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三十二章市委三巨頭的心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二章市委三巨頭的心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隱無刀,難怪剛才前輩砍斷那支木棍時晚輩並沒聽燦午懈譏斷了。..而且好像也沒看見刀光,前輩刀功堪稱絕頂葉凡這一頓子馬屁拍得陰無刀非常的滿意。

手勢一轉笑道:小夥子,老夫本就沒刀,從何處去尋刀,你還是跳不出刀的圈子氨。

「本無刀,難道前輩剛才砍斷那木棍沒用刀,那用的是葉凡有些吃驚了,張大了眼珠子已經瞪不回去了。

「哈哈哈」咱們也算是有緣。來,今天我就給你看看我的刀在何處。」陰無刀得意的笑著,等葉凡走近後手掌略為運氣一晃,只見一道虛影子從一根三指寬的木棍處刑過。

非常輕微的「喳啦」一聲響,那木棍猶如切豆腐一般就掉了下來,葉凡拾起木棍。見刀口平整,一點毛刺都沒有。似乎用激光刀切過似的。

頓時心裡更是震驚得無以復加,眼巴巴的望著陰無刀,實在忍不住了。脫口問道:「前輩,晚輩這眼神絕對好使,可就是沒看見老前輩的刀在何處,前輩能讓晚輩看看那刀嗎?」

「刀!你有看見刀嗎?」陰無刀問道。

「沒有?」葉凡老實回答。

「那就是無刀了,小夥子,你還沒到某種層面,很難想象出那種層面的國術武者使出招數后的威力。

當然,你也不必想象成老夫已經達到了民間傳說中的什麼「無刀勝有刀,人刀一體,的絕世境界。

那個。只是一種傳說,老夫也沒見過。其實刀還是有的,只不過刀已不是刀了

陰無刀笑呵呵的,一派高深逛語下來葉凡更是弄得糊裡糊塗了。暗道:「刀已不是刀,那刀是什麼了?」

「難道是手刀?。..葉凡失聲叫道。

「嗯!你還不算笨,這個都能想到,沒錯!再給你看看陰無刀手勢一,一道手影虛晃而過。在那樹枝間一擊而過。手收回時樹枝也就斷了。

的確就是豎指為刀解決的,手在內勁鼓注下利如小李刀。葉凡看清后那個真是膛目結舌了。

嘴裡小聲喃喃道:「厲害!老前輩的絕技應該就叫「天刀手。了。手刀如天刀,天馬行空。輕鬆一斬,物莫不斷也!老前輩,你這種天刀手法要到什麼層次才能使出?」

「呵呵呵」該到時就能使出。你以後應該有這個機會。」陰無刀微微一笑再不談手刀之事。

葉凡知道這是老頭的秘密,不宜過多專註,隨即也不再問這方面的事。

「走!跟我來。」陰無刀微微一笑施展開提輕提縱術往前方而去。葉凡緊跟在了後面,心道應該是告訴我龜嶺村致富的秘密了。

這「輕身提縱術。並不是像電視中演的那樣,能做到身輕如燕。一跳就能縱起十幾米高。

那是不可能的,國術中的輕身提縱術的確有。不過彈跳的高度最多達到三四米已經是極限了,那種高手層次估計要達到八段或者以上段位的。

就拿葉凡來說吧,在遠距離助力下最多騰杠米臟右,跟跳高的世界冠軍也差不多。

當然,這2米多高度指的是絕對高度,再加上人的高度看縣去就有四米多了。

所以一提起輕身術人好像已經騰挪到了空中,擺上招式的話的確有些唬人。當然,國術中的輕身提縱術也的確能減輕人的重量,並不是說人的重量真的減輕了。

而是指在人的內勁支撐下,利用地板或者什麼東西的反作用力,鼓勁之下人的活力增加了。..

相對來說好像是人的身體變輕了。跑起路來如一隻輕盈的松鼠。有時隨勢踮在樹枝上好像是沾枝而跳躍似的,給人一種草上飛的感覺。

其實是國術大師很懂得借勢而行。猶如山鷹一般,翅膀伸開不扇動也能借氣流的迴旋自動盤旋著在空中飛翔。

所以國術大師在內勁充溢的情況下表演的卻是一個。「勢。的問題。當然這個「勢。也是一種高難度的學問。是關於人體經絡內勁學說的。一般人是鬧不明白的,絲毫不輸於高科技的航天工程。

行了半個多小時,遠遠的看見了一片茅草地,此地四面環山,穩隱地從茅草地里露出了一窩窩水窩。

「到了,就是這裡了陰老頭笑道。

「這好像是一個草潭葉凡拿不準,因為草太密了。這水潭也不知道有多寬大,看上去迷茫茫一遍,分不清是草叢地還是水潭。

「整個是一個大水潭,不走近看根本就現不了。老夫當時路過時因為口渴坐下來喝了點水才現了它的。

後來乘興巡了一圈下來,現非常的大,舊十有五六里方陰丹道,大師風範彰顯「挺大的。」葉凡嘴裡隨口應著環顧了一下潭邊四周,覺得陰老頭把自己帶這裡來一定有秘密,這個秘密只是暫時自己還沒現罷了。

觀察了一陣子,現潭邊四周的山上都長滿了綠聳聳的天耳靈草。想起了鳳村長的話才恍然大悟。

笑道:「老前輩,我知道這裡叫什麼了。鳳村長叫他「牛角潭」也許這草潭的形狀像牛角。」

「哈哈哈,果然是牛角潭,神韻形似也!葉小子,你抬頭往前方看去。肯定有所現。」陰老頭突然大笑了起來,摸了摸鬍子很是暢意。

「難怪,真象。」葉凡抬頭走了走望去,果然現遠處的山崖像一隻牛正仰望著天空,那隻牛角特別的醒目。

「金牛望春,這潭地點好啊!從堪輿術方面看,四面環山,抱著一叢天然草潭,貯水豐富,水質活如靈泉。空靈清秀,水草肥美而出產的東西當然也勝其它地方一疇了。」

陰老頭笑著,轉了轉從一密密的草叢中拉出了一個寬2米。長舊米左右的的大竹筏子來。根根南竹大如小桶。

「走1陰老頭笑了一下跳了上去。葉凡也跳了上去。輕輕一撐竹竿船緩緩地滑向了潭中。

因為有水草阻著所從行船較費力和慢,幸好陰老頭是高手,不然一個普通年輕人估計還使不動這竹排來。

「前輩,這潭水估計有多深?」葉凡問道。

「深淺不一,潭中個置我一竿不會到底,估計有十來米或者二三十米深度,邊緣這就這麼長的竹竿深度,估計也有著七八米的深度。」陰無刀隨口說著,不久船到了潭中地帶。

停在了一堆荷花葉旁,這潭中不但有水草,還生長著許多的野生荷蓮。夾雜在草叢中偶爾會露出頭來,也挺有情趣的。

陰老頭拋下一塊大石頭權當船鈷固定好了竹排,從背後那個巨大的土製皮袋子里掏出了伸縮魚竿子,掛上魚線遞給了葉凡一根,自己弄了一竿,不過魚竿不會很長。

閉目開始垂釣了起來,頭上又整了一頂粗糙的草帽子,到真有點像一個隱者寒釣。

葉凡也有樣學校釣起魚來,心裡暗暗納悶:「這草潭只是個野生的天然草潭,能有什麼大魚。陰老頭子不告訴我秘密卻是叫我陪他釣魚。我哪有這閑功夫來搗鼓這東西

一個小時了,兩人都沒動靜。正在養神樣釣著魚。葉凡早就不耐了。魚陽沒釣到一隻,本想問問,可一見陰老頭那悠閑自得的樣子也不好打撓,只好耐著性子繼續跟老頭子釣魚玩。

墨香市甫委一把手周乾陽辦公室內。三個手握著沏萬人口的一號二號三號人物正在抽煙聊天。

網坐上市委第一把交椅的原市委副:「老羅。這次對魚陽的動作很大,基本上來了個底兒朝天了。

原來的一二三把手都給換了,又增添了新鮮血液,對我市經濟的展應該貉起到一個的促進作用。」

「嗯!算得上是重新洗牌了。也不知是禍是福。魚陽的班底也到了非調整不可的地步了。去年的凹增長值為零。如果再不換血就怕今年又是老調重演。

魚陽作為本市縣級裡面最後一名。咱們也知道這是方方面面的原因造成的,好像自打建縣以來魚陽從來就是排在咱們墨香市2區2市8縣的最尾巴的。

這個有歷史原因,也有地域條件的限制。魚陽不比鄰近的福春市。人家也算得上是靠海,有著小型的港口,沿海漁業、造船等方面都有涉及。魚陽難啊1羅浩通市長眉頭緊鎖,臉上寫滿了憂慮,並沒因為魚陽班底的大換血而舒心多少。

「嗯!魚陽全是山地,平均海拔高達四百多米,跨度非常的大,高的地方接近二千米。低的地方卻是只有七八十米。整個縣域呈一個不規則的階梯狀。

交錯如犬牙,靠南方的下部分經濟又會好一些,比如林泉鎮、武溪鎮、南溪鎮,再往上就越來越窮了。

同樣一個縣內。各鄉鎮之間的各方面事業,經濟收入,農業收入等相差了幾倍不止。

就拿林泉鎮和廟坑鄉來說吧。林泉的純財稅收入達到了力o多萬,而廟坑鄉才多少,就刃萬不到,人家的四分之一。難怪廟坑鄉會生窮得餓死人卓件。

現在廟坑鄉合併入了林泉鎮,靠著林泉的優勢,應該能拉動經濟的增長。凹曰甩姍旬書曬齊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