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三十九章槍殺出頭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九章槍殺出頭鳥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憂那樣午說不是矛頭對頭我了是計林泉鎮的葉鞏完蛋了,應該是林泉的工程不讓武辰公司做費家要動他了。..」葉茂才有些憤憤然說道。他當然不是為葉凡鳴不平了,只不過有一種兔死狐悲的感覺罷了。

「哼!狂妄!魚陽現在還有賈書記和衛縣長在,真成費家天下了。你這小道消息哪裡聽來的,可不可信?」鍾明義撇了撇嘴,一絲冷笑掛在了嘴邊。

「絕對可信,是我一哥們說是當時也在,野味閣。吃喝,正上廁所時聽見的。聽說有人把龜嶺村老支書被壓死的事都給捅到上面了,葉凡在劫難逃了。」

葉茂才心底里莫名的升騰起一股子兔死狐悲之感來,也許葉凡的明天就是自己的後天了。

兩個人的境遇差不多,都是失了「靠。的人。葉凡更慘。以前鋒芒太露了,這下子李洪陽一走,葉凡立馬就遭到四處撲來的飛卑襲擊了。

「槍殺出頭鳥。」葉茂才心底里冒出了這麼一句話來,老子安安份份作人,沒出啥破頭照樣子有人要整我,這都什麼世道。還不是官帽子太扎眼,這世道上想當官的太多了。

「嗯!暗潮湧動啊!費家現在勢力如日中天,不過玉家好像也挺起來了。這次調整,玉家的玉雅枝也入了常。

原縣委宣傳部長孔麗珠調到市裡了,玉雅枝一上場以後玉家的勢力更是大了。

再加上「玉家靠山虎,玉世雄這個黑白通吃的貨色,玉家的財力人力也未必就輸給了費家。

一山豈能容二虎,除非一隻是病虎才沒人理,哈哈哈,玉家的雄起也許能做點什麼文章了。

就讓靠山虎跟土老虎好好鬥斗,咱們坐山觀虎鬥也不錯1鍾明義低語喃喃著,自個兒點了點,頭又有了主意。

「表哥,要不咱們加一把子火。..黃海平和曲英荷一旦對葉凡動手。葉凡下去后肯定對費家恨之如骨。像這種人最易衝動。到時像一條瘋狗,逮住人就咬。咱們伏在紙廠的那枚棋子是不是該加大力度了葉茂才嘴角邊也掛出了一絲冷笑。

「嗯!伺機而動。讓葉凡這隻小牛犢子好好地去撞撞費家的土老虎。鹿死誰手也許還存在著變數」鍾明義望著遠方,目光深遠。

良久,唉了口氣:「唉!好戲要開場子了。」

電話響了,鍾明義接了起來。聽到裡面縣委第二常務副縣長陳光旭神秘的壓低聲音說道:「鍾書記,網接到電話,明天早上招開常委會,討論林泉的人事,這裡面估計是要對什麼人下手了。」

陳光旭是鍾明義一手給提拔上蠕說鍾明義現在很倒霉給拋進了縣人大作一副主任。

但陳光旭這個人還不錯,人走茶並沒涼,不過陳光般隱隱的還是盼著鍾明義能東山在起,所以聽到什麼重大消息總會在第一時間透露給鍾明義這個。漁翁的。

「呵呵呵,光旭,我現在已經是一漁翁了,釣釣魚還行,既然離開了朝里就不想再理朝里的事了。不過如果有討論南溪那邊的消息時一定得傳個訊,謝謝你了光旭。」

鍾明義口裡淡然,好像林泉的事跟他沒關係,自己不再關注想作一汪翁,只是交待了南溪的事。

「哼!裝!潢翁!你釣的是什麼魚,一個個戴著官帽子的人魚陳光旭應喏著肚子里暗自腹誹不已。

放下電話后鍾明義在屋子裡轉上了圈子,當轉到第圈時突然說道:「茂才。你想辦法把明天縣裡估計要調整林泉葉凡個置的事給捅到葉凡的手下那裡去,誰有可能跟葉凡比較好就捅給誰。」

「跟葉凡關係比較好的。..好像鄭力文吧,他是葉凡一手提上去的,好像那個段海也不錯。我馬上叫人捅過去,嘿嘿,」

葉茂才幹叫了兩聲,一臉的凝重,說道:「難道真的要對葉凡下手了。哪我?。

「放心,費家暫時不會動你。飯要一口口吃,事也得一步步去做。咱們隨時盯緊點就是了,見招拆招。如果費家真的緊咬不放咱們也不妨魚死網破,把費家人給扯出來。大不了一拍兩散。」鍾明義牙齒都咬在了一起,起狠來了。

跟鍾明義一樣咬牙齒的還有一個倒霉蛋,那就是張曹中縣長,現在不叫縣長了,應該叫他張主任;因為他現在是縣人大主任了。

這次為了跟羅浩通市長取得戰略戰線的一致,市委書記周乾陽也只能狠心的把他給先打入冷宮,到人大常委會去先休息一陣子再說了。不過張曹中心裡不是這般子認為的,自己一個縣長去縣人大當主任。人大這玩意兒名義上凹曰況姍旬書曬芥傘

要說有權也的確有點權,

什麼保證憲法、法律、行政法規和上級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委會的決議在縣裡遵守和執行。

領導或主持縣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的選舉。討論決定全縣的政治、經濟、教育、科學、文化、衛生、環境和資源保護、民政民族等工作的重大事項。根據縣人民政府的建議。決定對全區國民經濟和社會展計劃、預算的部分變更,,

聽起來噱頭一大堆,而且級別也是正處級的,跟縣長書記同級別。可真要論實權說是沒屁的權也正常。

人家縣長書記辦事啥時輪到你來指手畫腳啦,提點小建議還行,人家采不採納又是另外一回事。所以有建議權沒有什麼強制執行權,而且基本上都是由上級領導定好的。

就拿搞選舉來說吧,選什麼人定什麼人上個人家早就定好的了。

你這人大常委會只能是執行,按上面的意圖去執行。

如果出了什麼跳票事件你這人大主任還有責任的,說是沒有實現上級的意圖,沒有盡到責任讓某人正常當選,要保證選舉的正常舉行什

所以張曹中非常的苦悶,感覺有點難以見人。倒是有點羨慕李洪陽給整進了市裡農機局去當一破局長。那局雖說破落,好歹也屬於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兒,不會再蹲在魚陽縣遭人白眼。

現在張曹中連街上都不願意去。總感覺背後有人指指點點的。感覺自己疑神疑鬼都快成神經病了。

其實這是張曹中有心病,堂堂的縣人大主任雖說實權沒多少,但級別還在,也還湊和,沒有他想得的那般子慘。

而且有時不滿意了幾句小牢騷,縣裡的領導還不是得聽著,對他也是莫可奈何的。

只是張曹中的野心不在此。在縣委書記那個寶座上,認為是賈寶全搶了他的位置。

所以最近連賈寶全都給他暗自恨上了,從大的方面來說,張曹中也是原市委副書記周乾陽的一夥的。

而賈寶全也是周乾陽扶上去的。按常理張曹中和賈寶全應該是一伙人。不過這個同夥只是一個暫時的聯盟,隨時可能解體了。

就拿費默來說,以前跟張曹中也是同夥的,現在張曹中過氣了費默有自立為王的趨勢。再加上費默的妹妹費玉現在走馬上任,上位升到了墨香市的秘書長一職,費默的底氣更足了。當然不願意再像以前一樣依附著誰了。

這次人事大調整費默的野心也是極具膨脹了起來,縣委書記主政一方那才是他的理想。

不要說他,就是紀委書記周長河最近也是野心極大,也有自立為王的趨勢。不過他的力量太過於單薄了。一時難成氣候。

現在縣裡比較明朗的就是費默已經爬上來了,費家的勢力是如日中天。

而網入常的玉雅技跟甫委第二專職副書記玉懷仁有親戚。所以在他的支抹下膀子也硬實了起來。

以前魚陽玉家跟費家關係還行。玉家要稍遜費家一疇。現在玉家在縣常委會裡也擠進去了一個人。也有了話語權,所以玉家跟費家這兩個結盟了許久的大家族中否經的起考驗也是很難說的。

對於新上任的縣委書記賈寶全,縣長衛初婚來說也很難。縣常委會裡人員亂七八糟的。

都不知道近期的工作該從何處下手。常委會如果要討論個問題結果會怎麼樣兩人心裡都沒底。

所以這兩個外來戶這段時間倒是湊在了一塊,先聯合起來再說。不然真會被本地的費家和玉家,謝家。肖家等魚陽四大家族吞沒骨頭掉。

倒有點像是外來戶跟本地戶的爭鬥了,本來賈寶全是不願意招開常委會的,因為現在太沒把握了。不過費默一直逼來,再加上市裡領導那電話又批評來。

賈寶全這個書記無奈之下只好先從葉凡這個,該死的鎮長下手了,心裡也明白估計葉凡就是費家或玉家大棒下的第一個犧牲品。

不過目前自己還沒站穩腳根子。不宜正面跟費寶、玉家起了什麼爭端。進退之道就在於自己的掌握之中,先退再說。

所以賈寶全書記打定主意,先觀察。讓玉家費家鬧騰一陣子再說。當然,如果涉及到原則上的,一方大雖的人事安排上賈寶全也絕不會太過於讓步的。

深夜了。

縣委書記賈寶全還沒睡,正在考慮如果把葉鎮長給拿下後到底誰來頂替這個級大鎮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