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四十九章斧底抽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九章斧底抽心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有的大寬了,其實這兩邊除了人行出聯刁個后正街也不過舊米左右,也算說得過去。9u.net不過我得感謝書友「:亂國際電工。提的意見,說明大大看書很認真,謝謝。還有書友「崛粥。大大說主角寫得沒用,其實主角也應該有個低谷期的,作人總存導事事一帆風順是不是?不過他的低谷期很快就會過去了。狗子謝謝大家的點評,歡迎繼續點評。

「力文,好好乾吧,我想他們也不會拿你怎麼樣。咱們還年輕,人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咱們不用等三十年,我看有三年應該足夠的了葉凡勸道,又掃了一眼段海。

范春香知道葉凡心裡煩,過來默默的敬完酒後就退出去了。

「段海,等下你去通知胡總一下。叫他明天早上召集全體紙廠的職工幹部在廠子里集中。

力文,你給方倪妹說一下,叫他通知全鎮工作人員早上8點準時在政府院子里集中葉凡目光一閃。那股子狠辣一閃而逝。

「葉局長,我作什麼,你露個底子,咱們早做準備。媽的!反正我也看透了,這個世道就是這樣子的。」段海著牢騷罵道。

「多!段海,幹什麼?一點小挫折就讓你趴下了,拿出男子漢的勇氣來,咱們是打不趴的。

腦袋掉了不就腕大的一個疤,力年後照樣子是一條好漢。他們能把你怎麼樣?

就是呆村子里做一村官咱們也要好好的活著,你們等著,不久的。我葉凡就會卷土回來,喝,乾杯1

葉凡醒熏熏的豪情大,一口灌進去了半斤燒刀子,整個臉盤像著了火似的。

「段海,別說了,葉局長有安排的。」鄭力方較冷靜的說道。

「嗯!我當初上任時有一個承諾,你們可能也記得的。既然鎮里把補貼店面退街的錢收了回來,天水壩子那筆勁萬的款子那張銀行卡就沒動了。我還是帶在身上。如果有人問你就說在我身上。叫他來我這裡拿。多」。

葉凡哼道,雙眼利芒閃現同,驚的段海和鄭力文心裡都有些膽寒,心道:「厲害,這眼神怎麼如刀子一般好像能殺人。」

「行!我明天早上就拿來交給你。」鄭力方點了點頭。

「力文,你明天把前幾天馬蓋天主任從海關搞來的那筆款子提出來。按我當初的承諾一部分給紙廠的工人,一部分給政府里的工作人員。讓大家回去過個好年吧,我估計有的萬應該夠了。」葉凡安排道。

因為當初葉凡在鎮長就職會上放出了話,要補紙廠職工二個月工資和一個小紅包。政府里的工作人員也一樣。..當時是說年義底前飛以前來領齲既然明天早上要移交了就趕在移交前先辦好承諾。決不能給黃海平留置太多的款子給他揮霍。

「葉局,那筆款子當時海關打進來時可說是專款專用,要花在打通廟坑的那條路上,而且一半的款子還要由馬蓋天其人負責,因為那錢是馬蓋天弄來的。

如果我們拿來了工資和福利,就成了挪用公款了,那樣子對你很不利的。

就怕有人會抓住這一點說事,昨天我查了一下,現當時你跟市財政局局長王天亮賭約的勁萬款子。縣裡拔了四萬到咱們財政局帳上,另外,四萬估計給縣裡吞了。

既然林泉大通脈藍圖不讓搞了。dudu那筆款子就應該歸屬在鎮財政一方面了。所以倒是可以靈活動用了。即便以後黃海平想使陰手都下不了

咱們可不是挪用,而且在沒移交給你還是明義上的林泉鎮鎮長,幹完最後一件事還是能行的。」

鄭力文在管錢一方面是經驗老道,點出了其中的關竅。

「好!好!力文這提議很好,就這麼辦了。」葉凡笑著三人的酒杯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出了叮鎖一聲脆響。

「不過力文,這樣一來你可是把黃海平這個新上任的鎮長得罪透了。以後那日子可不好過了。」葉凡有些不忍心這樣子做。

「得罪了又如何?我估計這個代所長也代到頭了。如果他們真不能原諒咱就跟你去宗教局,也算是進城了,呵呵呵」鄭力文很是佩服葉凡,所以一直以來都是態度堅決的決定跟著葉凡。

「沒錯!我也去,喝喝喝」段海也是放蕩的笑了幾聲。現在葉凡倒了,葉凡可是拉他一把的人。以前自己在縣委辦得罪了人,下到林泉鎮后又被塞到了天水壩子。

本來段海認為此生就這樣子閑逛著過了,後來得到了葉凡的賞識,所以段海有一股子為知已死的念頭了。

既然葉凡到了估計自己這個組長也是做到頭了,反正都要被塞進什麼破落股辦去,也無所謂了。死豬不怕開水燙,總不可能把自己給開除了。

口點多了,三人喝得大醉各自踉蹌著散去了。

葉凡網走出春香酒樓就接到了方倪妹的摳呼,打通電話後方倪妹很是溫柔的小聲說道:「葉哥,晚上到這兒來。小妹給你」洗洗、搓搓

「洗洗,好,洗洗就洗洗」葉凡淫蕩盪的笑著,感覺下身一股燥動,回頭掃描了一下,見街上無人順腳就竄進了小巷子中。

方倪妹住在她一個遠房親戚家裡。..不久葉凡就竄到了方倪妹住處。正想輕推後門時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一下子呆住了。

心道:「我這不是白去了,她昨晚上在龜嶺村時不是說女人的那個,東東來了,既然來了我還能幹什麼?唉!這火還是找春香去算啦。」

葉凡心想著又猶豫不決的,想起方倪妹那曼妙的**,再想到倆人在大三輪上的瘋狂,再加上燒刀子的性烈。葉凡更是感覺身子燥熱不已。

可是就怕等下慾火被點燃后可方倪妹因為女人的那幾天「出紅。來了又不能動真格的。那樣子就更慘。

手懸停在後門上正想著時,哪知虛掩著的門突然輕輕的向里斜開了一條縫來,門背後露出一腦袋來,不是方倪妹還是誰。

一身薄的睡袍子在葉凡鷹眼下似乎能透過現象看見本質。裡面的乳峰半掩半現,連那顆逗人的小草毒都隱隱的凸顯在了外面招搖得很。

這是因為方倪妹睡袍的衣扣居然沒有扣,所以在衣服開合間春光乍隱乍現在某豬哥面前,那個當然是更為撩人。

「討厭,還愣著幹嘛,是不是」方倪妹聲如蚊蠅嗔怪道,一雙若水的杏眼中寫滿了春水漾漾

「哦叮1

一聲嬌呼中整個人兒已經被葉凡摟入了懷中,一把就把方倪妹按在了牆上,兩人貼麵餅一般貼在了一起。來了個。漏*點長吻。

唇舌相錯,口唾相交,好不艷情,好不稍旎。

葉凡手勢一動熟練的滑入了方倪妹的睡袍子中,精確命中胸前雙峰上。一抓一捏之下方倪妹已經是喘氣吁吁了。

「不要,上樓。」方倪妹從迷情中驚醒了過來,現後門都沒關嚇得輕聲怪道:「晚上我姨全家都不在,上樓

「得令1

「嘎嘎

葉凡一聲怪笑,隨手關上了門摟起懷中人兒直往樓上而去,推開門後人也微微愣神了一陣子。似乎快石化了。

一個布置得非常溫馨充滿浪漫情調的粉色世界,雕花木床漆成粉色。粉紅色的毛線毯子上面還著一對戲水的鴛鴦,正在鼓起的被面上戲耍著,床頭還斜靠著一個粉紅色大布娃娃。粉色的辦公桌上一面粉紅底面的大圓鏡子蹲在上面,一切都是粉色的。

粉紅色的世界粉紅色的情調,,

葉凡曉得這是倪妹這妞故意布置成的,因為她最喜歡粉紅色了,粉紅色代表的可是浪漫。

葉凡這廝是個較粗心的人,是不怎麼理解浪漫一詞,但在這種粉紅色的世界里直覺還是挺靈敏的,溫暖、舒服,燥動,狂放、能令人噴血。

葉凡甚至有種回到了兒時賴入母親懷抱那溫暖、舒適的感覺。不過這裡還多了一種奇怪的味道,那就是刺激和狂潮。

不得不說方倪妹那是相當細心的,因為沒有空調,在這大冷天房間里肯定非常冷的。

也不知她什麼時候居然把鎮政府的那台較大的電暖氣給搬回家了。估計就是借用一晚上或者什麼的了。

「哥!喜歡嗎?」

「喜歡1葉凡有點痴獃,答道。

「從龜嶺回來,跑了這麼長的路身上出了許多臭汗,我先沖沖,你先喝杯茶。」

「嗯1

倪妹根本就沒避晦某狼在場,很是自然地脫下了外面的短衫,露出了細白嫩滑的胸罩子裹著的玉米捧子外邊的白晰滑嫩肌膚。

柔順中還略帶有倪妹氣息的粉紅色睡袍子順腿很是自然滑落於木質地板上。

葉凡這騷哥賊眼中看見的是倪妹那修長的雙腿,和頂端那緊繃鼓鼓的誘人網狀似三角褲。

就連裡面的茵草叢都隱隱約約閃現在了葉凡那靈敏的鷹眼中,其間溝壑滑潤,輪廓分明,看著就令人噴血不已。葉凡噴血到還不致於,只是狂咽唾沫罷了,估計已經吞下一海碗了。

「天1

這廝在心底里狂喊了一聲,鼻子一癢,趕緊轉身低頭裝著擦汗的樣子。其實是在把已經快跑出鼻孔的鼻血給硬生生堵了回去。

嘴裡暗罵道:「媽的!丟人丟到姥姥家。見到女人就噴血,什麼玩意兒。都這樣子下去的話老子這副小身板中幾斤血還受得了噴嗎?淡定,得淡定,老子是國術高手,大高手,唉!還得加強心境磨練了。」

「嘩嘩」的流水聲從衛生間傳到葉凡這騷哥耳中,如美妙的催魂麗音讓他是浮想聯翩,胯下帳蓬高支,血湧上升,狂燥不已,有些不能自

。好幾次他都想不顧廣切地直接推開那扇虛掩著的磨砂玻璃門來個大飽眼福,然後就殺聲嗜嘴」

葉凡想了許多,像倪妹今天這反常表現隨即便是一二愣子也明白了。人家這是在向自已出再次獻身沐浴愛河的粉紅色信號。算是再次敞開了宮門,因為前天晚上在大三輪上已經破了宮門。

從開始的直白說這屋子裡僅有咱們倆,到後面的不避晦表演脫衣,再到後面的浴室門根本就沒拴上,虛掩著等種種跡象都是證據,只要葉凡願意,人家倪妹早就做好了獻出處子之身後二進宮之暗香準備。

「奇怪了,倪妹不是說那個來了。晚上又這樣子刺激我,這到底什麼意思。聽說女人的那個東東一來就要持續四五天,不可能二三天就搞定了吧?難道就是讓老子眼接而吃不得,這下子如何是好。」葉凡獃獃的亂想著,猜測著方倪妹今晚上演的又是哪一齣戲。

「嘩啦啦1的誘人水聲終於停了。門!吱呀!一聲打開了,走出了薄紗披身,山峰溝谷若隱若現。曼妙身子惑人心坎的水靈靈伊娃子妞來,一股體息之芬芳直噴葉凡這隻土鱉鼻息直達心肺。

「哥!你也沖沖,不然挺臭的方倪妹含羞帶笑如一嬌艷等待人開苞的花蕾輕聲、嗔道。

「不!哥坐下子就走,哥沒,,汗」。

葉凡立即又冒出滿頭大汗,嘴裡推拒著,因為他怕等下被挑起燥火后又不能動那樣子更難受,還不如現在忍忍欣賞一下就回去算了,還得找菜西施解決掉去。

「看你!滿頭大汗臭哄哄的還說沒汗,快衝沖,衣服妹子我已給你準備好了。」方倪妹扯了葉凡一下。見他呆坐床上沒反應。臉兒立即陰暗了下去,睛轉多雲立即就要下雨開始杏眼中閃淚花花了。

「女人的眼淚最具殺傷力,對男人來說有時不啞於一顆核彈葉凡嘆了口毛最後還是沒拗過倪妹的小淚珠子核彈,最後走進了衛生間。

網脫光了就聽見門輕輕一推,一個人影晃動間有人進來了。當然是方倪妹了。

「哥,我伺候你洗洗方倪妹像一個丫環,蹲在了浴缸前伸出手來,輕輕的幫葉凡搓著。

「嗯!倪妹,你的手兒真滑,拿捏得很是舒服。」葉凡微閉上了雙眼任由方倪妹的細手在自已身上滑動著。

椒從Γ一探手就把方倪妹給拿入了浴缸中。兩人在裡面滾成了一團,如扭糖泥人一般遇水即化了。

不過葉凡最終還是只是在方倪妹的上身子部位探尋了一番,沒有動下面的根本。

既然倪妹那個來了也不宜如此動她。作為一個男人還是要尊重女性的。這樣子才有君子風範。

等到葉凡這騷哥換上了倪妹小妞親手買的七匹狼西裝,人一下子帥氣精神了起來,猶如換了一個人摸狗樣。

因為前天葉凡跟方倪妹在龜嶺爬山一爬,衣服當然就亂了。

「佛靠金裝,人靠衣裝右。倪妹妞愣愣地盯著把葉凡上上下下掃了個透徹,許久才輕聲嘆道:

「哥!真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