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三十章北山一樵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章北山一樵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想幾思忖了舊會兒說道!,「應該是落地心一女打個滾,搞得非常的狼狽,或者乾脆腿摔斷了。..

「沒錯!這麼淺顯的常式記起來了。想想,我剛才落地是不是有些奇怪。

一般的普通人見到老夫這麼老的人落地時一點事都沒有,而且非常的穩定,當時一定會驚得膛目結舌,也許嘴裡還會喊出:武林大俠什麼的話來。

可你倒好,沉穩鎮定得很,好像本該如此,臉上並沒露出多少驚駭

情。說明你認為這本該如此,認為本該如此的人除非他自己也有這本事。才會理所當然。所以,哈哈哈,」

老頭子一番話下來當場令葉凡差點悔青了腸子,心裡暗罵道:「格娘老子的,看來我還是太嫩了。裝嫩都裝不像。人家早就是識破了,自己還在哪裡傻不啦嘰的繼續裝嫩,真是招人笑話。

難怪老頭子要試我的功底子。原來是為了這般,嚇了我一跳,我還以為他是一個殘暴的怪老頭呢。」

「對不起老前輩,現在社會變了。時代不同了。對於咱們這些國術練功者來說那是要隱退後台的時代。如果給普通人知道了咱們的根底子整天惹人眼球也難受,你說是不是?何況我好歹還是一個小鎮長,這樣子下去還能如何的當好一個鎮長。」

葉主淡淡一笑風度又上來了。

「嗯!年青人講得沒錯。唉!國術沒落了。當年我小的時候國術練功者如過江之鯽,五段六段的高手在咱們華夏沒有一萬也有三千。現在呢,全華夏能湊齊二百人的話就燒高香了,幾年了,我見過的五六段高手全加一塊兒還不滿一個飲事班。拿去軍隊做飯都不夠。」

老頭子也是感慨不已,頭微搖,有些滄桑。

「這些高手都去什麼地方了。..不會是全」葉凡有些不明白,這老頭子看上去最多不過的歲來歲左右,今年是啡年,就是他小的時候華夏也不過處於,喲年時代,那個時候已經是抗日戰爭時期,不會是全被該日的小僂鬼子給殺了吧!

「唉!沒錯!抗日時期,那段時期間國家混亂。不過在更早的的軍閥稱霸的民國時期。

聽我師傅說是那些大軍閥都有棄一些國術高手,當時也是各為其主也自相殘殺對抗死了一些。

世界大戰時對抗外國入侵死了許多。他們都是一些有志之事啊!特別是小日本,在威力巨大的現代武器下咱們的五六段高手那肉身怎麼能抗得過洋槍大炮。

那個時段許多的高手搞暗殺,為國家捐軀的不在少數。直到現在國術新生代不足,老的門派雖說基本上都還在,但也徹底的沒落了。」老頭子談起這些心酸的往事來眼裡也閃過一絲絲憂鬱,心痛。

「老前輩尊姓大若,晚輩能問嗎?。葉凡雙手抱了一拳。

「名字只是個代號。有緣千里來們會,無緣碰面不相識小夥子,又何必執著於此呢?」老頭子哈哈幾聲狂笑,看來是不想透露姓名。

「嗯!前輩說得有理。不過晚輩對前輩所說的那個什麼六故怯行悶媯能否告訴晚輩

葉凡大有同道之感。因為六段的市長,人家也是國術高手,也是身在官場的人,跟自己的理想有點像。

「魚桐市的斷海天,六段開源之境,華夏國斷氏傳人,家底子殷實。

你小子打什麼鬼主意,是不是想讓人家看在同為國術練功者的份頭上提點你一下。

呵呵,也不錯!老夫逛盪世界多年,時今也只見過你們兩個國術境界還不低的練功者在普通的政府部門工作,悠閑自得的作一名普通人。..

不過年輕人,這事你我曉得就是了。不必為外人道也。斷海天願意混跡政府官場,估計也想作一普通人。

人各有志,不能強求。年輕人。能告訴老夫我你真實的段位嗎?」那老頭子也想了解葉凡的底細。所以才有這麼一問。

「呵呵!謝謝老前輩告訴小子斷市長的來處小子有空了自會去拜會高人一番。

當然,我知道老前輩更是高人中的高人,估計是站在華夏國頂峰上強者吧!

小子這點微薄之技難入前輩法眼了,不提也罷,難以啟齒葉凡打著哈哈,心道:「老頭子,你連姓名都不願意告訴,我也沒必要告訴你什麼。」

「噢!算啦!你講得也在理,老夫去了,年輕人,好自為知,既然選擇了作官就應該為民做些實事日不要丟了咱們國術武者的臉面。國術者都是愛國的,呵呵」。

「慢著前輩,你剛才好像是說條條道路通羅馬。應該現了能讓這龜嶺村走向富裕之路的法子,既然老前輩肯顯身提點小子,能否再說詳細些。」

葉凡可是有些急了,剛才從這老頭嘴中隱約的揣測出估計這龜嶺有什麼秘密被老頭子現了,應該有助於村民們脫貧。

所以在見到自己迷惘一片時才顯身提點自己。這下子這老頭子又不說了要拍屁股走人,一定得把此事打探清楚了再說。

再說葉凡也想跟這種隱士高人多聊聊,長點見識。

「嗯!老夫我是現了一點有用的東西,只要你這個鎮長肯下功夫。應該能讓村民們過得比先前更好一點的生活。」

老叉子並不否認,不過他掃了葉凡一眼,想到這小子剛才問他國術段位時居然跟自己打太極不願意說,心裡有氣,眼神巡了一圈之後淡淡一蕪

說道:「行!想知道也得拿來東西出來讓老夫我高興才行。我也不強求你什麼,老夫站這裡擺好馬步。手伸出讓你直擊三掌,如果能擊的老夫移動身子就算你贏了。老夫當即毫無保留地告訴你那秘密,如果勝不了老夫那你自己去找吧,哈哈哈

老頭子一談到國術方面又是倡狂的笑了起來,看來對自己的功底子很是自信,認為葉凡絕對是沒有希望撼動自己的。

在老頭子的心底里認為,一個看上去不滿力歲的年輕人。自打娘胎里開始練功的話那功力段位也高不到哪裡去,能達到4段的「開源之境。那就是絕世天才了。

如果說是功底子達到五段開源了老頭子絕不相信,摳出他的眼珠子也不信。

在老頭子活著的幾十年裡,還沒現過力歲以前就突破到五段的級天才。

按常理來說老頭子對葉凡的實力估計就是2段頂階,所以才會如此的託大。

不過這次註定老頭要陰溝裡翻船了,遇上了葉凡這麼個另類。

「行1葉凡淡淡一笑巡了老頭子一眼,見這老頭那是渾沒在意地樣子,那個氣真是不打一處來。

心道這小老兒也太欺負難這後生了,青出一藍而勝於一藍居然給搞

眼神在老頭身上颳了一圈下來。突然現老頭那青袍子腰間綁著的一條草繩兒上。居然掛著一塊三指寬,紅艷似火的精緻玉佩。

心裡一動,這玉佩估計是古物之類,剛才老頭了如此狂妄我得修理一下他才行,既然要賭就賭個大點的。

估計那紅色玉佩也是老頭子的心愛之物,不然為什麼一直掛在那束腰的草繩兒上。

那草繩兒估計也不是丹品,不知是什麼草類編織的。似乎上面隱隱有一點點淡淡香味兒溢出。

打定主意后又笑道:「前輩小子很是喜歡您腰間的那塊火色玉、佩。呵呵,如果晚翠僥倖擊動了前輩是否把那塊玉佩一併算上?當然。如果是前輩的心愛之物就算了。就當晚輩沒說

葉凡裝得非常的淡然樣子。

「你」哼」老頭子氣得臉色頓變,連頜下那蓬亂糟糟的鬍子都差點豎起來了。

看來給自己猜中了,那玉佩肯定是老頭的心愛之物。越是老頭的心愛之物咱就越要把它給弄到手,讓這老頭心疼一下才行。

想到這些葉凡裝著不懂事,年輕人心氣高的樣子脫口問道:「怎麼?前輩不敢賭!難道是怕」。葉凡就那個。「輸。字拉長在後面沒吐出來,傻子也能想到後面肯定是一個,「輸。字。

「好小了,將老夫軍是不是?一個小屁孩子,居然敢打老夫這「紅血玉佩,的主意。

你有幾斤幾量,就是那個六段的斷市長也不敢在老夫面前如此張狂,賭!賭定了。等下不能移挪動老夫,定讓你吃上幾屁股的藤條,哼1

老頭子給激得怒了,身子一彈,影子一晃,瞬間又返了回來手中已經握著一條雞蛋粗的雜木棍子了。

哈哈乾笑著,哼道:「就這條棍子了。不教教一些不懂事的年青人真的要反天了。來吧」。

老頭說完把那棍子一拋,穩穩的插在了泥地里還一直顫慄著。

「嗯1葉凡心裡一涼,估計這次可能是要踢到鐵板了,看剛才老頭子折斷樹棍的招式真是快,好像沒聽見樹棍斷裂時的「嚓。聲響起。不由得脫口問道:「前輩,你剛才使的是什麼招法,怎麼沒傳來樹棍折斷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