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三十一章陰溝裡翻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一章陰溝裡翻船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紋幾章跟國術有關係。..下一章就今過去了想。「御糊卜為咱們中國的瑰寶,也牽扯著咱們中國的神經。偶爾在官場中來點神秘國術作為點綴又何嘗不可。,

「呵呵呵,何需聲音,它不是斷了嗎?等下抽完你的屁股老夫再告訴你不遲,快點。別磨磨蹭蹭的想拖時間,老夫可沒那耐性。」老頭又催了,隨手一運氣,如山嶽一般斜踩開馬步右手伸了出來,嘴裡再次笑道:「來狠點,年青人,你可只有三掌,往我掌心招呼去,拿出全部力氣來。不然等下被抽了屁股可別怨老夫心狠。」

「氣定神閑,的確是高人。」葉凡暗暗嘀咕道,感覺老頭雖說沒動。但似乎從其身上有溢出一些莫名的氣機,如凝重的氣質硬物一般籠罩在其身周圍。

「不會這老頭子快達先天的九段強者嗎?內勁之氣有直噴擊敵的氣勢。」葉凡心裡暗暗有些後悔剛才的猛浪,覺得自己那話說得太大了。

此刻箭在弦上不得不了,隨即調氣一圈。內勁活絡於全身經絡。一聲暴吼如山虎嘯林騰起足有婦米高,一拳直擂老頭右手而去。

不過葉凡很鬼,開始之被僅施了三成力度,給老頭的感覺就是一個。二段位的小子。

不過聲勢鬧徽良大,看得老頭子直搖頭,暗道:「虛而不實,嘩眾而不實。唉!可惜了一顆好苗子。基本功太浮散了。」

果然,一拳擊在老頭手掌心葉凡「啵。地一聲,反而被老頭手掌中溢出的無形內勁反震彈得直退了三四步才穩住了身子。

感覺肺中微微的有翻騰著氣血,心裡也是暗暗駭然,這老頭果然厲害。

眼神一輕,裝著氣急敗壞的樣子大喝一聲道:「再吃我一拳。」

這次外觀上是猜足上勁,看上去好像是施出了十成力勁了。一道暴猛的拳風直擊老而去。

「唉!還是不行!看來這小子還不到三段的身手,正常。」一看葉凡的拳勢老頭心底里直搖頭,有些失望。想現一個絕世天才果然

這次葉凡更是被震得連退了七八步才穩住了身子,驚駭的瞪大了雙眼。那眼珠子凸得好像都快掉下來了。胸腹劇烈的起伏著,嘴裡喘著

氣。

當然,這一切還是葉凡自己給裝出來的。目地當然是為了讓老頭子那輕狂之心得到滿足后全面放鬆。第三拳再給他致命一擊。勿必一擊而中。

「算了年輕人,你不行,這第三拳就不用再了。..浪費力勁。老夫這頓子鞭子也免了。」老頭子有些意興闌珊樣子,伸手彈了彈腰間那塊「紅血玉佩」提不興緻了。

一個八段及以上品段的高手跟一個,二段位網入門的武者比試,的確提不起興頭。猶如成*人跟嬰兒打遊戲一般,有興趣才怪。

「不行!君子重諾。這最後一拳一定得出。這賭晚輩也一定得賭下去。晚輩雖說段位低。但也是一重諾之人。」葉凡裝得一種傻乎的執拗,一定要賭完。

「哈哈哈,,好小子」給你臉子不要臉,就要找老夫來抽你屁股是不是?行,來吧,老夫這麼久沒抽過人了。

等下不抽得你喊媽老夫就不姓「陰老頭子也給葉凡的傻勁逗樂了,這隨口一張到是把自己的姓給搗鼓出來了。

葉凡心裡一喜,暗道:「原來老頭子姓,陰」這姓在咱們華夏倒是不多。」

「陰前輩,準備好了,小子要拳了。」葉心氣沖沖的一叫擺好了姿勢。

「嘿!慢著,你咋曉得我姓陰。怪了,你小子不會懂法術吧?」陰老頭突然睜大了雙眼直愣愣問道。

「剛才前輩不是自己告訴我的嗎?還說什麼不姓「陰。的。」葉凡提點了一下老頭終於反悟過來。一時臉成了豬肝,有些訕訕笑道:「嗯!老夫就姓陰,來吧1

說完那是渾沒在意,就那麼一站。連斜馬步都不立了,伸出了右掌。一個二段位武者也的確不值得老頭子擺啥馬步的

葉凡還是照樣子裝著昂足了全部力勁樣子沖了過去,不過拳頭離陰老頭有一米的距離時突然暴漲了內勁。一下子把三成內勁提升到了六成,看上去跟五段高手的氣勢差不多當量了。

陰老頭似乎也感覺到了,畢竟人家是高手。

不過距離太近陰老頭也來不及增功了。眼巴巴的看著葉凡的拳頭溢出一絲無形之內勁擊在了自已手掌上。

「1

一聲暴響,葉凡那六成力勁跟陰老頭臨時頭暴出的精純內勁通過肉掌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周遭空氣出「喳喳喳,被撕裂開的尖利聲。力勁和氣波融合在一起,擊到一旁的樹枝上震得枝丫枝是沙啦啦直響。

為了面子,老頭硬撐著退了一小步才拿捏住了身子骨,胸口隱隱作痛。不過老頭子感覺丟臉了,因為被陰的。感覺這小子太滑頭了,簡直可稱得上是鬼詐。..

一股怒氣全從丹田升騰而上,隨即利用反震之力,甩出五成力勁暴猛的炸向了葉凡。

接下去又是「。地一聲巨響,葉凡被老頭的怒炸勁氣反震得一直連退到七八米開外。

砸在地下懶驢打滾三圈才停了下來,胸口一陣子氣悶,頭也一陣子暈眩,氣血翻騰著就想從內腑中冒出來,身子搞得灰頭土臉的也是十分狼狽。

葉凡知道自己要陰招子惹得老頭子動怒了,所以一時乾脆斜靠在一根樹身旁不敢起來,心道先讓陰老頭消消火氣再說。

不然這陰老頭真不顧高手風範下陰手把咱給整殘了的話,那可就虧大了。

老頭的層次明顯比自己高,那瞬間的反震之力猶如巨錘撞擊在身上一般差點震散了我的骨架子太厲害了。高手就是高手。國術這個動西。取不得一點巧的。

反觀陰老頭那臉也極端的難看,估計一下子無法接受這種難堪的結局。

也許是深悔著自己的輕敵才招致了這樣的結局,一下子那臉真成豬肝色了,瞬間好像還呈紫青色。

心道:「娘的!八歲小孩子到了老娘。這船翻得陰,翻得臭啊!要是給那幾個老鬼知曉了還不笑蹦掉大牙」

良久才緩過神來,幾十凡也夠倒霉的」呂里寺也消了不少六貨得自只個曲出候人師跟一小屁孩子爭強好勝輸了還脾氣,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嘆了口氣,說道:「後生可畏!你叫什麼名字,多少歲了,應該有著五段開源境的身手吧。」

「對不起前輩小子耍了一點手段,不然肯定愕被您抽屁股的。小子叫葉凡,今年舊歲,還請前輩諒解。

那王,佩一說也是開玩笑的,老前輩別放心上。只要告知這龜嶺村的秘密,能讓村民的生活好過一些就是了。」

葉凡的態度真誠,倒也釋去了陰老頭的許多尷尬之心。

「哼!你小子認為老夫是個能打逛語的人嗎?答應你的絕會兌現的。不過這塊紅血玉佩不能給你。唉,」

陰老頭嘆了口氣,從草繩兒上摘下那塊三指塊的紅色玉佩摩搓著似乎其中有故事。

「唉!小夥子,它是血染紅的。」

老頭久久不語,直摩搓著玉佩,心裡怏怏的。

葉凡也默默不語,對這塊被血染紅的玉佩更是好奇,不過他硬是壓住了心中的那股子衝動,沒有說話。

心道:「人人心裡都有秘密,也許這就是陰老頭心目中的一塊寶地。」

「小夥子,你是個天才。年僅舊歲就達到了五段之境,以後前途無量。也許你喜歡混跡官場,也許官場就是磨練你具術意境的最佳場所。

按自己心愿去做吧,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活著就要追求個自在逍遙,做到問心無虧就是了。

老夫這樣子說並不是要你拘謹從事,做大事者不拘小節。自在在心,隨心而動。

為民造福也是積善行德,修養身心,陶練性治。練達通於全身,心豁而天地寬也1

老頭子嘮哩嘮叨了一陣子,從脖子上解下一條碧雲色繩子,繩前還掛著一塊拇指大的木牌子。

又是用手摩搓了一陣子,扔給葉凡。說道:「此「菩提像。乃西天菩提樹的老根心雕琢的,絕對比這塊玉佩稀有。昔年老夫去印度遊盪,在印鹿乓豢盤說年份達幾千年的古樹。

現后老夫心喜不已,想弄該樹的一個根來雕個玩意兒。

不過那寺豐的主持就是不肯。老夫以百兩黃金捐贈給寺廟,求其贈舍一根樹根那老和尚硬是沒點頭。

當年老夫傷歲,剛剛突破到七段之境,一氣之下提出賭約。願以老夫師門絕學「無刀手,作為賭注。

因為我知道主持老和尚也是一個國術高手,不過印度那地方不叫國術。叫什麼我也記不清了。反正也差不多,只是名頭不同罷了。」

陰老頭回著過去,網講到這裡葉凡忍不住插嘴道:「前輩肯定勝了,所以得贈這千年菩提根心。」

「非也!老夫沒輸,那主持也沒贏。」陰老頭微笑著搖了搖頭。

「和局!主持得遇知己,贈樹根。」葉凡猜測著說道。

「嗯!也對也不對。不過那寺廟的主持很有名的。跟咱們華夏還有些淵源,呵呵呵,」陰老頭突然笑了,很開心,看來想到了高興的事。

「淵源!佛教跟咱們華夏有關係。難道是禪宗達摩祖師,開創少林派的人?」葉凡心裡一驚脫口而冉。

「哈哈哈,孺子可教也1陰老頭大笑著,掃了葉凡一眼覺得此子不但功力高絕,而且人很聰慧。

心裡也有些欣賞,說道:「禪宗達摩,全稱名叫菩提達摩,南天塹人。婆羅門種姓,自稱佛傳禪宗第二十八祖。他可是華夏禪宗的始祖。所以咱們華夏的禪宗又稱達摩宗。

南朝梁武帝時航海到廣州。梁武帝信佛。達摩至南朝都城建業會粱武帝,面談不契,遂一葦渡江。北上北魏都城洛陽,后卓錫嵩山少林寺。面壁九年,傳衣缽于慧可,后出禹門游化終身。

當時印度那菩提寺的主持「達真大師。自稱是達摩祖師的出代傳人。跟我切磋后一見如故,我當時在印度也呆了一段時間。

所以印度語也模糊的學了一點。加上手式到也能跟達真大師談些事。

後來走時我也沒再提取那千年古樹根的事,不過達真大師倒是送人了我一個古老的小木盒子。

回來打開后才知道就是那顆千年菩提樹的一條老根。裡面說是這條老根是自行脫落的,為純凈之根。後來才在雕刻時才現那老根十分的怪異,居然是一層一層的能錄開。老夫一時好奇層層如錄包菜一樣錄了進去。

最後錄不動時就現了一截小如辣腸的根心,隨即意動,一時興起就雕了這塊小牌子,他伴著我走過了三四十年風霜。

從沒離身過,今天我就把它送給你了。年輕人,好自為知。大丈夫應該如鷹一樣搏擊長空,山鷹不會總在一個地方盤旋的,它嚮往的是更加浩渺廣闊的世界,」

「前輩,這可是您的心愛之物。晚輩不能收。前輩的話晚輩記住了。」葉凡直搖頭不收。

「收下!我這人送出去的禮就絕不會收回的。如果不要我寧願把它給毀了。」陰老頭態度非常堅決,不像是在說謊。

「那」那」晚輩卻之不恭了。謝謝。」葉凡躬身一禮,莊重的乾脆收下了。

如果毀了就可惜了,這東東可是達摩的後代贈的,而且這樹根心時間過了千多年了還依然沒有腐爛。說明這菩提樹的確很是神奇。

接過來施展開鷹眼一瞧,頓時有些愕然。見上面雕刻的居然就是此老頭的形象,雕工非常的精湛。堪稱大師級水準。

不!普通的大師級也難以做到,估計老頭施展開了內勁之術才完成的,的確是絕品。

細觀之下,現側面還有一排小字。細如頭絲,眼神要特別好使才能現,上雕北山一撥子:隱無刀。

見葉凡一臉的驚愕望著自己,陰無刀笑道:「很好,你很細心,連那個都現了。沒錯,老夾本名「陰無刀」因為在刀術上有點小成就所以一些好事者就叫老夫「隱無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