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四十七章初次較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七章初次較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朱丹御竿的《帶著髏腦回明朝史與人女相結凶甲,一看就喜歡上了,兄弟們不妨去看看,不錯的一本破書。..dudu蛤蛤蛤」

「唉!兄弟,你得有個心理準備趙柄健有些無奈地嘆了一聲。

「心理準備。」葉凡低聲喃喃著心裡一黑。知道自己這個鎮長寶座估計是黃了,長出了一口氣,擠出了一點笑語說道:「沒事,我看的開,反正這也是白撿來的,呵呵呵,」

「唉!你調到宗教事務局那旮旯去了,黃海平接替了你的位置。弈說有人提議還要法辦你,後來在常委會上沒通過。

老弟,好自為之吧,大哥也只能給你講這麼多了。掛了,兄弟,忍吧!特別是衛縣長那裡,千萬別跟他頂牛。」趙柄健還不錯。還能跟葉凡講這麼多的心裡話。

令葉凡很是感動,周拍成這個,公安局的局長不可能沒聽到一點消息。到這個,時候了也沒來一個電話,人孰遠孰近一遇爛事兒時一眼就能看就出來了。

「謝謝,我沒事。」葉凡掛了電話,臉色變了幾番過後又恢復了平靜。

心道:「黃海平,絕對是費默這個黨群書記挺上去的。一個把紙廠全貪沒了的人居然坐上了老子的位置。好好好!經后慢慢來。」

網放下電話張家林校長也來了電話,講的跟趙柄健差不多。估計是他哥張新輝主任通過他傳話的。看來張新輝此人做事比較小心,不如趙柄健大氣,直爽。

張新輝主任是縣委辦主任,也是常委。他的消息就是正式的通知了,葉凡最後的一點幻夢也給破滅了。

瞬間失神過後急的行氣一圈下來,暗罵道:「不就一個鎮長嗎?老子還不屑當。..」

話雖然這樣子說不過心裡的那股子極度失落感覺卻是無法釋懷了。

樓道上也有許多主任科員在嘰哩哇啦的小聲談著,當一見葉凡過來全啞火了,乾脆玩沉默,也有個別人還會牽強的點點頭。

進了大會議室,現裡面並不是鬧棋烘的,人基本上到齊了,大家都在交頭接耳小聲交流著一些聽來的有關的小道消息。

一見到葉凡這個,鎮長進來幾十個人突然間就冉現了幾十種表情。dudu

到了主席台前才現正中央一塊寫著縣長的牌子后正坐著一個風韻尤物,居然還是一個。女子,估計就是新調來,對自己有成見的那啥的縣長衛初蜻了。

葉凡施展開「相面術,細細掃描了衛初蜻幾眼,現此女生得那個真是沒得說的。聽說衛縣長年齡跟賀佳貞差不多,萬歲左右。不過絕對比賀佳貞更為出色。更有風韻,更刺人一些。

此女那滑柔的秀精心的挽在腦後,隱隱的還閃現著一些光亮,略為淡淡的畫了眉,不細看還看不出來。

臉上輕撲了點麵粉,看上去不著痕,淡雅中不失莊重,莊重彰顯靈動。長相漂亮可謂天生如此、彼有股子風華絕代的惹人氣質。

幾根烏黑亮麗的絲垂下像衛兵一般衛護著雪白細嫩的水靈粉頸,上身是敞領內衣外加淡藍色的柔蓬外套。

內衣把那一襯托得緊緊的據挺的聳立著,很有分寸,呼之欲炸爆而出似的,令人忍不住都想探爪子去一蹦那個是啥滋味兒,估計有點像是彈棉花,不,應該是彈氣球才對,而且是橡膠很厚的那種特製氣球才對。氣質上,看上去略有點省城水州齊天相親的對像,趙四小姐的型號。但又沒趙四小姐那般的鋒芒畢露。而是溫潤中不失硬氣,淡淡的硬氣中但又盡顯著女子的溫柔,並不是那種女強人型號的。..而是溫婉而硬朗,估計身上官勢在作怪。

「這種女人雖說看上去好像很溫柔,其骨子裡卻是嬌傲異常,猶如隋唐時的瓦崗英雄秦瓊跨下的那匹黃膘馬差不多,看上去瘦瘦的很不中用。實際上卻是一匹很難馴服的千里馬

葉凡在過道里慢慢的走著,正在心底里品評著那衛初持時,感覺她也有所覺察到了自己那隱晦的目光,一下子有些冰冷的掃了過來。也許是自己正走在過道里而此刻過道中央都沒人,所以顯愕太過於扎眼。所以引起了衛縣長的注意。

葉凡趕緊移開了目光,不過在靈敏的蝠耳通術下還以隱隱的聽見衛初嬉的嬌唇中傳來了一聲細如蚊叫的冷哼聲。

「媽的!老子又沒把你給正法了,幹嘛一見面就哼老子。奇怪,就是退街和老支書的事惹著了她,也不該如此對我有如此重的成見。這到底是什麼緣故?」

葉凡是百思不透,正想著時腳步已經到了主席台前。掃了一眼,現了那塊寫著鎮長的牌子位置卜。著,估計是自屍的寶坐道壞行,老年系少現在如刀糊長,見繆勇已經坐在一旁的書記位置上也是一臉嚴肅的悶騷著頭抽煙。

再轉了過去隔著二個位置就是黃海平這個副鎮長了,見葉凡目斃,掃來黃海平眼神也迎了上去。

此獠雖然掩飾得很好,但臉上那股子狂喜勁和對葉凡的輕視還是被葉凡的相面術給感覺到了。

「哼!你屁股先坐穩了再說。」葉凡心裡暗想著自光又轉移了。

淡淡的掃了掃近在咫尺的衛初蜻一眼,見她盯著自己也沒什麼表示。有點穩妾軍中帳顛倒眾生的美人相。

想想心裡就來氣,所以那目光也是一掃而過也沒打個招呼,放緩了腳步正想走向鎮長牌子時卻生了一件令他難堪至極的事。

衛初婚突然開口哼道:「你就是葉凡?」

「嗯,衛縣長好葉凡轉過頭來點了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目光在衛初婚那開領裡面的深深乳溝中放肆的掃了一眼,並沒多作掩飾。這是因為葉凡有氣,顯然是故意這樣子的。

此刻葉凡是站著的,而衛初蜻卻是坐著的。那乳溝子卻是非常清晰的閃現在了葉凡的鷹眼下。

這廝暗暗吞了一口,暗道:「哼,這小娘皮的乳溝子倒挺深的。壓在身下絕對級的爽葉凡那毫不掩飾的狂放作派可是差點氣暈了衛初蜻,明顯的感覺到了葉凡那略顯淫蕩的目光,相當有侵襲性的在自己胸口前停留了一陣子。衛初婚趕緊伸出手去動了動敞開的領子,把那乳溝子遮住免得被某狼鎮長給偷窺到了。

臉上已經微顯紅色,神情在瞬間也是變了變,一雙妖目寒煞煞能吃人一般扎向了葉凡。

准聲說道:「葉凡同志,你坐那邊。」

葉凡順著衛初婚的蘭花手指方向看去,現她指的方向好像是左邊最尾巴的地方,不過奇怪的是左邊一排人全坐滿了,最尾巴那裡並沒有空著的坐位。

葉凡知道肯定是衛初婚故意刁難他了。

衛初婚縣長坐在主席台中央的位置上,左邊一排坐的全是縣裡來的領導,有各行局頭頭,主任什麼的。而副書記費默也坐在衛初蜻的一旁。

而主席台右邊坐的是以緣勇為的林泉鎮各大黨委委員,葉凡的鎮長位置本來就在繆勇右方向緊鄰他的。

剛才葉凡很明顯的侵略性猥瑣目光卻是惹惱了衛縣長,她決定給葉凡一個下馬威,所以直接就安排葉凡坐在左邊一排椅子最尾巴一張了。

不過估計她沒想到左邊一排已經坐滿了人,也許她是故意的。就是要讓葉凡變相罰站。

「哼!小娘皮,變著法門想讓我難堪,老子就站給你看。」葉幾淡淡的點了點頭,坦然自惹,在會議室下面上百人的驚詫目光中走向了左邊最尾巴的地方,見沒椅子就那樣子站在了桌子的一角,身體挺得筆直的,彼有一股子門神的風範。

這時主席台底下鎮政府的工作人員全炸鍋了,開始還是小聲低語,這個時候一瞧見這種從沒見過的奇異狀況鬧哄哄的全吵開了。

這個時候即便是一傻子也知道估計葉凡那鎮長寶座被別人佔了,不過目前是誰費默還沒宣布,而葉鎮長估計是犯了什麼錯,現在被縣長點名抓去罰站了。

右邊一排位置上坐著的賀佳貞和鐵明夏心裡都不是個滋味,心道:「衛縣長也太狠了吧!這樣子當作上百政府各辦主任,所長的叫人家一個鎮長就那樣子站著當電竿這成什麼了?」

黃海平和曲英荷這兩人當然是差點在肚皮里笑破了,費默面無表情。其實心底里暗暗納悶,覺得衛初婚作為一縣之長也太意氣用事了。

再怎麼說也不能這般子埋汰人的,這可是比把人打入大牢更感覺恥辱的事。

暗道:「這女人看起來好像還較溫柔的,那臉子長得也可堪稱絕色。怎麼就沒長個腦子?報復起人來根本就不講場合,以後能不惹她最好避著點,不然撒起潑來就丟大臉了。」

衛初婚決沒想到自己一時的報復之舉,會令得費默這個黨群副書記都起了深深的忌憚,也算是一個意外的震撼效果吧!

其實衛初婚並沒那般子狠毒。她只是有點耍小性子了。當時也沒現左邊最後一排沒了椅子,在她看來,反正葉凡已經「升。為宗教局局長了,也算是縣政府那邊的一套人了。坐左邊也算是過得去。

其實這是犯了官場大忌的事。因為現在的葉凡名義上還是一個鎮長的,在沒宣布前還沒移交完之前他都可以算是林泉鎮正式的鎮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