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四十五章婊子無情咱們也得有點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五章婊子無情咱們也得有點義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既然葉口同志有農么夭的過錯,甚系有此方面引心城了猜忽職守。..老支書的死他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如果沒追糾已經算是咱們很人道了。這個正科級別應該不能再留了。」

費默掃了周長河一眼,想到等一下子搶鎮長寶座時還得他出大力支持。所以也跟著附合了周長河的提議。

「這個可能有些不妥吧?咱們黨的宗旨一向是懲前必后,治病救人。年青人犯些小錯誤也是難免的,咱們不能一竿子打死。

葉凡同志是有這樣或那樣的毛病,不過他也做了許多驚人的事。就拿引資一塊來說吧,原魚陽紙廠就是一個爛攤子。

葉凡同志可是為紙廠拉來了三千五百萬的投資,我想在坐的以前如果是常委的話應該都清楚這件事。

再說葉凡同志雖說提出的「林泉大通脈藍圖,有些狂妄,不過他卻為此拉來了一千萬的修路款子。

所以,我認為應該以批評教育為主。既然免職了,也該給他安排一個能去的地方,你們說是不是?」

這個時候常務副縣長肖竣臣突然站起來說話了,要知道肖埃臣可也是魚陽四大家中肖家的人。

肖竣臣跟葉凡的關係也不是很好。以前有過幾次接觸,但都限於工作上的上下級關係。

這次肖竣臣肯冒著得罪新到的縣長衛初蜻的危險替葉凡講了幾句話,其原因有幾個。

最主要的原因並不是說肖竣臣要鐵心幫葉凡,看葉凡的工作做得出色等等,他還沒那般高的覺悟和思想。

而是因為肖竣臣以前在張曹中當縣長時自己這個常務副縣長表現得太軟弱了一些。

使得一些不是常委的副縣長暗地裡都有些輕視肖竣臣這個常務副縣長。因而正與他的「魚陽病怏虎,的外號相媲美。

當時張曹中跟「魚陽土老虎。費默聯成一氣打壓著肖竣臣。使他很不得志。

這次天變了,換了個女的縣長出來。一開始就顯出了咄咄逼人的架勢。

也許葉凡才上任不到一個月就被拿下了,就是那衛初蜻彰顯女縣長霸氣的時候,讓人不敢輕視她是一個女縣長。葉凡其實就是那隻被殺的雞。用來嚇猴子的。

當然。..葉凡剛好有事撞她槍眼上也是一個原因。

肖竣臣決定一改以往的那種太過於病態和軟弱的作風,為了在以後縣政府的分管工作中,能撈回自己這個常務副縣長應該管的工作。肖竣臣決定走一條較強硬的路線。所以這次在葉凡被捋了官帽子還被周長河這個堂姐夫提出法辦的情況下他還要站起來,其實是隱晦地在向費家和衛縣長較量。

讓衛初持不能再小看他了,以後在調整工作分管時也不敢再老調子重搞了,至少得動一動分工了。

說起縣政府裡面的分管工作,這其中的水份也是很大的。如果分管的都是一些沒有油水的行局部門。此分管領導的話語權和威望自然就低了不少。

比如分管的是教育、水產,民政、農機等局子的分管領導其實就沒多大的實權。說起話來其它局的一二把手根本就不賣帳。

如果你是分管財政,公安、審計等口子的領導講起話來絕對硬實得多。

有些局長如果太不聽話了咱就可以利用手豐分管的職權,叫審計局來審核一下,或者叫財政局的同志那款子拖上幾天等等。

所以縣政府各大副職的分管一塊的含金量也是非常重要的,對於分管這方面來說衛裙蜻這個縣長可是有很大的決策權的,就是縣委書記賈寶全想直接插手都難。

還有一個方面是因為肖竣臣現剛才謝強為葉凡講了話,認為謝強應該會站出來支持自己的看法的。

所以肖竣臣一講完后眼神隱晦地在謝強和王昌然身上掃過,以前自己跟政法委書記王昌然都是跟著李洪陽混的。

現在雖說李洪陽倒了,但人才剛下位王昌然應該沒有這麼快就投靠了什麼新東家了。

葉凡真的被法辦的話那可也是打李洪陽的臉,連帶著自己跟王昌然臉子上也不好看,能拉一把應該會出手幫點小忙了。

人言婊子無情,咱們不是婊子是官員,也該有點點義才對嘛!

因為在葉凡的免職問題上兩人都舉了手,這也是無奈之舉,因為不舉手就是反對也沒用,人家那邊已經穩穩的有七八票了,也沒必要作一些無謂的去得罪縣長書記的蠢事。

當然,在法辦方面應該要拉一小把了。法辦這個東西說有就有,說沒有也是沒有的,就看在坐的常委們的一張嘴了。

「官字兩張口」。..俗語就是指官吏的話不可靠,變化無常。

「官字兩個口,逢事都有理」舊指當官的依仗權勢,蠻不講理。「官字生來兩個口,舌頭無骨任你拗」。舊指官吏的話前後矛盾,反覆無常

所以肖竣臣認為「法辦」的東西其實就是一些事事而非的東西,可以靈活變通的。

紀委書記肖長河緊咬住葉凡不放無非還不是因為兒子周小濤的事秋後算帳,費默當了幫凶估計是另有目的,衛縣長網來被人利用了沖在了前面罷了。

這些肖竣臣也隱晦的感覺到了,就是縣委書記賈寶全也有所感覺,所以在關於葉凡免職紀委立案調查法辦的事頭上也沒松這個口子。

當肖竣臣站出來為葉凡講話時賈寶全心裡一亮,暗道:「好!有爭鬥就有機可尋的,只要不是鐵板一塊以後就有機會拉攏人了。

看來這個肖竣臣跟費默和周長河也不怎麼對付的。那個謝強就是一個老好人,事事棄權。

這次關於法辦葉凡的事他應該也會出頭的。看來葉凡跟謝強的關係應該還不錯。」

其實葉凡跟謝強的關係還不如跟肖竣臣的關係,謝強肯出頭還不是看在市軍分區司令顧銘凱身上的。

其實謝強也想歪了,就是市軍分區司令跟葉凡也是一點關係都沒有的,甚至兩人還沒見過面。

當時只是齊天拉起他父親常務副省長齊振濤這張虎皮子,在為葉凡引可甲的「跨世紀英才班名額!出了大力所以,這裡面的彎彎繞繞太多了。誰也理不清,誰也不敢說自己最清楚的就能掌控全局了。

果然,謝強見冒出一同夥來,立即就表態了,說道:「剛才老肖講的在理。葉凡有這樣那樣的毛病,但人無完人,金無赤金。就拿龜嶺村老支書被牆壓死來說吧。我也聽說過了。

其實當天葉凡估計在為魚陽紙廠的事奔波著,所以這邊鎮里的事無瑕顧及到了。

再說這事如果要追根糊源的話還要往上扯到幾任鎮長身上,連帶著估計就是原廟坑鄉的鄉長曲英荷都有些責任。

當然,老支書已經過去了,那些東西我們也沒必要在理了,作好善後工作,以後也要教育幹部們時刻把老百姓的利益。

學生的安危記在心頭上,善後工作我想葉凡同志已經作了,這點也沒必要再麻煩咱們縣裡了。」

謝強的話剛講完王昌然也接了話頭子,說道:「咱們魚陽的經濟甚至可以說是窮困,葉凡作為一個鎮長。廟坑鄉又剛剛合併過來,連帶著原魚陽紙廠這個爛攤子也砸在了他頭上。

千頭萬緒的事太多了,當時葉凡上任時到現在也不過十幾天時間,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當然是以經濟建設為主了。

估計他一心撲在紙廠的事上。因為當時水州來的胡董事長有前提的。就要先要整平新建的紙廠廠房。

而離年底又只剩下二十來天了,葉凡就是三頭六臂也有些忙不過來。所以老支書的死責任他是有,但也不能全是他的責任。

林泉那麼大,還有許多的分管的副職在嘛。」

「嗯!葉凡同志當時在天水境子工作時是個好同志,當時村民至今都在說他的好,要知道那行子可是個不好理順的村子,說明葉凡同志還是有一定的工作能力的,也許後來經驗不足,工作中出現了一些砒漏,應以教育為主。」

張新輝作為新上任的縣委辦主任。當然他要緊跟在縣委賈書記的身

了。剛才見賈書記在關於免去葉凡正科級別以及法辦葉凡方面有所猶豫,知道貿書記也有不同看法,所以這個時候也大膽的出口為葉凡講了幾句。實現了他當初對葉凡所作的承諾。

「如果不降級別,也不調查法辦,幾天後就是年底了。總不能把一個大鎮的鎮長打入了冷宮給冷藏起來。總得給他一個說法。適當的安排一個工作給他做才能顯出人道是不是?黨對於某些可以挽救的同志一向都是不會絕情的,人性化就體現在這方面了。」

這時網入常的宣傳部長玉雅枝詭異的也講了幾句話出來,好像是在為葉凡說一點好話。其實玉雅枝的矛頭對準的是費家的費默。

重新洗牌后的魚陽縣委常委里費、玉、謝、肖四大家都佔了一個常委名額,隱隱的四大家族都有在常委會上一較長短。為家族爭權奪利的趨勢了。

「好!聽說魚陽有四大家族。還歌一一費家土老虎,玉家靠山虎,謝家笑面虎,肖家病怏虎。

看來四虎都有些蠢蠢欲動,不甘寂霎了。

「土老虎,費家勢力最大,加上費玉這個市委秘書長,有一足頂三足的霸然趨勢。

玉家的玉雅枝入常委后勢力有漸漸抬頭的趨勢,因為玉家在市委里的玉懷仁現在已經爬到了市委第二專職副書記的位置上。估計已經不能再忍受一直被費家壓著的勢頭,所以也想抬頭了。

肖家這隻病怏虎現在也是生龍活虎的,從剛才他開始向衛初蜻這個縣長開小炮投石問路上可以看出。

謝家以前一直是老好人,也許謝強這隻笑面虎也是該露出猙容的時候了」

賈寶全在上任之前早就研究過魚陽四大家族了,所以心裡如明鏡一般。也在侍機而動,先讓四大家族鬥起來才行,越斗破綻肯必會越多。

到時自己聯合一方打壓幾方。就是自己掌控大局的時候。

「嗯!年底了,大家都希望過個好年。咱們的幹部雖說一心為人民服務,但也不能忘了他們自己也是人民中的一員。葉凡同志如果真的犯了黨紀國法,該辦的一定得辦。周書記,你們紀委有葉凡同志做了什麼的確鑿證據嗎?」

賈寶全突然轉頭問周長河道。

周長河沉默了一會後無奈的說道:「暫時還沒現什麼有力的證據能證明葉凡同志違法犯罪了。不過,」

周長河才講到,不過,兩個字,估計是想提出對葉凡的什麼不利時賈寶全已經截了他的話,說道:「既然年底了,一些不清楚的事就不要拿來說事了。要辦人也得有確實的證據才行,咱們黨從來的宗旨就是不冤枉一個好人。但也不放過一個壞人。」

轉頭掃了費默一眼說道:「費副書記,你原先搞的就是組織人事工作。現在黨群方面也是你分管的。

對於魚陽的人事方面應該是瞭然於胸,我網來,跟衛縣長一樣估計都是兩眼一摸黑不怎麼清楚。你說說縣裡的行局主任是否還有空位的?」

「我想想。」費默裝摸著樣的在頭腦中捋了一遍下來,一臉嚴肅,說道:「賈書記,咱們縣宗教事務局的局長雷文才同志在一個月前就已經退休了,因為最近事務煩忙,縣裡一直沒有任命人接替他位置的局長。雷局長早就生病住院了,一個局子沒人主持也不大好,不利於宗教局處理我縣的民族宗教等問題。」

費默說完這話后就不再講其它什麼了,比如建議葉凡調宗教事務局作局長等等,他知道賈寶全肯定會將就的。

其實不是沒有時間任命人去接替,主要是因為那破局子連局長帶件員加勤雜全湊一塊兒還不滿舊個人。這個還不是主要問題,主要是太窮了,窮得掉渣渣的。

以前林泉鎮的原鎮長秦志明書記才從部隊轉業時,就被當時的張曹中縣長給拋入了宗教事務局裡任局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