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四十章給俏寡婦看病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章給俏寡婦看病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在眾甲,狗年要特別感友心腎引舊凹陽,爺們心打賞以及月票,謝謝,狗子碼字的勁頭更足了。..

明天的常委會估計費家和玉家都會難,安排自己的人頂替葉幾的位置。

不過林泉是級大鎮,這個鎮長位置太重要了,絕不能讓它再落到費家玉家手上了。

聽說魚陽有四分之一的鄉鎮的一二把手是費家的人,如果林泉再讓費家礙手那情況就有可能失控。自己這個書記以後講句話估計還沒費默講句話有人聽。

這種糟糕的局面是賈書記不願意看到的,他到是有意讓葉凡再留任一段時間,等有了合適的人選時再把他給拿下。

不過時不我待,由不得自己了,形勢逼人。葉凡也太不爭氣,一個退街之事惹得網來的衛縣長大動肝火。

一個支書之死更是惹到了市裡的玉懷仁副書記。不處理都不行了。再包容下去自己這個縣委書記有縱容的嫌疑了。

賈寶全作為一個久經官場的老狐狸。當然不會讓自己處於如此被動的局面。不會讓自己的什麼把柄被費家、玉家抓祝

反正葉凡此人聽說是原縣委書記李洪陽一手提拔起來的,跟自己也沒什麼關係,更談不上交情,沒必要為了他確鴨搖竇藝庵鍾膊緙易濉V劣謁檔獎臼攏賈書記還是有點欣賞葉凡的,只是這人的本事跟勢力、忠心、關係、後台相比還排在其次了。

縣裡人才多的是,魚陽是人口大縣,吃皇糧的人馬有著一萬多。想挑人才還怕沒有,這也是為了大局的需要,其實說白了也是賈寶全這個縣委書記在目前情況下的無奈之舉。

深夜,葉凡跟陰無刀都有些醉了。

「陰前輩,晚上就住這大隊部算了。」葉凡隨口說道。

「不了,我自有去處。在那邊山頭有個果棚。我這人自由慣了。估計還得在這龜嶺村呆上一段時間。你有空到果棚來找我,這地兒不錯。就懶散的住幾天了,哈哈哈,老弟。今晚很痛快。我去了」陰無刀果然是隱世高人。嚎笑著,拿了葉凡給的狼鼠湯配藥單走了。當然。他的那個「叫花魚。的配料也給了葉凡,兩人倒是來了個,對等交換。

「等下,陰前輩,你還沒告訴我村民致富的路子呢?」葉凡沖陰無刀遠去的背影喊道。

「沒事,過幾天告訴你,反正你小子也不會跑到啥地方去。..哈哈哈」陰無刀爽笑著遠去了。

「唉!這老小子,還搞神秘。難道這龜嶺村還真有秘密?」葉凡喃喃著,跟方倪妹一起去老支書風九公靈堂前坐夜去了。

林泉鎮中心衛生院的醫生護士到都先走了,就剩下趙鐵海。他就是一夜貓子,白天睡覺晚上出動。美其名日守夜,實際上是跟人搓麻將打牌久戰不休。

在這死人靈堂前跟廟坑來的一些村長、書記們搓二塊錢的小麻將搓得是心安理得,也沒人講閑話。

林泉的村長、支書們聽說葉鎮長在龜嶺村坐夜,所以一窩蜂的來了十來個。全是夜貓子。晚上老支書的靈堂前倒是熱鬧得很。

天寒地凍的,四方桌底下用個個大鐵鍋裝上木碳,搞得熱烘烘的。在桌子上搓麻將,打五十,拔金花,有時還搞點小牌九,十幾桌人嘰哩哇啦的也很熱鬧。

當然,這些村長支書們來當然是看在葉凡面子上的,如果沒有葉凡這個鎮長在估計這靈堂里就僅剩下龜嶺村一夥窮村民了。

凌晨三點鐘,葉凡跟方倪妹才回到大隊部休息,其實這大隊部現在就他倆人,其它的村長支書全在靈堂前贏著小錢,樂此不疲。

而葉凡當然更是高興,你們不回來老子不正方便。昨天晚上在大三輪上跟方倪妹來了個荒唐的車上大破處,今晚上得重溫一下那種旖旎艷辣時剪。

而且方倪妹羞羞澀澀的樣子更能提起葉凡的某些騷動。

不過今天晚上活該葉凡倒霉,網回到大隊部葉凡可就憋不住了。用鷹眼掃了一轉下來,現周遭都沒有。心道這鷹眼術用來偵察敵情,干這事兒還是挺合適的,頓時嘿嘿淫笑著一把就摟住了方倪妹。

「不要1方倪妹微微掙扎著想脫身而去,不過羊羔怎麼能脫得開狼的霸氣爪子。

葉凡早就猴急了,摟著可人兒就到了床上,一把就壓在了床上。兩人先來了個能憋死人,挑點吉利斯世界紀錄的級長吻。

兩隻舌頭在糾纏在了一起,打著凶仗,纏綿迴環,互想摸索著對方的身子,緊緊的貼在了一起。

什麼摸、捏、拂、弄、敲、挑那般玩意兒全試過了,場景當然是香艷無比了。

方倪妹肌膚都有些泛出了絲絲紅染,臉蛋妖艷不可方無,似乎都能擠出水來了,某廝一瞧一愣一震。..暗自吞了吞口水,見水到渠成,前期工程做得夠紮實了,應該進行下一步更深入的工作了。

狼爪子探出,一把就伸向了裙擺子底下,正想玩個直搗玉門關時方倪妹突然開口喊道:「不行,那個來了。」

「那個」什麼那個」什麼來著。」這廝突然間有些愣神了,愕然了幾秒鐘后才明白了過來。

心裡毛燥燥罵道:「媽的!老子怎麼這般的「瘦」她「大姨媽。怎麼就選在此關鍵時刻來啦。這叫人怎麼活?老子興趣正旺呢?」

嘴裡失口喃喃道:「那檢查一下。」

這廝以為方倪妹怕痛說謊話欺負領導,居然提出了這麼個非份子的想法,當然,獵奇心理在作遂。

「哼!討厭1方倪妹羞得扯起被子乾脆捂住了臉兒,不敢看某豬。

心道:「一個大鎮長怎麼會是這樣的人?」

「唉!算了,我回去睡了,到霉,咋的就這麼巧。早不來晚不來這個時候來,關鍵時刻掉鏈子,這在工作中是千萬要不得的事情,唉這廝嘆了幾口氣怏怏的走了。

在床上躺了一陣子,翻天覆地的總感覺身子下**的難以入睡,嘴裡唱著「今夜難以入眠」不過這個,邪火沒泄掉咋睡啊!

突然身子一震,想到了白天去慰問時遇上的那個俏寡婦朱巧豆來,那女人長得真是水靈水。漆的純,高聳的乳峰子高翹的臀部,配衛正宗的村必曰形象。特有一股子風騷子勁撩拔得葉凡那心肝頭是火燒火灼尖燥的。

朱巧豆被人稱為俏寡婦,的確有其勝人一疇的獨特魅力。

「牲口1葉凡暗罵了自己一句。知道又是那個牢啥子的「火龍翔天。的該死太歲果惹貨了。

趕緊施起清心訣,幾圈子下來終於降服了邪火,這個時候才記起要為那個可憐的俏寡婦治病的事。

既然睡不著乾脆利用晚上的時間去探探,也許能探出什麼病根子來。

此亥的葉凡可以指天喊道:「我絕沒其它想法,純粹是為了幫她治玻各位兄弟千萬別想歪了。」

聽說晚上分錢的時候,全村就俏寡婦一家分得最少。因為她家裡只有一個老頭子去采天耳靈,不過分了刃塊錢。

當時俏寡婦都想撐著身子去采天耳靈,不過她那腰部一動就痛,實在無法行動。

眼巴巴看著別的村民賺錢過好年。而自己卻是只能看著別人數錢而無法去山上,急得聽說在家裡直掉淚拚命錘打腰部。後來鳳村長特別的多分了力塊錢給她那家裡,唉!

既然是做好事葉凡就準備好了金針和一些藥材直奔俏寡婦家而去,當然像作賊一般仁濾燈鵠床桓夜餉髡大了,就怕引起書友們的獵艷心理想歪了就不划算了。

幸好他有一身的功夫,國術七段的高手當然不是只吃吃乾飯的,在漆黑的夜裡連燈都不敢點,猶如一隻夜貓子靈活的前行著。聽到一點響動立即躲閃隱藏。

心裡苦笑道:「唉!這個,擊做好事幫人看病還得搞得像作賊一般,地下黨接頭都沒搞得這般的緊張。這世道真是好人難做。有啥辦法,如果給人瞧見咱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而且這醫道方面咱也不想外傳給別人知曉。這種事如果傳出來以後天天有人來看病煩都得給煩死,了。」

不久就看見了俏寡婦的那坐二層的不算是很破的裡面。

這座樓是俏寡婦跟他丈夫住的,不過現在他老公開車摔死了就剩下俏寡婦跟她抱養的四歲小女兒一起住了。

當然,葉凡同志也在心底里大喊了一聲道:「天助我也1當然更是方便了葉凡的看病,如果有老人家在那可是不方便了,想叫這麼多人守住秘密那個相當的難。

葉凡如前線的偵察兵一般圍繞著俏寡婦的房間轉了一圈子下來,現四周靜悄悄的根本就沒聲音。貼地探音,攀高遠眺等偵察活兒都使過了。

當然,這些都是葉凡在水州藍月彎的獵豹部隊里經過特殊的練得來的。當時鐵占雄團長親自陪著他練了三四天,不敢說有多高明。但對付龜嶺村的村民那是綽綽有餘。

經過一番偵察,才猛然記起來。估計村裡年青人全上山上連夜采天耳靈草去了,而老人家全在老支書的靈堂守夜。一些小孩子也被帶到了靈堂,現在的龜嶺村基本上等於一空殼村,這鄰近的破樓里估計沒有幾個有人在睡覺。

望了望遠處山上滿山的火把,葉凡心裡暗叫一聲:「僥倖!省去了我許多麻煩。」如狸貓一般竄進了俏寡婦的家裡,怕吵醒了她的小女兒,葉凡盡量小心點的上了樓,連輕身提縱術都給使了出來,落地是無聲無息。顯得輕敏自若,最多出一絲絲老鼠啃地板的輕微喳喳聲,即便俏寡婦家人有所警覺也會認為是一隻正宗的老鼠在玩磨牙。

不久貼到了俏寡婦的房門前。施展起「蝠耳通術,貼著木板做的薄薄隔牆探聽了一陣子,奇怪的是好像屋子裡只有一個人的呼吸聲。並沒感覺到俏寡婦女兒的另一類呼氣聲音。

「奇怪了,我怎麼有一種偷情的犯騷子刺激,老子是來治病的。可不玩偷情那一檔子事。」葉凡感覺莫名其妙的心窩子里有股子燥動不安,心臟撲騰著難以安靜下來。

「唉!也許是俏寡婦長得太那個了。是個男人都受不了,這天下有不想吃腥的爺們嗎?曬!就是太監了照樣子喜歡腥騷味兒。

傳說皇宮中的太監那玩意兒被閹后一直夢想著能長出一點芽苞來,那怕僅有一厘米長,根本就不抵事的肉芽來也是相當激動的。有權有勢的太監公公,比如九千歲八千歲的還玩假婚,當然是徵得了宮中那些貴人,娘娘們等主子同意的。

給自己寵幸的太監賞一個宮女玩結婚。其主子當然也明白,太監那玩意兒都沒了結婚明擺著只是個噱頭,他們只是一群只能看不能用的可憐蟲罷了。

牲口,咱可是國術大師,不能有這種齷齪想法。

我是來看病的,看病,對1

這廝心裡是浮想聯遍的,還狠狠地罵了自己一句,鼓足勇氣抽出一把小巧的薄刀片伸進了門縫裡,沒費多少力氣,不著痕的打開了俏寡婦的房門。

對於這種開門技巧在獵豹隊員來說那是小菜一碟,葉凡在齊天的熏陶下這個還真不怎麼費力,工具方面獵豹是最齊備的了。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他們做不到的事。

葉凡打開了充電的那種大手電筒。照了一下,現俏寡婦正側著身子睡在床上。圓滑的屁股,拱彎的腰姿正對著自己,不過有被子蓋著只能瞧見個隱隱的誘人輪廓。

公兒,你回來啦?」俏寡婦估計也心思睡覺,因為村裡人都在讓上采天耳靈草賺著過年錢,只有自己在睡大覺,這的確也睡不著。還以為是女兒回來了,身子一轉回過頭來問道。

當現一道強光在面前虛晃了一下。嚇得張嘴就想喊叫,不過葉凡可是七段國手。那度跟飛鷹也差不多。一個大跨步縱身向前,一把就捂住了俏寡婦的嘴唇。

俏寡婦那嘴唇兒並不是特別小的那種,也不是特別粗大的那種,而是適中。唇瓣跟普通人相比較厚實一些,葉凡捂上去感覺非常的細嫩有彈性,當然也是特別的撩人瑕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