伏的。

不過豬也賣不了多少錢,遇上個較重的病只能等死了。難怪老支書不願到鎮里搶救,就是怕多花錢,死後還得讓家人背上一身的債。

一個這麼大的村子,不要說二三千塊錢的彩電了。就是黑白電視機也是稀罕貨色。聽說整個村子幾百塊錢的黑白電視機不到一隻巴掌數。

想來也是,村裡人辛辛苦苦苦苦的養了一年的豬也不過才能換到一台口寸的黑白電視機。

一頭豬還不夠,估計要一頭半才行。誰家捨得買。再說看電視還得用電,村裡人用錢都是掰著指頭在算的。如果買了電視一家人第二年穿什麼?難道連油鹽都不買了?

了解到這些情況後葉凡心裡有愧,心道:「自己現在經常抽的是一包幾十塊錢的中華,抽十**塊左右的芙蓉王、玉溪那只是家常便飯。

最近嘴抽刁了,連芙蓉王都有些不想夾手指頭上了。抽的全是中華,後來自從羊頭峰基地的謝遜少校送了五包軍隊特供抽了后,現在一門腦子裡想著的就是專抽特供煙。

想想都有些無地自容啊!自己幾包煙夠這些村民一年的副業收入了。

「鳳村長,你都沒想過種些掛子、板栗等果樹嗎?好歹也得落幾個。錢的葉凡捧著一杯熱氣騰騰的茶問道。

「咋沒想過,九公的兒子九立從部隊轉業后也想了各種法子。比如帶領村民們種枯子,種楊梅。種橙子樹等等。

唉!難啊!這個路就像是個攔路虎,路難行根本就沒人客人來,你種了滿山的括子沒人要只能當糖豆吃。

而且稍子也容易爛,像這種破路運到縣裡估計得震顛簸爛了一半左右。賣了枯子的話連車油錢都賺不回來。」

鳳村長搖頭嘆息不已。..罪魁禍就是在那條路上。

種茶還行。那個東西不怕車震,就是這裡地勢太高怕霜打。葉凡暗地裡思忖,看來得找到一些優良品種,不怕霜打的茶樹種下也許能統

晚上鎮里來的同志輪流守夜,二三個人一組。

葉凡守到凌晨三點半左右才打著哈欠,在鳳村長陪同下回到村委會睡覺。

村委會還不錯,聽說當時的鄉憊委書記賀佳貞弄來了一筆錢要求每個村的村委會都必須重建,當然是指快倒的那種。賀書記當時說:村委會是一個村的心臟,是帶領大家致富的指揮所。一定要建好些,揮出它的強勢作用來。

不過雖說是新建的,但也全都是土牆築的。二樓有十來個房間,除了辦公室會議室黨建室等等剩下六個房間充當了客房。

還專門用磚建了個粗糙的洗澡間,不過這洗澡間里擺的卻是一個大號木桶,有點像是農村人的糞桶。權當是浴盆了。

主要是考慮到下村的幹部爬得一身的臭汗總得洗洗。農村這個地方水倒是不缺,燒一大鍋就解決了。

回到大隊部趙鐵海他們那一班又出了。大隊部里就剩下醫院的一個醫生和二個護士正在休息。不過他們已睡過一覺了。還沒輪到他們輪班。

見葉鎮長回來大家都走了出來打個招呼,差不多也睡夠了。這時鳳村長掃了鎮衛生院來的醫生和護士一眼欲言又止,嘴巴砸巴了幾下接著又一直在撓頭。

葉凡知道他有什麼話想說估計是不好意思說,笑道:「鳳村長,有什麼話直說,沒事的,大家都隨便些

「哪」哪我說了鳳村長摸了一下鼻子麻著膽子說道:「葉鎮長,咱們龜嶺村山高路徒的。離廟坑鄉有三四十里。

村民們因為窮,再說路也太難行,上山下山一次不容易,所以有了病也不敢到廟坑去看看,有時痛得在地板上打滾兒只能抓起一條涼毛巾塞嘴裡了。..

我想」我想今天網好遇上鎮里的專家來咱們村,聽說你們葯也帶了不少。這可是個好機會,幾十年也難碰上。我想」

鳳人貴村長說到這裡一臉渴望的盯著葉凡。

「呵呵呵」鳳村長的意思是反正他們都來了,隨帶著給村裡人看看病是不是?。葉凡笑道。

「沒錯!即便是有的病沒藥拿方子開了以後到廟坑直接就可以拿葯了。陳醫生的名頭可是很響的,我們村子有好幾個不好治的病人都是他治好的。所以才

鳳村長直誇著跟著葉凡一起來的鎮衛生院副院長陳魚明。

「老陳,你看看怎麼樣葉凡問一旁的陳魚明。

「行!我也很少到這麼遠的村子里來。既然來了就積些德吧!老支書為了孩子們連命都給搭上了,

反正這次來葯倒是帶了好幾箱的。」

說到這裡陳魚明轉頭對兩個護士說道:「春花,秋月,你們準備一下。咱們立即出。網好今晚上來守夜的人也很多,咱們一邊給老支書守夜一邊看看病,打時間

「陳院長,那葯錢就算鎮里的了,能用的全給用了,要帶回去更麻煩葉凡一臉正經說道。

「不了葉鎮長,這次算我們衛生院的。想到老支書,我心裡很痛氨。陳魚明和兩個護士在鳳村長帶引下走了。

「唉!我們都接受了一次老支書精神的洗鍊,這次來得值,大家的境界好像都提高了

葉凡自言自語著。望著天上那一輪若隱若現的小月亮,山村靜得很。偶爾傳來雞鳴狗呔,在冷嗖嗖的寒風中一片霧氣也升騰了起來。在這迷茫的霧偈中葉凡久久呆立著,思緒紛亂,在想著如何抓好農村工作,如何帶領農民兄弟走出困境。要求不高,吃飽穿暖至少小病有錢冶才行。

「葉哥。水給你放好了,你先洗洗。累了一天了,身上粘乎乎的難受。」

這時方倪妹打好了水出來招呼葉凡道。「你先洗葉凡說道。眼光不懷好意的在方倪妹那渾圓的翹臀上滑過。下身一絲燥熱又將鼓起。

「我,我網洗了方倪妹估計是感覺到了葉凡那有些淫蕩的目光,白了他一眼就要回房間睡覺。

「嘿嘿!倪妹,今晚咱們能在這個地方休息多不容易,也許將成為一生的記憶。來。給葉哥搓搓。這背上沒人搓手夠不著

葉凡輕輕笑著。

「想得美,想搓找村裡寡婦搓去,哼」。方倪妹一想到葉凡在大三輪上的瘋狂,耳根子頓時紅得熟透了。

身子沒來由的也開始燥熱了起來。不過下身那隱隱的撕痛在提醒著她現在不宜亂動。不然那滋味可是不好,

「哈哈哈」幾聲狼笑回蕩在大隊部里,想逃進房間的方倪妹早就被某豬哥一把抱著進了洗澡間。

裡面傳來一陣習習索索聲音,偶爾還會聽見方倪妹那喘著粗氣,略帶點害怕的聲音傳來:「別,這樣不好」如果鐵海他們回來,」

「怕啥,他們一下子回不來。鐵海網去。陳院長也網去,估計沒有個二個小時絕不會回來的。來!倪妹,咱們正好可以玩一出鴛鴦戲水,共浴愛河,哈哈

趙鐵海正扯著個。大嗓門在打著五十。玉標在搓著二毛錢的小麻將。陳院長在老支書的靈堂里擺開了龍門陣給大家看病,葉凡跟方倪妹在木桶里玩著暢爽旖旎的「二人轉。

如兩隻撲騰著的人魚翻上翻下的,有時身體糾纏在了一起,如兩粘得緊緊的糖葫蘆,有時如疊羅漢一樣疊在一起隱約間還能看見某根棍子在晃蕩。唇舌交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分彼此了。

「葉哥,不行了。下面好像又流血了,是不是腫了?」方倪妹輕聲怨道。

「噢!我看著葉凡笑道,當然是那種不尋常的笑了。

「不行!不能看方倪妹一驚趕緊用兩隻手死死的捂住了神秘部位。

「不讓看我就看後面算了。反正差不多。呵呵」。某豬又笑著狼爪子探向了方倪妹那渾圓的地方。

「那個也不行」。方倪妹一驚條件反射般地往後面摸去想捂住菊花門。

「哈哈哈」。一聲狼笑中才知道自己中計了,捂得後面來前面可是春色無限全露光了,那芳草萋萋中實在令人愛憐。

「!讓你看個夠,看不死你這匹狼1方倪妹羞得無地自容,氣得乾脆挺身站在了某豬哥跟前,那芳草叢都快湊到某坐在木桶里的豬哥臉上了,歷歷在目。

「嗯!草很茂盛,看來我這營養還是挺肥的。休息1葉凡笑著抱起方倪妹回到房間大被同眠去了。

「不行!給人看見怎麼辦?。一個女音瑟瑟著說道。

「怕個,球!山人自有妙計。包準沒事一個男音有些張狂的哼道。

「嗯!討厭」。女音哼過來再沒什麼聲音了。

一夜春色自然是無限風光在圓峰了。

當然,因為方倪妹網破瓜,所以葉凡也沒再去探險了。女人是拿來疼的,不是拿來折擬是葉凡的信條,他自然得遵守。

第二天早上。葉凡到了龜嶺村小學,的確破爛。整座兩層木樓因為年代久遠已經整體向一邊傾斜開去了。人走在樓上樓板出咯吱咯吱的瑟聲。

估計像沿海那種颱風來上一陣子這樓就會嚓一聲整個倒塌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