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三十三章有人在縣長前演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三章有人在縣長前演戲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消兩天我懷旦過林泉鎮的鎮長葉幾,個年輕小夥子,「仁足。..

聽說他搞了個「林泉大通脈藍圖。自已疇到了二千萬左右資金,又改革了魚陽紙廠,拉來了近四千萬投資,不錯的一個有幹勁,有實力的小夥子。

呵呵呵」市委黨群副書記謝國忠點出了一些,到也是誇讚了一下葉凡。

「葉幾」我想想」周乾陽好像記起了什麼,閉目想了一會兒突然笑道:「嗯!很有趣的一個人。前段時間那小夥子好像還受了傷。就是什麼天水壩子的血案,當時我受楊書記委託代表市裡去看過他。你們可能不知道,他當時全身綁得像木乃伊,受傷很重的。小夥子一開口居然問我討錢。」

「討錢!討什麼錢?」羅浩通露出了訝然神情,「不會是討藥費吧。魚陽窮,鎮里沒錢付給他藥費。」

「哈哈哈,不是!要我漏*點油出來給他修天水壩子那條路,我當時說咱可不是油桶,沒油漏的,你們說可笑不可笑。我當時也給逗樂了。這小夥子那臉皮還真不是一般的厚實周乾陽爽朗的笑了。

「嗯!估計魚陽縣的那些個領導們也跟他差不多,每年到市裡就懂的討錢要捐贈,都快成化緣大縣了。他們難道不懂嗎?展才是硬道理氨。羅浩通又想到了展上面。

「這次提賈寶全和衛初蜻上去,我也給他們撂下了話。一定得把魚陽的經濟抓上去,不能再拖咱們市的後腿子了。上不去就要摘帽子。這是刃話先講在前頭,他倆個壓力也非常的大。」周乾陽也收斂了笑意,一臉的嚴肅。

「有壓力才能出動力,有動力才能拚命去干,才會出成績,我相信賈書記和衛縣長會幹出成績的,周書記這是給了他們一把斧頭,替他們破釜沉舟了,呵呵呵」謝副書記微微一笑,意思含糊不清,隱隱的也道不明。

在周乾陽耳里聽來好像含有一絲絲興哉樂禍,在羅浩通市長聽來好像又是另外一番味道,反正各人有各人的感受。..

這次提拔縣長書記,本來謝國忠也提了原市經貿委年輕的副主任苗峰的,可惜最後被周乾陽和羅浩涌聯手給否決了。

理由是苗峰太過於年輕,才凹歲。而且網提拔到經貿委副主任位置上才一年時間,不宜再動。

一年中連升兩級有違常理。所以這事就擱置了,不過謝國忠有問過苗峰,他表示願意到下面去鍛練幾年,呆市裡難出成績。

最後謝國忠退而求次,又改提苗峰為魚陽縣的黨群副書記一位,最後又沒成功。被市常委中的玉懷仁和費玉這兩個魚陽派給聯手壓制住了。當時周乾陽好像也有點傾向魚陽派。

反而是魚陽的原組織部部長費默坐上了縣裡的黨群書記一位,而苗峰最終於只撈了個。魚陽縣組織部長這個雞肋噱頭。

給市裡人看來好像還是被降職處理了,因為苗峰原來可是市經貿委的副主任,比魚陽縣的組織部部長可還要牛逼一些的。

不過謝國忠和苗峰都另有打算,估計也是想先蟄伏在魚陽,伺機而

經貿委雖好,但副職也有四五個。苗峰作為新人排在最末一位的。想出頭,想干出成績想提拔想扶正也是相當難的。

到魚陽就是組織部部長了,雖說級別沒變,還是副處,但總是手握一縣的人事權,安排什麼人時也能分上一杯羹的。

展的空間很大,如果賈寶全和衛初晴不能幹出成績,到時被捋了帽子苗峰就可能上位,所以苗峰甘願換來市裡的一些白眼也願意到下邊去鍛練一下。

當然,謝國忠作為魚陽這次重新洗牌后插手人事的黨群副書記,沒能為自己的手下爭取到一個有份量的位置心裡也是十分的窩火。

不過謝國忠現在處於隱忍狀態,他相信會有機會的。..

魚陽想作出成績那是難於登天。

市裡班底這次經過省里的調整后現在的情況也是非常複雜,以前是市委書記楊國棟、市長羅浩通、副書記周乾陽三足鼎力。現在還不明朗,好像羅浩通市長跟周乾陽書記非常的好,又好像謝國忠書記暫時沒什麼打算。

而且又冒出一新生代,就是市委第二專職副書記玉懷仁和新進階的市委秘書長費玉又有結成小團體的趨勢。

周乾陽這個書記目前在常委會中擁有兩個鐵竿,一個就是常務副市長盧塵天,一個就是政法委書記秦天剛。

而市長羅浩通原來好像跟玉懷仁的關係還行,現在玉懷仁有跟費玉、合作自立一家,成為魚陽派的趨勢。

所以羅市長現在還是個光桿司令,在前次的魚陽洗牌中只能跟周乾陽這個「廣作。懷是搶到了個縣長的位胃,也就是白陽縣長衛炮州祝羅市長推上去的。

原市委宣傳部長張欣玥本是原市委書記楊國棟的鐵竿,現在楊國張欣玥的態度模糊不明,是各方爭取的對象。

而組織部長一職的肖志展已經調往水州省城,這位置還懸空著不明。

市紀委書記曹英培是網從省紀委調來的,暫時也沒有跟誰結交的趨勢。

軍分區顧司令從來是個不管常委,基本上都不在,在的話投的也是棄權票。影響不大。

不過顧凱銘偶爾也會投張把票。他那張把票到能起到決定性的作用。也不容忽視。

不過顧凱銘這個人直屬軍隊系統。臉臭如茅坑裡的爛石頭,誰的賬也不賣的,想稍微取得他的信任和支持都難。

前次為葉凡的事拜是跟各位常委叫過一次板,逼得市委的楊國棟書記親自都把電話打到了省委組織部。

所以,此人不威時就是一病貓,真威時就是一地雷炮,逮住人就炸你個頭破血流的,夫家都有些怵他。一般不去招惹他,儘力交好。

下午3點半鐘。

葉凡陪陰老頭已經足足釣魚二個鐘頭了,一無所獲。

偶爾還能看見一隻只小毛魚從草兒叢中跳出來,在葉凡面前耀武揚

的。奇怪的是陰惡刀專心致志於釣魚事業上,已經做到了兩耳不聞窗邊事。一心只做釣魚翁。

「前輩,草潭中估計沒什麼大魚,這簡直是在浪費時間。」葉凡忍不住了了句牢騷。

心浮氣燥,眼界窄只見虛面。不透本質,難成大事,哼1陰無刀頭都沒回哼了一聲,過後就再沒聲音了。葉凡無耐。只好繼續陪陰老頭釣魚玩。

魚陽縣昨天網宣布完人事調整,今天早上凌晨四點半,縣委書記賈寶全和縣長衛初蜻就出動了,分頭對魚陽的的力個鄉鎮進行初步摸底。

為制定新一年來魚陽的經濟展提供真實的數據,他兩人有些不相信縣裡統計局搞的那些數據,這基中的貓膩太多了。

憑那些虛假的數據想把魚陽的經濟搞上去,簡直就是天方夜譚,所以兩人今天是親自下去了。

縣長衛初婚還是一研究生,高級知識份子。以前都是呆在省里哪見過魚陽那破路。

一路顛簸,差點顛破了那嫩屁股,逛了龜湖鎮、角林鎮、溪坑鄉、柴木鄉,最後通過廟坑穿過林泉鎮到了武溪鎮,回縣城時在林泉鎮打了尖,只是休息了一下。

繆勇書記隆重的接待了新上任的衛縣長,也想是聯絡聯絡感情。不過這次浮勇可是拍在馬蹄子上了,差點遭來衛初蜻一的頓白眼和巾責。

說是現在全縣都應該以經濟建設為主,使魚陽徹底的脫出靜止不動的尷尬局面,沒空再去搞那些花里胡哨的接待什麼的了。有這精力還不如放在經濟建設方面去。

就在這時候,鎮政府的大會議室正好突然傳來了爭吵聲。

一個很大的粗喉嚨扯著嗓門大叫道:「怎麼回事,我明明是歷平方的怎麼一量就變成了匆平方,不行!得重新丈量。這可是接近二千塊錢。數字不符我絕不會簽字。媽的!你們鎮里當官的那心都給狗吃了。這個黑心錢也敢賺。我呸1

鎮土地所所長朱成貴嚴厲的吼道:「馬二狗,你他娘的真的長一雙狗眼是不是?剛才量地時你不在也常量完后還簽了字已經認可。別在這胡攪蠻纏,咱們土地所就這幾個人,沒空跟你瞎掰。」

「剛才是剛才,現在是現在。剛才我眼花了沒看清楚。我家老宅子以前早就量過,那退出的街面就是有奶平方,少付一個字兒的錢都不行。」

馬二狗臉紅脖子粗,為了二千塊錢那是昂上勁頭,就這樣兩人吵了起來,結果是越吵聲音越大,段海和杜朋怎麼勸都沒有。

這時朱所長大喊道:「馬二狗。你有種的就陪我去找葉鎮長去,媽的,還敢嘴硬。」

「去就去,怕個。球,葉鎮長是老虎難道敢吃人。我馬二狗就不信他能把我怎麼樣了?」馬二狗也不知從何處來的犯騷子勁頭,乾脆扯著朱所長的袖子,兩人一吵就到了外面走廊。

正在另一頭小會議室里跟繆勇談話的衛縣長耳朵靈著呢,早就支著聽見了,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問道:「怎麼回來,堂堂的鎮政府,吵吵嚷嚷像個菜市場芋的成何體統。」

「唉!鎮上民眾心裡有些怨氣,不服。」這時坐一旁的黃海平副鎮長隨口嘀咕了一句。日o8姍旬書曬譏芥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