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三十五章葉凡的十大罪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五章葉凡的十大罪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唉!交酒垂是血脈泣血脈不麗要展經濟談何容易初蜻望了桌上剛才牛主任送來的信件,心裡一陣子酸澀。..

這次從省經貿委下到市裡,後來又被弄到魚陽來當這個縣長,衛初蜻也是做好了吃苦的準備的。對於魚陽的情況她先前也是多多少少了解了不少,知道這個縣估計稱得上是南福省排得上號的貧困縣。

曾經還餓死過人,當然指的就是廟坑鄉那事件了。不明底細的人全是認為魚陽縣都窮得揭不開鍋底子。連人都給餓死了還不窮嗎,其實

不過衛初婚相信,憑著自己那深厚的人脈,在經貿委也工作過二年。一定能讓魚陽這個貧困縣翻過個兒,讓成績為自己的升遷說話。

衛初婚家世還不錯,從小受到了良好的教育。現在也不過才萬歲。已經拿到了哈佛商學院碩士研究生文憑,也算是一正宗的海

派。

衛初婚有自己的理想,就是憑著自己的經濟頭腦為民作些實事。當然也這也是自己以後官場升遷的堅實底子,所以刀歲了衛初婚不是一單身姑娘。

她也不打算結婚了,在海外受到外面的影響,認為結不結婚也無所謂。以後能找到一個所愛的人過過日子就行了,並不是說衛初鑄的思想上很開放。

主要是衛初蜻在大學里曾經談過一朋友,不過不久那男的為了出國就把衛初婚給無情的拋了。

後來衛初蜻一氣之下也考取了哈佛,要證明給那個男子看看。不過哈佛是上了不過衛初婚那心底里的那股子火還是沒滅了多少。那股子痛時刻在噬咬著她的心靈。

所以現在彼有股子視天下男人如糞土的感覺,對追求他的男子都是冷冷的。特別是一些英俊自認為長的帥氣的男子,衛初蜻更沒什麼好臉子給他們看的。..

在省經貿委工作時追她的男子估計就快排成一個整編排了,不過全被她冰冷地拒絕了。

因為她心裡還隱隱的痛著。雖說那段感情已經隨關時間漸漸的在心中消逝了許多,但其根還沒拔出,禍根子是不容易滅了的。

不過今天在魚陽逛了幾個鄉鎮。聽說還是幾個較富的鄉鎮,不過那情況也是令衛初蜻有些傻眼了。

這幾個較富的鄉鎮尚且如此那魚陽縣北部地帶那些個窮旮旯鄉鎮那不是沒米下鍋了。

這個時候坐在老闆椅上衛初蜻對當初自己的衝動有些子後悔了,就這樣子的一個破落縣想在一年內實現凹從零增漲到百分之三的目標無易於天方夜譚。

估計縣委書記賈寶全的心理也差不多,他估計還更糟些,因為他逛的幾個鄉鎮全是魚陽的窮旮旯鄉鎮。這個時候有沒摔杯子砸盆子都不得而知了。

靜了靜心開始翻閱起桌上剛才信訪辦主任牛立富送來的重要信件。

漸漸的她那好看的眉兒都快皺成一條上翹的小船兒了。

「怎麼回事?明寸信件中居然有耐寸都是告林泉鎮鎮長葉凡的。從農村到鄉鎮都有,葉凡,不是那個搞面子工程,想把林泉一個鎮建得跟福春市一樣氣派的鎮長嗎?

哼!也不怕閃了腰,一個年收入才如多萬的鎮想跟人家一個年收入達七八千萬的縣級市相媲美,此人難道腦子有毛病,不會是想爭功都想瘋了吧…」

衛初猜縣長喃喃道,心底里一股子火騰騰直冒了上來。

又花了一個。鐘頭時間,把告葉凡的信件全集中了起來。拿出本子開始勾勾畫畫,最後到是給衛初蜻總結出了林泉葉鎮長的十大罪狀,罪狀如下一

第一:不顧鎮里財政赤字巨大,揚言在年底要亂紅包,口出狂言。..

第二:異想天開,不顧魚陽林泉的實際情況,搞什麼「林泉大通脈藍圖」還妄想鋪拍油路面,總需資金約三千萬。

第三:不顧災民死活,強行拓街。搞面子工程。

災民不服就不給辦准建證,置災民於水深火熱之中。

第四:為了退街使鎮里財政赤字高達四百多萬。

第五:利用紙廠作組組長身份一到廠子未經任何調查毆打廠里保衛幹部,憑自己喜好胡亂開除工人。

第六:從天水壩子村調走時強行向村民索要禮物,臨走還卷了農民們三輛大三輪車的禮物。連人家幾十年的窯藏老酒都給逼著挖了出來。第七:胡亂改革紙廠,任意妄為。

第八:生活作風糜爛,開進口三菱,穿名牌,抽高檔煙,掛大哥大。玩小姐。

第九:利用分管財政的機會。把公家的巨款佔為已有,任意揮霍。

第十:當鎮長不作為心小拔款子修校使得覓嶺村老支帶員鳳十公慘死座一,小牆下。聳人聽聞,引起了民憤極大,龜嶺村全體村民正準備到縣裡上訪或到市裡靜坐,,

「無法無天了1「坪,地一聲,一向知書達理的知識份子衛初蜻都氣得拍了桌子。

其它不要講,今天在林泉鎮親眼看見,親耳聽到的有關葉鎮長的事這信里至少有三四點吻合,絕不會空穴來風的。

衛初婚覺得卓態嚴重,林泉大鎮接近口萬人口,佔了全縣的六分之

這麼一個級大鎮如果出了個這樣子胡作非為的鎮長還了得。還談如何振興魚陽經濟,如何讓全縣凹增長值提升為百分之三到四。

不過衛初婚能姿上一縣之長的寶座,也深知這信件說的也許有誇大其實的地方。

要了解清楚才有言權,不調查就沒言權這個道理她還是深懂得的。

於是電話打給了縣委書記賈寶啥,沒錯。此刻他也正在辦公室加班。剛才也正摔了茶杯,這個時候秘書還在心地掃地上的破瓷片呢。

一聽說衛縣長有重要事情彙報。估計事態度嚴重。

不久兩人就湊在了一塊,看了桌七的信件以及衛初婚的初步在林泉鎮的了解后陷入了深思當中。

「我看還是把老費叫過來向他了解一下葉鎮長的情況,他是魚陽的老人了,對縣裡情況熟悉。咱們不能冤枉一個好人,也不能放過一個任意妄為的國家蛀蟲。」

賈書記的話說得較輕柔,但語氣卻是相當的堅決,一雙深邃的睞子中那道厲芒一閃而逝。看來也是生氣了,惱火了。

不過賈:「我一來上任就有人連告這個葉鎮長。難不成這小子是以前李洪陽的人。

所以別人想一竿子把他給沒到底。也許有這個可能,也不排除此人本來就民憤極大。

從衛縣長的初步了解來看這小子應該是有點愣瘋的人,好大喜功。異想天開,不切實際,胡亂作為較嚴重。

林泉一個鎮能有多大的財力,不能再這樣子亂搞下去了,不然林泉明年背上幾百萬的財政赤字會拖了整個魚陽的後腿

費默到了后,聽了衛縣長的話后。也稍稍翻閱了一下那疊厚厚的信件。眉頭也皺了起來。

心道:「昨天武雲去找這姓葉的談工程的事,估計被回拒了。這些信件難道就是武雲叫人弄出來的。

這個混小子,在這個節骨眼上鬧出了這麼一集可是很容易被別人利用的。

而且這新來的賈書記估計也不是盞省油的燈。這衛縣長一個知識份子好像還好對付一些,就是這個賈寶全應該是只老狐狸級別的。不過這姓葉的也太不識抬舉,純粹的愣頭青一個。以前有李洪陽撐著還能嘎幾下,現在背後一個挺他的人都沒有我看乾脆直接捋了算了

費默快在頭腦中繞了幾個圈再回來,既然是自己兒子乾的事也得幫他把事給圓滿了,不然這屁股還真不好擦乾淨。

「這個同志我也聽說過,對工作不算認真。就是喜歡好大喜功,就拿林泉大通脈藍圖一項來說那就是個不切實際的幻想。

一個鎮怎麼能弄到三千萬左右實現這個藍圖。而且時下咱們縣是以抓經濟建設為主,沒有錢何必搞什麼浮誇的拍油路面。

能鋪通碎石子公路已經夠好的了。如果有餘錢還不如省下來再多搞幾個廠子,這樣子也能進一步拉動全縣的增長。

而關於林泉拓街的事我認為應該拓,但不是出米,而是舊米就夠了。

一個鄉鎮搞那麼豪華幹什麼?又不是星光大道?至於紙廠改革方面年青人易衝動,這點我也不好說

費默點點隱隱,表面上還為葉凡講了幾句話,其實全是命中葉凡要害之語。

「嗯!著來費副書記對那個葉鎮長沒有什麼好感,不會是這些小動作都是他叫人搞出來的吧!不過講的也在理。拍油路面建得再好也不能拉動全縣凹收入,而且太不實際了」賈寶全書記暗暗思忖著。權衡利弊。

「一個鎮想建成一個。縱橫交錯的交通網,我不能不說這個想法非常的大膽。不過也太天真了一些,當然。如果有錢能建成更好。魚陽的路也的確太差了。不過美好的想法太過了就變成了「誇大其詞」「好大喜功」特別是退街拓街的行為,已經到了令人無法忍受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