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四十三章動手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三章動手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折汗的討尖了十幾分鐘,俏寡婦也從狂亂中清醒了討眸子,嬌艷的血色更濃。..

輕聲說道:「謝謝你,我感覺好多了。你是一個好人,我會記得你一輩子的。」

「怎麼樣?腰部有感覺沒有。你試著站起來蹲下去,來加幾下試試

葉凡微安道。

「嗯1俏寡婦應著也顧不得羞恥了,有些激動,全裸著身子連衣褲都沒穿在床上做起了蹲上起下的活動。

隨著她的運動胸前兩隻高峰顫慄著招搖得很,神秘地帶也在蹲上立下中時關時閉,看得某隻國術醫生是睜大了狼眼,心裡丫丫無限。

這種風情太撩拔人了。

「老子是不是柳下惠轉世的,這樣子也能受得了,神了。」葉凡在心底里暗暗的誇了自己一番,彼有股子自得感覺。

「謝謝你,我真的能活動了,這麼大的活動感覺只有點小痛。難道我真的病好了?。

俏寡婦好像一下子不敢接受這個事實,多年的期盼一下子成功了反而有些懷疑這是不是真實的,仿似在作夢。

「沒事,我走了。你休息一段時間,慢慢的加大活動量,不久應該就能恢復勞動能力了。」

葉凡說著站了起來準備走人了。再呆下去他可不敢保證自己能否受的了俏寡婦那春潮般的體息的誘惑,太有殺傷力了。

「葉,葉鎮長,你等等。」俏寡婦突然喊道。

「還有事嗎?。葉凡轉身問道,眼神又是貪婪的在俏寡婦那全裸的身體上滑行了一圈下來,停在茵草萋萋上。

「葉鎮長,,我家窮,沒什麼能感謝你的,,就這身子了,,洪金死了了后我沒再找人,除了他沒其他任何男人碰過我,而且他那東西不怎麼行,開車時因翻車受過傷」我」,我這身子還算得上是乾淨的」。..

俏寡婦面罩桃花,似乎欲滴艷紅了,說完這話後面對著葉凡躺下了。而且故意輕輕的微張開了雙腿。

那茵草叢整個顯露在了葉凡面前。點點露珠兒沾於其上,叢林相當的茂密,草勢很旺盛的,裡面的門戶隱隱的藏於叢林里勾人心魄。「咕魯」。

某豬哥艱難的吞了一口,眼神十分不舍的在俏寡婦門戶前留戀的掃了一會兒,以極大的毅力轉身了。一刻也不敢停留,以劉翔的度開門竄走了,猶如一隻恰隙而遁的大狸貓。

一路施起輕身提縱術跑進了一毛竹林里。

「氨吼,帆」

不久!毛竹林里傳來葉凡那近乎瘋狂的咆哮聲,如野狼叫春,又如

「為什麼,,為什麼」我不能,」我是高手」高手要有高手風範才對」葉凡瘋吼了一陣子,差點嚇得離這相當遠的一老頭心臟病作了。

第二天早上。鄭力文突然接到一個電話,頓時人就有些傻眼了。

「怎麼辦?現在杜朋又去了龜嶺,那邊電話什麼信號都沒有,只好找段海商量一下了。」鄭力文臉色大變,摳呼了段海。

不一會兒段海撻咕撻快步跑來了。問道:「鄭哥,怎麼回事?」

「剛才得到消息,聽說縣裡要對葉鎮長下手了。段海,你以前在縣委辦呆過,分析一下,有沒這種可能?。鄭力文一臉緊張。

段海聽了后臉色一下子就變了,沉默了一陣子,說道:「鄭哥,我們立即去龜嶺村。有些事不會空穴來風的。

既然有知情人告訴了你肯定就有這種事生的可能性,這可能性而且很大。

最近許多方面對葉鎮長都不利,特別是退街和財政上的事,已經有些沸沸揚揚了。..

這次又倒霉的遇上了老支書被牆壓死。估計有人會用此做文章說事。不能擔擱了,現在杜朋先去了,我們得立即趕去給葉鎮長說一下。總得有個準備才行」

「嗯!我也有此想法。不管了,我請個假。咱們立即出鄭力文一臉的堅定。

早上八點鐘。龜嶺村老支書的靈堂前熱鬧了起來,老支書鳳九公今天早上。點左右出靈上山,大家都在忙忙碌碌的。安排金包銀包,紙人紙馬紙房子排花圈等等。

葉凡再次去山上轉悠了一圈子,現不過一天一夜山上的天耳靈已經被村裡人採得差不多了,看來群眾的力量還真是大。

魚陽縣縣委會議室里又騰起了香煙個常委全部到齊,大家都板著個臉。沒人談笑。

雖然桌椅都沒變。不過現在坐在這位上的許多人,又換上了一茬新的屁股,可以說是大換血了。

今天是縣委書記賈寶全主持召開他上任來的第一次常委會。

。個常委

縣委書記:賈寶全,聽說是由古川縣縣長寶坐上高升過來的。在古川縣幹得很出色,經濟增長達到了百分之八。

跟李洪陽主政的魚陽那經濟百分之零點幾的增長接比是天差地別。這次市委書記周乾陽扶他上位,其主要目標就在於狠抓魚陽的經濟。

給他定的目標是一年後凹增長值為百分之三到四左右。因為墨香市的平均指標是百分之八,像富春市的增長率達到了破紀錄的百分之十三,說起來有些嚇人。

這標準離平均標準還有一定距離,周乾陽也知道,魚陽這個窮縣想一下子由野雞變成金鳳凰難度太大了。所以定的標準降低了不少。不然定得太高累死了人也實現不了也沒什麼意義。

縣長:衛初猜,原在省經貿委工作,海歸的碩士。

黨群書記:費默,幕任縣組織部部長。

常務副縣長:肖竣臣,原地不動。

副縣長,常委:陳光旭,兼任城關鎮鎮長。

組織部長:苗峰,市經貿委副主任下來的。

紀委書記:周長河,老人了。

宣傳部長:玉雅枝,由副縣長升上來的。

政法委書記:王昌然,原地不動。沒兼職公安局長。

縣萎辦主任:張新輝,副縣長升上來的。

人武部部長:謝強,原地不動。

縣委書記賈寶全是個個子不高。高鼻樑的中年人,估計就四十歲左右。

此左看上去很隨和,既不像以前的李洪陽那一臉嚴肅的樣子也不像張曹中一臉霸氣的樣子。而是介於兩者之間,面無表情的坐著抽悶煙。在想著心事。

「老實說,就快到年底了,本來不該處理什麼人的。不過有些同志做得太過份了,過火了。本職工作不好好乾,盡弄些虛的。昨天晚上市委的玉書記都打來電話了,今天把大家招集起來討論一下咱們魚陽的第一大鎮的鎮長葉凡同志,關於他的事先由衛縣長給大家說說。」賈寶全板著臉把話頭給拋了出來。

一聽此言各位常委表現不一,當然面上還能做到不改面色,心底里各有小算盤在拔著。估計賈書記要處理葉凡這個毛頭小子了。像周長河,費默等人當然是高興。

張新輝卻是大吃一驚,因為葉凡幫忙過他的弟弟張家林不少。而且當時自己也答應過他能幫的事盡量幫他。

政法委書記王昌然和常務副縣長肖竣臣原來是李洪陽一夥的,現在猜測到賈書記要拿葉凡開刀了。心裡也是一股子酸楚直衝了上來。

要知道李洪陽還沒離開魚陽縣去墨香市農機局上任,可是他的得力前鋒葉凡立馬就要倒霉了。

王昌然和肖竣臣都有一股子落難兄弟的感覺。現在李洪陽一走,這兩位也不知該怎麼去做,暫時處於觀望狀態,並沒有立即投入賈寶全懷抱的打算。

新來的組織部長苗峰也是持觀望態度,反正葉凡其人他根本就不認識。誰上誰下他暫時不關心,反正自己網來。也沒能力扶誰上馬,當然也不願意去招惹什麼人。

所以他今天就是一個純度看客。抱的也是這股子心思。所以聽了賈寶全的話他倒是顯得淡然而無所謂。心道:「你們爭吧,我看看熱鬧。」

由副縣長搖身一變,成為宣傳部長的玉雅枝昨晚上已經得到了消息。對於葉凡落馬後林泉這個鎮長的寶座她有自己的想法。

當然,最希望得到這個寶座是現在的黨群書記費默了。如果能把林泉大鎮掌控在手中,差不多就能實現他們費家佔據魚陽四分之一鄉鎮一二把手的目標了。

以後魚陽就是費家的天下了。所以費默看了看周長河,兩人以前在張曹中穿線下是同盟,現在張曹中去人大休息了也不知周長河的心思怎麼樣。

昨天晚上費默已經通過電話給周長河這個紀委書記搓談了一陣子。當然是想徵得周長河能支持自己扶費家人上馬林泉鎮鎮長一職了。

周長河網開始時並沒什麼明顯的表態,後來費默拋出了個大金磚一也就是把周長河的表弟周長風由教育局副局長,調換成手握人事權的縣委組織部副部長一職。

周長河一聽。心裡很是吃心吃,但也遲延了一陣子好像挺難為情的點頭了。說是可以全力支持費默的人上馬。

「哼!得了便宜還賣乖,什麼玩意兒放下電話后費默忍不住氣得罵了一句。

費默一直想搶到林泉鎮鎮長寶坐無非還是為了兒子手中的工程,現在的林泉可是一個大金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