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三十七章男人的最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七章男人的最愛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輕輕的放在了個巨大的瓷盤,網打開荷葉,股蘊惱洲小君香氣沖鼻而來,隱隱的有一投子非常稀淡的草藥香味含於其間,令人垂涎欲滴。..

「怎麼樣葉小子,味很純正吧1陰老頭得意的叭著嘴直樂看來子這老小子很挺好顯擺的。「來,嘗嘗,保准你傻眼。」

「嗯!謝謝,我試試。」葉凡謙恭的一笑。用筷子夾起了一塊魚肉放入了嘴中,仿似一股淡淡的莫名清泉融入了嘴裡一般,輕輕的嚼了幾下,既酥又滑,卻不膩口」

在吃了幾筷子後葉凡在大嘆好吃的同時突然失聲叫道:「前輩,這魚,,怎麼回事?」

「怎麼?現秘密啦?」陰老頭微嘴一笑。

「嗯!奇怪了,這魚刺好像不見了。剛才前輩殺魚時並沒剔除魚刺。難不成這魚刺還能長翅膀飛了。」葉凡訝然不已,盯著陰老頭。

「哈哈哈,這就是「叫花魚。的厲害之處,剛才你不是見我配了多種的葯村在裡面,而且剛才用手掌拂搓了一陣子。

其實這魚還可以燉成「叫花湯。那魚刺在藥粉浸潤下先已經變軟了。再加上咱們國術武者的內勁配合藥材消融,所以那魚刺當然就沒了。

其實魚刺當然還是在的。只是全變軟成了魚筋了,可以一起吞下肚皮。」陰老頭淡淡的解釋了一下。

「開眼界了,這煮魚還可以施內勁去悶,真是天下奇談。」葉凡忍不住嘆道小小的拍了陰老頭一下。令得老頭子非常的受用。

「前」前輩,能否把這「叫花魚。的做法教給晚輩,這魚的確好吃。」葉凡曬了砸嘴不好意思問道。

「就你……不行陰老頭直搖頭。

「為什麼?」葉凡問了一下又有些失望的搖了搖頭道:「也許這「叫花魚。是前輩的秘術,晚輩的確有些地過份了。」

「呵呵」那倒不是,這「叫花魚。是我無意中得到的一個古方子配製的。天下只此一家。別無分號。說是獨門食術也不為過。

不過老夫我覺得跟你還是挺投緣的。不是不肯傳你。主要是傳了你也作不出來的,你可能認為老夫我是在吹噓。

你想想,悶烤這魚我剛才不是說了要施內勁配合藥材才能消融掉魚肉里的魚刺嗎?這魚就絕在這裡,如果魚刺不能消融那味道就變了。那種冒牌的「叫花魚。會損了老夫名頭的。」陰老頭一臉正色的說道。..

「那要幾段境界才能做這,叫花魚。?」葉凡問道。

「至少得達到七段才行,因為七段的武者那內勁之息已經可以通過孔穴隱隱的有溢出來一些了。當然不多,就好像是不小心漏出來似的。沒有內勁溢出怎麼消融魚刺?所以小夥子,你還得努力了,哈哈哈」一講起國術境界陰老頭還是彼為自信的,眼神掃了葉凡一眼。此亥居高臨下了。

「呵呵呵」葉凡陪著笑臉,心裡一震。暗罵道:「老子不正是一準七段的大師嗎?不過剛才欺騙了陰老頭子,這下子如果告知實情的話估計這老頭會惱羞成怒,等下如果不告訴我龜嶺村有可能致富的秘密不就可惜了

「前輩,雖說小子現在功力層次還較低,不過相信小子在幾十年後一定能達到七段那種高度的。

前輩能否先把「叫花魚。的做法傳給我,以後小子境界到時也能享受這種獨特的美味。

但請前輩放心,小子絕不會把這食術隨便亂傳的。」葉凡話說得很誠懇,決定不透露自己的底子,免得引起陰老頭不快。

「呵呵呵,到時再說吧。」陰老乾笑了幾聲就是不肯傳。

「哼!到時,像你這種高手經常是來無影去無蹤的,過得幾十年去哪裡找。而且能否活那般長時間誰也說不定。要是明年就嗝屁了的話我不是白白等了。」

葉凡在心底里暗自腹誹著陰老頭子,心底里還是不舍這「叫花魚,的做法,用個什麼法子把這種獨特的做法換過來才行。

突然一動,笑道:「前輩。其實晚輩也有拿手的菜沒出手,那味道也是獨具一格,跟你這「叫花魚。有異曲同工之妙。

不然晚翠使出來讓你品品。」

「你也會?時什麼名頭,說來聽聽。」陰無刀口氣很淡,顯然有些瞧不起葉凡的說法,也許還認為他是在吹牛。

「其它材料都帶了,就差沒山貨,比如野兔、狼鼠、山雞之類也行。」葉凡搖了搖頭,這黑不溜秋的夜晚去啥地方打那東東。

「看來你小子還真會些什麼道道,耍山貨容易,舊分鐘之內給你弄一頭,老夫倒真想見識一下你小子的手藝。牛皮可不是吹的。哼!你等著。」

陰無刀來了興趣,這老小子對吃很有研究。身子一晃,行氣輕身提縱術如鬼影一般已經不見了身影。

「快,這度比我的快了不少。」葉凡暗自搖頭,知道陰老頭層次比自己高了不少,心底里就剩下羨慕的份頭了。..

「不知這老頭是否達到了內勁外放的層次,那可是段高手才有的能力。」葉凡心裡想著。

舊分鐘后,陰老頭哈哈笑著把手中野物往葉凡身前一拋,一隻還在掙扎著的黃鼠狼已經掉在了葉凡跟前。估計有十來斤。

「走,回村子。」葉凡笑道。二話也沒說,提起黃鼠狼直往龜嶺村而去。

到村裡已經是晚上口點多了。

方倪妹正提著一把手電筒在大隊部轉著圈子,估計是有些擔心葉凡。

「葉哥,你回幕了。」網叫出聲來現後面還跟著一個樓夫樣子老頭,方倪妹臉兒不由得紅了,後面不敢再叫了。

「她是你相好?」陰老頭隨口哼道,因為剛才方倪妹那聲「葉哥。叫得可是很親熱的,陰老頭雖說是一老古董,但也能感覺到一些什麼。

「呵呵,不是,咱們鎮的工作人員。」葉凡趕緊說道。可不想鬧出什麼花邊新聞來。

「噢1陰老頭哼了一聲也不說話了,不過他曉得這小子沒說實話。不過年輕人的事老頭子也沒興趣。

倒是方倪妹內」心急的陣子扎痛,臉兒由紅到白了一點六吊說知道葉削口散,女朋友了,不會娶自己。

但昨晚上自己那處子之身荒唐的在大三輪上給葉凡破了,內心裡還是有絲絲的期盼著什麼。

現在從葉凡的嘴裡否認了心底里還是有些難受。哪悄葉凡這個時候講句假話,承認自己是他相好方倪妹的心裡也好受一些。

不過方倪妹也知曉這個可不能亂傳的,要是給鎮里的人知道了可就麻煩了。對於政府官員來說一般是最怕這種花邊新聞的。一暴光會毀了他仕途的。

「方主任,這大隊部有燉肉的鍋之類東西嗎?」葉凡問道。

「有,這裡還有個很好的廚房,聽說還有人祝」方倪妹恢復了常態,淺淺一笑說道。

這網破瓜的女子那一笑的確有勾魂的吊吊,葉凡心裡一縮想到了昨晚上在大三輪上的瘋狂事兒。

感覺下身一股子邪火直冒,不過現在不是時候,如果沒有陰老頭的話那得立即行動了。只好強念「清心訣。壓制住了這股子燥動。

一番洗剖下來,黃鼠狼終於下鍋了。

「嗯!你小子這刀功還不錯,練過吧」。陰老頭現了葉凡使刀使的特別的純熟。

「呵呵小時候練過幾手。我也喜歡用刀,不過跟前輩的「無刀手。是沒得比的了葉凡打著哈哈,他可是不想露出自己的飛刀來絕技來。

晚上舊點。

葉凡的黃鼠狼湯肉也整好了。一股香氣噴得陰無刀那老頭子是嘴液直流,砸巴砸巴著。

「不錯啊輩,這香氣就夠特別的了。」

「嘿嘿,跟前輩沒比。不過我感覺還行,吃過的都叫好。」葉凡也微顯出一絲得意勁頭回敬給陰老頭。

前次去水州搞的那盆「綠毛狼鼠湯。經過「老王獸記湯。的融合改造。味道更是叫絕。

後來葉凡有心想搞到「老王獸記湯。的方子,不過人家是祖傳藥方,吃飯的絕門傢伙。絕不會外傳的。

當時葉凡出到了萬塊想搞到融合綠毛狼鼠湯的方子。最後還是被王家老闆給拒絕了。

當時那乾癟癟的王老闆笑道:「別溺萬,就是一百萬王家也不會出讓這方子的。這可是王家祖上上千年前傳下來的。商業機密。王家一大家子全靠這方子吃飯呢,」

估計王老闆也曉得齊天的一些底子,不過後來齊天出面那老王記照樣子不賣賬。

大有你如果硬要以齊家權勢壓逼迫的話,乾脆全店給搬走的架勢,齊天最後也只能是苦笑著對葉凡聳了聳表示愛莫能助。

不過葉凡自有自已的妙招子。「

低頭湊近王老闆的耳旁嘀咕了幾句話,奇怪的是王老闆立即連腮幫子一旁那肌肉塊都在跳動,心潮動蕩得厲害。

當天深夜,王老闆親自送方子到了楚天閣葉府。

當然,也僅僅是那綠毛狼鼠湯融合秘方了。當然,走的時候王老闆像棒寶貝一般捧著一個玉瓶子走的,玉瓶子里當然有秘密,這個也只有葉凡知曉了。

後來齊天打電話來說是要不要整那個王老頭一次,他娘的太不給面子了。齊天陰笑著估計是想玩什麼下三爛的陰招子,覺得幫大哥辦事沒辦成有些丟面子。

當然,作為齊天來說要整「老王獸記湯。他有的是辦法,整得他關門大吉那也不用費多少力氣。

誰知葉凡輕描淡寫的說道:「算了,人家做生意的也不容易,而且老王獸記湯人家也是老字號招牌了。

聽說就連省里的好幾個副省級大員都經常光顧那地方。真整出什麼事來人家豁出去鬧騰個一氣。對齊家的聲譽不大好。咱們不能欺負良善之輩

不過齊天隱隱的也從葉凡的嘴裡探出了一點什麼,乾笑著問道:「大哥,是不是降服了王老頭。」

「嗯1葉凡哼了一下就不作聲了。

這下子可是引得齊天來了極大興趣,心道:「怪了,我花了多少口舌,權勢錢財全使上了,那老頭倔得像頭牛,就是不肯,連拚命的架勢都架出來了。大哥使的是什麼陰招子。一定是。」

隨即追問道:「大哥,給小弟說說你怎麼搞到手的,教老弟一招我也學點本事。」

「呵呵呵」山人自有妙招子。這個不宜外傳。」葉凡一句話差點沒把齊天給噎死過去,心裡貓抓一般可又是一點辦法都沒有。此事只好作罷,不過這個謎底子齊天一直存在心底里的。

不過又過了幾天齊天實在是憋不住了,深更半夜都打來電話騷擾葉凡。

給他弄煩了只說了幾個字,道:「春宮秘方。」

「春宮秘方,我的娘,現在還真有那玩意兒啊?」齊天那眼珠子有沒掉地葉凡不清楚,因為在打電話。看不見,應該也差不多。

「不會有副作用吧?」齊天色色的笑道。「全是中草藥搞的,無副作用,不過也不宜使用得過度了,凡事都要有個度是不是?只要掌握好這個度,花叢任逍遙,哈哈哈,」葉凡豪笑不已,彼有一股子笑傲花叢的吊吊。

「大哥!那秘方搞的葯湯能否堅持多久,不會是喝了此湯后一夜能御四女吧!嘎嘎嘎,」

齊天心裡一動。心裡更是火燒火燎的,不把此秘方搞到手這個連覺都睡不著了,這可是男人的最愛。

齊天彷彿看見了自己整了一個大統鋪,喝了此湯,一夜大戰四女的刺激艷辣情景,當然是幻想加丫丫了。

「四女肯定是不行的,只能說是稍微每害一點,兩個娘們應該能擺平的。」葉凡也是略顯淫蕩的笑道,轉口突然問道:「怎麼?你小子想把趙四小姐和梅亦秋集合在一起搞個大鋪,來個二女同眠不成?。

「老大,我哪敢。就一個都能把小弟搞死了,如果是她們兩個的話。得先有那命才行。」

齊天大喊道,身子骨沒來由的一震。看樣子真的有點怵這兩隻母大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