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三十六章縣長親下命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六章縣長親下命令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斤是定要拓寬的。..不討不能搞的那麼奢華,如果把「年的財政全投入了進去以後怎麼辦,寅吃卯糧。賈書記怎麼看待這件事?」衛初蜻對葉凡的印象是越來越差。

「嗯!這件事還是先了解一下。就打給林泉鎮財政所的同志吧這涉及到退賠錢物,財政所的同志應該有參與。」賈寶全冷靜的說道,並不立即就表意見。

「嗯!我馬上打給林泉財政所的副所長朱古林,他應該清楚。」費默心裡暗暗欣喜,心道,「小子。你這下子真是跑不了啦。」

不一會兒費默放下了電話,臉色非常的凝重。說道:「朱副所長說。這兩天下來已經退賠了接近勁萬現款。而且還把紙廠的地皮刮出去補貼給退賠的店主

「哪來的錢,林泉鎮不會富得流油了吧?」衛初蜻的火已經燒到眉尖了,急忙問道。

「聽說是動用了南宮集團專門捐贈給天水壩子人修路的專款,一部分是本該補貼給受災戶的二次房屋建設補貼款,是縣裡去年拔的,一直壓到現在。

你們可能還不清楚,那專款是水州的南宮集團捐贈的,當時捐款時有簽了個約定。說是這筆款子一定得專款專用,如果挪用了要追糾政府責任的。

南宮集團有權收回這筆勁萬的款子。唉!南宮集團聽說是香港南宮家族集團,擁有十幾億的資產。

本來有意向到林泉投資的。葉鎮長也太大膽了。這要是引起南宮集團不滿人家不但收了勁萬連投資的卓都給否了就可惜了,」

費默嘆了口氣,很是憂心這事幾似的,「聽說退賠還在繼續,晚上工作組和土地所的同志都在加班加點。」

費默只點出了專款專用,並沒指出這項款子由葉凡全權處理和負責這一條。

「胡鬧!賈書記,這事得立即採取行動制止,追回款項。如果南宮集團知曉了估計會惹出大麻煩來。..影響很不好,這麼大的一個集團公司,他們是最重承諾的。如果因這助萬失去了他們投資咱們魚陽的大好機會就得不償失了衛初蜻縣長火都冒到嘴邊了,就差一點要出來了,不過她在盡全力剋制著不立即噴火。

「老費你的看法呢?」賈寶全掃了費默一眼問道,面無表情,看不出喜怒哀樂。

「這退街的事肯定得制止了,聽朱副所長說這項工程店主們反響很大。如果全部能成功估計得花費4田萬左右。

對於林泉一個鎮來說是絕對負擔不起的。如果真有錢還不如投入經濟建設中去。而且最大的隱患就是聽說有一部分釘子戶不願意退街。

理由也很充分,說是為了方便消防車進入退街總計到口米可以,這出米是勞民傷財。

如果政府不管的話這一部分店主估計會鬧事。林泉鎮民風雖說純樸。但也非常的飆悍。

真鬧起來的話就怕惹出什麼事端來。而且林泉是一個古鎮,從這鎮子走出去的當官的可不少,咱們市裡許多行局頭頭,省里的廳級幹部中都有林泉古鎮走出的代

聽說退街的店面房東中就有幾個正處級副廳級的幹部。

他們家人說那是祖屋,農村人信風水,說是不能動的。唉」

費默抽金拋磚,砸的就是葉凡。暗示較明顯,如果葉凡惹得那些從古鎮走出的官員們惱火的話就麻煩了。也許這把火還會波及到縣委。

對於葉凡為紙廠拉了四千多萬投資的事是一個字都不提。對於葉凡為林泉大通脈修路方面拉了一千多萬資金的事也是一個字都不提。

「賈書記,我建議立即停止拓街行為。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要追回款子就更麻煩了。」

衛初婚建議道。

「這事是不能拖了,你立即打電話給林泉鎮的繆勇,叫他立即下命令制止。..」賈寶全想了想點頭了。對衛初妨說道。

衛初婚直接電話掛給了繆勇,繆勇立即打到了黨政辦的王主任手上。

「王主任,你立即通知財政所的鄭力文和土地所的同志立即停止退街行為。已經退貼的錢要全部追回,這是縣裡的決定。」繆勇口氣非常凝重。

心道:「幸好當時老子沒親自參加,只說是協助,不然又得惹上一身的騷味兒。這進退之道看來真得掌握好,不然會惹下大麻煩的

「是!是!我馬上通知他們王元成放下電話后,臉色一下子陰沉了下來。想了想對一旁正問他拿錢準備去龜嶺村的外侄杜朋說道:「龜嶺村你不要去了。」

「為什麼?葉鎮長還不知縣裡人事大變動的消息?」杜朋一驚問道。

「問這麼多幹嘛?回家去好好休息。別管那麼多勞啥子的破事。」王元成臉一放叱道。

本來縣委書記李洪陽到了成泣幾天可是不好妥,深怕自只泣個堂政辦辛任位暫因為現在全靠在了葉凡身上,李洪陽一倒葉凡估計那日子就難過了。

先前王元成還有點猶豫,采觀的是觀望的態度。還在幻想著葉凡背後還有其它的「靠」能挺過去。

而且儘力在向瓚勇這個。書記靠近,也有意向黃海平拋出橄欖技。要知道費默現在可是魚陽縣的老新貴。手握一縣人事安排,權柄凝重。聽說費默的妹妹費玉現在已經爬到了市委秘書長的重要位置,入了常。費家以後在魚陽的勢力將會更大。

而黃海平和曲英荷原來就是費默提上去的人,如果自己能向費默靠近絕對能保住黨政辦主任的位置。

不過現在也不知人家願不願意接受了,王元成心裡沒底。對於繆勇這個書記王元成採取的是極力靠近,但並不投靠。

因為瓚勇原本是鍾明義這個縣黨群書記一夥的。現在連鍾明義都給扔到縣人大去提前養老了跟著他也沒用了。

而且緣勇是甫里來的太子黨。人家也不會長呆下去的,下來只是鍍鍍金,過得一二年屁股一拍就高升走了。

此亥接到這個電話后心裡一震,看來縣裡已經準備對葉凡動手了。這制止退街和追回款子的事就是一個信號,王元成琢磨了一會兒也猜了個大概。

就是下午土地所的費成貴所長跟那個叫馬二狗的大吵,王元成覺得這其中估計是有點什麼貓膩。

不然早不吵晚不吵為什麼衛縣長網坐進會議室就開始吵鬧了。明顯是吵給某些人看的,費所長可是姓費的。估計也是魚陽土老虎費家的旁支一脈。

這事八成跟黃海平和費武雲這個玉面郎君脫不了干係。因為前天費武雲下來拉工程的事王元成也聽說過了。

看他從葉鎮長的辦公室出來那臉色憤然的樣子估計沒討到什麼好。這下子算得上是秋後算帳了。

費家開始動手了葉凡這個縣裡沒人的鎮長那是嘎不了幾天了,現在既然縣裡出了信號,葉凡這個鎮長位置八成是保不住了。

對於這種過氣的鎮長王元成決不會還傻貼著的,所以聽說外侄要去龜嶺村為葉鎮長報訊本來王元成還在猶豫,這個厲害電話一接到后立即果斷的制止了。

「那段海他們問起來怎麼辦?我可是跟他們說過的。」杜朋當然沒王元成看得遠,還在傻著問。

「你傻呀!他們問起來就說臨時頭拉肚子到藥店打吊瓶去了不就成了。杜朋,現在是非常時期,你可不要亂蹦亂跳的誤了前程。

給有些有心人看見就不好了,聽姑丈的話,絕沒錯的。你安心呆家裡休息,那退街的事也別摻和了,縣裡已經傳了命令制止了。聽說還是衛縣長親自打的電話,你想想,這裡面水深著呢。」

王元成臉臭臭的罵拜

一出門又換成了笑眯眯的臉直奔退街現場而去。

天水壩子的老宮裡,一下子突然湧進了七八個人。葉金蓮一問之下才知道是原廟坑鄉的龜嶺村來的。

大家連夜趕來,說是聽葉鎮長介紹說是這裡有收天耳靈這種草。

當看見抬進宮裡的幾十個羅筐時葉金蓮也有些傻眼了,一問才知共計有二千斤的天耳靈。

一斤力塊的話可得四萬塊左右,葉金蓮手頭上僅有五千來塊錢。想了想電話打給了李宣石,聽說葉金蓮要錢李宣石二話沒說立即叫人送過來了。

到晚上接近8點時終於把天耳靈的事給辦妥了,當龜嶺村那一伙人數著厚厚的一疊能讓人晃花了眼的鈔票子時差點掉淚了。

不就一個下午,全村人出動居然弄到了四萬塊錢。這要是在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剛才錢沒到手時幾人還有些忐忑,就怕這事兒到頭來是一場空,白忙活了。

按戶頭算。每家每戶的收穫可都不少。龜嶺村共有勁戶左右,估計每戶都有近勁塊的收入,這才一個下午。要知道龜嶺村是個窮窩子。

村民們年人均純收才勁塊,一個8口之家一年的收入也不過才烈。塊錢。這一天就收入如塊可是個很大的數字的。

且不說龜嶺村一伙人是激動的懷揣著錢開著大三輪往家趕了。

晚上8點。

「哈哈哈,,火候到了。」龜嶺村牛角潭的一塊草地上傳來了一個,蒼勁有力的乾笑聲,當然就是神秘的國術大師陰無刀在笑了。

「成啦1葉凡也很高興,眼巴巴的等了三個鐘頭才等到陰老頭的「叫花魚。埋地里悶熟了。

陰老頭小心的拔開掩蓋的泥土,把荷夷「華花魚。給捧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