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五十二章憤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二章憤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章!泣是你自只的事。..我不知道,你自只尖跟衛縣韌幟黃海平盡量剋制住了要狂葉凡一頓的想法,因為黃海平突然想到這小子聽說在天水壩子那個時候還曾經殺死過一個通輯犯。

這種連人都敢殺的粗人最好還是不要跟他動手,要斗就文斗沒必要跟他動刀子動拳頭的。這次他不是被自己等人斗得快死了,這一去宗教局這輩子想翻身都難啦。

黃海平望著葉凡的背芳心底里那個暢意無限,雖說今天被他了幾十萬下去,不過這樣一來估計這小子已經把衛縣長給愕罪透底了。

剛才我傳達的可是衛縣長的指示。你這可是擺明了要讓衛縣長難堪,不聽從上級命令,太年輕啊,好衝動。

你就是了幾十萬給那些個工人,一些政府幹部他們也不會講你一個好的,他們認為這是自己應該拿的。

自己又沒弄到一分錢,還為此卻筧宋錚真是傻冒一個,以後還想鹹魚翻身那個就難了。

黃海平在冷笑著的時候葉凡也在冷笑:「姓黃的,鎮長那椅子不好坐的,你就等著吧,想來摘老子的桃子,老子的桃子是那麼好摘的嗎?

真把我當一糊塗蛋軟柿子愣頭青了。這次都是那個姓衛的女人和費默這兩人搞出來的事,紀委書記周長河也不是什麼好鳥。

前次老子一時心軟放了他兒子一馬,想不到這老小子又開始興風作浪了。

衛初蜻。我好像並沒什麼惹到你吧?為什麼一直糾住我不放。捋了我帽子還想「法辦」我,我拼死拼活的為鎮里拉投資,到處去化緣,都快成一和尚大師了。

結果好不容易整了點錢回來你們倒是一伸手就想全撈過去。這些錢現在也僅有南宮集團的到位了,王天亮的一百萬也給老子出去了。

其它的錢都還沒到位,沒到位老子就讓它們全黃了。不搞林泉大通脈了估計是想把我弄的錢投到其它的方去,沒這麼輕鬆的,咱們騎驢看唱本,走著瞧」

葉凡在電話中給絡勇講了給龜嶺村老支書兒子風九立,安排進村干會的事。緣勇想都沒想直接答應了。

他可也有點怕老支書的家人到政府來鬧事,說起來他還有些責任的。

因為老支書以前也去找過他好幾次,不過當時繆勇是一分錢也沒給他。現在葉凡其實就是一隻替罪羊。幫自己擋了槍子兒。..

如果真要追查責任的話原廟坑鄉鄉長曲英茶的責任最大,蔡大江和繆勇的責任次之,其實葉凡的責任最

因為葉凡上任也不過十來天,而且是為給紙廠拉錢沒空管這事筆鋇南匚書記李洪陽可是逼著他的。

所以這世道是說不清了。責任最小的反而被捋了官帽子。所以對於葉凡的調走繆勇心底里反而一絲欣喜都沒有。葉凡這人雖說比較沖一些,但也的確有能力。

人家可是為鎮政府搞來了半個億巨款的牛人,有他在的話鎮政府的日子可就好過多了。dudu

現在換成黃海平瓚勇感覺更頭痛。黃海平有費默在撐著。再加上這老小子經驗老道,可是說是一隻成了精的老狐狸,跟葉凡相比不好對付多了。

繆勇一直在擔心著以後開黨姜會的話,估計自己是很難掌控住局面了。所以乾脆直接趕回市裡找姨丈和父親討教些經驗等等。

葉凡在房間整理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衛初蜻縣長接到黃海平的電話后直奔縣委書記賈寶全的辦公室而去。

見門斜開著,裡面賈寶全跟費默正在喝茶聊天,見衛初蜻站門口立即笑著站了起來。

「賈書記,那個葉凡同志太無組織,無紀律性了。真是太不象話了。我建議組織上給他個記大過處分。如果全縣幹部都這樣子做咱們縣政府還怎麼開展工作?」

衛初蜻臉上明顯的掛著憤然的怒氣。

「衛縣長先坐,有什麼事先說來聽聽。」賈寶全請衛初婚姿下。在沒了解清楚情況之前他可沒表什麼意見。

「葉凡同志今天早上突擊錢。利用還沒移交的機會硬是從林泉鎮財政所里提出了一百萬,說是要兌現自己當初就職鎮長時的承諾要。

給鎮政府的幹部們補工資和年底紅包,最後連紙廠的一千來號職工的工資和紅包也了。

剛才林泉的黃海平彙報說是總計出去們來萬塊,現在林泉鎮財政所的帳面上基本上沒錢了。

早上我接到黃海平的電普就指示他立即制止這種亂紅包的行為,即便是要補工資要也鎮政府來決憲

可是葉凡同志怎麼說,說是自己還有兩個小時的鎮長當,沒移交前他還是林泉鎮的鎮長,有權決定什麼的。..

說是那一百萬現款是他從水州海關爭取到投入林泉大通脈修路的,現在林集大通脈不搞了那錢他作為鎮長有權處理。而且補工資是天經地義的事等等。」

「嗯!費副書記你怎麼看這件事?」賈寶全先不表意見,卻是把此辣手的球兒拋給了費默。

心道黃海平是你推上去的,林泉鎮政府沒錢了你應該最急了。

「哼!是有些無法無天了,作為黨員幹部,應該服從上級的安排才對。辜切不論這件事是對是錯,衛縣長既然已經指示了停止亂錢了他還要頂風錢。

說明他根本就沒把縣政府的指示放在眼裡。如果都這樣下去縣政府的威信何存,以後縣政府的指令下去大家都這樣子頂牛政府的工作還怎麼開展,所以我同意衛縣長的建議。給個處分還算太輕了。」

費默很滑頭的,完全是把衛初蜻這個縣長推向了前台,一切都是以支持她的工作等等為由頭。

這樣子做可是一舉多得,一來賣了人情給衛初婚,二來即便是葉凡有所忌恨自己也沒多大關係,我只是同意衛縣長的看法嘛,你要找人去就去找衛縣長了,是她要給你處份的。

衛初精可能也感覺到了,一絲隱晦的不滿從眼中一閃而逝。

「補工資葉凡同志講得也沒錯。欠了幹部職剛……口陽…8。o…不樣的體蛤1三個月了也該天後就年底了,讓大家回尖討如赫淵北廣大幹部職工的心愿。

這點我們無可厚非的,只是的方式有些欠妥,這個完全可以由林泉鎮政府來做的。

不過葉凡同志講的理由雖說有些牽強,但在沒移交前他的確還是材泉鎮的鎮長。

他可以執行自己當鎮長的最後一道命令的。而且剛才從衛縣長了解的情況看來也是按工資領取的,完全由財務人員在錢,這個程序也合法合理,所以補工資這件事也情有可原。

至於福利紅包聽說林泉鎮政府每年都有,咱們魚陽哪個單位不是這樣子的。有錢的單位多一些,沒錢的單位就少了一些。如果以此為理由要處份他這理由也有些牽強。

不過他說由他弄來的錢他有權支配這點我是要批評他的,這個是有點耍個人主義了。這些錢雖說是他出力弄來的,但卻是人家捐贈給林泉鎮政府的,不是他個人。

等下午他來報道時我會好好批評一頓。至於處份這事就暫時壓下吧。對於一個年青幹部我們要多教育。他們才能更好的成長。如果落下個處份記錄在檔案上以後就不好看了。改成口頭嚴厲的批評就是了。你們看怎麼樣?」賈寶全平靜的說道。

「嗯!我同意賈書記的看法。就改成嚴厲的批評了。」費默點了

「嗯!我同意。不過葉凡同志給紙廠工人補工資一項我有不同

法。

現在的林泉紙廠已經是合資企業了,不是純鄉鎮企業。而且水州來的那幾個老闆還佔了百分之七八十的股份。

如果要補工人工資也應該由鎮政府跟胡總商量著解決才對,他們佔了七八成股份,應該由雙方共同承擔才對。

就這樣子把幾十萬的帳全算在了林泉鎮政府身上咱們政府這一方是不是太虧了一些?」衛初蜻又說道,心裡還是有些鬱悶。覺得這個葉凡簡直就是自己的天敵,怎麼一來就跟他昂上了。

「這個也有許多歷史原因的。我昨晚上也細細的查過林泉紙廠的事。水州的老闆們注資的時間也不過才幾天,而且到現在也只是一個意向協議,還沒正式簽約。

如果要他們承擔以前的原魚陽紙廠欠下的爛帳我估計他們絕對不會同意的。如果硬要他們承擔我怕是惹惱了他們。最後不簽約一拍兩散嚇走了大客戶就得不償失了。

所以這事就不要再議了,既然是原紙廠欠下的帳就應當由原紙廠負責了。不過原魚陽紙廠的廠長好像就是現在的黃海平鎮長吧!唉,」講到這裡賈寶全嘆了一口氣。令得費默的心底里也是不安的跳動了

下。

賈寶全這聲嘆息雖說看上去自然,但也隱含有像黃海平這種人提拔為鎮長有些什麼的意思了。

「原魚陽紙廠人馬多,效益差,最後已經到了資不抵債的地步。這個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其實黃廠長這個人還不錯。

上任后多方奔走,工人至少還拿到了一半的工資,勉強能維持生活。只是這廠子已經病入卡盲了誰去也救不了它了。

如果叫原紙廠負責,廠里沒錢這個也就是一個空話,沒用的。如果要找原紙廠的上一級主管部門,那就是縣經貿委了。

估計經貿委也拿不出幾百萬來堵這個窟窿。所以這事我看既然葉凡已經補了一部分就算了。補了就補了,也能平息一些紙廠工人的情緒。」

費默趕緊接上了話頭子,他可是有些擔心賈書記順勢拿黃海平說事兒。一個把企業都搞成了一個爛攤子的廠子去當一個大鎮鎮長怎麼能搞好。

既然書記跟副書記都這樣子說了衛初蜻也不好再拿葉凡說事了。這事真的追根溯源的話葉凡可是一個好人了,一個能為民請命的好官。

衛初蜻也不知怎麼回事,就是對這個葉凡不著好,看著他那有些吊吊的樣子就有些來氣。

這莫名其妙的感覺就連她自己也沒鬧明白怎麼回事,也許退街的事讓自己現在戴了副有色眼鏡看人了,所以看那小子看什麼都不順眼。

費默走了后賈寶全又說道:「衛縣長,其實葉凡同志還是有許多優點的。我昨晚上細翻過他作的事。用一句話形容一下,那就是一驚天之舉。

葉凡同志得到過公安部和國務院的嘉獎,跟歹徒勇敢的搏鬥過。

後來升了副鎮長、副書記直至鎮長。雖說年輕,但也為鎮里拉為了幾千萬的投資。

林泉大通脈當初的估計是他有化來近勸萬巨款。就拿這幾千萬來說咱們縣裡又有幾個人能辦到。呵呵呵」賈寶全的口氣中還彼為一絲欣賞味道。

「嗯!我也看過了。的確有些驚人,一個鄉鎮幹部能量如此之大。不過他人也太血氣了。有些桀驁不馴。這樣子的同志猶如一枚隨時都可能引爆的定時炸彈,弄不好就炸開了。給黨和國家、人民造成重大的損失。」衛初蜻堅持自己的看法,認為這種人不可大用。

「呵呵呵」用得好的話他也許就是一枚集劈開一切的開天之斧。咱們兩人到了魚陽,市,里給的任務並不輕。

需要的就是這種有撞勁的幹才。為經濟建設敢打敢拼的。一些庸庸之輩就是再穩當,可是他啥事都不幹。

不過是一隻只會捂錢的守財奴。經濟不可能展得上去的。在他的治理下的民眾也是半死不活的。沒有大展也沒有什麼重大失誤。

算了,讓他先涼快著吧,好好磨磨那性子,的確有些燥人。人反正還年青,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賈寶全淡淡笑了。

走在過道里,衛初蜻縣長在思度著賈書記的話。從其話中隱顯出他對葉凡並不討厭,而且隱隱的有誘出一股子欣賞的眼光。

「也許是這小子弄錢的手段太高明了,也許是我對他有太深的陳見。唉」衛初蜻覺得心裡很亂。就是被這姓葉的攪亂了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