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五十章官場失意情場得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章官場失意情場得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愣愣的答道,什麼狗屁官帽子早就拋到了九宵雲外。9u.net這時給他一個省長他也不願去瞅瞅的。

看著倪妹妞那桃花樣欲滴出水來。估計是強裝出來的盈盈笑容,心坎里感覺被鞋戳子狠狠地扎了那麼一下子痛徹心菲。

因為葉凡被貶到宗教局,方倪妹不可能心情會暢快的。今天晚上表現的如此的粉嫩誘人,估計都是裝出來取悅葉凡的,以撫慰他那受傷的心靈罷了。

人說情場失意賭場得意,而葉凡今晚就是官場失意情場春放了。

「哥!給妹子扎個舒松的鞭子吧?。

方倪妹溫柔中含羞帶嬌的,如一位純樸的小娘子坐在了辦公桌前的那面大號圓鏡前,翹頭等待著葉凡那略顯粗糙的雙手為自已梳頭扎鞭子。

「嗯!我怕扎不好1

葉凡心坎里又是一戳子痛,緩緩挪著步子站在了倪妹妞身後,輕輕地撫摸著那一頭柔順滑溜含淡淡飄柔香味兒的秀,開始笨手笨腳地扎編了起來。

「哥扎的即便是狗尾巴草妹子都喜歡,為你喜歡1倪妹妞脈脈含情,夢幻般喃喃自語道。

費了好大股子勁頭,葉凡這廝那雙能開碑裂石的可怕手掌,在扎姑娘鞭子這靈巧的活兒上不顯得怎麼靈光了。

顯得特別的愚笨,甚至那雙能劈死狼王和野豬的金網之手兒,曾經殺死過三人的飛刀之手,此刻居然還有些如老年中風樣子在微微抖瑟。

「手欲靜而心不止氨

葉凡在胡思亂想中終於扎出了一個像鞭不是鞭,像繩不是繩,居然連狗尾巴草都沒扎出來,這四不像的頭結卻是喜得倪妹妞那水汪汪的杏眼中閃著幸福迷離之夢幻光芒。

「扎得丑」。葉凡有點不好意思地喃喃道。

「我喜歡1方倪妹幸福融融的輕啟櫻唇。..

「哥!你先出去一下小妹有個大禮物送你。」方倪妹妞輕聲說著硬是把葉凡這廝給推出了這個粉紅色的小世界。

葉凡無奈地在門口等著,心道不知倪妹想搞什麼明堂,晚上又不能動真格的,真撓心煩人啊!

不久就聽見裡面傳來一聲輕喚:「進來吧1

當猛然推開門,葉凡這騷哥頓時呆若如一隻蠢貨樣木雞,他看見了全身如一尊大理石般嫩白挺立,全裸如一撩人正在含羞達達展示身姿的土模特秀樣子的小妹子方倪妹。9u.net

胸前那對自已也沒掰過幾回的玉米捧子可怕的瑟瑟著,正在向自已招搖呼動。細長的雙腿夾縫中一溜黑色影子正在了預示著點什麼。

其間似乎傳來了潺潺的流水聲,這當煞是葉凡這廝在此等情況下出現的幻覺。

她那一雙水汪汪的杏眼正滿臉羞澀地卻又不願放過眼前一刻樣子的直盯著葉凡。

嗔道:「哥!妹子送給你的大禮就是你獨有的,只屬於你一個人的妹子方倪妹。」

此刻的方倪妹到是純潔如一汪不含任何雜質的泉水,甜絲絲低聲細

。「縱豆慈詞工,青樓夢好,難賦深情。二十四橋仍在。波心蕩、冷月無聲。念橋邊紅葯,年年知為誰生1

「倪妹知道,倪妹是為哥而生的。」方倪妹輕聲漫語著,妖妖如天上一彎媚月,此心可比日月。

葉凡眼圈更紅了、濕了,他緊捏著自已的拳頭,「養生術,所出的勁氣全灌注入了指甲上。

指甲在勁氣鼓注下變得銳利如梅花刀甲,已經深深地摳入了掌心中。一抹血紅從掌心滴染而過。

「嘀嗒!,有桃紅滴了出來。..

葉凡眼前晃過一個滿面青春豆豆,長著一雙三角眼的踩腳二世祖正趴在倪妹那水嫩嫩的純潔**上拚命聳動,臭嘴咬著倪妹那櫻桃樣小巧的嘴唇兒的噁心場景,兩隻狼爪子正在本屬於自已的玉米棒子麵前晃動的場景,

當然。這個被醜化了的人物是葉凡想出來的經后的情敵了。

「妹子,哥娶你1葉凡一聲低吼,一把抱著方倪妹兩人躺在了床上。不過葉凡那狼爪子只在方倪妹上身滑動著,感覺葉凡忍得難受。

「哥,這輩子有你這句話妹子已經心滿意足了,我不敢奢望什麼?你有女朋友,我知道你是一條暫時落難的龍,總有一天潛龍騰天的。妹子會永遠祝福你的。」

方倪妹擠了擠,美妙的**緊緊的貼在葉凡胸前,輕輕的喃喃著,仿似在夢呢。

「倪妹!我」葉凡想到自己在方倪妹面前編造的一個假女朋友。很想脫口而出說是自己那個在大學的女朋友估計早就找人了等等,不過葉凡最終還是沒說出口來。

「哥,倪妹想再次把自己給你,」方倪帥旭澀如網從紅葳染缸爬出來般,臉蛋幾紅得快滴血了煦※

「給我」什麼給我葉凡一時有些沒想過來。因為先人為主的緣故了。

方倪妹既然那個來了身子今晚上肯定是不能給自己的,難道她還有其它禮物要送給自己?

「討厭!就是這裡」。方倪妹突然拋卻了姜澀,一把抓住葉凡的大手捂在了自己那茵草叢上。「你,不是、那個,來了」這個不行,我不能傷害你的。」葉凡有些扯不清了。疑惑著說道。

「沒來1方倪妹終於吐出了這兩個能羞死人的字來。

「沒來!怎麼回事,我看看」葉凡一聲大吼,差點招來了狼,胯下那根標槍早就頂了上去。手勢一探順著一滑就捋下了那網狀物。

感覺草叢裡已經是露珠點點了。

「我那天以為來了,估計是大三輪上弄出來的東西還沒幹凈,後來就沒有了,才知道我記錯了,哧哧」方倪妹還得意地笑了幾下。

「好哇!看我怎麼罰你,居然敢謊報軍情,害得我差點憋死過去了。哈哈哈

葉凡狼叫著起了衝鋒的號角,春色無邊,春雷震耳,春潮滾滾涌動而去。

今晚註定是個瘋狂之夜。

早上8點刃分,林泉鎮活騰了起來。因為聽說已經調走的葉鎮長要講話,任何人不得缺席。

所以在鄭力文和段海,以及鐵明夏的幫助下林泉紙廠的上千號人和鎮政府的勸來號正式的工作人員。全集中到了政府里的一個操場空地上。

方倪妹臨時頭叫人搬來了一張桌子,上面擺上了話筒。

「紙廠的工人兄弟們,林泉鎮的各位同事們,大家好,我是葉凡。下午我就要離開林泉了,在這裡有句心裡話想給大家說一下。十幾天前本人就職鎮長儀式時我曾經給大家許下了一個承諾。

答應大家在今年年底陰曆飛大家到工廠去領錢,一起補三個月工資。全足額放。外加一個百塊錢的小紅包,算是回家過年買些豬肉吧!

政府工作人員的工資咱們林泉鎮政府也給欠了二個月,大家都只領到了一半的工資,我這個鎮長沒做好,失職啊1

葉凡講到這裡喝了口茶,正想繼續說話時一個站得較靠前的工人忍不住嘀咕道:

「知道失職了為啥不把欠咱們的錢補上,現在要調走了就來高調大談失職,失個屁!就該讓你這種不講信用的人進大牢里蹲著才對,我呸

不過葉凡的耳朵那是級靈敏的,用手指著那個瘦瘦的工人說道:「同志,你才才牢騷了是不是?」

「沒」沒」那個工人可是身子骨一羅嗦,趕緊否認。

要知道那天葉凡初到紙廠就開除了兩個打架的保衛幹部。

「呵呵」我知道你們在心底里都在罵我失信了,現在要調走了又在唱高調,講的全是屁話是不是?」

葉凡笑道,一點也沒生氣。

「葉鎮在位時為我們紙廠的盤活下了很大功夫,弄來了大筆款子救活了咱們紙廠,我們也知道鎮里沒錢,我們不罵你。」這時紙廠的副廠長湯正海大聲喊道。

「對!葉鎮長是好人,是個好官。我們不罵你這時人群中突然有一團人喊了起來。引得幾百人都喊了起來。

「好了!大家安靜一下。我的時間不多了,昨晚上衛縣長要求我在o點鐘前要把鎮長的工作移交給黃海平同志,所以還請大家聽我說完。」葉凡手勢揮了揮往下壓了壓,大家又停了下來。

「今天就是兌現承諾的時候了。我代表鎮政府給紙廠工人補三個,月剩下的一半工資,外帶一個西元錢的小紅包,大家拿回去好好過年。

鎮政府工作人員也一樣,補欠你們的二個,月工資,外帶一個幼塊的小紅包。

現在財政所的鄭力文所長昨晚上已經跟農業銀行的周曉明所長聯繫好了。現款馬上就到,大家按工資花名冊簽字領取補的工資和福利。

希望各位股室主任,紙廠的各小組組長分小塊帶著自己的組員來領齲念到誰的名字誰就上來

葉凡話網講完院子里一千多人頓時就沸騰了起來,大家都是興奮不已。

本來以為葉鎮長調走了這個許諾百分之百是黃了,誰知在最後關頭葉鎮長還能記得大家。

這個時候底下當然是讚揚感嘆聲一地都是。

「唉!葉鎮長走了可惜了,他是個好人一個老工人搖頭嘆息不已。日o8舊姍旬書曬譏片齊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