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百五十三章吃縣長豆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三章吃縣長豆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胡董,林泉眾邊生了重大變鎮長可能得罪。..dudu兒在已經被就地免了職,調往縣裡聽說擔任宗教事務局的局長。」林泉紙廠老總胡泰和電話打給了水州的胡世林董事長。

「宗教事務局,聽說那可是縣裡各行局中最破的一個局子了。還不如鄉鎮裡面的一個較好的股辦主任,看來葉大師真的得罪什麼人了。」胡世林聽了也是大吃一驚。

「現在情況有變。胡董您有什麼新的安排沒有?沒有了葉鎮長的支持。新任的鎮長聽說就是原魚陽紙廠的那個爛攤子廠長黃海平。

這幾天跟工人了解了一下,都在暗地裡罵那個黃海平。都說原魚陽紙廠就是被黃廠長給吃光喝光玩光吞光吞倒的。

這樣的人做了鎮長主政一方,我擔心咱們如果再拆巨資投入林泉紙廠的話,以後政府那邊撒手不管了。

林泉紙廠的一大堆爛攤子事全撒到咱們泰興紙業頭上就麻煩了。而且葉鎮長提議的林泉大通脈藍圖聽說也被縣裡叫停了,還批評了葉鎮長。

沒有了最基本的便利交通,紙廠即便是辦起來想賺到錢也難。屬下實在是擔心那二千萬打了水漂。

所以我的建議是暫停投資,觀望一陣子再說,等政府那邊理順了出台了新的政策再說。」

胡泰和擔心不已的說道,想了想又補充說道:「乾脆撤資算了,先期投入的搞基建的勁萬就當是捐贈給林泉人民了。這林泉紙廠簡直是個大泥潭,能不陷入進去就更好了。」

「嗯!我打電話問問橫昌集團的尚天圖董事長商量一下再拿主意,你等我電話胡世林想了想決定跟黑貓尚天圖商量一下。

「尚董,林泉生了大變故」你的意思怎麼?」胡世林把了解到的情況給尚天圖說了一遍。

「那就先觀望,工程可以先停下來。..反正接近年底了,大家都忙著回去過年,不過我覺得主要還是看葉大師的態度。咱們要不打個電話先問問他怎麼樣?」尚天圖心裡也是一驚說道。

「嗯!停工觀望就是了。至於說打給葉大師我看沒必要。現在他肯定很煩心,咱們就不要再去煩他了。

估計他也不好說,如果直接同意咱們的方案心裡可能會覺得對不起林泉人民,如果不停工的話又是為他人作嫁衣。.9u.net

既然縣裡領導很明顯的把他貶到了一個最垃圾的部門去了,說明他惹著什麼強人了。

縣裡既然無情咱們也沒必要硬要去貼魚陽那個破縣的臉子了。而且從葉大師的角度看來咱們也應該幫他頂一頂。既然他已經不在了林泉。林泉再出什麼政績工程那風光也輪不到他頭上了。

你我當初到林泉去投資還不是為了給葉大師掙政績,掙面子的,既然他到縣裡了咱們也沒必要再把錢砸進那個窮旮旯地方了。

所以如果葉大師打電話來叫我們怎麼樣就怎麼樣,暫時放假觀望,或者拖慢進程也行

胡世林分析得很有道理,尚天圖點頭表示贊同。

縣人大主任張曹中的辦公室里正響著憂怨的「二泉映月」自從張曹中上任后每天都要聽丹遍的「二泉映月」這已經成了他的習慣。

他覺得這曲子最能釋放他目前的心境,彷彿看見了一位飽嘗人何辛酸和痛苦的盲藝人陳炳正背著二胡流浪的酸楚背影。

「唉!阿炳哥拉得好啊!作品展示了他獨特的民間演奏技巧跟藝術風格,真是掏到我心窩子里了。」

張曹中正嘆息著電話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破壞了他的憂怨心境,抓起電話后本想嚴厲的一下打電話的人。..不過一聽曲英荷說是葉凡被免職調宗教局后張曹中半天沒作聲。

「張主任,現在黃海平當上了林泉鎮鎮長,這世上真是不公平,黃海平做了什麼?把好好的一個魚陽紙廠整成了一個爛攤子,這種人也能升任林泉大鎮的鎮長,這是天理不公。」

林泉鎮副鎮長曲英荷氣憤的數落著。本來黃海平跟她一樣的倒霉的。

曲英荷因為餓死人事件由原廟坑聳鄉長降為了林泉鎮的副鎮長,而黃海平也因為魚陽紙廠的不興由一個正科級的國營廠廠長調到林泉去當了副鎮長。

以前葉凡擔任鎮長的時候兩同命鴛鴦在黨委會和政府工作會議上都會想出一些歪點子來跟葉凡這個鎮長頂頂牛,當時葉凡的第一次政府會議就是被這兩人聯手給攪黃的。

現在黃海平一上馬曲英荷這女人差點酸死了鼻子,心道我以前還當過鄉長,憑什麼不是我上馬鎮長而是這個爛攤子廠的廠長來當鎮長。

曲英荷也明白,人家黃海平是魚陽費家的一條忠實的看家狗,而代表費家的費默現在貴為縣黨群書記,費家勢力如日中天。

而自己找的靠山張曹中卻由縣長的寶坐上翻船掉到了人大這個看上去名頭很大,實際上只是一個紙老虎的部門當主任了。

「唉!英荷,你要冷靜些,陽光總在風雨後。咱們慢慢等吧!總是有機會的。

也許葉凡的降職就是一個轉機,我想葉凡一定不甘心就這樣子被打入冷宮的。

黃海平這個鎮長那屁股現在坐的不是鎮長寶座,他坐的是一座活火山,隨時都有可能被燒成灰碳。」張曹中淡淡的為曾經的心腹曲英荷打著氣。

「那個可能很難,要知道費家可是乾冰山,什麼火山都能被他撲滅了。」曲英荷心裡底氣不足。非常的失落。

吵!你看著,費家是樹大招風。

現在魚陽費家的這隻土老虎太醒目了。木秀於林,風必摧之。

葉凡就是一個例子,他太年輕。鋒芒太勝。最後被費家利用網來的。什麼情況都不清楚的衛縣長為刀子砍了。

其實這小夥子還是一個很有能力的年青人,肯干實幹能量又很大。一個能弄來近半個億巨款的年青人。可以稱之為天才,如果我當政的話我也會重用他的。不用他那是跟自己過不去。

我張曹中可以這麼說。他其實就是一匹受了冤屈的獅子,一旦這隻獅子真怒了,那股怒火能燒毀天的的。費家再多的乾冰都無濟於世。

英荷,你好好看著,費家不久肯定會倒霧的。就是不被葉凡這隻牛犢子拱翻也會有人站出來收拾他們的。

我想縣裡和市裡總是有人不願意看到費家一定坐大的,平衡是官場一個永恆的話題,當官的最喜歡玩此術了。這個也是一門道行很深的藝術。你我也只摸到了一點皮毛。呵呵呵,所以,英荷,,安心工作吧!能做點什麼就做點什麼就是了。」

張曹中放下電話后嚓一聲關了「二泉映月」嘴裡哼道:「費默。以前的搭檔。現在咱們可成冤家了,也掰掰手腕吧。

哈哈哈,這二泉映月好像不大適合我,我更應該去聽一曲紅梅頌才對,對,就改聽紅梅頌了。也許以後還得聽義勇軍進行曲了,震奮人心啊1

第二天上午口點,葉凡到了縣政府述職。

先是到了衛縣長辦公室,一個戴著眼鏡的女秘書把葉凡放進了辦公室。衛初蜻桌上堆著一堆的東西。她正批閱著什麼。葉凡站門口她好像沒看見似的不理他照樣子閱著。

「裝!你就裝吧1葉凡心裡冷哼道,乾脆走近了一些,直愣愣的像個二愣子一樣站在了衛初蜻的面前。

不過她還是沒理人,彷彿睜眼瞎子,估計是想讓葉凡同志罰罰站。

或者說練練他的耐性,半個小時過去了,葉凡像一標竿立在衛初婚面前,那女人也裝得真狠,看來不把桌上那一疊文件看完是不會待見葉凡的。

半個小時后。葉凡有些生氣了。雙眼開始直愣愣的直往衛初精的衣領順著滑到了那深窩子乳溝里。

因為辦公室里開著空調,所以衛初蜻連外套都沒穿,就穿了一件敞領的內襯衣外罩一件馬褂式毛衣。使得胸脯前是那是曲線分明,鼓四明顯。

葉凡又是站著的,這樣子一來一雙色眼在那乳溝子里滑來滑去的。而且葉幾故意這樣子做的,所以色相分明。就差把眼珠子取下來直接安裝在衛初猜的胸脯上了。

衛初蜻估計也是感覺到了某狼那異樣的色光,臉上居然漸漸的泛出了一些紅絲樣的桃紅來。幾分鐘過後。衛初嬉終於忍受不住葉凡的非禮眼光了。

抬起頭冷冷的哼道:「嗯,是葉局長到了,坐吧1

「謝謝1葉凡說了兩個字小心的坐在了對面的轉椅子上。

「我知道你有委屈,覺得自己功勞不本事不能量不可是最後沒得到應該得到的東西。」衛初蜻像拉家常一樣淡淡說道。

「不敢!我認為這樣子也挺好的。我服從組織的安排,一顆紅心向著黨。我願意華一顆螺絲釘,組織需要我到什麼地方就去什麼地方。」

葉凡隨口答著,一點受了委屈的樣子都沒有,一臉的淡然,淡定的很,好像很感謝衛縣長等人撤了他的職,讓他好生休息一番。

心裡哼道:「知道了還說出來。知道了為什麼還要捋我的帽子?」