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二十八章俏寡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八章俏寡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小嶺小學的校長王十根一直勸葉幾不要卜樓。..不討被葉賊,笑道:「你們能在上面堅持上課這麼久,我走一遭就不敢嗎?你們的命跟我的命不是一樣的金貴。」

在樓上那簡易的辦公室里集中全體老師見了面。

葉凡把王元成專程叫杜朋送來的新棉被和伸縮自動傘每位老師了一套。

「謝謝!謝謝葉鎮長對我們龜嶺村小學的關心。說句實話,我們龜嶺村小學五六年下來從沒見過鄉鎮領導來坐坐,您是第一個肯來這裡坐坐的鎮領導。」

小學校長王十根激動不已說道,說話都帶著顫音。一個個老師抱著床絲棉被子感動不已,有個女老師都偷偷的掉眼淚了。

葉凡心裡也是一陣子扎痛般的心酸,問道:「各們老師,你們好,你們辛苦了。是我們的工作沒做到家。讓大家在這麼一座即將到塌的破樓里擔驚受怕的工作。

你們的工資都兌視沒有,有話說話。不用擔心什麼。也沒必要給咱們鎮里留什麼面子,我想聽你們的心裡話。」

「這個月到是領了全工資,就是前三個月工資還有一半沒領到手。」一個白蒼蒼的老師有些抖瑟著說道。看來還是有些擔心得罪鎮領導。

「張校長,像這樣的情況多嗎?」葉凡轉頭問一旁坐著的學區校長張家林。

「唉!因為合鎮的緣故,原林泉本鎮的教師倒是拿回了全部的補工資,而廟坑這一方近二百名教師欠了三個月。

每個月都僅領到一半,差不多一個人頭就欠了徹塊左右,這勁名原廟坑教師合起來就欠了8萬塊左右。

這事一直就拖在那裡了,我也多次去問過當時的蔡鎮長和後來的繆鎮長,他們說廟坑還沒合鎮完畢。當然工資那個。是屬於廟坑一塊的。」張家林有些為難的說道。

「當時廟坑的曲鄉長怎麼說的?」葉凡有些動怒了,語氣重了許多。

「怎麼說?她說咱們廟坑即將合入林泉鎮,以後這工資補的事就找林泉鎮鎮長要了。

所以她也在拖,後來我們又去林泉問了,林泉又說廟坑還沒合鎮完畢。這樣子你推我我推你,到現在大家這個年也不知道該怎麼回去過了。」

王土根校長也是豁出去了,老支書死,了他心裡非常的憤怒,所以直白的說了,「就是這個學校要到的事我也多次給當時的廟坑鄉曲鄉長反應過,她說鄉里沒錢。..

說是新建的大樓還整天有包工頭來鬧。叫我們再堅持一下。後來去得多次煩了,乾脆就躲了,躲不開乾脆就火大。

說咱們是屬於教育局管的,叫我們去縣裡找教育局要錢去。當時老支書氣得背著一床破被子也去鄉里鬧過,不過討來幾百塊錢。

去縣裡鬧時教育局的同志又說今年拔給廟坑的教育經費全到鄉里和學區了,沒有再安排資金,叫我們回鄉里要。

鄉里又叫我們去縣裡要,全是扯皮,錢沒討到一分這車費倒是花了不少。到現在這票還是白紙一疊,沒錢。」

「葉鎮長,這合鎮到底怎麼回事?我都給搞糊塗了。以前沒合鎮前廟坑的事廟坑鄉推不掉,現在一合鎮后廟坑推林泉,林泉推廟坑。到最後變成誰都不管了。

咱們總得吃飯過年,不然這日子還怎麼過。我們都希望葉鎮長能解決大家的吃飯問題,還有這學校。老支書已經死了,不能再死人了,唉」

那個白老教師憤憤然了,說起老支書的死他心裡痛,眼淚都在打著轉兒,嘆道:「老支書是好人埃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好的村幹部了。

每年鄉里補貼給他的勁塊他全拿給學校了。看到破樓在風中搖搖欲墜他一天都嘆了幾十口氣。

這次實在不行了,所以就動大家先把土牆挖了。把樓給拆了,到時如果政府不管大家集體上訪去。」

「老支書是黨的幹部,一個好乾部。對於他的離去我也十分的心痛。這樓我們明玉就拆了,給你們建一座二層的磚樓。

該補給你們的工資你們也不用擔心,我砸鍋賣鐵在年底前補給你們。如果在農曆駱還不能領到錢你們到我家吃飯去。這事就這麼定了。」

葉凡雷厲風行的安排了學校的事,轉頭問張家林道:「孩子們什麼時悄放假?」「書已經教完了,過幾天複習一下考完后就可以放假了。」張家林說道。

「不要考了,乾脆就今天集中開個閉學式,安排好下個學期的工作。你正好在這裡,給大家講講。一切以安全為重」葉凡說道。

轉頭又對鳳村長說道:「建校的事你來安排,你也知道,鎮里也有困難。方方面面都要用錢,希望村民們按人頭出些白勞工,大伙兒齊心協力把學校給建了。..」

又對方倪妹說道:「先給鳳村長準備萬塊啟動資金,其它的比如木工泥工師傅的工錢先欠著。張校長,希望你也能到縣裡去跑跑,再多弄些錢來。」

「葉鎮長,明天我就去縣裡。弄不到錢我張家林沒臉回來了。」張家林話語里也有些哽咽。

其實他小叔張新輝昨天晚上已經升為縣委辦主任入常了,弄個十來萬應該沒問題。不過張新輝現在還沒跟他說,而昨晚上半夜趕來的杜朋也不知曉這個消息。

今天早上龜嶺到廟坑的電話線斷了,葉凡的手機在這裡沒有信號,所以縣裡人事大變動了葉凡這笨鳥還是一點都不知曉。

不然早就火燒屁股了哪還有閑心在這裡調研給老支書送葬。

學校的事安排好後葉凡又拿著慰問金,也就是一個一百塊的紅包去看望了村裡的孤寡老人,還有因這條路翻車死了丈夫或妻子的寡婦獨夫。

當慰問到一個外號「俏寡婦。的女人時葉凡感覺眼前一亮。

聽鳳村長介紹說「俏寡婦。本名朱巧豆。今年不過才飛歲。力歲的時候嫁給了楊洪金,不過聽說楊洪金因為幾年前受了傷不能生養,所以就抱了個4歲大的小女孩。

楊洪金本來是開大三輪的。生活過得還行。去年二月開付剛合學生免費匠書本。當時車上壞搭了個廟坑人,不舶枷於兩人都給摔死了。

楊洪金家裡還有兩個,老人,經常生玻現在全家的重擔全落在「俏寡婦。這個兒媳婦肩上了,再加上也給廟坑那個搭車的人賠償去三萬多塊,負了一萬多塊的債,所以今年這日子過愕非常的緊巴」

屋漏偏逢連夜雨,今天六月份。「俏寡婦。去山上砍柴,當時蹲地上用鋒擔插好了柴,正鼓勁擔起來時就那樣子扭了腰。

奇怪的是從此後那腰就治不好了,縣裡醫生也看過,片也拍過,說是骨頭沒問題。腰部當時有點腫。後來拿了葯也好了。

就是那腰沒辦法使大力一用勁就痛得扎心。正常的行路還很艱難。力度稍大點都會腰痛,聽俏寡婦說痛起來時悶得人要死,好像有坨鐵疙瘩在胸口壓著一般。

,,

俏寡婦現在失去了勞動能力。楊家二老又要供養,麻煩了。這半年來都是村裡鄉親們東湊一點西借一點過著日子。葉鎮長,如果鎮里有錢希望能多給拔點救濟款給她,大伙兒眼都看不過去了。

當走進俏寡婦的二層木樓,裡面確實用慘不忍睹來形容也不為過,樓下第一層就堆著一個十灶,一張木板拼的四方桌子,四條凳子,幾個粗缸,估計是用來裝米盛水的。

這時從樓上慢慢的下來一女子。葉凡頓時感覺眼前一亮,心道:「想不到在龜嶺還能見到如此有特色的村婦,俏寡婦果然「俏

此婦頭倒是精心的挽,在腦後,插了一把淡黃色的竹子或者木頭做的誓,眉兒如彎彎的柳條,臉上沒施淡粉甚似施了粉。

下身穿一件灰白色的粗布褲子。看上去好像是柔柔的飄飄的很薄的那種,其實不薄,只是感覺保

上身是敞領的衣衫,雖說舊了但很得體。褲子雖說舊但很緊繃。把她新婚少*婦特有的渾圓的臀部包得緊緊的,裡面的內褲的輪廓摸糊中都能看見。

衣服估計是以前那死鬼丈夫買的。把那一對鼓漲襯托得緊緊的挺挺的圓圓的,很有分寸,呼之欲出。當她彎下身放茶杯時,深深的乳溝若隱若現,很是撩人瑕想。

葉凡施展開鷹眼術細細地觀察了此女一陣子。現氣色還行。如果真是當時蹲下去生的病變那肯定是氣血阻窒了經絡,引起氣血不暢所以一使勁用力就會扎痛難忍。

這種跟經絡有關的微型病即便是光機也拍不出什麼的,所以醫院才會說是正常。

估計只要自己肯用「扁鵲手札。上記載的「乾元金針術,給她紮上幾針活血通絡,再用內勁之氣滋潤一下估計就能活動自如了,並不是特別難的事。

不過葉凡也不好問這事,本想給她號號脈又怕引起什麼誤會成為眾矢之口就麻煩了。人言可畏,寡婦門前事非多嘛!

當官的就最怕這個了,影響前途的。當然,當官的也最喜歡這個了。都是在暗處行事。神不知鬼不覺的。

暴露了只能嘆自己命不好倒霉罷了。再說葉凡也不想隨便的就把金針之術暴露在外在面前。

所以這治病到是件麻煩事,像這麼一家子人,如果失去了俏寡婦這身勞力,光靠別人救濟長期以往那是不可能的。一定得幫幫她,想個什麼辦法才行。

轉完間已經到中午了,吃過午飯葉凡去山上轉悠了一圈。現這裡還真稱得上是世外桃源。

潺潺溪水清澈如洗,一汪汪的小潭中彩色小魚在自由地游著。山上樹木覆蓋非常的茂密,幾人合抱的古樹比比皆是。

「可惜,這些都不能為村民們帶來收入,在鳳村長的陪同下走了幾里屯地,感覺眼皮子一跳,緊走了幾步,心裡大喜。居然在這裡也現了「天耳靈。

原本以為只有天水壩子才有的。想不到這龜嶺村也有。這個。許是能增加村民收入的好東西。

用手指著天耳靈草隨口問道:「鳳村長,這種草你們龜嶺村常見嗎?。

「很多,到處都是。特別是山上那牛角潭周圍到處長滿了。這種草采來作成干后加上辣板,油放得多一些爆炒之下味道非常的爽口,晚上我去弄一斤回來讓葉鎮長嘗嘗。」

「鄰近的村也長這種東西嗎?」葉凡冉道。

「沒有,很少,我也一直想不通,這種草主要是繞著咱們村子在長。好像全是繞著「牛角激。散開來長去的,那一帶的山下都有。」鳳村長也鬧不明白,搖了搖頭渾沒在意。

「鳳村長,這種草很好吃。其實也可以算得上是山珍之類。在天水壩子的老宮裡有個叫葉金蓮的人專收這種草,她是我乾娘。聽說收集來辦酒席要用的。

一斤的收購價估計達到刃塊錢左右。不過規格方面的要求就是全要小孩子巴掌大的那種葉子,太小的葉子不要,采了可惜,而且會傷了根部明年就不能再採摘了。

你可以動全村人去采,採好后運到天水壩子老宮去賣給時金蓮。要注意別損傷了葉子,最好保持葉子的完整形狀。

成色越好賣的價格就越高。

我估計一個人一天就能采上二斤左右。幾天下來這種草采完時每家每戶也能賺上二三百塊錢了。」

葉凡指點道。

「真的1鳳人貴村長驚得差點叫了起來,直愣愣的盯著葉凡了一會愣。

「嗯!你立即回去貼個通知出去。把情況給大家講清楚。如果能賺到幾百塊錢也好過個好年,對於你們這個村子來說能多賺上幾百塊可不是個小數目,唉!年關將近了,時間所剩不多了。大家抓緊時間把錢賺到手。」葉凡一臉正經說道。

「好,好,謝謝葉鎮長,我不陪你了,立即回去叫大伙兒采草去。」鳳人貴村長突然年輕了十幾歲似的,一跳小跑著回去了,葉凡看了都想笑。

就這幾百塊錢的事居然把一個大村長樂成這樣子了,如果遇上幾千塊還不樂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