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二十九章山野高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九章山野高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二過眾從另個方面也折射出泣個村子的窮困現甩刀川再想辦法徹底找到一條帶領大家致富的路子才行。..

天耳靈一年中最多給每家每戶增加幾百塊錢的收入,而且今年採過后明天的量肯定就會少了許多。

光靠這個是不可能帶領全村人致富的。解一時之燃眉之急還行想長久下去不可能的。

「路在何方,路在何方」葉凡一口氣施展開輕身提縱術,如一隻靈猿不久就到了山頂上,在雲霧飄渺中施展開了「化音迷術。大聲地喊叫著,心裡一片的迷惘和失落。

這個時候彼有股子剛剛畢業時處於十字路口時的荒唐感覺。

「呵呵呵,,好氣魄」。

一個蒼老的聲音突然從遠隔三四十米外的一株霧雲偈偈的大樹上清晰的傳了過來。

聲音非常的雄渾,如座一古老的宏鍾正在震響一般,震得葉凡的耳膜都有點子隱隱痛。

「此人好精純的內勁,高手1葉凡第一反應該是暗暗心驚。感覺此人內勁之勢絕對比自己層次要高。這可是一驚天現。

自己已經是國術七段了,比自己還高,那不是八段以上的高手。這種高手在華夏如閑雲野鶴,屬於那種絕對隱士級人物,怎麼會出現在龜嶺村這種窮旮旯地方?太令人震驚了。

「你是誰?」葉凡裝著自己不會國術的樣子直接問道,如果不裝露出國術根底子就不能這般子問了。肯定得稱呼老前輩了。

「呵呵呵」老夫是誰並不重要。剛才你跟那個什麼鳳村長談話我也隱然聽到了一些。不錯,小夥子。還是個鎮長。能為民,內心感覺到迷惘,說明你是一個真心為民的官。

敢問路在行方?

呵呵呵,條條大道通羅馬,只要有這個心,持之以恆,路其實就在腳下。..致富的道路千千萬,就看你是否用心沒有。」

老頭也不避晦了,直接從五六米高的樹丫枝上輕輕一彈就跳了下來。落地腳根子並沒有震得地下有多響。看來輕身提縱術的確高明,就這一手牛凡就自嘆不如了。

再觀此老,一身青袍子,倒跟師傅費老頭的愛好差不多。不過他那青袍子腰間還扎著一條草繩兒做的束腰帶。

圓胖臉,膚色略顯黑了一點。身材傾向胖的一方面,但也不是特別的胖。頭梳成一撮盤在腦後,還插了一支木暮子,有點像一個落魄道士。

眼光往腳下一描,葉凡差點炸出了心臟,給震憾住了。

暗罵道:「中西結合的混血牛逼1為什麼?

因為老頭子腳下蹬的居然是雙正宗進口的耐克運動鞋,估計還是那種頂級貨色,絕對不便宜。

上身青袍下身耐克,整體形象趨向於古代的那種山野樓夫。不過不能看鞋子,就那雙耐克卻是破壞了樓夫的形象。

葉凡甚至惡搞般的想:「如果這老頭把耐克換成紅軍穿的草鞋就真是正宗的樓夫形象了。媽的!真是怪異中彰顯異人風彩。」

心裡雖然這般的想著不過葉凡可是不敢怠慢,不要被他的表象是迷惑了,他可是一國術八段及以上高手,葉凡微躬身打了個招呼問道:「請高人指點。」

「呵呵呵」談不上什麼高人,北山一樓子。」老頭咧開大嘴笑起來好像一正宗的農民憨實漢子。如果再搞根扁擔往肩上一擱,正宗的一農村正在山上砍柴的大伯級人物。

「北山一樓子,呵呵呵,高人的名號很雅。」葉凡陪著笑臉。

「名號,呃!你怎麼猜出來的,不簡單1老頭略感意處,一雙老眼中突然彈出一點寒骨至極的隱晦目光,在葉凡身上巡了一圈子瞬間收斂。..

葉凡感覺好像有一道無息的寒芒在自己身上一掠而過。知道老道正在觀察自己。

當然,這種無形的目光也僅僅是一種高手的感覺,也可以說是一種氣機、氣勢。

葉凡裝著沒感覺似的,渾沒在意。如果是國術低階武者肯定會稍微顫慄一下身子,因為這是一種自然的對目勢的一種反應。

不過葉凡的鷹眼術很靈敏,給他提前感覺到了,所以才能裝得如此的不露痕。

心裡暗暗甩了一把汗暗思道:「厲害,光是這眼光好像都能把人給壓死。

聽說作官者有官氣、官勢。這國術練功者估計那內勁之氣也能形成一種特殊的氣機。

這種氣機對於國術練功者來說感覺那是特別的靈敏,有人被活活的給氣勢嚇破了膽,估計講的就是此類情況了。

其實想開了也見怪不怪,不過是心裡在作怪罷了。不過人都是生活在一個個圈子中的,很難脫於這個圈子之外不

真要做到不受影響脫於物外,除非你的實力比對方強大,你的氣機壓制住了時方的氣機他當然就不能影響你了,反而受制於你了。

這種理論在古代雙方交戰時猶為明顯,有的戰爭人家三千人能克敵方三萬甚至十萬人,其實比的就是一種氣勢,在戰場上捨生忘死的那種氣勢。

也許有人會說,這個,跟平進的練有關係。當然有關係了,氣勢的形成也不是一朝一昔就能形成的,它可是多年堅苦練耐磨出來的結果。

破釜沉舟之所以能勝,其實要的就是逼出將士們的那種沒有退路,只有拚命了才有活路的那種拚命三郎的氣勢。

所以氣勢這種東西看不見摸不著。是一把無形之利劍,其中涉及的道道太多了,想悟透那是已經脫物外的世外高人了。」

「呵呵呵,胡蒙的,電視中不是經常這樣子演的嗎?」葉凡打著哈哈想矇混過關。

「小子,不要再跟老夫打馬虎眼了。就你那點斤量老夫早曉得了。哼」。老頭子莫名的慍怒了。

「老人家,你這說的我有些不明白葉凡故意裝傻。

「不明白,老夫打斷你的腿你就明白過來了。」老頭好像是暴怒了。覺得一屁孩居然敢唬弄自己,這還了得。

於似乎身子一晃,踮腳一騰,躍起有近2米高如一隻低飛的餓鷹從空中舟著葉凡的腿部狠踢了過來。

「糟糕,惹毛了這怪老頭了,今天有大麻煩了。」葉凡心裡一涼。見老頭了來勢洶洶,絕對不是開玩笑的。那腿部揚起時摩擦著空氣。似乎空中隱隱有「喳喳,的空氣震動聲傳來,聲勢十分的嚇人。

這一腳如果真踢到自己腿上估計這小腿立即得斷了。像這種歲數較大的老頭子脾氣都較古怪,還殘留著古人的一些作派。

如果真被他搞殘了即便陪了點錢那拿來頂屁用?而且就怕這老頭子心狠腿狠,硬要把自己給踢死了就麻煩了。

這種高手踢死個把人,把你變成灰了往海里一撒估計就是神仙也難查出來。

葉凡心思電轉,瞬間側身一滑躲了過去。嘴裡是慌張的叫道:「老前輩,何必動怒,有話好說。」

「沒啥好說的,今天不打斷你那狗腿老夫誓不甘休老頭子吹鬍子瞪眼了,見一腳落空身子一橫又是一腿迅猛的掃了過來。

葉凡沒辦法,只好施展開提輕提縱術騰起近2米高,堪堪從老頭的腿上沾擦而過。

不過老頭畢竟是高手,經驗老辣。時凡明明看見自己已經躲過了。可是又感覺腳底下一股大力撞擊而來。

心道不好,「坪。地一聲,這股子大力撞得葉凡斜飛到了五米開外。摔了個,狗啃泥外帶著暴猛的慣性,讓葉凡打了三個滾兒,撞到了一株大樹樁上,消去了彈力才停了下來。

「厲害,果然是大高手,老子這七段在人家眼裡就像泥捏的。不過我剛才也才使出五成力度,差不多像一個四五段武者水平,也不知能否矇混過去

葉凡心想著正想賴在地下坐一會兒,卻是聽見老頭子哈哈大笑道:「小子,快起來,陪老夫再玩兩手。唉!好久沒舒展下筋骨了,再這樣下去這骨頭都成石頭疙瘩了。」

「不,不行了,老前輩,小輩就這點斤量,哪是您的對手。」葉凡背靠樹樁直搖頭。

「呵呵呵」怎麼樣,還跟我裝不裝,你小子,老夫早就識破了。硬要在老夫面前裝普通人。

你是鎮長沒錯,鎮長就不能是國術練功者了嗎?老夫曾經見過一個,六段的市長。

所以你這小屁孩子算什麼?還想來蒙老夫,真是活得不耐煩了。依著老夫以往的脾氣絕對要打斷你那小腿再接起來的。」

老頭子張開他那鬍子拉碴的嘴話語中極為輕視。倚老賣老著。不過葉凡也不敢頂嘴,人家有本事。該賣。

「老前輩,後輩有一事不明白,我感覺自己好像掩飾愕相當好了,到底是哪裡露出了破綻讓你現我是一個國術練功者?」葉凡決定問個,明白,級取經驗教刮,對於以後掩妹身份可是大有用處的。

「毛病多著呢,你在這裡是掩飾的極好,不過有一處最大的破處沒裝好,哈哈哈老頭得意地搖了腦袋瓜。

「什麼地方?」葉凡一臉的渴望。

「這個簡單,剛才老夫從高達六七米的樹丫處騰身而下時,地上的震動並不十分的強烈,按常理來說像這麼高的地方跳下來普通人是什麼個表情?」老頭瞅了葉凡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