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三十四章衛縣長變母老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四章衛縣長變母老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服!有怨毒,有什麼怨鎮長,你說衛知糊聽知道其中有故事,緊追著問道。..

繆勇斜了黃海平一眼沒作聲。黃海平見繆勇那殺人的眼光盯過來后也不敢作聲了。

衛裙婚瞥了兩人一眼也明白了。說道:「縛書記,把那兩人叫過來我倒是想聽聽。」

不一會兒朱所長被馬二狗拉扯到兩人還真到了小會議室。

「你叫馬二狗是嗎?為什麼爭吵,什麼的平方苗平方的,講清楚。」衛初蜻眉兒一抬一臉嚴肅的問道,有點像母老虎。

「嗯!怎麼是個娘們,先前他們並沒給我說是娘們,想不到縣長居然是一娘們。媽**的。這娘們長得真是水靈。抱過來壓一晚上老子這退街的錢全給她都行。」馬二狗趕緊偷擦了一下嘴邊流出的哈喇汁。

這時一旁的緣勇哼道:「馬二狗,這是咱們縣新調來的衛縣長,有話快說。」

「衛」衛縣長好。我叫馬二狗,是東鎖洋那條街上的。去年東鎖洋一條街都給壞人放火燒光光了。街上有三四百來戶店東都沒房子住了。

後來大家要重建,可是葉鎮長要求每家每戶都得退後舊米左右。說是要把咱們林泉的鎮面建得跟福春市新搞的街面一樣美,衛縣長,那可是出米寬埃

就是咱們縣城也沒這麼寬的街道,多浪費啊!咱就一點店面,這一退基本上等於沒有了。

可是鎮里說不退就不給准建證,而且上級拔的補貼建房款也不給。咱們都是一些窮老百姓,怎麼能扛得過政府。

最後只好退了,政府說每平方補貼勁塊。可是就連這個補貼政府在量地時也要故意剋扣,我退街的的明明有嫣平方,可是政府硬說才的平方,這不是吸我們老百姓的血汗錢嗎?

還讓不讓路們老百姓活下去?

剛才本想找葉鎮長,可是他又不在,也不知跑到啥地方玩去了。好像一年到頭也沒幾個時候看見他。聽說盡往市裡縣裡跑,吃喝玩樂的哪管過咱們老百姓死活」

馬二狗是越講越不像話,已經有些變味了。

「馬二狗,別亂說。」這時一旁的鐵明夏副鎮長輕聲哼道。

「我」我」馬二狗給人一哼不敢再嘮叨了。

「嗯!你先去。叫土地所的同志重新量好地,該補貼人家的一定得給。..別弄錯了,讓老百姓受了損失。」衛縣長一臉和藹的對馬二狗說道。

馬二狗一走,衛初蜻那臉一下子就放了下來,轉頭問緣勇道:「繆書記,葉鎮長去什麼地方了?」

「他去龜嶺村辦事去了。估計要明天才能回來。」繆勇心裡一涼。趕緊捂蓋子,就怕老支書被壓死的事給搗鼓出來。

估計自己這個鎮黨委書記也要挨罵。而且以前那學校扯皮的時候自己不正當鎮長,當時老支書來反映過情況。

自己當時一耙子就把學校的事給挖回到了原廟坑鄉,所以也沒拔錢。嚴格來說那可是要負一定責任的。

不過其實也不能怪瓚勇,鎮財政空空的。沒錢你叫他拿啥去修學校。

不過出了事上面領導可是不管你有錢沒錢,先就得找幾個替罪羊再說,不然無法平息民怒的。

這也是華夏官場常有的事,說是一種潛規則也行。

「噢!辦事就算了。」衛初蜻心裡打了個。問號。

「送葬也叫辦事,哼1這時一個很不合時宜的聲音響了起來,副鎮長曲英荷傻不啦嘰的就哼了出來,有煽風點火的嫌疑。

「送葬!都快接近年底了,鎮里的事千頭萬緒的,一個管著十來萬人口的大鎮長居然花幾天時間去送葬,送誰。不會是他家什麼親人去了。」

衛初蜻有些火了,先前退街的事本來就惹愕她有些火了。但還盡量壓制著,畢竟自己才上魯。

「不是!一個老支書給土牆壓死了。」曲英荷繼續長舌頭道。

「老支書被壓死,怎麼回事。你給我講清楚。」衛初蜻臉色又不好看了,直逼向了曲英荷。

「是這樣的縣長,聽說龜嶺村的學校年久失修,老支書鳳九公怕壓著學生了,所以帶著人去挖土牆。

結果那土牆倒了老支書也給壓死了。聽說前天下午老支書還到鎮里來過,要求見葉鎮長,要求重建學校。

結果沒找到葉鎮長老支書一氣之下就回去自挖學校的土牆了。唉!如果當時葉鎮長在也許就不會生這種事了」

黃海平明面上在說事,實際上的矛頭那是直往葉凡的身上扎去。

黃海平這次也是豁出去了,這次跟曲英荷配合著就是在置葉凡於死地了。現在葉凡沒了李洪陽撐著。..基本上就是只死老鼠了。

因為昨晚上自從知道了費默已經升了黨群書記,兩人的心思又活絡了起來。

如果葉凡到下了,這個鎮長的寶座就看費默支持誰了,支持誰估計誰就能上。

現在縣長書記網到任,對於人事方面應該不熟悉,應該會大力徵求費默這個分管黨群的書記意見。

昨天晚上,黃海平跟曲英荷在紫雲酒樓跟費默的二兒子費武雲密謀到深夜,決定採取幾方面同時下手的辦法,絕對要掰到葉凡了。這次可是個大好良機,退街的事鬧騰起沸沸揚揚,老支書的死又是責任重重。而魚陽紙廠的工程也進行的並不十分的順利。

「多1衛初蜻哼了一聲后就沒再作聲了,喝了杯茶繼續她的巡視之旅,到南溪鎮逛過後回到了縣城。

黃海平知道葉凡已經在她心中掛上號了,不是屎也是死了。

「哈哈哈,終於釣到了一隻。好東西埃」龜嶺村牛角潭裡傳來陰無刀那破鑼嗓子。

三個多小時,到真給陰無刀釣到一隻五斤重的大草魚。

「小子,今晚讓你嘗嘗老子做的「叫花魚。包你吃了回味無窮。哈哈哈」陰無刀顯擺得很。笑起來鬍子一翹一翹的。

「那敢情好,晚輩有口福了。」葉凡笑道,渾沒當回事。估計這陰老頭是吹牛皮的吧。

三點,剛牛角潭附近下子湧來了幾百名村民,老老少少小小蜘。引了一個個都提著採茶的籃子在忙碌的采著草叢中的天耳靈草。

下午口點多時鳳村長一跑回去。把這好消息給村裡人說過後大家都持懷疑態度。怕等下采來天耳靈草后運到天水壩子老宮沒人要那不白忙活了。

而且這種草在龜嶺村到處都是。能賣到2o塊錢一斤村民們還真不敢相信。要知道當時一個工匠干一天也不過十來塊錢。

不過鳳村長慎重其事的把葉鎮長的擔保給說了一遍,大家才信了,立即就動了起來,村裡只要能動的全動了起來,不能動的躺床上可只能幹著急了。

就拿俏寡婦朱巧豆來說吧,腰部一動就痛得鑽心,使不上力。眼見著別人動動手就能采個幾百塊錢過個好年,可自己家就剩下一二個老頭和一個幾歲的孩子,那可是差點急暈了過去。

最後兩個老頭乾脆牽著孩子上山了,能摘多少算多。那歹那可是都是錢,現在的天耳靈草在大家眼中全變成金葉子了。

不過大家嚴格按照鳳村長說的。葉子小於小兒巴掌大的全不要,留著明年再說。

當大家看見葉鎮長跟一個怪老頭划著竹排在牛角潭中央釣魚時一個個心裡都是感慨不已。

想道:「城裡人就是城裡人。咱們連飯都吃不飽,你看人家,多悠閑。啥時能做到這份頭上也不妄白來人世一趟。」

不過大家知道這隻能是個夢。人跟人不能比的。人家是鎮長,那個老頭觀其作派,見葉鎮長對他很是恭敬,估計是城裡來的大官。所以大家在一旁采天耳靈全是啞著聲在采,有時要講什麼話時就比劃一下全成了啞巴,主要是怕吵著人家當官的了。

當然,對於能給自己帶來幾百塊收入的葉鎮長大家打心眼裡感激,見村民們的樣子葉凡也覺得好笑,提高嗓子喊道:「鳳村長,晚上我不會回吃飯了,你們別管我,自己吃。」

開始時鳳村長也有些擔心,怕葉鎮長在山裡出什麼事,後來見牛心態度堅決也就走了。

下午五點鐘,村裡人全回家了。連夜把今天采來的天耳靈用大三輪直往天水壩子運去。

這錢還沒到手也不知葉鎮長講的是真是假,再說電話又壞了聯繫不上。所以急人啊!那是睡不著覺的。

陰老頭在地下挖了坑,又人皮袋子里掏出了許多瓶瓶罐罐開始搗鼓

撒藥粉,除味道,沖洗,用藥合水浸魚身」等等一系歹複雜工程看得葉凡那鷹眼都感覺眼暈不已。

暗道:「這「叫花魚。也太麻煩了,以前電視中演的洪七公搞的「叫花雞。可沒這麼麻煩。」

不過葉凡也是滿懷期待,經過陰無刀這麼一套程序下來,那「叫花魚。的味道應該很絕。

陰無刀也真會吃,旅行皮袋子里什麼都有。油鹽醬醋蒜頭辣技全到位了。估計也是一個嘴大吃四方的主兒,這個時候彼有股子丐幫幫主洪七公的味道。

「段海,今天的事都給吵到衛縣長手上了,估計這次葉鎮長有麻煩了。」杜朋有些擔心的說道。

「怎麼辦,葉鎮長一直聯繫不上?」段海也是急得團團轉著。

「乾脆咱們三個去一個人算了,不然等葉鎮長回來黃花菜都給涼了。我聽說黃副鎮長和曲副鎮長在會議室里講了很多,你們知道他們講什麼嗎?」經過一段時間的磨練,鄭力文揭凰看蠼風度。

「不清楚,當時在小會議室全是黨委委員,就是黨政辦的王主任都不在場,唉!咱們這些小毛毛沒資格知道這些。我看就我去,等下吃完飯搞一輛大三輪出。

」杜朋說道。

「行!我跟段海要守在鎮里,就怕有人來退街。離不開身,就辛苦你跑一趟了。龜嶺村很不好走,多帶點東西,要注意安全。」

鄭力文,丁囑道,他作為財政所所長隨時要準備錢,所以一時也走不開。而段海是退街的主負責人,肯定走不了,只好杜朋去了。

「杜朋,多帶點錢去,怕時鎮長要用。」鄭力文說著掏出了三萬非錢給杜朋。

「不要了,我直接去王主任那裡拿,他是黨政辦主任,鎮政府那邊的錢全是他那裡拿的。放心吧。我叫師傅開慢點,應該沒事。」杜朋點了點頭。

6點了。

陰無刀還在土裡悶著他的「叫花魚。

衛縣長洗了個澡,度著步子又到了縣政府。時下到年底了,縣政府要處理的事太多了。

而自己又網到任,兩眼一摸黑什麼情況都不清楚,這樣子下去還怎麼開展好明天的工作。

所以到縣政府來加班了。網到縣政府就看見一個人半禿頂的老頭子好像有急事,抬眼一掃見衛初鑄立即小跑了過來。

氣湍吁吁的說道:「縣長,我是信訪辦的牛立富,縣裡有太多信件一下子沒法處理。

以前張縣長有交待叫我們信訪辦的同志分門別類,撿重點的往縣長辦公室送。不知道衛縣長有什麼新的交待,我們也好隨時處理。」

「你們信訪辦是老百姓跟政府聯繫的一個很重要的窗口,老百姓有什麼重大的事在求告無門的情況下都會採取寫信的方式。這也是縣裡了解全縣百姓生活真實寫照的一個重要的渠道,,

我希望你們一定要慎重對待每一封來信,好了,我正好有空你撿重要的信件送到我辦公室來吧,我也想了解一下魚陽的情況,了解一下百姓們的一些事。」

衛初婚想了想,覺得如果能從一些重要的信件中了解魚陽的情況這個方法也許還不錯。

老百姓是最真的了,有什麼話在信里都敢說。不像一些鄉鎮幹部。滿口的假話謊話套話,話說得還振振有詞,大義凜然。

衛初婚屁股網坐下時還微微皺了皺眉頭,因為今天坐了一天的車,那路全是碎石子鋪的破路,差點都把她給抖散架了。,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舊燦,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